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 第二十七章 七个吴邪

  其实那并不是什么酷刑用的刑具,这东西本身并不能对我们造成伤害。但对于牵涉到这件事情的人来说,这个东西的威慑力是巨大的。

  我转过头去看身边的人,对方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这是七个人的人头。姑娘把人头一字排开,放到我们面前的茶几上。

  人头应该不太新鲜,经过了什么处理,颜色发黄而且面容安详,但一看就是死亡了的状态。

  让我头脑发涨的是,这七个人都长着同一张脸。

  我的脸。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结巴道,“为什么有那么多我?”

  “很多事情不是一次就能成功的,一个完美的复制品后往往伴随着很多次品。次品没法回炉再造,也无法流通。”张隆半说,“于是,他们只能作为资料存在。”

  “这些是……”

  “这些是你们其中一位的铺垫。在你们其中一位变成吴邪之前,这些人也曾经有可能变成吴邪,但显然,他们的运气不太好。”

  我看着那些人头,还是有点无法理解:“但是,他们都死了。即使他们失败了,也不至于要杀了他们。”

  “你知道我姓张,也应该知道我的来历。当年,判断易容是否成功,不是靠脸就可以的,要从身到心都天衣无缝,需要常年和被模仿的人时时刻刻待在一起。但是,时间长了,有些人就会和被模仿的人产生感情,而不愿意执行自己的使命,这种人往往会逃亡海外。易容的技术其实很难长期使用,因为想真正去瞒骗熟悉的人是很难的,只有在某种体制下,很多不可能的事情才能实现。”

  张隆半停了一下,似乎在从头梳理,片刻后才道:“我们在一段时间内,发现有人在全国范围内大肆搜捕名叫张起灵的人,于是开始介入,发现了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阴谋。我们旁观着这个阴谋,并且开始发现事情变得越来越不可控。为了让事情重新可控起来,我们只好悄悄干预了一部分,收拾了一些让我们眼花缭乱的人。”

  “那你们是佛爷的人,还是真正的张家人?”我问道,其实并不能完全听懂他在说什么。

  “早就没有真正的张家人了。不过,张大佛爷在很久之前,就已经不属于我们的体系了。”张隆半说,“大陆内乱的时候,我们在香港进行国际贸易的一支体系相对完整地保存了下来。”

  “那么这些人,都是你们杀的?”

  “是的,我们的前辈负责了其中的大部分。”张隆半说道,“如果你了解你们家族参与的整个阴谋,你会发现很多地方都有我们参与的痕迹。其实,我们一直在看着你们。”

  说这些的时候,张隆半流露出一种傲慢而又淡定的情绪,这种感觉我很难形容。后来我发现,那是一种发自本身的、类似于贵族的气息。

  但又不是贵族,那不是一种奢华的贵气,而是一种长年洞悉一切的优越感。

  “具体的事情我会在分辨完你们之后,再告诉你们中真正的那个吴邪。现在,我们开始吧!”张隆半对张姑娘使了一个眼色。张姑娘和另一个人就把七个人头抬着靠近了我们,说道:“只有一个问题——你们分别仔细看这些人头,说说哪个最像自己。”

  我和边上那位老兄互相看了一眼。我心说:这怎么能判断出来啊?到底像不像自己,完全是见仁见智的,而且这些人头都是我的脸,看着就让我觉得头晕目眩,根本无法判断。

  “只要按照感觉分辨就可以了。”张隆半说,“判断权在我。”

  猜的话,只有七分之一的机会。我脑子发涨,简直无法直视人头。边上的假吴邪就对我说道:“你不要上当,这是无论如何也分辨不出来的。我们只有都拒绝,才有一起活命的机会。”

  “其实并不是这样。”张姑娘说,“对于我们来说,如果实在分辨不出来,我们只好挑断你们的手筋脚筋,把你们关在一个房间里,等你们都老死了。”

  “我不相信你们会做出这样的事来。”我反驳道,“我们无冤无仇对吧?”

  “你们只有十分钟时间,否则你们只能在某个地方爬来爬去度过下半辈子了。”张隆半对我的话毫不在乎。

  我心里直犯嘀咕,边上的假吴邪又看了我一眼,忽然就说道:“我已经选好了,给我纸笔,我写下来。”

  “你他妈的!”我一下就骂出来,“说话像放屁一样。”

  “因为我相信他们会干出那种事情来,你最好也快点选吧。”他说道。

  我脑子里嗡嗡的,看着面前的七个人头就觉得天旋地转。哪个更像我?我靠,如果我选错了,我就成第八个脑袋了。

  想不到我的脑袋还能成为收藏品,而且还能成套。我想起以前打大菠萝游戏的时候,心里骂道:狗日的,自己也会有这猎头族的待遇。

  “你选不选?早死早超生。”张姑娘看着我催促道。

  我骂道:“选错了又不是你的头被晒成梅干菜,能让我为我的脑袋好好负一回责吗?”

