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听了一个好故事,这样就够了

  早在好久好久之前,盗墓笔记就火到了不能再火的地步。吾友郑君,不止一次的向我推荐,偏偏我这个人自骨子里就有那么一股逆拗的清高劲儿,当时自认为这些个所谓的畅销书是经不起时间的考验的,是劳神子的不值得花费时间阅读的东西。所以宁是在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精神,独自读些自己认为高雅的东西。如今想想,真的是很可笑。自己当时到底是执拗什么,逆叛什么。事至今日,所谓的经典文集,自己又何曾多读了几何,还是被许多劳神子的耗磨时光的书纠缠去了大多数的时间。真是讽刺至极啊。

  于是近期盗墓笔记因为改编电视剧的开播而又开始火了起来,我也就借着这晚来的风潮,买了全套的书籍。准备看看,当时把不爱看书的郑君都着迷的直向我打保票推荐的书,到底是何魅力。这一读,便是真的陷了下去。首先我不得不感叹,三叔真的是个很会讲故事的人,懂得如何能够抓住读者的心理,铺成,情节设计,人物的构思,故事的内容,一一满足了人类最为原始的好奇心,猎艳心。我把他归为了冒险类小说。忘记从哪里得来的支离印象。美国马克·吐温的时期,好像特别流行过一段,冒险类的小说,美国人那种特有的冒险类精神便是在哪个时期开始生根发芽开花稳固,一直发展到今天的英雄主义。然后我仔细回忆了一下,中国还真的没有在冒险类小说中有什么震惊世人的成绩。武侠倒是算了旁系的一支,但也只是有几分相似,就往根儿上去看的话,二者又有很大的区别。中国是儒家文化圈之下的国家,又是儒家文化的开创者,应该同英国的保守派有异曲同工的相似之处。对于未知的探索和冒险般的激情,无法抑制的好奇心,九死一生后的刺激。中国人的只能是向往,因为早在很早很早以前就已经有一位叫做孔子的老人家,把这些所有激荡的情感都捆缚在黄土之上。几千年来都没有挣脱开去。所以当我看完最后一本盗墓笔记的小说时,第一个念头是,我们的几千年来的激情,现在终于有一罅的漏洞,哪些捆缚好久的感情,终于开始熙熙攘攘的想要透过这小小的一罅,窥视一番。可惜,这一支只能给我们一罅的松动,却无法发展成气候。从盗墓类的鼻祖来看,应该是天下霸唱写的《鬼吹灯》,然后才是《盗墓笔记》。可是诸如此类的书,都是围绕着一类固定的情节,读者看多了,难免会免疫。进入各种古墓,遭遇各种奇异的怪物或者机关(从书中全套看出来,有价值的机关类真的是少之又少,及时出来个,作者也难以写的清楚,只能托以为古人智慧是无可限量云云。)然后死里逃生。吸引读者读下去的,就是一个个大量的谜团,人物身世的背景,家族的恩怨等等。但是背景总有类似,恩怨也大致相同。一套盗墓笔记好看,但是两套三套,就难以再现辉煌了。所以我预估这个盗墓类的也只能是小小的发展下,之后便会再无发展,气数颇短。

  其次,我惊叹三叔的知识体系,也可能我虽然自认为遍览群书,单终究是沧海一粟,而自己读的书本又都多是文学类书籍,即使再高深些也只是古代哲学的范畴。但是三叔的知识体系却远远不同于我,建筑学,物理学,民俗,古董知识,风水,野史,心理学等等。简单而言,我是女性文科生,而他是标准的男性理科生。所以读三叔的书仿佛给我打开了一个我熟悉而又不熟悉的世界,我接近却不曾了解的世界。就像是一个什么理科知识都不懂的文学小学妹总是被知道部分理科皮毛的大学长所倾倒,然后闪着发光的眼睛,双手合十,用着发嗲的声音,说着最敬佩的话语:“哇,学长你好厉害哦。”可惜,毕竟我不是懵懂的小学妹,彻底的理智和森冷的思考,还是会一嘴巴子,把后面的所有词语都扇没了。因为,我发现,所有的这些知识,也都只是皮毛而已,至少我百度的时候,没有发现很高深难解的部分。如何说起呢,日本的推理小说发展到后期除了主流的本格派还有了很多旁系的支派,其中有一支叫做炫学派,比如很著名的京极夏彦。我光是查找关于日本道宗的资料就翻查了好多天,甚至每一个抛出的知识点,都是可以作为研究生的研究课题来研究的。所以三叔的知识真的也只是皮毛而已。不过单是从三叔知道,我却连知道都不知道的层次来看,我的知识体系,明显太过于单薄。所以我不能拿自己单薄的知识体系而去同样缩短其他读者的知识范围。就仅知识体系丰富来说,也只是就我个人而言。

  然后,让我最后有感而发的,却是最后一本书中,三叔自己写的后记。他说他一直都在讲故事,也仅仅是希望可以通过讲故事而获得欢乐的人。有讲故事的欲望,有故事的积累,于是有了盗墓笔记。就故事来看,这真的是个好故事,所以何必认真呢,有人讲了一个好故事,而我们听了一个好故事。这样就够了。

本文作者:诸葛昳月

分享到:
赞(1)

评论1

  • 您的称呼
  1. #1
    我知道盗笔实在碰巧:我先是在舍友推荐下读了花千骨,被震撼了听相关歌曲,有个花千殇好听极了,又搜歌手奇然的歌,他唱的有关盗笔的歌好听极了,挺多了,又忍不住了解一下盗笔…一见瓶子误三观,从此有关的文不管是不是bl都看,只求填坑
    作者你好2016-05-01 10:13:24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