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古楼 第五十五章 不速之客

  接下来的事情其实没有必要记述,但和之后的发展有些关系,所以也提上一提。

  二叔在五天后离开,我不知道他们在那里是否还找到了什么,总之他什么都没有告诉我但和我约定回杭州后好好聊一次。

  胖子和闷油瓶其实没受到多严重的伤,得到救治之后,没两周就出院了。我们没有立即回杭州,而是再次去了巴乃。胖子断定闷油瓶和那里有联系,没有得到更多线索之前,可能要在那里长住。

  我们在四天后又去了那个湖边,在湖中心祭拜了那些骸骨,立了土黄丘。

  盘马再也没有出现,这让我很是内疚,但想到他的罪巷,感觉也是一种命数。拿着我的专业打捞设备,继续进行细致的打捞,期望得到更多的线索。更多的东西被陆续捞了上来,但没有发现什么特别关键的。

  接下来,我们准备进入古寨中,仔细地查看那座张家楼情况。但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所有的氧气瓶都耗尽了,必须去更换。

  也巧,最后一天潜水完成,准备上岸返程的时候,湖边出了变故。

  当时我们还在湖中心,刚浮上来胖子就出声招呼,抹了一把脸,指向岸边。我朝岸上看去,发现不止云彩他们,还出现了好多人,竟然正在搭建帐篷。

  “我操!怎么回事?”胖子奇怪道,“这里变旅游景点了?怎么又来人?”

  我喘了几口,仔细地观察,发现来人中有很多是寨子里的村民,云彩正在和他们聊天,其中另有一些人穿得很城市化,不知道来历。更多的人正从我们来时的小路下来,牵着好多的骡子,上头全是包裹。

  这批人我一个都不认识,约翰不是二叔又回来了。

  慢悠悠地游回到岸上 ,我越发觉得事情有点古怪,因为那些人带着好多只骡子,大包小包的好多东西。几个大帐篷已经搭了起来,石滩上一片忙碌,几个人只是略带惊讶地看过来,没有谁过多地理会这几个穿着裤衩从水里出来的人。

  我们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反应,走到云彩和阿贵边上,我忽然看到一个人,在盘马老爹家里碰到的那个满嘴京腔、五短身材的家伙,正在吆喝那些当脚夫的村民干这干那,一脸飞扬跋扈的样子。

  这种人我在道上见得多了,想起当时听到的,他应该是跟着一个北京老板来这时原,那么这些人可能都是那个北京老板带来的。难道他们也问出了盘马老爹的故事,准备到这里来找东西?人也太多了点吧!

  他看到我们,也算是见过一面,就打了招呼。我也懒得多想,回了礼,从他身边经过,到云彩那里,问这是怎么回事?

  她轻声说听几个村里人告诉她,有一个大老板雇了他们搬东西到这里,具体情况那些人也不清楚。

  这局面比较尴尬,我不希望事情有这么发展,但这湖是公家的,你也不可能说不让别人来。这批人的目标是那种几块,我不知道他们是知道铁块的真相,还是单纯就是为了救赎,没法做出对策。

  他们的人源源不断,六七顶帐篷支了起来,所有的人都是一口京腔,让我恍惚间觉得来到了后海边上。

  坐下来,一边休息一边警惕地看着他们做事。这其实挺郁闷的,好比你在球场上打球,打着打着忽然来了一堆人,全都人高马大而且人数比你多几倍,这时候你只能乖乖下场休息。

  我一边暗骂一边仔细观察他们运来的东西,看看能否发现什么线索。不看不知道,一看心就直往下沉。那些大包裹里,竟然有好几只水肺,好多物资看起来都像潜设备。

  “人家是有备而来的。”胖子哼了哼,“他们知道水下面有东西。”

  我脑子转了一下,对胖子道:“会不会是北京有什么老瓢把子来这里淘货了?那些人你认不认识?”

