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 第二十九章 分崩离析的张家

藏海花 第二十九章 分崩离析的张家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南派三叔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19日

  很少有人能和我有一样的经历,能够在这么清醒的状态下,感觉到有人在切割我的脖子。但是张姑娘没有骗我,我感觉不到任何一点疼痛,只能感觉到滚烫的血顺着我的肩膀往外流。那种滚烫的感觉,不是由于我的血真的滚烫,而是我的身体太凉了。

  “你何苦假扮别人?”姑娘的刀锋在我的脖子间游走,她轻声说道。

  “你切错人了。”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挤出了这么一句话。

  哦,不,不是全身的力气,我已经没有全身了,我的身体很可能已经和我的脑袋分家了。

  接着,我开始感到无比困倦。假吴邪点着烟走到我的面前,朝我笑了笑,用一种很揶揄的表情做了一个他也没办法的手势。

  我越来越觉得眼皮沉重,在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刻,我听到假吴邪对姑娘说道:“他应该是真的。停下吧,别真的吓死他。”

  接着我就感到背上一股剧痛,一股非常强烈的酸胀就从剧痛的地方传遍我的全身。我慢慢就不觉得困了,意识又恢复了。

  我被人扶起来放在椅子上抬回屋子里,就看到假吴邪不知道从哪儿拿出一条毛巾给我披上。

  我迷迷糊糊就问道:“怎么回事?你们不是要切我的脑袋吗?我的脑袋已经被切下来了,那我怎么还没死呢?”

  “我们对你的脑袋没兴趣。”假吴邪说道。

  “我们?你怎么也自称‘我们’了?你不是和我一样惨的冒牌货吗?”我有气无力道。

  “我只是演得和你一样惨而已。重新介绍一下,我姓张,和你的朋友同族。我的名字叫张海客。”假吴邪坐到我对面,“我是这一支的成员,刚才切你脑袋的姑娘叫张海杏,是我妹妹,我们同属于海外张家。不好意思,为了试探你是不是真的吴邪,我们费了一些周章。因为,人皮面具这东西,在上一个世纪被滥用得太厉害了。”

  “那你怎么——我刚才的脖子断了——”

  “刚才我们只是在你后脖子上插了一针,注射了一些阻断麻醉剂,然后往你的后脖子上洒了点猪血。”假吴邪给我点了支烟,“你就傻逼呵呵地以为自己的脖子断了。”

  我心说:妈的,这帮人心眼儿太坏了。

  “不过,我相信人到那个时候,是不会说谎的。而且在那种状态下,你也不可能察觉出这是个局。”张海客拍了拍我,“你也别生气。你看看这七个人头,我们就是为了找你,找出这么多人来。这几年里,在你不知道的地方,到处都是你在活动。”

  “这是为什么?”我看着他的脸。我可没看到很多个我,我就看到这么一个“我”。

  “因为你是唯一的一个了。”张海客说道,“也许你自己不知道,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有可能救张家的人。”

  我心说:放你妈的狗屁,你们一个个都牛逼轰轰的,怎么可能需要我去拯救?先来拯救拯救我的脖子吧,疼死我了。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张海客把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全给我讲了一遍。

  我迷迷糊糊地听着,也听了个八九不离十。

  当年,张家的主要势力盘踞在东北一带,已经延续了相当长的时间。这样的家族其实控制着很多的历史事件,包括中国历史上很多张姓的名人,都属于张家暗中的棋子。

  张家就像是一张无形的网,渗透在社会的所有关键节点上。

  这样一个家族,经历了无数朝代,他们自己都无法理解,为什么他们也会有分崩离析的一天。

  以张大佛爷那一支的离开为起点,张家在新思潮的侵蚀下,开始慢慢地瓦解。他们一开始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家族会被一套并不完整的体系所侵蚀?后来他们想通了——那是因为他们强大了太长时间,几乎所有的尝试他们都做过,于是他们中的很多人,希望能达成一种完全不同的状态。

  好比一个电子游戏,一个人打easy模式已经上千遍了,他对游戏中的一切已经无比厌倦了,但他又没有新的游戏可打。所以,他唯一的办法是,挑战一下hard模式。

  主族体系瓦解得非常快,虽然家族中的很多年轻人对于所谓真正的自由非常向往,但另一批人的感觉则完全不同。

  这就是常年在南洋活动的张家外裔。他们是对外的窗口,也是张家人的保守体系中,唯一在圈禁之外的一支。

  这一支本来就在极度自由的南洋地区发展,对于世界的格局、各种新鲜思潮的碰撞都非常适应。这批人一直非常稳定,直到张家完全瓦解,这批人仍旧在海外发展得非常好,并且慢慢变成了另外一种形态。

