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 第四十八章 奇怪的机关

  张海客脖子后仰,小心翼翼地垂下身子,脑袋就贴在了铜马边上。

  调整好动作,他长出了一口气,反手摸向腰间,他腰里有一瓶“茬子水”,是一种混合型的强酸,他拧开之后,小心地滴在了铜马的背上。

  强酸立即开始腐蚀铜马的马背,很快就腐蚀出一大片,露出了里面的结构。

  张海客收起“茬子水”,打亮了火折子就往溶出来的地方探去,一看之下,果然里面机栝复杂,他能看到的丝线就有几百根,全部都绷得很紧,铁丝上有一个小圆盘,上面盛满了小铁珠。

  小铁珠已经锈得十分厉害,无比斑驳,像月球表面一样,但还是能辨别出来,这些小铁珠上原来刻有烦琐的花纹。

  “是什么机关?”边上一人问道。

  “十八弦的变种,复杂了很多。”张海客道。

  那只圆盘下面装着鲁班发明的平衡器,稍微有一点点震动,圆盘就会倾斜,但只要圆盘的重量一发生变化,小铁珠滚出了圆盘,圆盘立即就会恢复平衡。滚出圆盘的小铁珠打到下面的丝线上,一路弹跳,每一条丝线都会触发一处机关,这里有几百条丝线,一路弹跳触碰的丝线不同,一次能触发七八种不同的机关。

  再之后,这个圆盘又会恢复平衡,也就是说,可以重复多次触发,每一次触发的机关都是随机的,完全没有规律可循。

  这样的机关据说是鲁班发明的,有十八种变化,后来后人不断加码,张海客见过最多的一次,有七十二根丝线,那机关是一个老先生自己做的,用来演示十八弦的作用,但像这样有几百条丝线的,他还是第一次见。

  张海客长出了一口气,他庆幸自己认真地对待了这玩意儿,用了最麻烦但也是最保险的办法。他回头问了问拉钢索的人,还能不能坚持,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之后他屏住呼吸,再次打亮火折子,从百宝囊中掏出一块磁铁放到圆盘上方,小铁珠就全部被吸到了磁铁上。

  他又小心地把磁铁挪开,收到自己的袋子里,然后翻身下了钢丝,落到了铜马旁边的地上。落地的一刹那,他就看到那圆盘瞬间感应到了震动,倾斜了一下,但因为里面没有铁珠了,所以什么都没有发生。

  几个人静默了一会儿,发现真的什么都没有触发,也都松了口气,其中一个人道:“轻轻松松嘛。”

  张海客看了看磁铁上的铁珠子,不置可否,应付这种机关他并不熟练,特别是在真正的古墓之中,不过看来这一次他是赌赢了。

  他们收拾完东西准备继续搜索,其中一人道:“要不要把那小鬼叫下来?”

  “叫他干吗,什么事情都干不了,还要我们照顾他,嘴里还不待见我们,让他在上面待着吧。”另一个人道,“我们先利利索索把事情做完。”

  张海客想了想也点了点头,他倒不是觉得闷油瓶累赘,而是觉得这只是墓室里他们见到的第一个机关,就已经如此复杂犀利,墓室里的其他情况还不知道怎么样,此时就觉得稳妥必胜有点太早,闷油瓶在上面还能有很多方便。

  几个人靠近那匹铜马,都是第一次真正见到“十八弦”的机关陷阱,都往那个熔破的洞口里看,看到里面密集的丝线后都露出咋舌的表情。张海客不免有些自豪,这东西是他破解的,完全没有纰漏,他还是相当有成就感的。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人问他道:“这里有几百条线,是不是这个房间里装了几百个机关?”

  “怎么了?”张海客问道。

  说话的人打起火折子往墓道四处抛去,很快把墓室的角落都照亮了,他道:“这里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空间?”

  张海客转头看向墓室四周,确实,古墓中的机关大多体积庞大,为什么叫做“十八弦”,是因为十八种机关已经是一个体积上的极限了。后人加码上去的各种机关,大部分还是这十八种的变种,比如说,如果有一根弦可以触发流沙,那么,还可以生出毒烟、水银等各种机关的变种,但如果是这么多的丝线,显然已经不是简单的变种可以解释得了的。

  “你怎么看?”张海客意识到对方说的是对的。

  “这似乎不是启动几百种不同的机关,我觉得,这几百根丝线,牵动的是同一个机关,但启动的是这个机栝中不同的部分。”那人道,“就像洋人的牵线木人一样,丝线牵动的是同一个木偶人,但不同的丝线,牵动的是这个木偶人身上不同的部位,这样才能解释空间的问题。”

  “你是说,我们触发这个机栝之后,可能会出现一个木偶人?”

