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 第五十六章 喇嘛庙

  我蹲下来,看到胖子撬开几块冰,从里面掏出一片动物皮毛。

  “这是雪豹,里面最起码有四只,冻成一块了,里面还有一些鹿的尸体碎片。”胖子道。

  “怎么会这样,四只雪豹,它们是猛兽啊,是被谁吃的?”我道,“这儿难道还有比豹子更凶猛的野兽?”

  “熊会捕猎豹子,但这些豹子全都是被来复枪打死的。你看这些豹子的体型那么大,应该就是守着这个湖的猛兽。这里的村民饲养它们,让它们在湖的周围活动,保护这个湖不受外人的骚扰。射击这些豹子的枪威力很大,除了来复枪之外,可能还有手雷。”

  “你怎么能看出来?”

  “这些伤口骨头都炸出来了,整片肉都打烂了。”胖子道,“尸体不算新鲜了,这里这么冷,肉都变质了,恐怕死了有一段时间了。”胖子看了看四周,就道,“我靠,有人比咱们先来过这儿。第一,人不少;第二,装备非常好,一来就直接把这地方的守卫给干掉了。”

  他又看了看帐篷和峡谷的方向,说道:“糟糕了,你说,康巴落会不会出事情?”

  我脑子里浮现出淳朴的当地民族被列强侵略,因为武器装备的差距遭到屠杀的电影画面,心里一颤,看了看胖子:“不管对方是谁,他们处理阻碍的方式非常野蛮暴力,咱们快点吧。”

  我们用骨头和帐篷扎了一个简易的雪橇,把张海杏和冯裹进睡袋里,沿着湖边一路拖行。

  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困难,但也不是那么轻松,走走停停,用了一倍的时间,我们沿着岸边到达了湖对面的峡谷。

  湖面结冰了,但通往峡谷的那条河流,呈现出冰下河的趋势,在冰层之下还有水在涌动,有些地方冰层破裂,露出了湍急的水流,说明这里的冰面不稳定。

  我们小心翼翼地踩着冰面,有时候完全是匍匐着前进,就是这个动作,让我们看到了冰下的奇景。

  我们看到在一段冰面下,有一排木头栅栏插在水下,木头栅栏前边全是人的尸体,最起码有二三十具。我们砸开冰层,看到水流中浸泡的尸全都烂了,但不是腐烂,而是被水泡烂了。

  从毛发上能看出全都是外国人,有一些装备在水里泡着,而且,这些人几乎全都是裸体的。

  胖子扯上来一把来复枪、一管子手雷,给自己别上,然后一颗一颗地去捡子弹。

  “看样子,我们的大粪同志的战友们,曾经自己进来过一次,但失败了,才决定和张家人联合的。这批应该就是那批德国人的同伙。”

  “也没穿衣服,看来也是走的湖面的近道,所以中招了。”我道,“这批人应该是找到了这里,杀掉了湖边的雪豹,但在穿过冰湖的途中发生了变故,结果全死了,尸体摔进了水里冲到了这儿。”

  我估计数量也许还不止这儿的这些,有些应该还死在湖面上,在那儿冻着呢。

  胖子捡洋落,美得不亦乐乎,一点儿也没有悲天悯人的意味,我问他:“你觉得这些人在这儿死了多久了?”

  “这个我就不晓得了,但也许会有幸存者,我们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来了多少人。”

  “老外不会抛下同伴的遗体,看这些死人的样子,我估计幸存者就算有也不多,而且都自身难保。”我道。

  继续往前,很快,一路经过闷油瓶说的那些地方,我们终于来到了那座悬空的喇嘛庙的底下。

  两个王八蛋还是没有醒过来,胖子爬上去,小心翼翼地推开入口,发现整幢建筑安静得简直是一片死寂,一点声音都没有。

  我和胖子千辛万苦把两个人背了上去,此时夕阳已经西下,白云贴在雪山边上,形成了一片一片的云雾。

  我们在喇嘛庙中一个比较封闭的房间停了下来,点燃了烤火的炭炉。房间里面挂满了毛毡,可以使温度不流失,但我检查这些毛毡的时候,发现上面的灰多得一塌糊涂,都结成痂了。

  “这儿的喇嘛不是很讲卫生啊。”胖子一边烤火,一边脱下鞋子,一股脚臭味扑面而来,“地上也全是落灰,按理说雪山上灰层非常少,空气非常干净,这么多落灰,他们每天要上多少香火?”

  喇嘛庙里落灰多是应该的,但这里的灰的厚度和表面的痕迹,说明灰落了很久,而且是长时间无人打扫。

  难道这个庙被荒废了?

  我让胖子先歇着,自己一路往上,看到了当年闷油瓶说的那些阎王骑尸的毛毡。通往上层的门就在毛毡后面,楼梯也在,但那道门被封得死死的。

  木头门非常黑,像是被大量的烟熏过,我尝试打开这道门,当年,那个奇怪的女人就是从这里爬出去的。但我发觉门被锁住了,门后应该抵着一根非常大的木杆。

  我用匕首插进去,用力把木杆抬起来,推开门,一下闻到一股特别难闻的香料的味道。

  门后是一条特别宽敞的通道,通道两边全是门,有点像旅馆的格局。

  我走到其中一扇门前,尝试打开,发现这些门背后的木栓都特别重和粗大,用匕首根本无法挑开。我只好原路返回,回到胖子那儿的时候,发现张海杏已经醒了,而且似乎已经恢复了清醒,正在喝水。

  我想着我应该用什么嘴脸回去和她说话,是一摇一摆地晃过去说“你看,你这傻逼,不听老子的吧”,还是装作特别豁达地过去,安慰她说“我呢,也是脾气不太好,这件事情我们不用再提了。你身体怎么样”?

  后一种也许她会对我有好感,可这母老虎我也不想勾搭,想了想,还是选用第一种好了。

  我于是冷笑一声,走了过去,对着她就道:“醒了,你说你傻兮兮的,叫你听我的听我的,不听,你看,裸——”

分享到:
赞(46)

评论10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0
    噗嗤小天真好可爱
    读者2017-08-08 18:35:13回复
  2. #9
    不勾搭就对了乖~
    小哥2015-08-29 23:50:08回复
    • 小眼睛2017-03-18 7:38:56回复
  3. #8
    吴邪你个傻瓜,不要往回走。
    张起灵2015-08-25 15:20:18回复
  4. #7
    这是什么意思
    今天下午我想吃肉2015-08-13 17:54:52回复
  5. #6
    怎么没评论,这不科学
    12015-07-21 9:22:50回复
  6. #5
    当年哪个奇怪的女人 最后到底哪里去了。死了?
    读者2015-07-20 21:33:45回复
  7. #4
    有趣
    大岩2015-07-20 18:30:59回复
  8. #3
    没有我!这不科学!
    评论2015-07-20 18:25:13回复
  9. #2
    我去哪了
    评论2015-07-19 16:04:43回复
  10. #1
    没我不科学
    评论2015-07-18 12:29:2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