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海2 沙蟒蛇巢 第二十章 巴丹吉林的蒙古人

  上了省道S218,幕中的戈壁滩漆黑一片,偶然有交叉的车辆也都看不到枭龙彪悍的外貌。黎簇连夜出发的策略是正确的,否则这样的车很容易被军警叫停查问。

  一个小时之后他们到达了察哈尔苏木,下车买了桶装水、方便面,解决小便后再次启程。

  黎簇三个人网吧通宵打游戏打惯了,根本不觉得累,梁湾早早就靠在副驾上睡着了。苏万说: “鸭梨老大,要不咱们把这妞抛下车跑路算了。”黎簇冷笑道:“被狼叼了你负责,你以为这是北京啊。”

  在吉兰泰镇哈图陶勒盖附近他们上了往西北方向的岔路。天亮了,戈壁的日出非常壮美,黎簇停车下来,蹲在路边,在寒气中看着太阳照亮整片平原。

  “好美啊。”梁湾醒了过来,看到自己身上披着黎簇的外套,她转头就看到日出的金辉,把整片田地都照得金碧辉煌。

  洗漱完毕,吃了桶泡面,路上开始出现大车了。黎簇跳上后座,对着睡得死猪一样的苏万大唱:“祝你一路顺风!!”把他叫醒,自己和杨好躺到后座,头靠头眯了一觉。

  等再次醒过来已经是早上10点多,看到梁湾在开车,苏万在副座披着自己的衣服打呼噜。

  看了看四周,景色还是一模一样,就多了几块岩山出现在戈壁的尽的头,难道是贺兰山?从巴彦诺转S312,他已经没力气整幺蛾子了,沙漠的壮丽也变成了无聊单一的风景,一直开到GPS所指向的路线尽头,离他们出发已经过了12个小时。

  天刚黑下来,四个人下车瘫倒在路边的沙堆上,这里已经不完全是戈壁,能看到成片成片的沙丘。远处还有一个海子和胡杨林,黎簇他们以前一直以为胡杨林都是死的,没有想到活的胡杨林比死的更美。

  生命总是要比死亡美一些。

  再往前完全不会走,S312往前就是一个大回转,转回到S218上去。

  “这个沙漠有好几个进口,这一个进口是吴邪标给我们的,这辆车可以直接开进去,但是进去之后就绝对没有补给了。”黎簇道,“你看咱们要不要找老乡弄几头骆驼靠谱点。”

  “你开车不错,骆驼?”梁湾点着烟,做了个不信任的表情。

  晚上开车进沙漠太危险了,之前查过资料,大切诺基和日本车在沙漠中马力都不够,车身一重那就天天推车吧。最好的沙漠车是北京212吉普车,在沙漠中开简直和冲浪一样,最大的优点倒不是马力够,而是自重轻。

  枭龙的轮胎宽度和马力都足够了,只是不知道轮胎要放多少气才合适,这在晚上也看不出来。这车太重,一旦没处理好陷人沙坑,推是推不出来的。

  于是,他们只能继续往前开,找到一个蒙古包聚集的地方。这里的蒙古包都接待游客,讨价还价,杀了头羊就住了下来。

  梁湾确实不如这些小鬼会折腾,早早就睡了,蒙古包里的味道很重,她也倒不是个矫情的北京大妞。

  黎簇吃了羊肉之后,这个躁啊,内火冲得脸通红,根本睡不好觉,心说这羊该不是刚发情就被宰了吧,怎么自己现在好想去原野上摔跤呢。这里水十分珍贵,他只好用沙子洗脸,并且向蒙古包的主人询问古潼京的事情。

  蒙古包的主人是个30多岁的牧民,额鲁特,蒙古族,养了好多大狗,还给自己取了个汉名,姓车。他让黎簇他们叫他车嘎力巴。他对黎簇说道:“古潼京嘛,一辆车不行,没有照应嘛,最起码三辆,有一辆装满水。”

  “这里不都是海子吗?”杨好撒完尿回来,撕了羊腿上一条肉继续啃:“我看水都特别干净,比我们北京的水好。”

