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古楼 第五十五章 不速之客

  接下来的事情其实没有必要记述,但和之后的发展有些关系,所以也提上一提。

  二叔在五天后离开,我不知道他们在那里是否还找到了什么,总之他什么都没有告诉我但和我约定回杭州后好好聊一次。

  胖子和闷油瓶其实没受到多严重的伤,得到救治之后,没两周就出院了。我们没有立即回杭州,而是再次去了巴乃。胖子断定闷油瓶和那里有联系,没有得到更多线索之前,可能要在那里长住。

  我们在四天后又去了那个湖边,在湖中心祭拜了那些骸骨,立了土黄丘。

  盘马再也没有出现,这让我很是内疚,但想到他的罪巷,感觉也是一种命数。拿着我的专业打捞设备,继续进行细致的打捞,期望得到更多的线索。更多的东西被陆续捞了上来,但没有发现什么特别关键的。

  接下来,我们准备进入古寨中,仔细地查看那座张家楼情况。但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所有的氧气瓶都耗尽了,必须去更换。

  也巧,最后一天潜水完成,准备上岸返程的时候,湖边出了变故。

  当时我们还在湖中心,刚浮上来胖子就出声招呼,抹了一把脸,指向岸边。我朝岸上看去,发现不止云彩他们,还出现了好多人,竟然正在搭建帐篷。

  “我操!怎么回事?”胖子奇怪道,“这里变旅游景点了?怎么又来人?”

  我喘了几口,仔细地观察,发现来人中有很多是寨子里的村民,云彩正在和他们聊天,其中另有一些人穿得很城市化,不知道来历。更多的人正从我们来时的小路下来,牵着好多的骡子,上头全是包裹。

  这批人我一个都不认识,约翰不是二叔又回来了。

  慢悠悠地游回到岸上 ,我越发觉得事情有点古怪,因为那些人带着好多只骡子,大包小包的好多东西。几个大帐篷已经搭了起来,石滩上一片忙碌,几个人只是略带惊讶地看过来,没有谁过多地理会这几个穿着裤衩从水里出来的人。

  我们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反应,走到云彩和阿贵边上,我忽然看到一个人,在盘马老爹家里碰到的那个满嘴京腔、五短身材的家伙,正在吆喝那些当脚夫的村民干这干那,一脸飞扬跋扈的样子。

  这种人我在道上见得多了,想起当时听到的,他应该是跟着一个北京老板来这时原,那么这些人可能都是那个北京老板带来的。难道他们也问出了盘马老爹的故事,准备到这里来找东西?人也太多了点吧!

  他看到我们,也算是见过一面,就打了招呼。我也懒得多想,回了礼,从他身边经过,到云彩那里,问这是怎么回事?

  她轻声说听几个村里人告诉她,有一个大老板雇了他们搬东西到这里,具体情况那些人也不清楚。

  这局面比较尴尬,我不希望事情有这么发展,但这湖是公家的,你也不可能说不让别人来。这批人的目标是那种几块,我不知道他们是知道铁块的真相,还是单纯就是为了救赎,没法做出对策。

  他们的人源源不断,六七顶帐篷支了起来,所有的人都是一口京腔,让我恍惚间觉得来到了后海边上。

  坐下来,一边休息一边警惕地看着他们做事。这其实挺郁闷的,好比你在球场上打球,打着打着忽然来了一堆人,全都人高马大而且人数比你多几倍,这时候你只能乖乖下场休息。

  我一边暗骂一边仔细观察他们运来的东西,看看能否发现什么线索。不看不知道,一看心就直往下沉。那些大包裹里,竟然有好几只水肺,好多物资看起来都像潜设备。

  “人家是有备而来的。”胖子哼了哼,“他们知道水下面有东西。”

  我脑子转了一下,对胖子道:“会不会是北京有什么老瓢把子来这里淘货了?那些人你认不认识?”

  胖子道:“北京多的是掮客倒爷,潘家园里没几个是亲自下地的,我想可能性不大。这些人不会是四九城里混的,我看也许是咱们不知道的人。这年头,各地都有新势力。”

  “你在北京人脉广,你看,有一两个认识的吗?”我再问。

  胖子摇头,“我怎么看没有一个脸热的,你让我再仔细看看,不过这些人的京腔有点怪。你等等,你胖爷我打听一下,看看能不能问出他们老板是谁。”

  胖子朝忙碌的营地里走去,用北京话和其中一个人打招呼,不过那人没搭理他。胖子是什么人物?立即跟了过去,他们就走远了。

  我想着我能干些什么,要么到他们营地里逛逛,看看有什么,或者干脆去找他们的老板?

