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古楼 第九章 盘马老爹

  老头很瘦,和肩膀上肥大的猞猁一比就更显瘦削,但是仔细看能看到他身上已经萎缩的肌肉仍精练如铁条,可以想象在壮年的时候会是何等雄伟。月光下老头的眼睛炯炯有神,有一种让人说不出的感觉。

  他把猎刀收回到腰后的鞘里,又打量了我一下,把猞猁换过到自己的另一只肩膀上,接着用当地话让我跟他走。

  四周的草还在动,但老头熟视无睹,背着猞猁一路往前。很快,四周的动静逐渐远去了,林子深处传来了它们的悲鸣声。猞猁都是临时组成的狩猎团体,这一只可能是其中最强壮的,负责最后的扑杀,它一死狩猎团体就瓦解了,猞猁生性十分谨慎,绝对不会再冒第二次险。www.daomubiji.com

  老头一边叫喝,一边往古坟的方向走,手电光闪烁不定,但始终定在山上,显然阿贵这家伙不厚道,没下来救我。

  只有一只手电朝这里来,我们迎上去,看到闷油瓶少有的有些急切,看到我没事后似乎松口气,接着他看到了老头。

  闷油瓶的手上也全是血,阿贵的猎刀被反手握着,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闷油瓶看到老头的文身,顿时就愣住了,但是老头好似没有注意他,径直就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我心说我靠,好酷的老头,有闷油瓶的风范,难道这家伙是瓶爸爸?

  闷油瓶想上去询问,我将他拦住,说这老头不是省油的灯,而且显然语言不通,问他也没有用,先回去再说。

  途经我摔下来的地方,看到地上也有一具猞猁的尸体,脖子被拧断了,显然是闷油瓶的杰作。老头示意我们抬起来,闷油瓶将尸体过到肩上,一起爬上山坡,上面的人立即跑了过来,看到老头后显得很惊讶。

  老头和他们用当地话唧唧呱呱说了一通,我完全听不懂,我就偷偷问云彩,这老头是谁啊。

  云彩道:“还能是谁,他就是你们要找的盘马老爹。”

  “他就是盘马?”我不由得吃惊,不过之前也想到了这一点。都说盘马老爹是最厉害的猎人,除了他还有谁能这么老的年纪徒手杀死一只这么大的猞猁。要知道单只的猞猁可以猎杀落单的藏狼,猫科动物是进化到了顶点的哺乳动物捕食者,不是极端熟悉它们的习性不可能做到。

  刚才盘马老爹肯定是被猞猁袭击了之后,一直和猞猁周旋到了这里,然后蛰伏下来等待时机。娘的,最后那一下必杀我看就是闷油瓶也不一定能做得那么干脆,就是稍微晚个一秒,我和老爹之间肯定就死一个。

  阿贵看了看我的伤势,向我们介绍了一下双方,老爹似乎对我们不感兴趣,只略打了个招呼就开始擦身上的污秽。www.daomubiji.com

  擦掉身上的血,我发现他的文身在血污中非常骇人,而且造型确实和闷油瓶的几乎一样,老爹的后脊梁骨有新伤口,深得有点恐怖,可能是猞猁偷袭所致。

  几个人嘀嘀咕咕的,述说着进山的经过。自己半猜半琢磨,加上云彩的翻译,我听懂了大概,前面的和我猜的差不离,确实是因为他儿子的事情才进的山,不想怎么会遇上猞猁这种东西。好在老爹进山有一个习惯,就是在背上搭一条树枝,一来可以当拐杖,二来在平地的时候可以防着后面的罩门被偷袭。这都是古时野兽横行时留下来的规矩,一辈子都没派上用场,不料就是这一次救了命,衣服给扯了去,但后脖子没有被咬断,真是险之又险。

  猞猁已经多少年没露面了,在这里又突然出现,可能是因为前几天连降大雨,深山里出了异变才被迫出来,人多的地方老鼠多,于是它们被食物吸引到了村寨边上。

  老爹的神情很兴奋,似乎是找回了当年巅峰时的感觉,我寻思现在也不适宜多问问题,阿贵吆喝着回去,说村里人该急死了,老爹和我的伤口都有点深,必须尽快处理。

  几个人把两具猞猁的尸体烧了,此时天色都泛白了,于是我们踩熄了火立即出发。

  猞猁的皮毛价值连城,就这么烧了实在太可惜了,不过阿贵说,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这里出现了猞猁,否则,不出一个星期偷猎的人就会蜂拥而至,这些人贪得无厌就算打不到猞猁也肯定要打点别的回去,这里肯定会被打得什么都不剩下。

