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 第四十一章 黄粱一梦

藏海花 第四十一章 黄粱一梦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南派三叔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30日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有点不太对劲。我花了好长时间才慢慢恢复记忆:虫子的事,怎样一步步离开喇嘛庙,怎么回到酒吧,怎么晕倒。

  眼皮重得像灌了铅一样,根本无法睁开,我只能靠嗅觉和触觉,我闻到了一股特别熟悉的气味。

  这么说,我被送进医院了,太好了。

  我昏昏沉沉地很快又睡了过去,但这一次只是秒睡,几秒钟后我突然惊醒,这次我的眼睛终于可以睁开了。

  我眼睛一睁开,就发现自己并不是在我想的医院里,我没有看到白色的天花板,虽然我对那种天花板已经很熟悉。

  我看到的是非常古老的建筑的顶部,仔细一看.我就意识到这是喇嘛庙的结构。这时我转动眼珠看了看四周,就看到张海客、张海杏、大喇嘛都坐在离我不远的地方。

  我躺在木头地板上,四周挂着毛毡,点着火炉,胖子就在我边上躺着,我慢慢地坐了起来。这时,他们发现我醒了,一边互相说着什么,一边向我走来。我的耳朵还不是特别好使,看了看四周,我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不是下山了吗?这里不是全部都是虫子吗?”

  张海杏走到我身边,摇了摇手里的一个铃铛,我看了一下,发现很是眼熟,仔细辨别后发现,那竟然是之前看到过的六角铃铛,铃铛发出非常清脆的声音。

  张海杏俯下身问我:“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我既想摇头又想点头,虽然我知道这东西听多了会让人产生幻觉,但我确实叫不出什么名字。

  张海杏不停地在我耳边摇晃着铃铛,我越听越清醒。我慢慢觉得脑子里面附着的阴沉之气散了开去,接着我就看到,在我和胖子中间摆着一个奇怪的架子,架子上面挂着六七个这种奇怪的六角铃铛。

  “这是什么?”我的思路清晰起来,就问张海杏。

  张海杏就道:“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这是一种我们很久以前就发现的技术,通过不同种类铃铛的组合,我们可以让人产生各种各样不同的幻觉。这些幻觉非常非常真实,如果我不告诉你,那些经历是这样产生的话,你就会觉得一切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我仔细看那些铃铛的时候,张隆半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个勺子。他走到我边上,小心翼翼地把勺子里的东西倒到了铃铛上,我闻到了一股特殊的香味。

  张海杏继续道:“我们也不敢随便使用,因为我们不知道不同的组合会产生什么后果,所以我们用融化的松香把里面堵住。”

  我知道这种东西的运作机理可能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所以就不再问了。但是张海杏还是有点得瑟地继续在我边上解释说:“我们张家对这东西进行了很长时间的研究,因此掌握了十二种用法。”

  “刚刚给你使用的那种是效果最轻的。”她笑盈盈地道。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她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幸灾乐祸。

  我想起之前在古墓里的各种经历,知道如果这东西使用不当的话,很可能会产生灾难性的后果,但是我并不觉得他们对我使用的就是轻的,因为那种寒冷和虫子咬的痛楚实在太清晰。

  我隐隐约约意识到,这似乎是另外一个测试,就问张海杏道:“你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那些德国人呢?”

  张海杏道:“这个,等下我哥哥会解释给你听,不过我可以恭喜你,你通过了一个普通人很难过的关。”

  我看了看胖子,问道:“那么他呢?”

  张海杏道:“他比你稍微差点,但有他陪着,你会更加安心些,所以也算过关了。”

  我问道:“这到底是为什么?”

  “这种铃铛,有些人中了之后是醒不过来的。比如说他。”张海杏指了指胖子,“但是,你不一样,你能自己清醒过来,说明,你之前经历过比这级别更高的,你想想,你是不是经历过一段非常非常不符合逻辑的情况?”