  对于海外的张家来说,他们对于内陆家族的感情是复杂的:一方面,内陆家族太强大了,高手如云,控制着一个巨大的封闭体系,他们觉得自己很幸运,能够游离于这个体系四周;另一方面,内陆家族又和他们有着极其紧密的联系,感情非常深厚,他们对于家族的崩塌毫无办法,但他们和每一支体系都保持着联系。也就是说,虽然他们都旅居海外,完全可以不用履行作为张家人的一切使命,但既是张家的人,无论身在何方,对自己的家族保持着一种非常紧密的牵绊,他们只是化整为零了而已。

  这种情况持续了很长时间,一直到张海客这一支也迁往海外,海外的张家人才意识到,自己的族裔在经历一场浩劫。似乎是有一股无形的力量,不仅想分解整个张家,甚至开始把他们从历史上抹掉。

  这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即使是整个国家,也无法对付张家这张弥天而无形的大网。然而,有人做到了。有人不仅瓦解了这张网,还想把网的碎片全部清零。

  “这个人是谁?”我问张海客,但他没有回答,只是示意我继续听下去。

  所以,海外的张家开始进入内地调查,发现了各种奇怪的局面。

  老九门只是其中的一个旋涡而已,但因为其中牵扯到了组织和小哥,所以格外引起他们的注意。他们逐渐就看到了一张弥天大网,完全为了张家这张巨网而设计的更大的网,正在起着作用。而这张更巨大的网的编织者,只有一个人。

  张海客看向我:“这个人姓汪,名字叫做汪藏海,他死了快一千年了。”

鼎立推荐:《民调局异闻录》 《芈月传》

    

网友对《藏海花 第二十九章 分崩离析的张家》的精彩评论:
  1. 闷油瓶:  2015-08-09

    我还等着你那 吴邪

     
  2. 路人:  2015-08-10

    楼上,安然淡定读盗笔,大家其实都懂的~~

     
  3. 汪藏海:  2015-08-10

    我都说过了闷油瓶和我有关系你还不信!!!闷油瓶这么牛逼还不是遗传我|?哼哼哼

     
  4. 无邪:  2015-08-12

    其实是考验;张家族长夫人的

     
  5. 天真:  2015-08-14

    最喜欢吴邪说“牛逼轰轰”好好笑!!!(^∇^)

     
  6. 天真:  2015-08-14

    最喜欢吴邪说“牛逼轰轰”好好笑!!!

     
  7. 无邪:  2015-08-16

    汪藏海你出来我要咬死你,差点让我掉脑袋

     
  8. 路人乙:  2015-08-17

    原來它是汪藏海!?……我差點忘了這卷叫藏海花,都快忘記汪藏海了

     
  9. 小哥:  2015-08-20

    吴邪,走吧!救张家首先要和我传宗接代

     
  10. 天真:  2015-08-20

    哼哼,刚刚还要割老子脑袋,现在又说老子是唯一一个可以救你们张家,看来这族长夫人我是当定了,哈哈,叫张起灵八抬大轿把我娶回去。

     
  11. 天真:  2015-08-28

    牛逼轰轰~\(≧▽≦)/~

     
  12. 小哥小哥!:  2015-08-28

    终于知道上一章结尾的莫名喜感从何而来了。。。

     
  13. 拉巴:  2015-09-24

    闷油瓶,你把我扔在喇嘛庙下面就把我搞忘了,伤心……

     
  14. 天真:  2015-10-03

    张海客看向我:“这个人姓汪,名字叫做汪藏海,他死了快一千年了。”
    天真(蛋定):“是他啊。”
    张(惊讶):“你认识?”
    天真(蛋定);“怎么不认识?我还刨过他家祖墓嘞。”

     
  15. 小米:  2016-01-04

    果然有汪藏海就沒好事,設了那麼多機關,就是指向那唯一的答案

     
  16. 天真:  2016-02-18

    【傲娇傲娇傲娇】

     
发表评论

称呼:

内容:

    

 
最新发布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