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古楼 第十章 坐下来谈

  听了那话,我一下就愣了,这没头没尾的,盘马老爹忽然说了这么一句,我一下没反应过来。但是,同时我脑子咯噔了一下,感觉到这一句话听着有点瘆人。

  还没细想闷油瓶已经追了上去,一下赶到那老头前面将他拉住。“你这么说,你认识我?”他问道。

  盘马老爹抬头看着他,脸上毫无表情,没有回答,闷油瓶一下脱掉自己的上衣,露出了自己的上半身:“你看看,你是不是认识我?”

  两人黑色的文身无比清晰,似乎是两只麒麟正在对决相冲,而他们目视着对方,十分的奇特。www.daomubiji.com

  对峙了片刻,盘马仍旧什么都没有说,而是漠然地从闷油瓶身边走了过去,完全不会理会他,面部表情也没有任何的波澜。

  我无法形容那时的感觉,很奇特,如果一定要用文字形容,我只能说我仿佛看到了两个不同时空的闷油瓶,瞬间交合又瞬间分开。

  “闷油瓶终于遇到对手了。”我当时心里出现了一个奇怪的想法,如果不是时机不对的话我还真有点幸灾乐祸。一直以来,我认为世界上不可能有人比闷油瓶更难搞的人,原来不是,果然很多时候需要以毒攻毒,以闷打闷。

  闷油瓶没有再次追上去,他静静地看着盘马扬长而去,就这么几秒钟的时间,刚才那种时空错乱的感觉又烟消云散。

  阿贵不知所措,看看我,看看远去的盘马,看看闷油瓶,面色有点撮火,显然搞不懂这故弄玄虚的是唱的哪一出。我怕他出现腻烦情绪,忙拍了拍他,走到闷油瓶身边,和他说让他回去,别急,既然盘马让我去我就去,问完了就立即回来告诉他。

  闷油瓶不置可否,点了点头,还是看着远去的盘马,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不知为什么,这时,我觉得他的眼神忽然变得有些不同了,好像少了什么东西,同时我又感觉,这眼神我之前在什么地方见过。

  刚才他们四目交汇的时候,一定发生了什么,盘马的这种表现,是一种极强烈的暗示,他肯定知道一些事,而且他肯定知道闷油瓶是谁,甚至和他有过比较深的渊源,但看他的态度,似乎这种渊源一点都不愉快。

  我迫不及待地追了上去。

  跟阿贵再次来到盘马家的饭堂里席地坐下,我脑子里一直在琢磨盘马的话是什么意思,以及应该如何有效地和盘马这样的人交流。

  “你们两个在一起,迟早有一个会被另一个害死。”www.daomubiji.com

  盘马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本身就让人摸不着头脑,如果他不是知道什么,他一个山里的猎人是不会无缘无故耍花枪的。但他的态度又很奇怪,而且很明显,他不是很喜欢闷油瓶。

  我实在想不出个中关系。这可能是一句很普通的话,也可能带有什么隐喻,我一直告诉自己让自己别多想,也许盘马老爹的意思是我的身手太差,闷油瓶的身手又太好,所以我总有一天会连累他。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句话从承前启后来看,被警告的人似乎是我,我是那个迟早被害死的人。

  但是闷油瓶可能把我害死吗?如果没有他,我现在早就是几进宫的粽子了,即使他要害死我,我也只能认栽了,这似乎也完全说不通。

  盘马的儿子打来水给我们洗脸洗身体,盘马因为伤口在后背,就由他儿子代劳,他自己点起水烟袋,抽他们瑶族的黄烟。

  我闻着味道发现烟味和闷油瓶的草药味有点类似,看来那些草药里也有这种成分。于是我想着能不能以这个当切入口先缓和一下气氛,却完全找不到话头。

  天色一下沉了下来,似乎又要下雨,广西实在太喜欢下雨了,盘马的儿媳妇关上窗户后席地而坐,风从缝隙中吹进来,气温一下凉爽了很多,老头这才给我行了一个当地的礼仪,我也学着还了一下。

