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 第五十章 泥浆池

  打开一个可以通过的洞用了不到十分钟,破坏永远比建设来得有效率。

  张海客他们鱼贯进入并打起火把,进入砖墙之后,他们就发现这里的情况和他们想的完全不同。

  首先是泥浆,砖墙之后是一个巨大的石厅,除了他们这一面是砌砖,其他的部分全部都是大型的条石,但也看不出是什么材质的石头,整个大厅里灌满了泥浆,四周有一条非常斜的石头沿,可以行走,那具尸体就坐在石头沿上。

  他们进去的时候推动尸体,尸体倒入了泥浆里,张海客扶了起来,就发现尸体的关节还可以活动,穿着一身民国初期的衣服,绑着绑腿。他本来想好好看看尸体的情况,但很快打消了念头,因为他发现,在这个巨大的泥浆池子里,躺满了这样的尸体。

  从尸体的情况看不出泥浆有多深,有些尸体被没顶,有些尸体泥浆到了腰部。泥浆发绿而且非常黏稠,让人作呕。

  他们在石头的边缘上行走,走了一圈,就发现这个石头厅里再也没有通往其他地方的通道了。

  “就这么点地方?”一人自言白语。

  张海客说道:“边上的人淹没的部位高,中间的人低,这个泥浆池是个斗形,泥浆下面应该有通往其他地方的口子。”

  “真他娘的。”

  “泥浆里的尸体都戴着护目和保护口鼻的东西,就算没有口子,他们也是在里面捞东西。但我倾向于有通道。”张海客道,“因为所有人都有绳子连着,而且,我们刚才的判断错了,这个口子不是外面的人想封闭的,是里面的这些人封闭的。你看,封口的痕迹都在里面。这些人把自己封在了里面。”

  “你是说,这泥浆里面恐怕有什么蹊跷吧,他们不想它上去害人,所以牺牲自己?”

  “我从来不会把干我们这一行的想得那么高尚。外面的地上有砖,那说明里面的人不停地在堵,外面有人不停地想挖进来。具体情况不知道,不过我们得派一个人看住口子,里面应该是安全的。”

  “没有人会像张家人那样,挖砖墙的时候是挖,人家都把砖头往墙里敲,只有我们是往外挖的。你别胡扯了。”

  “我没有胡扯。”张海客突然吸了口气,重新拿出那只怀表,翻开来让他们看那张照片,“你们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几个人看了看都摇头。张海客看了看他们进来的窟窿,说道:“这人是小鬼的父亲,我小时候见过。”

  扶起一具尸体,张海客用火把贴近尸体狰狞的脸,说道:“你们仔细看看这些尸体的脸和手,这些全部都是张家人,全部都有张家人的特征。”

  “啊?”其他人纷纷去看,一看那尸体的手指,果然奇长无比,顿时全都面如土色。

  “这是怎么一回事?”

  “小鬼的老爹死了我是知道的,但家族里对于这些死亡都讳莫如深,咱们这一次恐怕被骗了,这个地方是有人安排我们来的。”

  “谁?”

  张海客回头:“是那个小鬼,我们一路过来被引到了这里,你们回忆一下,几乎全部是他提供的信息。”他顿了顿,继续道:“这小子,把我们全部诓到这儿来,难道是为了他老爹的尸体?”

  “干他娘,我上去拧断他的脖子。”其中一个怒不可遏。张海客立即摆手:“先等等,这些张家人死得太可疑了,那小鬼应该不是想害我们,而是想让我们看到这些人的死状。他可能只是想弄清楚他老爹是怎么死的?”

  “不是。”另一个人就道,“过来看这里。”

  几个人转头,看到那人已经跳入了泥浆里,扛起另一具尸体,他用力拧转尸体的头部,瞬间就把尸体的头拧了下来,十分轻松。

  “脖子断了,这些尸体身上有很多伤。”他道,“这里发生过打斗,而且,用的是张家人杀人的方式。这些人里有一些是被谋杀的,而且,杀死他们的也是张家人。这是一个咱们家族内斗的现场。”

  几个人面面相觑,关于家族内斗,其实每个人都知道一点,但看到这样的场景,这些孩子还是有点无法消化。

  “小鬼的老爹是被咱们自己家的人谋杀的?”其中一个人恐惧起来,“他娘的,他老爹死了,我们老爹还活着,我们的老爹难道就是凶手,这臭小子要骗我们到这儿来报仇?”

  几个人又面面相觑,顿了一下,立即都往出口冲去,才冲到入口的地方,一下就看到闷油瓶蹲在入口的砖墙后面,默默地看着他们。

  几个人急刹车,最后一个人直接滚下泥浆,几个人站住就开始哆嗦,其中一个人道:“小鬼,你怎么下来了?”