  “我只是说一个比喻。”那人道,“但是我觉得,触动这个机关本身可能的后果和我们想象的不同,也许这不是攻击型的机关。”

  “那会是什么?”张海客道。

  “不知道,非得等触发以后我们才能知道。”那人摸着马的四条腿,“所有丝线都通过这四条马腿和地面相连,然后在地下辐射出去,连接这个房间的机关所在。机关房就在我们脚下的区域里,铁珠打到丝线上的力度不大,所以,这种传动的机关必然会在底下的机关房被放大。我们现在来模拟这个房间的修建过程,看看我们能不能下到机关房里去,这样会对这个房间更有把握。”

  那人说完,张海客就觉得不对,他看了看他们下来的盗洞道:“我们打开墙壁的时候,没有看到墙壁中有任何机关,所以这几百种变化,应该全在我们的脚底。我们现在在墓室里反打盗洞太危险了,得出去重新从土层里往下打才行,这需要花很长时间,如果墓室底下有青冈石的话,我们可能一个星期都打不开。”

  几个人一下都有点泄气,其中一个人道:“分析来分析去,我们是不是太过小心了。这样,我们上盗洞里去,拿个小石头打一下这些丝线,看看会有什么结果不就行了。再讨论下去,我们非自己把自己吓死不可。”

  张海客听着,觉得这方法可行,他们的确在这个墓室里耽误了太长时间,必须得有所推进才行。

  说要上到盗洞里的人打起了火折子,放到那匹铜马的缺口处,几个张家小孩反身上了盗洞。闷油瓶就在盗洞的转弯处,并不出声,但显然刚才的话他全都听见了,张家小孩们顿时觉得没有什么面子。

  火折子的燃烧时间不长,大家全部上来之后,张海客就从袋子里掏出一颗铁珠子,用手指一扣,大拇指一弹,就把铁珠弹向火折子发光的地方。

  铁珠掠过火焰,打进了铜马的内部,接着听到一连串轻微的撞击声,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着机关连动。

  张家人的听力极佳,屏住呼吸之后,所有人都听到了一连串窸窣的声音,声音小到完全无法判断是从哪儿传来的,换作普通人一定听不到。

  三到五秒之后,忽然,整个墓室一震,所有人都看到地面的青砖发生了变化。

  地面的四个地方,有青砖凹了进去。

  张海客用最快的速度甩出火折子,火光传动之下,他们发现,在地面上出现了一条往下的通道。

  通道应该非常陡峭,说起来应该更像一口通往地下的深井。

  “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张海客自言自语道,“这到底是什么机关?”

分享到:
赞(3)

评论16

  • 您的称呼
  1. #16
    蛤蟆皮
    吃人的狗2017-02-01 19:33:27回复
  2. #15
    4L正解
    路人2015-08-26 21:47:28回复
  3. #14
    喂喂喂,小哥好像至今都没给你们添麻烦吧,你们这是赤裸裸的排挤
    二货2015-08-21 14:02:32回复
  4. #13
    因为天真对我好,所以我们在一起了么
    小哥2015-08-16 18:51:16回复
  5. #12
    我就看看 不说话
    火折子2015-08-08 14:50:04回复
  6. #11
    你们真是机智 继续上我 用力点
    墓穴2015-08-06 19:08:35回复
  7. #10
    果然还是天真对小哥好qwq
    Q:2768087385 菲娅2015-08-03 11:13:36回复
  8. #9
    张海杏,你倒是告诉我家天真,我小时候叫什么名字阿
    小哥2015-07-25 19:57:28回复
  9. #8
    果然只有天真對我好
    小哥2015-07-22 20:48:14回复
  10. #7
    默默地,小哥在那受气 没想到,几年后,竟然让他当了族长
    匿名2015-07-22 12:27:20回复
  11. #6
    看我不好好收拾他们,还敢不听我的话
    小哥2015-07-21 13:54:02回复
  12. #5
    你是我见过玩弹珠最厉害的人。
    铁珠2015-07-19 11:48:22回复
  13. #4
    待见你的话,还能等到跟我相见?你皮都给人家吃光抹净了。长得这脸,啧啧,还好你打小就闷
    天真2015-07-17 17:17:58回复
  14. #3
    那些小孩好不待见我。
    小哥2015-07-17 13:12:18回复
  15. #2
    ...我很好,不劳操心。
    小哥2015-07-14 5:46:32回复
  16. #1
    小哥被排斥了,好可怜啊。
    盗墓笔记2015-07-12 1:40:0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