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 第二十四章 惊人的细节

  我很快就睡着了,也许是因为上山太累,也许是因为琢磨这些坏事情让我费了太多精力,手表上的闹钟在五点就把我吵醒了。

  我努力让自己起来,外面还是一片漆黑,我做了几个俯卧撑让自己清醒,然后伸着懒腰走了出去。

  院子里什么动静都没有,整个寺院安静得犹如死域一般。我叼上烟戴上手套,朝寺庙的黑暗处走去。

  在我去的第一个地方,我藏了四只打火机,这四只打火机全都一模一样,在一面石墙的墙缝内按照顺序放着,只在我自己知道的地方有一些十分十分细微的记号。

  我把打火机一只一只取下来,就发现顺序已经改变了,对方并没有发现我的小把戏。

  果然有人监视我,那现在肯定也有人跟着我,可惜,我什么都感觉不到,对方是高手。

  我用其中一只打火机点上烟,之后将打火机全都收进一只小袋子,放进兜里。

  第二个地方是放弹弓的地方,那是一堆杂物上空的房梁上,一眼看去一片漆黑。当时我是甩上去的,现在就算我跳起来也够不到,要拿到弹弓必须攀爬或者用东西垫脚。

  这里的杂物可以垫脚,我过去一眼就看到它们已经不是我之前来时记下的顺序了。

  我蹲下来,发现其中一只水罐的边缘有手印,把水罐翻过来,就发现它被人翻转踩踏过,底部有一个很模糊的脚印。但那人显然不想留下痕迹,用手把所有的印子都抹过了。

  我看了看其他杂物,竟然再没有任何被踩踏过的痕迹,不由得有些吃惊。

  这个水罐并不高,我身高一米八一,踩上去后即使跳起来也不可能够到那个弹弓,而这里只有水罐被使用了。这里杂物很多很局促,就算是一个弹跳力很强的人踩着水罐跳上去的,这里肯定也会留下更多痕迹。 ‘

  拿到弹弓的人一定比我还高,但在那群香港人中,我没有看到比我更高的人。

  整个喇嘛庙里,比我更高的人,可能只有那些德国人了。

  他们也有份?难道整个喇嘛庙里,只有我一个人是无辜的,其他人全都有问题?

  到这时,我心里才第一次有了一些恐惧的感觉,如果是这样,那这就是一出大戏了,而我是唯一的观众。

  希望事情不要发展到这种地步。

  我把两个水罐垒了起来,踩着它们才把弹弓拿了下来,仔细检查了一下,没有被损坏,就直接插入了后腰带。

  其他几个地方我不想再去了,我需要保持一些神秘感。我回到房里,关上门,用打火机把方便面烧焦,把它们捏成非常细的粉末,在水里弄均匀了,用牙刷蘸上,然后拨动牙刷毛,把黑水溅成水雾弹在打火机上。

  很快指纹就显示出来,我用胶带把指纹粘在上面,采集下来。

  如法炮制,我把所有打火机上的指纹都采集下来。

  那天晚上,我的几个伙计来找我,我对他们交代了一边事情后,便自己下山找了个有电话的地方,拨号上网,把指纹扫描发到了我朋友那里。我需要看看,这些指纹的主人是否有案底。因为,如果是我们这一行的人,很可能是有案底的。

  晚上我依然住在了上次的那个招待所里。我的朋友姓毛,是近几年才认识的,主要是在打雷子的关系时,希望他提供一些便利。很快他就给了我回复,邮件里他告诉我,我提供了七个指纹,有三个是一样的,可能是五个不同的人,也可能是一个人的五根不同手指。

  他在数据库里查了,只查出了其中一个指纹是有记录的。

  他在邮件中附上了指纹记录者的档案。

  我拉下竖条,一份正规的电子档案就出现在我面前,我看到了一张有点阴郁的脸。

  我惊了一下,忽然意识到我见过这张脸。

  他妈的,这是那个女人的脸,就是昨天吐我烟的女人。

  “姑娘,原来是你。”我自言自语了一句,照片下面有她的档案,她姓张,但没有名字的记录。

  原来是小哥的本家。我拉下档案,继续看下去,这人和我一样大,在一九九八年的时候被判了三年牢,罪名是故意伤人致残。她当时的职业却和这个罪名相距甚远,她当时是一家培训机构的培训师。

  看来,我在庙里藏东西的时候,跟着我的人就是她,只是不知道现在跟着我的是不是也是她。

  在她二〇〇一年出狱之后,记录就是空白的了,但我并不是没有办法。我在档案上看到了她从事过的那家培训机构的电话,我搜索出了那家培训机构的网站。那是一个香港的户外运动培训机构,打开培训师的页面时,我一下看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

  在喇嘛庙里看到的很多人,我都在上面看到了。

  那家机构所有的培训师几乎都在喇嘛庙里,而且,我还在列表上看到了那个张姑娘的照片。

  似乎她出狱之后,仍旧到了老单位上班,老单位竟然还要她。

  那到底是什么培训机构,专门培训人恶心我的吗? “恶心吴邪培训班”,专门教人怎么恶心吴邪的?