  最终我什么都没干,因为潜水后的净利润痛让我站不起身,眼睛和耳朵也非常难受,特别是耳朵,又痒又疼,听声音都非常奇怪,看来这样潜水对身体的伤害很大。

  正思索着该怎么办,忽然身后的闷油瓶捏了我肩膀一下。

  捏得恰到好处,我舒服得一缩脖子,心说这家伙良心发现要给我按摩,却听他轻声道:“你看。”

  我把注意力重新投回到营地里,想看那里有无异样,却发现另一边的林子里又来了一 队人,有一个人被人从骡子上被扶下来。那五短身材的很快迎了过去。

  仔细观瞧,发现那人年纪弓箭有点大了,下来之后走路踉踉跄跄的,连腰也直不起来。他四周有好几个随从,前前后后朝我们走了过来。

  站起来想过去,闷油瓶却按住我。我转头,发现他矮身在我后头,漆漆地盯着来人,对我道:“不要让他们看到 我。”

  “怎么回事?”我心里一个,挺直了身子将闷油瓶挡住,看着他们越来越靠近。被搀扶着的那个像大人物的人,是一个高大但体形无比消瘦的老头,看得出年轻时肯定非常魁梧。因为被若干人拥簇着,我没能看清他的面孔,只觉得这人非常苍老,走路完全没有力气,应该已是风烛残年。

  边上一干人等,有男有女,更加混杂,那个五短身材一路似乎在做介绍。几人边说边走,并没有走到我们面前,拐入了一顶帐篷里。

  等他们走进帐篷,闷油瓶才松开捏着我肩膀的手。我被他捏得气血不畅,揉了几下,问他道:“怎么?你认识这个人?”

  他点点头,脸色铁青道:“裘德考。”

  “裘德考?”我一下愣了,“这老头就是裘德考?”接着几乎跳起来。我靠!这些人同样是阿宁公司的队伍,这老头竟然亲自出马了。

  一时间我不知该如何反应。裘德考在我心中有一个既定的形象,既确定又不确定,是一个长着斯文赫定那样一张脸的传教士,但又有些像马可.波罗那个大骗子。而在童年时代,爷爷和我说的故事里,裘德考是一个最坏的坏蛋,我还曾经把他想像成一只大头狼脸的妖怪。真没想到,他本人会是如此形容枯稿的一个老人。

  这种预判让我觉得非常古怪,十分的不真实。爷爷的故事就相当于我小时候的童话书,现在,童话书的人物忽然从爷爷的笔记本里走了出来,一时之间,很有错乱的感觉。

  他来这是干什么呢?看这阵势是知道湖底下的事的。蛇沼之后,他和我们一样没有放弃追查,也追到这里来了?

  可是,我们的调查方向完全是随兴而为,他们和我们没有相同的基础,怎么会碰到一起?难道他们一直跟踪着?

  想想又觉得不像,如果是跟踪,他们不可能做

  出比我们更周全的准备。我们就完全想不到这里需要潜水设备,他们却带来了,肯定知道得更多,至少要知道得比较早。我既有点兴奋,又有点害怕。这老头亲自出现在这里,肯定非同小可。他这样的年纪不适合长途奔袭,这次出现,必然是孤注一掷。

  下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转念一想,现在的局面麻烦了,我们和他们的关系太复杂了。我的爷爷和裘德考是世仇,虽然现在我没有任何报仇的想法,但这层关系让我不可能对他们有任何好感。而三叔和裘德考之间的恩怨,更是剪不断理还乱。

  我们两方之间即使没有敌意,也有极强的竞争关系,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得好好想想该怎么来处理关系。

  得走一步是一步。

  我压下毛刺刺的心跳,又想起了一件事——闷油瓶不是失忆了吗?怎么会认识裘德考?而且他躲什么?

  转过头,我就问他。他还是看着帐篷的方向,答道:“我在医院的时候,见过他一次。”

  “医院?是北京还是格尔木?”我们是被裘德考的人从柴达木接出来的,不过不记得碰到过他,他当时受的打击应该比我们更大。

  “北京。”他回道,“就在上上个月。”

  那就是在北京治病的时候。靠!裘德考见过闷油瓶?胖子怎么没告诉我?