  我皱起了眉头。张海杏道:“真实,但却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情况。”

  我不想再想这个问题,一方面头疼欲裂,另一方面,我希望听张海杏继续说下去。

  张海杏道:“进入雪山之中,对于这种铃铛的免疫力很重要,我们需要知道你是否具有抵御一切变化的能力。虽然我们不知道你的幻觉中出现的是什么样的情景,但是我们知道这肯定是你心中最害怕的东西。你非常非常绝望,而这种绝望会引起极端的痛楚和排斥反应。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却顶了讨来,这相当的不容易。由此我们知道,你是一个可以接受任何困难,并且不会因为这种困难而自暴自弃的人,你是一个能够解决任何危机的人。最难得的,你在幻觉消失之后自己清醒过来,而很多人就此醒不过来了。”

  我想对她说“我他妈的真不是一个能解决任何困难的人,而且你怎么知道在幻觉里面是个怎么样的情景”,但是实在没力气扯皮了。

  张海杏道:“我们能听到你说话,并且使用语言来引导你的幻觉,你在幻里说的所有的话我们都能听到。最让我欣慰的是你说的话都是非常积极的,不像那个胖子,他在幻觉里说的话,简直不堪入耳,我都不知道他在危急关头到底在想什么东西。”

  我看了看胖子,胖子还没有醒过来,张隆半正在胖子耳边轻轻地晃动铃铛,胖子慢慢地有了一点反应,正喃喃自语:“不要走,不要走,你把我弄死,我都愿意。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张海杏看了我一眼,做了个无可奈何的表情,我也叹了口气,心里说:对胖子来说,如果真的是自己最害怕的东西的话,未必是他自己不能承受的,更可能是他自己害怕面对的。

  虽然是污言秽语,但是,也许幻觉中的他,看到的是云彩的鬼魂呢?

  我看了看张海杏的眼睛,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和身体,发现自己的身上确实没有一点点伤口。刚才确实是幻觉,心中感慨,忽然对眼前的一切,也开始有了迷蒙的感觉。

  庄周梦蝶,不知道自己是蝶梦周,还是周梦蝶。很多事情,是不是真的没有必要搞得那么清楚?

  张海杏看出我的疑虑,就道:“你不用焦虑,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东西,我们最开始的时候,确实也发现这东西很危险,但是你只要想想,在你刚刚经历的这个过程当中,这个事情是不是可以合理地发生,你就会明白你到底是在幻觉还是在现实当中。”

  刚才这个寺庙里充满了虫子,我看了看寺庙的四周,想了想,这事确实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所有的幻觉都是突如其来的,如果不是那么真实,我一定会发现自己就在幻觉中。

  最可怕的是,连疼痛都是真实的。

  然后张海杏又说:“你再想想,你所经历的这些恐怖的东西是不是你心里恐惧的?”

  我沉默不语,摸了摸身上,张隆半递过来一支烟,我点上,就道:“大家都是一知半解,你让我好好休息一下吧。”

  张海杏兴致真高,由此我意识到她的年纪应该不是很大,这种活力和阿宁那种稳定还是有区别的。

  她被我戗了一句,就有点不高兴了,瞪了我一眼,转头就走了,临走丢下句:“那你等着,我哥比我话更多。让他来伺候你。你们自己看自己去。”

  然而,张海客并没有出现,胖子醒了过来之后,我胡说八说把事情给他解释了一遍,我觉得事情是在我和他回到我房间之后就发生了。铃铛可能是装在门上,我们推门进去,本身就很兴奋,没有察觉到异样,结果何时出现幻觉的也不知道。

  胖子花了很久才相信。我们的身体十分虚弱,并不是累,而是一种脱力的感觉。到了晚上,张海客没来,张海杏又来了,这一次,她带着一些东西来给我们看。

鼎立推荐:《民调局异闻录》 《芈月传》

    

网友对《藏海花 第四十一章 黄粱一梦》的精彩评论:
  1. 吴邪:  2015-08-26

    我的名字不是随便取哒,要天真无邪

     
  2. 假面:  2015-08-29

    小哥,你快回来,你媳妇要被抢走了

     
  3. 闷油瓶:  2015-09-13

    fuck楼上

     
  4. 邪儿:  2015-12-10

    那我之前说他们张家内部有问题岂不是被他们听见了

     
  5. 小米:  2016-01-05

    這鈴噹還真如影隨形啊!難道張家的關鍵是它?

     
  6. 小哥:  2016-03-23

    别动不动我媳妇!张海杏是我姐!

     
发表评论

称呼:

内容:

    

 
最新发布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