  胖子道:“北京多的是掮客倒爷,潘家园里没几个是亲自下地的,我想可能性不大。这些人不会是四九城里混的,我看也许是咱们不知道的人。这年头,各地都有新势力。”

  “你在北京人脉广,你看,有一两个认识的吗?”我再问。

  胖子摇头,“我怎么看没有一个脸热的,你让我再仔细看看,不过这些人的京腔有点怪。你等等,你胖爷我打听一下,看看能不能问出他们老板是谁。”

  胖子朝忙碌的营地里走去,用北京话和其中一个人打招呼,不过那人没搭理他。胖子是什么人物?立即跟了过去,他们就走远了。

  我想着我能干些什么,要么到他们营地里逛逛,看看有什么,或者干脆去找他们的老板?

  最终我什么都没干,因为潜水后的净利润痛让我站不起身,眼睛和耳朵也非常难受,特别是耳朵,又痒又疼,听声音都非常奇怪,看来这样潜水对身体的伤害很大。

  正思索着该怎么办,忽然身后的闷油瓶捏了我肩膀一下。

  捏得恰到好处,我舒服得一缩脖子,心说这家伙良心发现要给我按摩,却听他轻声道:“你看。”

  我把注意力重新投回到营地里,想看那里有无异样,却发现另一边的林子里又来了一 队人,有一个人被人从骡子上被扶下来。那五短身材的很快迎了过去。

  仔细观瞧,发现那人年纪弓箭有点大了,下来之后走路踉踉跄跄的,连腰也直不起来。他四周有好几个随从,前前后后朝我们走了过来。

  站起来想过去,闷油瓶却按住我。我转头,发现他矮身在我后头,漆漆地盯着来人,对我道:“不要让他们看到 我。”

  “怎么回事?”我心里一个,挺直了身子将闷油瓶挡住,看着他们越来越靠近。被搀扶着的那个像大人物的人,是一个高大但体形无比消瘦的老头,看得出年轻时肯定非常魁梧。因为被若干人拥簇着,我没能看清他的面孔,只觉得这人非常苍老,走路完全没有力气,应该已是风烛残年。

  边上一干人等,有男有女,更加混杂,那个五短身材一路似乎在做介绍。几人边说边走,并没有走到我们面前,拐入了一顶帐篷里。

  等他们走进帐篷,闷油瓶才松开捏着我肩膀的手。我被他捏得气血不畅,揉了几下,问他道:“怎么?你认识这个人?”

  他点点头,脸色铁青道:“裘德考。”

  “裘德考?”我一下愣了,“这老头就是裘德考?”接着几乎跳起来。我靠!这些人同样是阿宁公司的队伍,这老头竟然亲自出马了。

  一时间我不知该如何反应。裘德考在我心中有一个既定的形象,既确定又不确定,是一个长着斯文赫定那样一张脸的传教士,但又有些像马可.波罗那个大骗子。而在童年时代,爷爷和我说的故事里,裘德考是一个最坏的坏蛋,我还曾经把他想像成一只大头狼脸的妖怪。真没想到,他本人会是如此形容枯稿的一个老人。

  这种预判让我觉得非常古怪,十分的不真实。爷爷的故事就相当于我小时候的童话书,现在,童话书的人物忽然从爷爷的笔记本里走了出来,一时之间,很有错乱的感觉。

  他来这是干什么呢?看这阵势是知道湖底下的事的。蛇沼之后,他和我们一样没有放弃追查,也追到这里来了?

  可是,我们的调查方向完全是随兴而为,他们和我们没有相同的基础,怎么会碰到一起?难道他们一直跟踪着?

  想想又觉得不像,如果是跟踪,他们不可能做

  出比我们更周全的准备。我们就完全想不到这里需要潜水设备,他们却带来了,肯定知道得更多,至少要知道得比较早。我既有点兴奋,又有点害怕。这老头亲自出现在这里,肯定非同小可。他这样的年纪不适合长途奔袭,这次出现,必然是孤注一掷。

  下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转念一想,现在的局面麻烦了,我们和他们的关系太复杂了。我的爷爷和裘德考是世仇,虽然现在我没有任何报仇的想法,但这层关系让我不可能对他们有任何好感。而三叔和裘德考之间的恩怨,更是剪不断理还乱。

  我们两方之间即使没有敌意,也有极强的竞争关系,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得好好想想该怎么来处理关系。

  得走一步是一步。

  我压下毛刺刺的心跳,又想起了一件事——闷油瓶不是失忆了吗?怎么会认识裘德考?而且他躲什么?