  此时我才能仔细打量盘马的样貌。盘马五官分明,脸上满是和山民一样黝黑的皱纹,非常普通的样貌,这时很难想象当年他天神老爹的派头,真是人不可貌相。这个五官绝对和闷油瓶不会是一个谱系的,想到这里我稍微放心了一点。

  阿贵在一边把我的来意说了一遍,还说我是官面上的人物,盘马看着我说了一句话,阿贵翻译道:“老爹说,你到底是什么人他大概也能猜得到,他也早就料到有一天会有人问起这件事。你想问什么就问吧,问完就赶紧走,不要来打扰他。”

  我又愣了一下,感觉老爹话里带着什么意思,好像他误会我是什么人了。

  可是我又无法清晰地感觉出他误会的原因,想着想着我立即反应过来,知道现在根本不应该去琢磨,当成自己也没发觉是最妥当的,等再有点苗头了,再说清楚也不迟。

  我正了正神,心里理了一下,于是对老爹道:“就是想和您打听一下以前那只考古队的事情,我想您能把当年的情况和我大概说一遍。不过,在这之前,我想知道,您刚才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们两个,一个肯定会被一个害死——”

  盘马吸了一大口烟,?然露出一个很奇怪的表情,摇头说了几句话,阿贵翻译道:“老爹说,他刚才那句话的意思很明白,你的那个朋友你完全不了解他是怎样的一个人,和他在一起,你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您认识他?”我立即追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盘马老爹看着我,顿了顿,好久才道:“脸我不认得,但我认得他身上的死人味道。”

分享到:
赞(8)

