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 第五十五章 往回走

  我招呼胖子去看,胖子瞪起眼睛就道:“咦?他们在往回走,往回走什么啊?”

  “是不是有人在追他们?”我道。胖子拿出望远镜,一看之后就摇头:“就他们两个,很急,几乎在跑了,但他们身后什么东西都没有。”

  “给我看看!”我抢过望远镜,一看之下就发现不对,“他们在脱衣服。”

  “脱衣服?两个都脱?”胖子问道。

  两个人一边跑,一边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脱下来,我看着奇怪,胖子更急了:“快快快,看看老太婆身材怎么样。”

  我把他推开,调了一下望远镜的焦距,想去看他们脚下的冰。

  冰面上无任何异常,距离太远,望远镜也看不到冰下是什么情况,胖子端枪瞄了几下,也摇头。距离实在太远了,我们拿的枪在这样的距离下射击精度已经非常差,更别提用来狙击了。

  一路看着他们跑到冰湖的中央,已脱得只剩下内衣了,再脱就成裸奔了。我心中纳闷,却也不见任何东西从他们身后追过来。这两个人到底在干什么,难道走到一半突然干柴烈火了?

  “要不要过去看看?”胖子道,“该不是疯了?”

  “咱们现在过去也追不上他们,除非他们往我们这个方向跑。”我道,“而且他们都脱成那样了,身上没有负担,我们穿得像乳齿象一样,滚都滚不过他们。”

  “不过去的话,咱们离得这么远,什么都看不见啊。”

  “狗日的,你到底想看什么?”我掬起一把雪拍了他一脸,一边掏出对讲机,对那边呼叫。

  叫了半天没有回应,却看到两个人在湖中央开始乱舞起来,不停地挥动手脚,拍打自己。

  “我明白了。”胖子说道,“这是雪疯症。”

  “怎么说?”

  “他们说看雪看得太多会疯的。”

  “我看是你疯了吧。”我对胖子道,“这时候说什么俏皮话啊。走着,还是得去看看。”

  我和胖子又跑进冰湖,我心中又是郁闷又是忐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如果当时我再强硬一点,不知道那个臭丫头会不会听我的。如今他们要是真出事,我也不知道该是什么情绪,是幸灾乐祸还是内疚。

  一路狂奔,好在这两个家伙一直在湖中心不停地拍打,没有继续往其他地方走。

  我们足足花了半个小时才跑到他们身边,其间无数次滑倒,到了的时候,我自己也快摔死了。

  当时张海杏就只穿着内衣和内裤,冯几乎全裸。两个人已经筋疲力尽地躺在冰面上,还在竭力做拍打的动作。胖子脱下衣服给张海杏盖上,我也给冯盖上衣服,然后把两个人扶起来,就听到张海杏不停地用广东话说“烧起来了,烧起来了”!

  我看她的皮肤已经冻得发青,但没有烫伤烧伤的痕迹。冯用德语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哪儿烧了啊?”胖子道,“是烧起来了,还是骚起来了啊,我看后者比较像。”

  我没理他,看了看张海杏的眼睛就意识到,她正在产生幻觉。

  作为幻觉受害者联盟的统治者,我知道在张海杏的这个阶段,她未必能听到我的声音,因为幻觉产生的时候神志一定不是清醒的。人无法使用理智来抵抗幻觉。

  我看着他们跑来的方向,就对胖子道:“他们好像是中招了,你用望远镜看看湖的那边,看看那儿到底有什么东西。”

  胖子用望远镜看了看,就摇头:“没有,什么都看不到,我得过去看。”

  我道不行,两个人伺候两个人还行,如果胖子也中招了,我怎么去逮住他?而且他要脱衣服,这一坨肉油滑油滑的,我按都按不住。

  我们俩先把张海杏和冯拖到离湖比较远的岸边,我心说:得,今天这么长的路算是白走了。我们搭起帐篷,给他们两个注射了镇静剂和解毒剂,也不知道是否管用。

  他们两个人本来就筋疲力尽,折腾了一会儿,全都沉沉睡去,胖子也累得够戗,对我道:“到现在为止,胖爷我所有的预判都正确,这大粪同志要是两米多那位老兄,我真得把他切成两段才能扛回来。哎哟喂,可累死我了,这老外最起码也有一百八十斤,浑身肌肉,下次我背老太婆,你伺候鬼佬去。”

  张海杏的身子也不像寻常姑娘的,她虽然瘦,但身上的肌肉线条非常明显,背着也没想象中那么温香满怀。

  我点上烟,在海拔高抽烟更容易伤肺,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必须吸点尼古丁缓缓。我对胖子道:“下次咱们得强硬点,否则总给这些傻逼的错误埋单,他们死了就一了百了,我们可怎么办?”

