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 第四十章 误会

  仔细一看,发现根本不是小哥,而是刚刚害我们的那个喇嘛。

  这喇嘛的样子,我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他身上密密麻麻地爬满了虫子,这些虫子我都没有见过,除了甲虫和像蚊子的那种虫子之外,还有好几种虫子,五颜六色的,他整个人就像被虫子蛀满了一样。

  我和胖子上去,因为没有衣服了,就随手拿了房间里的竹匾和竹筐,把那些虫子从喇嘛身上拍下来。拍完之后,我发现这人已经被咬得面目全非,身上到处都是鼓鼓囊囊的,并且似乎有虫子钻到皮肤里面了,鼓出一个个像蚕豆一样的包,人还在不停地抽搐。

  我和胖子把喇嘛往后拖,胖子冲上前去,想把门和窗户重新关上,发现已经来不及了。喇嘛撞得太厉害了,门框都快散了,门根本关不上。

  外面蚊子样的飞虫蜂拥进了房间,我把喇嘛拖到角落处,胖子一边用竹筐拍打,一边说:“天真,看来咱们俩必须得死在这了,这他妈的不是喇嘛庙,这是他妈的大虫窟窿。临死说一句,我这辈子最值当的就是认识你这么个朋友。”

  我刚想让他别放弃,忽然就看到喇嘛拉了我一下,指着房间的一个角落,示意我看那边。

  顺着喇嘛手指的方向,我看到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放着很多竹筐和木箱子,那些木箱子都被非常老旧的铁锁锁着,但是筐子很轻便。我上去看了看筐子的缝隙,并不是特别密,但是挡住那些大虫子还是绰绰有余的。只是这些个筐要装下胖子,似乎有点勉强,不过眼下也不能考虑那么多了。

  我对着胖子大喊,胖子转头看我指着筐,心领神会,但是他摇头。

  我大怒,心说你矫情什么,骂道:“想活命的话就到这些筐子里,躲一躲。”

  胖子道:“您是打算把我切碎了放进去?”

  我说:“你不要小看这个筐子的大小,很多人会有错觉,觉得某个东西的大小装不下自己,但是人的柔韧性是非常强的,只要你收缩得当。”

  胖子大骂道:“呸,这筐给胖爷我当避孕套都不够!”

  我没法和他吵,一边拍打着虫子,一边径直把他拉到筐子边上,逼他把脚伸进去。胖子也没有办法,半推半就着往下一蹲,他突然间面露喜色,道:“啊,好像真的可以进。”

  “你鸡巴没你想的那么大。”我道.“但这样也只能进一个下半身,我只能用两个筐子把你装起来。”说着又拿起一个筐,套在胖子头上用力往下一按,按成一个肉球的样子。然后马上又去找其他的筐子。

  这里筐子非常多,我挑了两个好的,把那喇嘛也装了进去,之后才是我自己,因为我比胖子瘦多了,非常轻松就进去了。

  缩在筐子里面,阻隔了虫子的攻击,但身上已经有好多虫子死死地叮人我的皮肤,不停地在咬我。

  我用手小心翼翼地一只一只地把虫子揪下来,透过缝隙看见胖子那边的竹筐也在不停地抖动,我知道他也在干同样的事情。

  很快,我就无法透过框子的缝隙看到外面的情况了,无数虫子在筐子上面爬动,密密麻麻的,我能听到它们那个带刺带毛的脚在筐子上面跟竹条摩擦的声音,劈里啪啦劈里啪啦的,十分的骇人。

  胖子道:“事不宜迟,暂时安全了,我们看看能不能滚出去吧。”

  我对胖子道:“这儿的门槛特别高,西藏的寺庙都建了高门槛,我们这样肯定滚不出去的。要不我们把筐子底拆了,走出去。我们尽量让筐底跟着我们走,这样就算虫子从筐底进来,我们也能很快踩死。”

  我们想办法把整个竹筐的底扯掉,但是没有家伙,竹筐又非常坚韧,而且在这么寒冷的地方,我们没有穿上衣,全身都冻僵了,没法使用力气,最后只能一点点地抠,终于在竹筐底下抠出了两个能把脚伸出去的洞。

  已经没有时间去修整洞口折断的竹子尖刺,我们把脚伸出去,一点点地往前挪动。这个方法是可行的,可是,洞口的尖刺不停地划我的脚踝,很快就被弄得伤痕累累,饶是如此,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们一点点地往前挪动,也不知道胖子有没有跟上,一直到我挪到门边,才问胖子如何了。我听胖子的说话声,发现胖子已经在门外了。

  胖子的行为肯定比我鲁莽很多,但是他皮糙肉厚的,也不怕虫子咬。我用力一跳,跳过门槛,来到了院子里。胖子问我:“那个喇嘛我们就不管了吗?”我道:“我们先保命再说吧,现在哪里有时间管他。”

  两个人在院子里一点一点地挪动,好不容易挪到院门,到了走廊里,可是所有的虫子都跟着我们走,一点也没有离开的意思。胖子道:“看样子想把它们甩了也不是那么容易。咱们不可能这样一点点地挪到山下去。”