  一路无话,回到村里天都大亮了,几个村里的干事都通宵没睡,带着几个人正准备进山,在山口碰上了我们。

  我们在村公所里吃了早饭,烙饼加鸡蛋粥,我饿得慌吃了两大碗,村里和过节似的,不停有人来问东问西。

  我的肩膀几乎被咬了个对穿,消毒后打了破伤风针,又敷了草药。盘马老爹的背上缝了十几针,那赤脚医生也真下得去手,好比家里缝被褥一样,三下五除二就缝好了,期间老爹一直沉默不语,就听着那些村干部在不停地啰唆。

  这些烦琐事情不提,处理完后我们想先回去休息,等缓过劲来再去拜访老爹。不料老爹临走的时候,却做了一个手势,让我们跟他回家。

  我和闷油瓶对视一眼,心说这老头真是脾气古怪,两个人站了起来连忙跟了上去,走出没两步,盘马老爹又摇头,忽然指了指闷油瓶说了一句什么。

  我们听不懂,不禁看向跟来的阿贵,阿贵也露出了奇怪的神色,和盘马老爹说了几句,盘马就用很坚决的语气回答他,说完之后就径直走了。

  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很茫然地看着阿贵,阿贵有点尴尬,我问他老爹说了什么?阿贵对我道:“他说,你想知道事情就你一个人来,这位不能去。”

  我皱起眉头,心说这是什么意思,看了看闷油瓶,阿贵又道:“他还说……”

  “说什么?”

  “说你们两个在一起,迟早有一个会被另一个害死。”

分享到:
赞(36)

评论128

  • 您的称呼
  1. #128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路人甲2017-04-27 18:24:50回复
  2. #127
    你们两个在一起……哈哈哈哈
    chey2017-04-23 15:52:24回复
  3. #126
    你们两个在一起,迟早会有一个被另一个害死😳
    吴邪的公公2017-04-06 10:05:53回复
  4. #125
    大家好
    瓶爸爸2017-03-27 18:36:43回复
  5. #124
    这章……官方发糖系列?
    2017-03-24 14:58:03回复
  6. #123
    瓶爸爸..
    匿名2016-12-25 19:24:17回复
  7. #122
    盘马是它组织的首领,也是张家的族长,反派一号
    那好吧2016-12-23 15:37:12回复
  8. #121
    盘马就是当年秒瞎陈皮阿四的苗族年轻首领,是守护张家古楼的张家人
    张家人2016-09-16 15:55:07回复
  9. #120
    吴邪你居然看不起我的医术
    赤脚医生2016-08-31 15:31:33回复
  10. #119
    失忆的哥不是这么冷了,果然是闷骚
    读书2016-08-05 18:20:39回复
  11. #118
    就是这句话……坑啊……不让闷油瓶听到就好了QAQ
    重温党路人2016-07-24 17:47:11回复
  12. #117
    瓶爸爸,萌萌哒
    原著党2016-04-10 10:11:00回复
  13. #116
    好有爱啊,在一起,死都不分开。
    天真起灵在一起2016-03-01 14:35:54回复
  14. #115
    “还好我没有害死你” “可是你他妈的害死了你自己” 我也忘了是从哪看来的了....
    读者2016-02-26 9:07:26回复
  15. #114
    途经我摔下来的地方,看到地上也有一具猞猁的尸体,脖子被拧断了,显然是闷油瓶的杰作。
    无邪2016-02-26 8:57:36回复
  16. #113
    就是盘马他害得我失明的。
    陈皮阿四2016-02-21 21:07:32回复
  17. #112
    只有一只手电朝这里来,我们迎上去,看到闷油瓶少有的有些急切,看到我没事后似乎松口气
    天真2016-02-21 11:12:21回复
  18. #111
    还好,我没有害死你
    张起灵2016-02-15 19:06:00回复
  19. #110
    还好,我没有害死你 在贴吧里看到过,当时真的看哭了
    张起灵2016-02-15 19:05:42回复
  20. #109
    盘马真的杀了考古队么?盘马是不是它的手下大将
    真相是什么2016-02-03 21:22:21回复
  21. #108
    發現瓶子和吳邪真正有基情的是第二部開始啊?
    路人丁-上帝2016-01-29 18:26:48回复
  22. #107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天真^_^瓶子2016-01-10 15:37:37回复
  23. #106
    我和瓶要死一起死
    天真邪2016-01-01 19:55:27回复
  24. #105
    只有一只手电朝这里来,我们迎上去,看到闷油瓶少有的有些急切,看到我没事后似乎松口气,((心裡OS:難得小哥緊張偶耶!!甜蜜感直升..))
    吳邪2015-12-01 15:46:46回复
  25. #104
    这章评论真多
    评论好多2015-11-30 23:33:33回复
  26. #103
    這章評論好多
    這章評論好多2015-11-15 11:19:50回复
  27. #102
    这章评论好多
    2015-11-04 0:26:21回复
  28. #101
    这张评论好多
    2015-11-04 0:25:50回复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