  胖子把枪放到膝盖上,看了看帐篷外就道:“臭老太婆那脾气,你就琢磨吧。小哥的笔记里说这儿的湖边有东西,天一黑就更麻烦了。现在还早,看看能不能把他们弄醒,今天咱们必须进到湖对岸的峡谷去。”

  我看了看两个人,镇静剂的效果我是知道的,我觉得一时半会儿这两人肯定醒不过来,但胖子说得对,我就道:“咱们指望他们自己走是不可能了,我们得做个雪橇,一路把他们拖过去。”

  这里一片雪地,积雪之下全是黑色的石头,没有什么材料可以用来做雪橇。胖子道:“咱们得从那只鹿身上做文章。我在一个探索节目里看过,用动物的骨骼可以做雪橇。”

  胖子体力不支,胖人的高原反应很大,我让他守着两个人,自己再次来到了湖面那头被冰封在里面的鹿的尸体边上。

  我看了四周,确定那巨大的影子不在附近,就开始用小锤子不停地敲击湖面,想把死鹿从里面挖出来。

  在长白山上我敲击过万年冰川,这里的冰好处理多了,很快我就把湖面的冰敲碎了一大片,露出了里面的鹿的肋骨。

  我继续用冰锥子撬出来七八根,等尸体真的露出冰面时,我忽然就意识到,这不是一头鹿。

  我清理了一下冰面,往后退了几步,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发现这具在冰下的尸体,是一头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生物,它看着好像是动物,但我却在它身上看到了无数铜钱大小的鳞片。它露出冰面的部分,似乎只是它身体的一小部分。

  我猛吸了一口烟,就招呼胖子让他过来看。胖子完全不想动,但被我叫得没有法子,只好喘着气过来,一看我挖开的地方,他也愣住了。

  “这是什么?你以前见过吗?”

  胖子蹲下去,蹲着绕着那东西走了一圈,就道:“天真,这是一堆大豹子。”

分享到:
赞(7)

评论18

  • 您的称呼
  1. #18
    谁能告诉我,我是怎么蹲下去,蹲着绕着那东西走了一圈的?我这体型,这不是难为我么!
    胖子2016-09-13 17:16:45回复
  2. #17
    你们不了解
    p gmdp2015-12-30 13:14:02回复
  3. #16
    半小时冻不死,大家冬天出去裸奔试试
    2015-08-22 0:56:46回复
  4. #15
    豹子有鳞片?
    吴邪2015-08-11 0:08:58回复
  5. #14
    10楼,贝爷都不知道,还好意思出来混
    真相2015-08-10 19:56:16回复
  6. #13
    我来过这吗?
    小哥2015-08-08 21:15:48回复
  7. #12
    天真你没见过我
    豹子2015-08-07 18:35:06回复
  8. #11
    我的同族怎么会在雪山上?
    葛力姆乔2015-07-31 6:04:59回复
  9. #10
    贝爷是谁啊
    稻小米2015-07-29 21:03:56回复
  10. #9
    今天为大家展示的求生技巧是用动物的骨骼做雪橇
    贝尔·格里尔斯2015-07-23 13:33:46回复
  11. #8
    一楼惊现贝爷!!!!!!
    邪帝2015-07-21 22:44:40回复
  12. #7
    这小说我是越看越累
    2015-07-20 17:36:47回复
  13. #6
    他们两是听到六角铃铛的声音了吧
    傻逼2015-07-19 15:55:15回复
  14. #5
    幻覺受害者聯盟的統治者ww
    ww2015-07-16 14:09:44回复
  15. #4
    胖子总有让人笑喷的本事……
    换个名2015-07-15 18:03:58回复
  16. #3
    是我儿~
    麒麟2015-07-12 20:43:36回复
  17. #2
    吴邪啊,别吸烟啦!伤身啊!
    小哥2015-07-11 7:41:49回复
  18. #1
    今天为大家展示的求生技巧是用动物的骨骼做雪橇
    贝尔格里尔斯2015-07-10 7:26:1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