  我对胖子道:“现在这种情况,没有什么可能不可能的,就算是上刀山下火海,咱们也得这样前进。”

  胖子也没辙,只能一边骂一边继续往前挪。

  接下来就非常枯燥,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子走走、停停、歇歇、走走,一共走了多少时间,只觉得膝盖酸软,腰酸背痛,肌肉都劳损了。凭着一点点记忆和偶尔透过缝隙看到的一点特征,我们一直在往寺庙的门口移动,一直走到黄昏的时候,我们才跳出庙门。下面还有好长一段山路要走,这时我已经筋疲力尽,竹筐也不能保暖,我身上所有的皮肤都冻得发紫。加上这样的前进方式相当消耗体力,我们已经整整一天水米未进,我知道再这样下去,我们就算不给虫子咬死,也会被冻死饿死。

  一直走到阶梯边上,我在想能不能一路滚下去,滚下去不知道能不能活命,毕竟我们能够采用的保护方式只有竹筐。滚下去的话,只要我们身体保护好,就算一身淤青,也比累死冻死好。

  这时,我发现虫子开始一只只地离开我的竹筐,很快,竹筐上的虫子屈指可数了,而且后面的虫子也没有跟上来。

  我透过缝隙看了看胖子,确实如此,于是赶紧把我头上的竹筐挑开。胖子的竹筐上已经一只虫子都没有了,所有的虫子都往寺庙飞去,冲进庙门,似乎它们活动范围就在这个庙门之内,庙门之外,它们绝对不会踏足。

  我过去把胖子头上的竹筐扯下来,发现胖子已经被冻得神志不清了,我拍了拍他的脸,把他从竹筐里揪出来。胖子迷迷糊糊地问道:“咦,我们已经上天堂了吗?”

  我道:“可能我们身上体温太低了,它们已经感觉不到我们的温度了。”

  胖子哆嗦道:“不仅是它们,连胖爷我自己都感觉不到了。”

  我们缩着身子,咬着牙关,不停地搓自己的身体,顶着接近零下的冷风,缓缓地走下山去。这几年的经历,让我的身体素质和意志都得到了充分的锻炼,否则我绝对走不完这条路。

  等我们终于来到了山下,来到了那个酒吧的时候,我们身上的皮肤几乎都冻伤了,但我竟然还保持着非常清醒的头脑,连我自己也非常惊讶。我进屋之后,不敢直接冲到屋里最暖和的地方,我怕温度骤然变化,会导致我的血管爆裂。

  我们一直站在玄关,等着身上的皮肤开始有知觉,开始有刺痛感,才敢进去。径直走到暖炉边上,扑面而来的暖流不像以前一样让我们昏昏沉沉,而是让我身上所有的肌肉颤抖和抽搐,皮肤也开始火辣辣地疼痛起来。

  此时我在心里庆幸,幸好我们下山的时候没有下雪。

  一边的服务员看到我俩这个样子,都看得目瞪口呆。我和胖子坐下来,还没开口说话,胖子直接晕倒在我的坐垫上,倒下的时候差点把暖炉撞翻了,而我也在扶他的一刹那,眼前一黑,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分享到:
赞(6)

评论13

  • 您的称呼
  1. #13
    说得好有道理
    原著2016-01-30 14:52:15回复
  2. #12
    吴邪每次都看错,莫非想小哥想疯了
    路人2015-09-29 15:09:40回复
  3. #11
    吴邪也是胖子心里最重要的人,大家有木有发现!
    路人丙2015-09-01 16:47:17回复
  4. #10
    小哥,你的鸡巴没你想的那么大,一点都不爽
    天真2015-09-01 10:39:56回复
  5. #9
    好心疼,每次看到吴邪这个样子都会好心疼。 话说胖子你又在吴邪面前说黄了吧。 看小哥怎么教训你qwq
    Q:2768087385 菲娅2015-08-02 20:27:53回复
  6. #8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好像每次都是昏过去- - 醒来就木事了
    - -2015-07-31 11:26:51回复
  7. #7
    "仔细一看,发现根本不是小哥,而是刚刚害我们的那个喇嘛。" 吴邪是高度近视吗,每次都用这招来故弄玄虚,一会影子,一会消失,一会活人,结果都不是
    锄禾2015-07-30 10:59:24回复
  8. #6
    4楼的!!没事瞎说什么大实话!!!
    2015-07-29 21:40:23回复
  9. #5
    说什么大实话呢hhh
    4楼2015-07-21 17:30:12回复
  10. #4
    楼上你这谎话都说了百八十遍了
    天真2015-07-17 16:05:57回复
  11. #3
    天真等我
    闷油瓶2015-07-16 14:02:13回复
  12. #2
    冻死爷爷我了。对不住了,小哥,照顾不了你家媳妇了。
    胖爷2015-07-16 13:42:23回复
  13. #1
    什么诡异的事都让吴邪碰到了。
    盗墓笔记2015-07-11 23:57:3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