  转过头,我就问他。他还是看着帐篷的方向,答道:“我在医院的时候,见过他一次。”

  “医院?是北京还是格尔木?”我们是被裘德考的人从柴达木接出来的,不过不记得碰到过他,他当时受的打击应该比我们更大。

  “北京。”他回道,“就在上上个月。”

  那就是在北京治病的时候。靠!裘德考见过闷油瓶?胖子怎么没告诉我?

  再一想,他娘的胖子这个人要说义气绝对是够义气,但要他照顾人他肯定是不行的。我在杭州时,让他看着闷油瓶,想必是做一半放一半。而且闷油瓶这种人,单独和任何人相处都很困难,没有我在其中溜须打屁,胖子那没溜的性格肯定和他是大眼瞪小眼。闷油瓶见到裘德考的时候,他不知道在哪里溜达,所以不知道。

  想起这个我就想骂人,闷油瓶是我们手中的一张大牌,怎么他见过裘德考我们都不知道?也就是说,如果裘德考狠点,闷油瓶被他接走都有可能,那我们上吊都不缺的。胖子真是太不上心了!闷油瓶也真是,什么都不说。

  “他找你干嘛?”我问闷油瓶,“你怎么没和我说啊?老大。”

  他没有回答,闪回了我身后。

  回头一看,裘德考被人搀扶着从帐篷里出来,向四周望了望,戴上了帽子,朝一边的树阴走去。

  “你躲什么?”我又问,“被他看到又怎么样?可能他早就知道你在这里了。”

  闷油瓶摇头,对我道:“我们不能让他们抢先,必须斤他们的时间。”

  “你想干嘛?”我问。

  他指了指一边堆着的潜水器械,“我们去抢水肺。”

分享到:
赞(283)