  “那是咸水,又咸又涩,喝不了。”车嘎力巴说道,“骆驼都不常喝。如果,就你们这么几个人嘛,还是骑骆驼好,我有骆驼。”

  骆驼在一边的圈里,远远地就能看到。黎簇之前一直对于开车进沙漠有隐隐的担心,车嘎力巴一说,他终于有了决定,还是骆驼靠谱,上次进沙漠也是骑的骆驼。

  黎簇顺势就问车嘎力巴带他们去古潼京的费用,奸商眼珠转了转,“一周嘛,10头羊吧,开开心心进沙漠,安安全全回银川。”

  一头羊是900,十头是9000,吴邪给的钱果然不算多,这么花瞬间就没了,但是如今也没有办法,谈妥了,就先给了4500。车嘎力巴利索地点了一遍,倒也不见得很兴奋,看上去这种生意他也不是第一次谈了。

  黎簇就好奇地问:“去那个地方的人多吗?”

  “古潼京吗?”车嘎力巴把一条羊骨丢给狗,“你要看是古潼京的哪个地方。”

  黎簇还想间仔细,但是车嘎力巴说语言是讲不清楚的,到了就知道了。眼神中有点狡狯,但不是算计他们的那种,感觉车嘎力巴觉得他们这种城里人无知,和他们讲了也没有用。

  也许把我们当成普通游客了,黎簇心说,也罢,自己其实也不知道该问些什么,假设他一口气蹦出几句蒙古话来,自己也确实听不懂,一路上见机行事吧,沙漠里有的是聊天的机会。

  晚上,三个男人吃得太饱,睡得非常不踏实。苏万肠胃敏感,上了八百次厕所,黎簇则早上没七点就醒了,起来就看到苏万一晚上没怎么睡,在那儿看着蒙古包边上的一只桌子。

  那是一只石头桌子,平石板,这在内蒙古的蒙古包里是很难看到的。这种石头板估计有几百斤重,迁徙的时候是带不走的,看磨损的程度,估计年份在百年以上,仔细看就能发现,那竟然是一块古碑。

  石板上有浮雕,黎簇只看了一眼就惊叹了一声。他看到了浮雕上雕的,是各色的建筑,而在这些建筑的远端,他们看到了三个太阳一样东西,黎簇看着就觉得不是太阳,怎么看怎么像三个巨大的海子。

  他们叫来车嘎力巴,把早起在胡杨林边上看日出发呆的梁湾也吸引过来。

  车嘎力巴告诉他们,这浮雕石碑是捡来的,在一个海子干涸之后的水底发现的,他装在沙车上用骆驼拉回来,准备卖给游客。那个海子离这里两公里多点,已经快完全干了,“你们要不要?”车嘎力巴问。

  “这是古居延城的浮雕。”梁湾看了之后就道,“这是某个装饰性浮雕的一部分,一般用于寺庙,而这三个海子确实应该就是古潼京。看来古居延城和古潼京这个地方有联系。”

  “我之前听吴邪说过,这个地方在当时是比较忌讳的地方,有相当的宗教崇拜。”

  黎簇决定去那个海子看一看,顺便熟悉熟悉骆驼。车嘎力巴带着他们花了一个小时学习怎么骑,黎簇学过但还是有点生疏,梁湾几乎上去就会了,苏万最后发明了抱骑式才能坐稳。

分享到:
赞(2)

评论2

  • 您的称呼
  1. #5
    学习一塌糊涂 就知道买没用的书
    父亲2015-08-10 16:49:10回复
  2. #4
    上面笑死我了ε-(´∀`; )
    哈哈哈2015-08-08 19:37:34回复
  3. #3
    有没发现 现在那娃说话突然开始三句离不开吴邪 是回忆太多了吗
    嘿嘿2015-08-08 4:50:15回复
  4. #2
    不会买书吗?XB
    大哥2015-07-08 16:00:46回复
  5. #1
    怎么网上很多版本都不同?! 到底是怎么回事?!
    二哥2015-07-02 13:03:3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