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海2 沙蟒蛇巢 第二十二章 火烧风

  一行五人回到蒙古包,准备了淡水、羊奶、羊肉干以及其他物资,足足准备了一整天。第二天天不亮的时候他们就再次出发,苏万就问黎簇:“如果车嘎力巴带我们去的地方是旅游景点,我们为嘛还要那么积极,不是说古潼京和那儿没关系吗?”

  黎簇告诉苏万,之前他和吴邪进入古潼京的时候,也是先朝这个方向走的,如果他猜得没错,应该能找到当时休整的海子绿洲。海子也许不在,但是绿洲他肯定记得。

  先到那个地方,再想办法。他手里还有吴邪的地图,虽然感觉那地图在沙漠中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而且地图上代表他们路线的红线四周,还标有很多奇怪的黑线,这些黑线没有任何的注释,他不知道有什么意义。

  吴邪为什么要把这种地图给他,他觉得莫名其妙。但是他不敢轻易丢弃,事实证明,吴邪的每一个计划即使看起来很莫名其妙,最后却总能起到作用。

  至于车嘎力巴说的“海子会诱惑人”,那纯属扯淡,黎簇料想应该是他们跳入海子之中游泳的时候,海子移动把他们带到了这里的沙漠深处,被困死在了里面。不过,这也有点说不通,这么多人,总不会所有人同时跳下去一起游泳。

  而视频中的古潼京,显然和自己经历的那个完全不同,这让他觉得诡异。他总感觉自己会不会还有某个环节没搞清楚。吴邪之前带他去的那个地方,真的是古潼京吗?

  第二天为了避开日头,天不亮就出发了,梁湾擦的防晒霜都快把自己涂成僵尸了,却还是晒成了小麦色。

  在沙漠中颠簸了两天,他们找到了黎簇之前休息的那片绿洲,果然没有看到海子。原本有海子存在的区域,是一片低洼的沙谷,这种沙谷沙漠中比比皆是,一点也不稀奇。

  在这里他们找到了之前的相机冢,黎簇忽然想起了钥匙上挂的SD卡卡芯,会不会这个SD卡就是从这里这些相机中找出来的,不是说少了两只相机吗?

  不知道这些相机被烧毁掩埋,是不是吴邪自己干的,他明显来过这里不止一趟。也有可能是,他当时在这些相机中发现了SD卡和里面的内容,然后用手段藏起来了。

  休息的时候,黎簇第一次仔细地看地图,从这个地方出发,吴邪给他们标注的目的地就在10公里外,不管这个地图精度有多低,这张地图红线所标注的目的地,应该能在一天内找到了。

  似乎比想象的容易多了,但是今天肯定是赶不到了。

  车嘎力巴招呼他们在这里扎营休息。天上的太阳看着特别巨大,空气都晒得发白,搭帐篷搭到一半,梁湾就爬进沙丘的阴影里不肯出来了。其他人热得满身的盐巴颗粒,人就和盐饼一样都可以给骆驼去舔了。

  黎簇招呼其他人动作快点,早搞完早完事,他叫得很大声,自己的身体却不由自主地也往沙丘的影子里转。

  忽然不知道从哪儿,吹来一阵凉风。凉风未必有多凉,但是对于气温40℃多的沙漠空气来说,那丝丝的清凉犹如利剑割破发烫的皮肤,把热气全部吸走一样畅快。苏万发出了一声销魂的呻吟声,张开双臂:““啊……亚美爹……”

  凉风越来越大,他们把防晒的围兜解开,让凉风灌入自己的衣服里,腋窝中有汗的地方爽利得一塌糊涂。

  车嘎力巴没有这么干,他动了动了鼻子,黎簇看他望着凉风吹来的方向,脸上的表情有一些恐慌。

  “怎么了?”黎簇问,车嘎力巴说道:“温度忽高忽低,火烧风要来了。”

  “火烧风,什么是火烧风?”

  “火烧过的风。快把帐篷收起来,我们不能休息了。迎着凉风走,得用最快的速度走出去。”车嘎力巴说完,不由黎簇辩驳就开始拔起帐篷钉子收帐篷,他们看他的表情和速度,感觉是要命的节奏,立即乖乖上去帮忙。

  黎簇把梁湾哄骗上骆驼,他们顶着大太阳继续往前走,最开始还凉风习习,十分舒服,渐渐的,他们就发现吹来的风开始烫了起来。

  骆驼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都不用车嘎力巴在前面牵引,都开始对着风吹来的方向狂奔。

  这些风是不扬沙的,沙暴冲上半空能遮天蔽日,那是窒息的难受,但此刻不是这种难受法。他们四周的温度越来越高,风吹过来就好像开水滚过皮肤一样。

  风热之下,连汗都出不出来,他们只好不停地喝水,用水擦身上的皮肤,水分瞬间就被吹干。

  苏万看着他的万能电子表,道:“狗日的,60℃了,在澡堂里泡澡都不过这个温度。”

  这一路就好像在电吹风的吹筒里跑了一个小时,杨好的骆驼倒了下来,其他人下来查看,骆驼不像是脱水,应该是体温太高中暑了。苏万在那里大吼:“你MB,连骆驼都中暑了,我们死定了!”他们想把杨好扶到梁湾的骆驼上,却发现其他的骆驼一停下也都不行了。它们全缩到沙丘的阴影里,连蹲的力气都没有了。