  再一想,他娘的胖子这个人要说义气绝对是够义气,但要他照顾人他肯定是不行的。我在杭州时,让他看着闷油瓶,想必是做一半放一半。而且闷油瓶这种人,单独和任何人相处都很困难,没有我在其中溜须打屁,胖子那没溜的性格肯定和他是大眼瞪小眼。闷油瓶见到裘德考的时候,他不知道在哪里溜达,所以不知道。

  想起这个我就想骂人,闷油瓶是我们手中的一张大牌,怎么他见过裘德考我们都不知道?也就是说,如果裘德考狠点,闷油瓶被他接走都有可能,那我们上吊都不缺的。胖子真是太不上心了!闷油瓶也真是,什么都不说。

  “他找你干嘛?”我问闷油瓶,“你怎么没和我说啊?老大。”

  他没有回答,闪回了我身后。

  回头一看,裘德考被人搀扶着从帐篷里出来,向四周望了望,戴上了帽子,朝一边的树阴走去。

  “你躲什么?”我又问,“被他看到又怎么样?可能他早就知道你在这里了。”

  闷油瓶摇头,对我道:“我们不能让他们抢先,必须斤他们的时间。”

  “你想干嘛?”我问。

  他指了指一边堆着的潜水器械,“我们去抢水肺。”

分享到:
赞(327)