  “行,那就让你好好琢磨。”张姑娘看着我,似乎觉得好笑,“不过这节骨眼上,你还能调笑,也算是个爷们儿。你要错了,我会让你死个痛快的。”

  我不理她,再次看七个人头。哪个像我?哪个像我?我靠,都长得那么衰,每个都他妈像啊。

  思路,思路,我要一些思路,一个思考方向。

  我拼命逼自己想:哪方面的思考更容易理清思路?是年龄吗?

  根本看不出年龄,都死成这样了,还怎么看出年龄?我想想我老娘以前是怎么形容我的长相的,好像是——看着不像是生出来的,而是拉出来的。

  妈的,老娘,你就不能有点建设性的调侃吗?

  “还有二分钟。”

  “别催,你一催我,我就烦!”我大骂。

  “好好好。”张姑娘说着退到一边去了。

  我再次看向那几个人头,忽然灵机一动。

  烦——我上大学时,有一个似乎是喜欢我的女孩,对我说过一句话,说我的脸很安静,看着人不烦。

分享到:
赞(41)

评论22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25
    不像是生出来的,是拉出来的,笑死
    飘过2017-08-22 1:41:15回复
  2. #24
    和被模仿人产生感情?!你逗我呢!!
    张海客2017-06-21 22:33:51回复
  3. #23
    不用谢我
    喜欢吴邪的女孩2017-06-19 13:55:47回复
  4. #22
    天真同志真是好大的煙幕彈,這麼多人想扮成你。這個局還真用心良苦,強調你有特別的存在價質,只要有你,就可以知道什麼
    小米2016-01-04 23:39:55回复
  5. #21
    是它吗
    最后2015-10-10 21:40:56回复
  6. #20
    哟,有女孩以前喜欢我媳妇啊,找死吧
    闷油瓶2015-08-22 14:15:52回复
  7. #19
    我媳妇儿也是你们欺负的?老子咬死你们
    小哥2015-08-20 11:29:19回复
  8. #18
    怎么不让我看看
    吴邪882015-08-18 16:48:53回复
  9. #17
    所以“它”就是這些張家人嗎??? 在地上爬什麼的,我又想起那個錄影帶了…
    路人乙2015-08-17 19:31:51回复
  10. #16
    天真的脸很安静。。。。。。。。
    小哥2015-08-17 13:49:19回复
  11. #15
    居然绑我媳妇!!!
    张起灵2015-08-10 15:06:34回复
  12. #14
    你拿着鬼玺没用吗
    小哥2015-08-10 4:37:10回复
  13. #13
    天真没大脑,笨!
    小哥2015-08-06 23:38:43回复
  14. #12
    原来 我是拉出来的
    无邪2015-08-05 19:20:34回复
  15. #11
    小哥 来 说 你对我得评价是什么
    小哥天真2015-08-02 14:48:01回复
  16. #10
    最天真的那个就是吴邪! 小哥你底下的人趁你不在欺负你媳妇,一 句话,怎么办吧
    Q:2768087385 菲娅2015-08-02 9:42:18回复
  17. #9
    有女孩喜欢我~
    无邪2015-08-01 13:32:20回复
  18. #8
    吴邪买一送一?还是第二个半价?
    吴邪2015-07-30 18:01:17回复
  19. #7
    我是无辜的
    闷油瓶2015-07-27 10:12:02回复
  20. #6
    小哥,为什么当初你就没有对我好好评价过。至少你说一句,也能让我在万千词语里面迅速找到。
    天真2015-07-14 21:45:05回复
  21. #5
    闷油瓶不是我哥 我哥是张海客
    张海杏2015-07-13 21:29:33回复
  22. #4
    我上大学时,有一个似乎是喜欢我的女孩,对我说过一句话,说我的脸很安静,看着人不烦。 那个人是谁
    小哥2015-07-12 15:50:30回复
  23. #3
    最天真的那个就是我媳妇。
    真·小哥2015-07-09 16:50:55回复
  24. #2
    我们来给小哥找真媳妇了
    张家人2015-07-06 1:11:45回复
  25. #1
    妹妹,不要吓到我的天真宝贝~~
    闷油瓶2015-07-03 15:18:5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