沙海2 沙蟒蛇巢 第二十一章 让人消失的海子

  在沙地里走两公里花了整4个小时,到了那片干涸的海子,周围的胡杨林现在还是绿的,估计过不了多久还是会枯死,这里的水越来越少了。

  海子底部的沙子还是湿的,其中果然有不少石板子,都是碎的。杨好下去翻出一块小的,有人的大腿大小,是一种石兽的头部。

  “这里不是遗址,这些石碑也是别人从沙漠深处运出来的,可能是以前的盗墓贼或者文物偷窃者,应该是在这里运输工具损坏或者遇到事故了,他们就把这些石板抛入了海子里。”梁湾道,“你们看,石头上有敲和绑定绳索的痕迹。”

  “你怎么什么都懂?”黎簇问她。

  “我功课做得多。”梁湾告诉他们,这些石碑肯定都是在某个类似寺庙的地方挖出来的,其中一幅有內容,讲的是古居延的一次战争,发生在一个部落内,是少数民族和中原军队的大战,“你看这里有一个巨大的圆形的石头建筑,似乎是蓄水井,应该是争夺水源的战争。”中原的军队战败,逃进了一片沙漠中,因为没有水源,他们的状况接近全军覆没。军队里有人便抓住了一个当地的牧民,让他带着去找水。那个牧民告诉他,这里附近有三个地方可能有海子。

  于是中原的军队分成了三批,其中一批军队找到了水源,进行补给之后,他们在海子边做了记号,等恢复了体力,回去打了大胜仗。之后他们凯旋,在这里设置了军司,中原控制了这里,修建了居延古城。他们回到了当年喝水的地方。

  梁湾解释到这里忽然不解释了,摸了摸耳朵,说道:“这里有点奇怪,他们回到当年喝水的地方,之后就一 ”

  “是不是他们当年做的记号还在,但那片海子却不见了。”黎簇得意道。

  “不是。”梁湾说道,“他们回到了当年喝水的地方,然后,一夜之间全消失了。当地人发现他们的时候,只剩下了满地的盔甲和兵器,所有人都不见了。”

  黎簇来到梁湾身后,看到了浮雕上果然是这样的内容,感觉类似的故事吴邪也和他说过,看来不是忽悠他的。

  浮雕刻得很传神,当年牧民发现那些军队营帐的时候,应该是在月夜。月光下,他们看到了连绵的盔甲,乱七八糟地滚在沙丘之上。

  他有点晕,如果这支军队碰到的是他碰到的东西的话,不光是盔甲,连那些牧民都不可能活下来。所以,这支军队碰到了其他的事情。

  粱湾一边指挥杨好和苏万去翻其他的石碑碎片,一边自言自语:“其他两支军队到哪儿去了?引导他们去三个海子的那个牧民,刻得好像一只鬼啊。这个故事会不会有其他的寓意呢?”

  梁湾戳着石碑上那个牧民的浮雕。那个牧民雕刻得确实很奇怪,脸是扁平的,面目狰狞,看上去真的好像是一个恶鬼。

  “这是当时对于少数民族的丑化吧。”苏万说道,“这里古时候一直不太平。”

  所有的能挖出来的石板都找了一遍,都是其他的内容,没有任何的石雕标示出其他两支军队的下落。而原本的浮雕石碑也相当完整,应该不是遗落了。

  三个人都觉得有点不舒服,这石碑本来挺正常的,梁湾一句话,就让它显得很诡异。而且她指出来之后,他们发现梁湾的辨别也许是正确的。

  这个牧民确实并没有雕刻成一个人类,他被雕刻成了一种长相恐怖的东西。这可不是一般的故事表现手法。

  这时候,车嘎力巴说了一句蒙古话。这句蒙古话很长,黎簇根本没记住,只是觉得这句话很特殊。

  三个人看向车嘎力巴,后者解释道:“这是古潼京原来的名字,翻译成汉语,就是让人消失的三个海子。”

  “让人消失?”苏万发出疑问。

  “古潼京的三个海子中,相传连通着三个奇怪的沙漠。这三个沙漠,走是走不到的,在海子边留宿的人,都会被海子引诱,很多商队和旅人经过消失的海子就失踪了。这些海子会出现在沙漠中的任何地方,对于沙漠里的旅人来说,海子是最受欢迎的东西,它们往往伴随着绿洲,人们不会对这些海子有戒心,他们会在海子的边上驻扎,等到第二天,除了帐篷什么都不会剩下。人就这样消失了,那另外两支军队应该也是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听上去,这些海子似乎是活的,妖怪一样的东西。”苏万打了寒战道,“那为什么最后一支没有事呢?”

  “你怎么知道没有事呢?一支失败的部队,怎么可能喝了水之后就变得那么勇猛无敌呢,也许喝了水之后,他们就已经变成了另外一种东西了嘛。”车嘎力巴说道,做了一个鬼脸,“也许变成了沙漠里的鬼。”

  “那你还愿意带我们去?而且,你汉语好流利。”

  “你们要去古潼京嘛,和这三个海子没有关系的。”车嘎力巴说道,“旅游嘛。不过,现在旅游去的古潼京的地方,应该是那三个海子最后一次出现的地方,人去了那里嘛,还是会感觉到不舒服。”

  几个人往回走,梁湾就问道:“在你们的传说里,有没有从被古潼京的海子吞没消失,但是又出现的人?”

  “我我我我,老子就是,如果生在这里,时间再早点,老子说不定成个大名人吧,至少成个黎簇汗这样的角色。”黎簇心里念叨着,几乎想举手承认。

  车嘎力巴说道:“有嘛,有一个人嘛,是一个古力挈。跑出来之后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很有钱,买了很多大房子,还娶了个中国老婆,生了孩子。在一九八几年的时候,带着老婆孩子又回来沙漠了,说是睡不着觉,不敢照镜子。还组织了一支探险队,他和他老婆孩子领着一大队人马,又回古潼京去了,说要找到他心里的谜团,这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们。他很有名的,我的父亲都见过这个人。”

  古力挈是对于俄国人的戏称。黎簇猜测那应该是以前在黑水城盗掘古墓的俄罗斯投机商的残余分子。不敢照镜子?他心中咯噔一声,想起了吴邪和他说过的蓝庭的事情。

  难道到过古潼京的人都会中招?不仅不能拍出来,连镜子都照不出来?那不就真变成鬼了。他有点慌,问苏万:“有镜子没?”

  梁湾递给他自己的化妆镜。他赶紧看了看,镜子里还是那张胡子都没长全的脸,这才松了口气。接着,车嘎力巴说了一句让他毛骨悚然的话:“从古潼京出来的人嘛,最终都是要回去的,而且会带着更多的人回去。他们嘛,都是被魔鬼附身的人。”

  苏万和杨好都看了黎簇一眼,看得黎簇很不舒服。

分享到:
赞(37)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5
    我又出现了 好开森
    镜子/化妆镜2017-04-21 1:23:22回复
  2. #4
    前几章好无聊。。。。
    沙子2016-01-25 16:02:30回复
  3. #3
    我要出场!!!!!
    吴邪2015-10-02 11:36:00回复
  4. #2
    我不舒服了
    黎簇2015-09-09 15:14:39回复
  5. #1
    从古潼京出来的人嘛,最终都是要回去的,而且会带着更多的人回去。他们嘛,都是被魔鬼附身的人。 这句话好诡异
    匿名2015-08-09 17:14:1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