评论127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00
    靠!闷油瓶你不是失忆了吗?!怎么还记得裘德考,合着你是装失忆耍我们呢?
    吴邪2017-02-27 3:59:15回复
    • 都说了是失忆后在医院见的
      最爱小哥2017-03-15 22:28:29回复
  2. #99
    我真的死了
    阿宁2017-02-03 0:39:41回复
  3. #98
    正思索着该怎么办,忽然身后的闷油瓶捏了我肩膀一下。 捏得恰到好处,我舒服得一缩脖子,心说这家伙良心发现要给我按摩,却听他轻声道:“你看。” 不由自主的笑了。。。
    咳咳2016-11-04 13:37:52回复
  4. #97
    放开那小哥,让我来
    无邪2016-09-01 11:05:07回复
  5. #96
    吴邪喊了老大哈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重温党路人2016-07-28 17:56:41回复
  6. #95
    哈哈哈哈重看还是觉得小哥好萌 之前还是厉声对吴邪,现在哈哈哈哈哈
    重温党路人2016-07-28 17:52:43回复
  7. #94
    老是叫我,老是叫我,你们真的知道我是什么吗?其实我才是幕后黑手!
    水肺2016-07-04 22:50:52回复
  8. #93
    我活的时间好长 我又出来了
    裘德考2016-04-03 19:11:05回复
  9. #92
    我是怎么回事,听说胖子又要草我?
    怎么回事2016-03-19 9:17:03回复
  10. #91
    前面有人说死人的味道是禁婆的味道?那为什么密洛陀也是这个味道?二者同宗么
    真相是什么2016-02-05 20:46:10回复
  11. #90
    啊 啊 啊,好爽,额啊,啊啊啊啊————再来一次啊啊
    肩膀2016-02-03 17:52:08回复
  12. #89
    快来抢我
    水肺2016-01-19 20:01:29回复
  13. #88
    小哥要抢我
    水肺2016-01-01 19:32:48回复
  14. #87
    我凑还敢回那个湖,还敢下水打捞!不怕脖子又一麻...
    吐槽一哥2015-12-03 0:47:36回复
  15. #86
    老悶的銳氣就這篇一下消失了 感覺好奇怪
    吳邪2015-11-25 11:48:22回复
  16. #85
    小哥好萌≧0≦
    吴邪2015-11-10 23:45:34回复
  17. #84
    鞋鞋我爱你
    阿宁就是我2015-10-20 17:47:21回复
  18. #83
    要是天真是女的。。。
    喜欢小哥的妞2015-10-11 14:55:24回复
  19. #82
    啊啊~~好舒服哦~~
    吴邪的肩膀2015-10-10 18:20:07回复
  20. #81
    你们把我忘了吗?
    阿宁2015-10-08 14:27:21回复
  21. #80
    哈哈哈这章亮点多有些段子得收藏
    乖乖2015-10-06 20:45:36回复
  22. #79
    所以只有天真才能照顾小哥 小哥平时都不会回应别人,捏肩膀这个动作,对小哥来说只会对极其信任和有好感的人才会做
    路人2015-09-24 16:58:21回复
  23. #78
    评论的妇女们是单身美女咩
    匿名2015-09-24 14:35:27回复
  24. #77
        他指了指一边堆着的潜水器械,“我们去抢水肺。” 好萌
    闷油瓶2015-09-19 18:21:52回复
  25. #76
      正思索着该怎么办,忽然身后的闷油瓶捏了我肩膀一下。   捏得恰到好处,我舒服得一缩脖子,心说这家伙良心发现要给我按摩,却听他轻声道:“你看。” 甜死了
    闷油瓶2015-09-19 18:17:12回复
  26. #75
    小哥的哑巴张外号是不是应该改成土匪张了啊.........
    萝莉稻米2015-09-19 11:51:43回复
  27. #74
    不要在写下去了。
    “它”2015-09-12 12:22:59回复
  28. #73
    好啊你们,把我支出去了你们在这里谈情说爱
    胖子2015-09-03 20:32:28回复
  29. #72
    我靠作者太能扯了!伤不重?肠子都出来了!伤会不重?
    2015-09-01 9:02:06回复
    • 真的不重 就像阑尾切除手术一样 缝好就可以了 只要不感染没大问题
      最爱小哥2017-03-15 22:31:24回复
  30. #71
    哇 我小哥居然有腹黑属性 我怎么以前不知道 又多出来了一个萌点
    天真无邪同志2015-08-31 16:46:53回复
  31. #70
    看到小哥这么流氓我就放心了
    匿名2015-08-31 12:22:17回复
  32. #69
    小哥再来按摩一下~
    吴邪2015-08-21 14:32:14回复
  33. #68
    天真:“小哥来给我按摩一下!(得瑟)唔~小哥你在摸哪里!!!” 小哥:“。。。。。。(无辜)”
    嗷呜嗷呜~~~我就是自带发光技能的超级炫酷霸气的美喵。啦啦啦~~~话说天哪这评论昵称真的没有字数限制吗!!!!好激动啊!!!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2015-08-19 16:38:19回复
  34. #67
    天真还很期待小哥捏肩呢(*^__^*) 戳萌点呐
    匿名2015-08-19 14:02:11回复
  35. #66
    支持小哥
    2015-08-17 14:08:01回复
  36. #65
    “快捏!叫你停了吗”
    吴邪2015-08-17 12:17:34回复
  37. #64
    捏得恰到好处,我舒服得一缩脖子,心说这家伙良心发现要给我按摩,却听他轻声道:“你看。”吴邪你倒是挺会享受的嘛
    独白2015-08-17 8:54:00回复
  38. #63
    支持你们俩,谁有意见小哥宁断他脖子
    瓶邪2015-08-16 14:59:24回复
  39. #62
    他找你干嘛?”我问闷油瓶,“你怎么没和我说啊?老大。” 叫错了,应该是老公。
    小哥2015-08-13 18:44:34回复
  40. #61
    我明明有喊过吴邪! 1.闷油瓶道:“你不觉得奇怪吗?我们到了这里,好象情绪都很焦躁,连吴邪都发火了。” 2.闷油瓶喝了一口已经凉掉的酥油茶,忽然对我道:“吴邪,你跟来干什么?其实你不应该卷进来,你三叔已经为了你做了不少事情,这里面的水,不是你蹚的。” 3.闷油瓶看着篝火,淡淡道:“吴三省心思缜密,知道我们看到留言必然会得知入口就在附近,他不想吴邪涉险,所以如果入口很容易发现,他必然不会留下文字。他之所以会留,说明这个入口必定极难发现,或者即是发现了,我们也无法进入。”
    闷油瓶2015-08-11 13:11:55回复
    • 哇塞好细心
      吴家小二2018-05-28 14:50:29回复
  41. #60
    肠子都出来了 居然只两周就好了 告素我 这一定是假的
    路人2015-08-11 2:23:05回复
  42. #59
    回复16楼,虽然没叫过,可说过,在云宫天顶那次,说,连吴邪都发火了,确实说过
    ...2015-08-09 12:23:42回复
  43. #58
    我都出来了,还说受伤不严重?
    肠子2015-08-08 17:34:38回复
  44. #57
    蛇沼鬼城(中) 第十八章 文锦的口信里的一段话还记得? 静了很久,闷油瓶喝了一口已经凉掉的酥油茶,忽然对我道:“吴邪,你跟来干什么?其实你不应该卷进来,你三叔已经为了你做了不少事情,这里面的水,不是你蹚的。”
    楼上2015-08-08 13:18:18回复
  45. #56
    有没有发现貌似从小哥认识天真以来到现在就没有叫过天真的名字。。。
    。。。。2015-08-06 10:14:28回复
  46. #55
    嘻嘻,小哥的肚子里也有坏水
    匿名2015-08-05 15:23:35回复
  47. #54
    我又怎么了?
    胖子2015-08-03 22:19:49回复
  48. #53
    小哥的失忆应该类似于失魂症,像拼图一样,记得一些东西,不然张家传承不下来,这是我在一本同人文里看到的,这只是一个猜想
    失忆梗2015-07-31 19:25:25回复
  49. #52
    我就喜欢小哥怎么了?搞基碍你事了?在他妈废一下话劳资找胖子来草死你们
    吴邪2015-07-31 14:47:36回复
  50. #51
    2页11楼给你赞!
    真相了2015-07-31 13:10:58回复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