  闷油瓶左看看右看看,又看向他们。张海客还是比较镇定的,僵持了几分钟他就反应了过来,问道:“刚才我们的讨论,你都听到了吧。”

  闷油瓶点头。

  “是不是就像我们推测的那样?”

  闷油瓶看着他,说道:“不是推测,当时发生这一切的时候,我也在场。”

  几个人又是面面相觑:“真的是我们老爹杀了你老爹?”

  “我根本不知道你们老爹是谁。”闷油瓶道,“你们认为的我的父亲,其实也不是我的父亲。”

  “那你把我们骗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

  闷油瓶看着张海客,说道:“我需要下到这个地方来,我太小了,很多事情我做不到。”

  “你要到这里来干什么?”

  “和你没有关系。”闷油瓶道,“这个泥潭之下,有蜘蛛网一样的甬道,全都被淤泥灌满了,但每一段甬道都与各种房间相连,可以休息和呼吸空气。其中有几个房间有很多你们需要的东西,你们用这些死人的装备,前进四到五个房间,就可以完成考验了。”

  “那你呢?”

  “我得走很深才行。”闷油瓶道。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说来话长。这里是泗州古城的遗址,最起码有四层岩层叠着埋在我们脚下,我们所在的只是第一层。这座古城,张家一直在经营,当年是因为一场洪水,古城就直接消失被淤泥掩埋了,所以里面的好东西太多。”闷油瓶道,“我要的东西,在最深的地方。”

  “你不需要帮忙?”闷油瓶说完之后,张海客就问。

  “你们帮不了我。”闷油瓶道,“这里的一切你们都不了解,你们拿了东西快些回去,否则,危险不仅来自于这里,让张家人知道你们来了这里,你们也不会有好下场。”

  张海客几个面面相觑,闷油瓶道:“这些话我本来不想说,本想等你们自己遭受挫败,但是你们太执著精明了,还真的成功地下来了。现在,该说的都说了,信不信由你们自己了。”说着,闷油瓶几步就跳人了污泥之中,一下翻了下去。

  几个人看着几个气泡从淤泥中翻出来,扑腾了几下,闷油瓶就没影了,再一次面面相觑。

  “怎么整?”其中一个说道,“这小子说的是真的吗?”

  “是不是真的不重要,只是,我们要是听他的,就算是输给这个小兔崽子了。咱们已经够没面子了,这口气我是咽不下去,凭什么听他的?”另一个人说道。

  再次沉默,就见其中一人骂了一声,收拾了一下装备,也猛地跳了下去。

  张海客看着他们一个一个下去,心中暗叹,一股特别不好的感觉涌了上来,但他还是跟着他们跳入了淤泥之中,向下潜去。

  在淤泥之中下潜的感觉特别诡异,张海客没有多形容,他只说他憋了有三分钟的气,就摸到了绳索把他引到甬道边上,他一手抓着绳索一手摸着甬道的边一路往前,直到发现了一个井口,井中全是淤泥,外面是鹅卵石铺成的地面,几个泥猴全部躺在地上喘气。

  这好像是一家人的院子,显然已经陷入地下成了一个洞穴,但盆景、假山、鹅卵石的地面依然存在。

  火把已经点了起来,不加以判断,会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小的石厅,洪水冲垮了两栋房子,外墙倒塌盖在了院子上面,如今变成天花板的外墙已经倾斜了。张海客抹掉脸上的黑泥,除了他们几个之外,并没有看到闷油瓶。

  “那小子呢?”

  其中一个人指了指一边,只见地上有一道泥脚印,通往一边火把照不到的黑暗里。张海客想立即跟去,被人拉住:“那小子让我们别跟着他走,否则会非常危险。他说那条路,只有他能走。”

  张海客不耐烦,心说这小子真的不要命了,连帮忙都不要,这就是小孩子的表现,他道:“毕竟是同族胞弟,不管他的目的是什么,我们不能让他去送死。”

  张海客顺着泥脚印跟了过去,几个人一路过去,就发现那边的墙角还有一个窟窿,通往另一个空隙。

  张海客说这座古城完全被淤泥掩埋,有些地方的淤泥经过这么长时间已经完全变成泥土,有些还保持着黏稠的状态,只在很多比较大而封闭的古建筑遗迹中存有空气。前面张家人的前期探索,已经在可以行进的路线之间建立了通道,在淤泥中藏了绳索,只要进入淤泥里就可以摸到,从而在窒息前到达另外一个房间。有些房间之间距离过远,前人采用了挖掘盗洞的方式前进,总之因为古城里地质情况复杂,成为了一个由盗洞、淤泥下的绳索和各种通道组成的体系。

  张家的前人在开始阶段采用了网状探索,但是到了后期,所有的路线都归为一条,显然目的性很明确。这是因为在最开始的时候,这批人的目的只是收集财物,但后来他们在收集到的财物中发现了一个秘密,于是转为专心探索这个秘密。