  四周晴空万里,风也不大,仿佛清明而安宁的炼狱。如果不是实际体验,根本无法体会他们的痛苦。

  黎簇还在大量出汗,酷夏踢足球锻炼出来的体格终于有了点用处,他蹲下来摸了摸地,太阳能晒到的沙子,估计超过了80℃,手放上去就会烫伤,步行的话实在不太现实。“要不我们在这里扛一下!扛到这什么发骚风过去。”

  “一刮就刮三天!你以为沙漠里的人是怎么死的?”车嘎力巴骂道,“如果白天太阳晒晒,晚上温度低低,沙漠就没有那么可怕了。火烧风一刮起来,在风团里的人都是活活被吹成白骨的。你以为我9000块钱好赚!都起来,起来!在体力没有消耗干净之前,必须往前走。”

  “刮三天,那我们不是死定了!”苏万和那些骆驼一样,根本站不起来。

  车嘎力巴说道:“往前走,如果走运,还能碰上凉风。老人的经验是不会错的,迎着风走。”

  事到如今,只能听车嘎力巴的,因为不听的话就会被他丢下。黎簇踢了苏万几脚,把他踢起来,又去拉梁湾,发现她已经昏迷了过去。

  给梁湾灌了水,给她披上防晒的纱,黎簇就背起了她。他们在滚烫的沙地上继续前进,鞋底的橡胶被烫得发出臭味。

  地图上的10公里在沙漠上等于是100公里吧,黎簇走下第一个沙丘,就基本绝望了。

  背上的梁湾现在根本就不是一个娇小的北京姑娘,而是一个吃了100个秤砣的女相扑选手。他也感觉到了自己的体力极限,大概还能坚持走过三个沙丘。

  车嘎力巴高估了他们这些城市人的体力和毅力,他们一定会死在这里的。虽然这样想着,黎簇还是往前走着,因为毫无退路,他牙关都咬出了血,期待着传说中体力耗尽之后身体调动潜能的奇迹出现。这是长跑极限之后大脑分泌多巴胺之后的状况,累到最后说不定就不累了。

  他努力排空大脑内的想法,虽然很快就到了临界状态,他硬是没有倒下去,一直走到第十个沙丘,他已经无法抬头,只能低头靠余光看前面杨好的影子。

  热,热得已经无法形容,气温恐怕已经达到60℃了,呼吸到肺里的空气,都带着灼伤感,都快感觉不到自己的呼吸了。黎簇觉得他的精神慢慢和肉体分离,是在走还是已经倒下,他完全分不清楚。
也不知道走了几公里了,他感觉到梁湾忽然抱紧了他,他四周的白光和恍惚一下消失,看到了自己仍旧站着,梁湾吐在他脖子里的气也是滚烫的。

  不知不觉中,杨好和苏万已经走了很远,把他落下了三四个沙丘,后的景色他已经完全不认识了,看样子已经走了挺远。那两个没义气的家伙走路也是鬼魅一样,应该都被热晕了。

  背上的女孩子死死地抱住他,难道她感觉到了自己的无力,觉得自己会抛下她?求生本能让她不敢放手。

  不会的,就黏在一起热死好了,老子受的教育里没有把女人丢下这一条。黎簇再次咬牙往前,短暂的停留让他更加虚弱,这一步几乎都没迈出去。他拍了拍梁湾的手,示意她不用担心,咬着已经没有感觉的牙关,终于又开始迈步。

  这时候他看到杨好在前面挥手,对他大吼。

  他努力抬头,向他们看去,一眼之下,觉得前方有蓝宝石一样的光。一看,他立即就意识到苏万他们不是没义气,他们应该是看到什么了。

  他用力闭眼再睁开,前方的蓝光好像是一片巨大的海子,湖面四周有大量的芦苇和枯死的胡杨,这是一个小绿洲。

  “三棱镜威力!变身!”他血冲上脑子,大吼了一声,开始向海子狂冲过去。

  最后的三个沙丘在他脚下如同无物,海子越来越近,那不是海市蜃楼。他大吼着冲出最后一个沙丘,看到苏万、杨好和车嘎力巴已经全部跳进了海子里。

分享到:
赞(5)

评论11

  • 您的称呼
  1. #11
    全是废话
    张起灵2017-04-16 9:53:48回复
  2. #10
    小哥不会老的=_=
    小哥2016-12-24 22:23:05回复
  3. #9
    还是火烧云好
    妹纸2015-08-11 9:16:13回复
  4. #8
    接下来他们就是又要在海子上乘着船去古潼京了
    蘑菇2015-08-04 15:35:27回复
  5. #7
    亚美蝶
    杨好2015-07-31 10:37:18回复
  6. #6
    三叔,你弄死我得了
    黎簇2015-07-29 17:15:52回复
  7. #5
    我看不下去了····
    大众2015-07-25 21:47:15回复
  8. #4
    这是外传
    南派三叔2015-07-08 16:10:12回复
  9. #3
    我们已经老了,主角的位置被这些小屁孩弄都没了。
    胖子,天真,小哥2015-07-07 22:40:53回复
  10. #2
    怎么没有我,,,,我和天真不应该是主角的嘛,三叔,怎么回事。
    闷油瓶2015-06-30 21:58:48回复
  11. #1
    美少女战士-_-||
    AKwL2015-06-26 16:13:5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