评论127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50
    咦?我为什么是骗子?我是肠啊?吴邪你小时候还吃过我呢(⊙o⊙)
    马可.波罗2015-07-30 9:07:44回复
  2. #49
    这是不是少啊,好像没有什么笼石影
    2015-07-29 23:56:02回复
  3. #48
    灵灵接着捏啊!!!
    吴邪2015-07-29 16:05:31回复
  4. #47
    2楼 锄禾 顶!
    正常读者2015-07-29 14:42:15回复
  5. #46
    我會保護好我的悶油瓶的
    吳邪2015-07-26 19:29:03回复
  6. #45
    赞你一个
    三楼的2015-07-24 22:20:24回复
  7. #44
    哥失不失忆管你毛事??????????
    张起灵2015-07-24 20:03:58回复
  8. #43
    总感觉小哥没有失忆,有太多破绽的赶脚。。。。
    吐槽党2015-07-23 20:57:27回复
  9. #42
    剧透走开,搞基走开
    锄禾2015-07-23 12:14:30回复
  10. #41
    但又有些像马可.波罗那个大骗子。 我家马可不是大骗子。
    读者2015-07-23 12:06:42回复
  11. #40
    楼上说失忆的 我是从蛇沼出来后才失忆的,只是记不清蛇沼之前的事而已
    小哥2015-07-23 0:46:51回复
  12. #39
    小哥啊,你一定是天蝎座的~
    王胖子2015-07-22 9:36:40回复
  13. #38
    靠 约翰我是来打酱油的。。。
    约翰2015-07-22 2:18:27回复
  14. #37
    小哥是我老公,臭云彩,,哼
    小天真2015-07-18 20:06:32回复
  15. #36
    裘德考是小哥失忆后才在北京医院见到的好吗
    天真无邪小朋友2015-07-17 21:24:18回复
  16. #35
    小哥,你来抢我啊
    水肺2015-07-16 16:42:07回复
  17. #34
    小哥一定是跟这胖子学坏了 竟然要去抢东西了
    傻逼2015-07-16 14:35:08回复
  18. #33
    小哥失忆连无邪都忘了 竟然记得那个老头
    傻逼2015-07-16 14:30:17回复
  19. #32
    忽然身后的闷油瓶捏了我肩膀一下。捏得恰到好处,我舒服得一缩脖子,心说这家伙良心发现要给我按摩 暧昧
    傻逼2015-07-16 14:25:25回复
  20. #31
    突然,知道我自己的我眼泪掉下来。。。。盗墓笔记→dmbj→耽美笔记。。→_→不要理我,让我自己哭一会儿。。
    真相2015-07-16 10:38:37回复
    • 哈哈哈哈我的天哪
      吴家小二2018-05-28 14:47:50回复
  21. #30
    小哥你不是失忆了吗
    shaomuyu2015-07-16 0:29:38回复
  22. #29
    捏得恰到好处,我舒服得一缩脖子,心说这家伙良心发现要给我按摩。小哥不舍得掐天真2333
    2332015-07-15 12:43:53回复
  23. #28
    肠子都扯出来了还伤的不厉害!
    胖子2015-07-14 17:08:14回复
  24. #27
    他娘的,悶油瓶 昨晚折騰的直不住腰, 還不給小爺按摩捏捏
    吳邪2015-07-13 20:15:37回复
  25. #26
    (抢水肺)感觉小哥坏坏的。
    天真2015-07-13 13:50:47回复
  26. #25
    捏得恰到好处,我舒服得一缩脖子,心说这家伙良心发现要给我按摩 哈哈还哈哈哈哈哈哈
    瓶邪2015-07-12 19:06:19回复
  27. #24
    没事的小哥,抱紧我,别怕,我帮你挡着
    吴邪2015-07-11 11:34:56回复
  28. #23
    因为在家都是他帮我按,所以我捏一下他就兴奋的不得了
    小哥2015-07-10 20:51:00回复
  29. #22
    小哥啥都好,棒棒哒
    天真2015-07-10 9:54:37回复
  30. #21
    小哥,你啥时才能良心发现啊,,按摩啊 很累的。。
    天真2015-07-08 0:16:03回复
  31. #20
    9楼你是萌萌姐?
    冰雪飞飞2015-07-06 23:38:07回复
  32. #19
    今天捏的我有点气血不通 没事 晚上继续按摩~\(≧▽≦)/~
    吴邪2015-07-06 19:33:16回复
  33. #18
    瓶邪恋好有爱
    KKK2015-07-05 14:41:14回复
  34. #17
    我是电灯泡。。o(>﹏<)o
    胖子2015-07-04 18:53:18回复
  35. #16
    诶,怎么越来越依赖天真了
    小哥2015-07-04 18:34:02回复
  36. #15
    快到我怀里躲着
    天真2015-07-04 18:13:04回复
  37. #14
    阿我肠子都出来了你居然讲我伤不严重
    胖子2015-07-03 3:39:09回复
  38. #13
    正思索着该怎么办,忽然身后的闷油瓶捏了我肩膀一下。   捏得恰到好处,我舒服得一缩脖子,心说这家伙良心发现要给我按摩
    小天真2015-07-02 9:50:11回复
  39. #12
    天真,你要保护我
    小哥2015-07-01 20:02:58回复
  40. #11
    有你在,我觉得踏实安心。
    天真2015-07-01 10:20:29回复
  41. #10
    天真放心吧,我们。
    瓶子2015-07-01 10:20:01回复
  42. #9
    虽不明显,但总觉得小哥越来越依赖天真了,而且也越来越信任天真和胖子了,不错的发展
    静候灵归2015-06-30 19:27:12回复
  43. #8
    小哥,上次一别,你让我好找!哼!
    裘德考2015-06-30 17:23:56回复
  44. #7
    哦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哥你认了吧,你需要我!
    无邪2015-06-30 15:08:10回复
  45. #6
    捏肩膀好舒服
    吴邪2015-06-30 10:28:37回复
  46. #5
    和无邪说的话真是越来越多了。。。。
    闷油瓶2015-06-30 9:14:12回复
  47. #4
    啊小哥要抢我了好开心~即将跟小哥来个亲密接触!
    水肺2015-06-29 21:07:09回复
  48. #3
    天真,我没有背着你乱搞,你难道觉得以我的眼光会看上他?怎么可能!
    冷情小哥2015-06-29 18:49:01回复
  49. #2
    “他去找你干什么,你为什么被着我和他乱搞。”
    无邪2015-06-28 15:17:51回复
  50. #1
    越来越期待了。
    V2015-06-26 22:15:21回复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