  那个房间的角落里,是一个甬道的人口,他们进去之后又进入了一个干燥的古遗迹中,已经坍塌了一半,能看到刀削一样的天花板,一半被埋进了泥土里,整个顶是倾斜的。

  这是一个厢房,边上就是花园,看样子是一个大户人家,家境殷实,所以房子很坚固,虽然在洪水中倒塌了,但很多形状还得以保存。

  他们在那里看到了两个岔路口,继续往前延伸的墓道,变成了两条。从淤泥的痕迹很容易能辨别出闷油瓶走的是哪一条,但张海客却发现他们无法跟下去了。

  因为这两个盗洞口,一个大一个小,大的是正常的尺寸,小的,却只能容下闷油瓶那样的个子。他们几个虽然看着身材比闷油瓶大不了多少,但却绝对挤不进去。

  张海客百思不得其解,等他仔细检查了那个小盗洞后,他就发现这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这个盗洞的四周,泥土中有四块青石板,这是一个下水通道,直径已经被固定了,无法扩大。

  难怪闷油瓶说只有他自己可以通过。

分享到:
赞(5)

评论26

  • 您的称呼
  1. #26
    缩骨啊张家小子们
    吴邪2017-04-19 16:25:24回复
  2. #25
    “小鬼的老爹是被咱们自己家的人谋杀的?”其中一个人恐惧起来,“他娘的,他老爹死了,我们老爹还活着,我们的老爹难道就是凶手,这臭小子要骗我们到这儿来报仇?” 看到这就莫名笑了,我当年可没有这么活跃的思维
    麻麻说昵称长一点可以让妹子在读的时候读晕然后拖回家2017-02-09 10:09:00回复
  3. #24
    小哥很善良,知道这墓里有东西,故意领他们到这。
    黑花2016-09-09 18:16:02回复
  4. #23
    我的名字到底是甚麼?
    張油瓶2016-03-17 16:08:07回复
  5. #22
    悶油瓶這麼小就被揉躪,明哲保身才是正途,不然怎能活到和天真相見
    小米2016-01-05 0:43:32回复
  6. #21
    小哥你从小就这么牛逼
    天天娃哈哈2015-11-21 5:37:52回复
  7. #20
    小哥的身份真神秘
    吴邪2015-10-07 12:40:54回复
  8. #19
    原来小哥从小时候就这么牛逼!
    挚爱·灵2015-09-04 15:33:34回复
  9. #18
    小哥以前就叫张起灵了吗?不是说张起灵是个称号吗?
    胖子2015-08-22 17:22:39回复
  10. #17
    闷油瓶肯定是本族的人,血和手就是遗传。只是父母不知道是谁。
    路人甲2015-08-20 12:10:58回复
  11. #16
    我的戏份怎么还这么少
    小哥2015-08-18 20:07:49回复
  12. #15
    這樣的小哥太可怕了……話說如果這幾個小孩真是慫了,不敢碰機關,那小哥的目的不就達成不了了嗎?那小哥之前竟然還勸他們走? 還是說小哥只需要他們挖了盜洞進來這裡,之後小哥其實一個人就能搞定!?
    路人乙2015-08-18 0:58:06回复
  13. #14
    小哥
    铁三角2015-08-11 14:52:02回复
  14. #13
    哪个小子想拧断我的脖子?看我不收拾你!
    啊哈2015-08-09 11:22:37回复
  15. #12
    哦~ 我原来不是墓穴 而是一座城 我的真相大白了
    墓穴2015-08-06 19:25:29回复
  16. #11
    小哥叫张起灵之前说不定叫张全蛋
    2015-08-01 18:50:35回复
  17. #10
    哇哇哇哇哇哇哇!小哥太牛了!
    2015-07-31 15:13:15回复
  18. #9
    因为我太小了,很多事情都做不到。老大,我读书少,你不要骗我。。。
    。。。2015-07-28 22:40:18回复
  19. #8
    我很想知道小哥叫张起灵之前叫什么名字。
    匿名2015-07-28 13:12:51回复
  20. #7
    孩子們會出現這種分析能力?合理嗎?
    Stefan2015-07-26 10:28:12回复
  21. #6
    小闷心机婊
    大邪2015-07-25 14:41:20回复
  22. #5
    我想揍人
    追剧2015-07-25 9:14:57回复
  23. #4
    这么小城府就已经这么深了。。。
    旁边2015-07-18 4:20:30回复
  24. #3
    那么问题来了,小哥的父母到底是谁?
    读者2015-07-17 17:32:14回复
  25. #2
    你爹不是你的亲爹,你奶奶也不是你的亲奶奶
    重温党2015-07-16 7:36:58回复
  26. #1
    小哥不愧是小哥,小时候都那么牛逼
    胖爷2015-07-14 12:33:5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