评论48

  • 您的称呼
  1. #48
    ????
    一个处于中立场的六年级小学生2017-02-27 22:29:06回复
  2. #47
    傻逼,张起灵是张家的祖宗
    匿名2017-02-21 14:27:10回复
  3. #46
    盘马老爹可能叫张启山
    陆东青2017-02-07 11:54:37回复
  4. #45
    九门中张家家族的纹身不是凶兽穷奇吗?为什么这里就变成了麒麟
    过路人2016-12-22 10:05:28回复
  5. #44
    1页17楼真相了:-D
    胡慧琳2016-07-10 1:13:40回复
  6. #43
    难不成他叫张盘马?
    吐槽党┐(‘~`;)┌2016-04-16 14:20:58回复
  7. #42
    盘马老爹看着我,顿了顿,好久才道:“脸我不认得,但我认得他身上的死人味道。” 不是说张起灵是吴邪的爷爷从古墓里放出来的血尸么 难道。。。。 是真的...
    读者2016-02-26 9:14:41回复
  8. #41
    盘马到底是什么人?张家的人么
    真相是什么2016-02-03 21:25:25回复
  9. #40
    两只麒麟 风 云呀
    匿名2016-01-20 13:36:44回复
  10. #39
    我有兩隻(●°u°●)​
    麒麟2016-01-01 21:46:00回复
  11. #38
    两只麒麟 两只麒麟
    阿贵2015-11-30 14:36:36回复
  12. #37
    我比盘马老爹年纪都大,他怎么可能是我爸爸
    闷油瓶2015-11-29 18:24:01回复
  13. #36
    对峙了片刻,盘马仍旧什么都没有说,而是漠然地从闷油瓶身边走了过去,完全不会理会他,面部表情也没有任何的波澜。果然有瓶爸爸的风范
    呵呵2015-11-04 0:41:05回复
  14. #35
    这个五官绝对和闷油瓶不会是一个谱系的,想到这里我稍微放心了一点 所以说瓶子很帅吗
    路人2015-09-16 23:00:21回复
  15. #34
    放心,小爺我是不會不要你的
    悶油瓶的小天真2015-09-15 20:48:23回复
  16. #33
    不会是禁婆的味道吧,呜呜~
    2015-09-13 9:08:27回复
  17. #32
    好好的怎么会有我的味道呢
    死人2015-08-31 21:39:12回复
  18. #31
    我不会是死人吧
    小哥2015-08-29 9:58:38回复
  19. #30
    小哥要奸杀我
    无邪·2015-08-19 16:26:06回复
  20. #29
    复制品?
    bobo2015-08-15 17:56:35回复
  21. #28
    不是无邪不了解小哥,连小哥自己都不了解自己,身上还有死人味道????感觉小哥好可怜,呜呜…
    路人2015-08-11 21:41:57回复
  22. #27
    二页三楼别瞎认爹他不是你爹
    白玛2015-08-08 15:06:21回复
  23. #26
    我竟然是吳邪的生死劫…?
    悶油瓶2015-08-08 2:33:09回复
  24. #25
    中出一楼
    中出一楼2015-08-02 18:27:39回复
  25. #24
    小哥快回来吧
    匿名2015-07-27 21:52:57回复
  26. #23
    爹哇 你不要你儿子了哇 儿子不就找了个不会生的儿媳妇嘛 可是你至于不要儿子哇
    小哥2015-07-27 10:50:18回复
  27. #22
    楼上傻逼
    胖爷2015-07-25 12:24:26回复
  28. #21
    书好看 没错 可有些评论的 你他妈是一群傻逼? 你们的评论很黄很暴力? 是不是学的胖子了?
    匿名2015-07-24 11:43:04回复
  29. #20
    难道小哥身上有体香?!我TM居然还不知道!
    天真2015-07-23 12:54:44回复
  30. #19
    “说你们两个在一起,迟早有一个会被另一个害死。” 说你们两个在一起 你们两个 在一起 在一起
    吐槽党2015-07-23 11:50:34回复
  31. #18
    我去哪都能遇到古墓,我身上没死人味道么?
    吴邪2015-07-20 20:26:40回复
  32. #17
    等等,小哥不是在休息吗,纹身不是剧烈运动才会显示出来吗?难道小哥好天真那个。。。。。啥了。。。。
    看官2015-07-18 12:03:27回复
  33. #16
    盘马老爹看着我,顿了顿,好久才道:“脸我不认得,但我认得他身上的死人味道。” 冷冷地:快说,你跟我老公过去到底是什么关系?
    天真2015-07-16 10:03:36回复
  34. #15
    我无法形容那时的感觉,很奇特,如果一定要用文字形容,我只能说我仿佛看到了两个不同时空的闷油瓶,瞬间交合又瞬间分开。 。。。。。。。。。这是要双飞的前奏吗,我。。我。。我菊紧
    天真2015-07-16 9:57:30回复
  35. #14
    怪我喽
    死人味道2015-07-14 20:13:34回复
  36. #13
    我是瞎说的不要介意
    盘马2015-07-14 17:38:35回复
  37. #12
    即使他要害死我,我也只能认栽了】 小哥,我情愿,,死在你的手里!!
    无邪2015-07-13 14:23:33回复
  38. #11
    小哥,我一直在
    死人味道2015-07-10 17:04:20回复
  39. #10
    闷油瓶一下脱掉自己的上衣,露出了自己的上半身 小哥你怎么乱脱衣服
    天真2015-07-08 15:21:45回复
  40. #9
    另一个,我也不会害你的
    有一个2015-07-07 17:38:19回复
  41. #8
    你们两个在一起
    路人2015-07-04 14:08:44回复
  42. #7
    我干嘛喜欢那闷油瓶?!
    盘马2015-07-03 23:16:39回复
  43. #6
    怎么可能。你比我性命还重要。不要乱想天真。
    闷油瓶2015-07-02 22:11:52回复
  44. #5
    有一个,我是不会害死你的
    另一个2015-07-02 19:02:18回复
  45. #4
    我不管,无邪是我的!
    鸡冠蛇2015-07-02 12:49:08回复
  46. #3
    不可能~~ 我是不会让你死的~~
    小哥2015-07-02 12:23:25回复
  47. #2
    即使他要害死我,我也只能认栽了 但是闷油瓶可能把我害死吗?
    天真2015-07-01 21:35:43回复
  48. #1
    此时我才能仔细打量盘马的样貌。盘马五官分明,脸上满是和山民一样黝黑的皱纹,非常普通的样貌,这时很难想象当年他天神老爹的派头,真是人不可貌相。这个五官绝对和闷油瓶不会是一个谱系的,想到这里我稍微放心了一点。 小吳你說老爹樣子非常普通,和我完全不是一個譜系,是在讚我帥嗎
    張起靈2015-06-30 11:05:5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