  这个时候,我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细节。

  我看到这个页面上,几乎有百分之八十的培训师都是姓张的,一眼看过去,密密麻麻的张姓。

  我心中一动,一个不好的念头产生了。我开始回忆这些人,我发现,我看不到这些人的手,这批香港人,他们手上全都戴着手套,从来没有脱下来过。

  在那个小破招待所里,拨号上网的网速很慢,我慢慢打开网页,久违的焦虑又泛了出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已经变得很镇定,镇定得让自己都害怕,因为和我自己有关的,不管是多危险的环境,我都已经觉得无所谓。

  我经历过最悲剧的岁月,连水电费都交不上,和过去比起来,现在已经好太多了,所以,大不了回到那个时候去,任何失败我都能承受。而会危及生命的事情,我又不会去做,于是我一直活得相当淡定。

  唯独看到这样的消息,看到这些好似涉及原先那个秘密的消息,我才会很焦虑。

  我看着这些人的名字,越看越慌乱,香港人多数有英文名,所以这个页面上大部分都是英文名,只是底下附上了繁体的中文名字。

  几乎所有名字,全都是很工整的三个字,张XX,其中有一个人,名字叫做张隆升。边上和他年纪差不多大的人,名字叫做张隆半。一看就是一族的同一代人。

  “你妈妈的,张家的巢穴,小哥的家里人来找他了?”我摸了摸自己的脸。

  小哥的家族很大,难道香港还有他们的势力?不过看来他们在香港混得也一般般,一大家人都在搞培训。

  那他们设计我干什么呢?难道,他们找不到小哥了,把事情怪罪到了我的头上?

  那也不用设计我,扁我一顿不就行了?要是想问小哥行踪的话,我肯定实话实说,不信的话可以押着我一起去啊。

  我心里很乱,如果他们是小哥的族人、朋友的话,那是敌是友就很难说了,我很多狠招也就不能用了。

  他们都戴着手套,如果他们的手指都是小哥那样的话,是不是说明这批人全都身手不凡?如果都和小哥一样,那我也别耍什么阴谋诡计了,跪倒投降任他们操吧。怎么斗也不可能斗得过啊。

  我左思右想,觉得这个发现太重要了,我必须告诉胖子,于是连夜打了过去,巴乃那儿却没人接。我一看时间确实也晚了,就想着明天再说。

  总体来说,我的计划进行得相当顺利,此时不免有些小得意。别人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但仅仅一天时间,我就了解了很多有用的东西。另外,我心情好的第二个原因是,我从心里觉得,小哥的同族人是不会伤害我的。

  我到招待所的公共厕所上了个大号,蹲下来就抽烟琢磨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他们想干吗,现在也推测不出来,他们似乎只是想监视我。

  为什么?在什么情况下,他们需要监视一个人?

  我忽然想到霍玲那些监视录影带。监视监视监视……一道闪电从我的脑海闪过。

  难道,他们认为,我不是吴邪?

  我知道,这个世上还有另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在游荡,他在做一些诡秘的事情,不明目的。

  张家人难道是为了判断到底我是真的,还是那个冒牌货是真的?

  我忽然觉得很有道理,立即就想去澄清自己,但转念一想,这贼哪有自己承认是贼的?而且,如果那么好辨认的话,这些香港张就不会用那么复杂的方法了。

  如果他们认为我是假的,我会怎么样?会不会被毫不留情地灭掉?

  我忽然对做自己这件事情产生了很大的压力,心说我必须表现得更像吴邪才行。

  不过,如果是我猜想的那样,那么,至少我能肯定,他们和假的那个不是一伙的。

  按一般道理想,他们应该喜欢真的那个,所以,我让他们知道我是真的,也许他们就会开始和我交流了。

  但要怎么证明呢?

  我忽然发现,其实在哲学上,人这种东西很难自证。

  我长叹一声,觉得也没有什么心情上大号了,而且这单人间的沼气厕所也实在太臭了。

  硬挤出了几条,我就想草草提裤子走人,抬头的时候,忽然就看到,厕所的门上有人用十分恶心的东西,涂鸦了什么。

  那东西是黄色的,难道是大粪?

  谁他妈心情这么好,上大号的时候用大便在门上乱涂,太恶心了。我有点作呕,小心翼翼地站起来,怕自己碰到。

  就这么一来一去的工夫,我忽然发现,用大便画在门上的,是一个我很熟悉的东西。

  这是一张塔木托的星象图,我从笔记本上看到过。

  在这张图的边上,写了一个号码。

  104。

  104是这里的房号啊,我愣了愣,心说这是怎么回事?

分享到:
赞(16)

评论65

  • 您的称呼
  1. #64
    手套是超带G点的!
    匿名2016-12-02 15:46:24回复
  2. #63
    硬挤出几条--! 几条!几条!!几条!!!
    几条?2016-09-22 13:48:39回复
  3. #62
    硬挤出了几条,这都写,我有这么恶心吗
    吴邪2015-11-10 10:51:24回复
  4. #61
    14楼真相了,戴手套怎么会有指纹?
    匿名2015-10-07 13:56:16回复
    • 应该不是一直戴着 只有人前才戴 而且检查吴邪藏的东西肯定要把手套摘下来 不然摸不出有没有机关
      张起灵2017-03-17 9:55:55回复
  5. #60
    操吴邪居然不叫我?!放开那个吴邪,让我来!
    灵的挚爱·邪2015-09-04 13:09:46回复
  6. #59
    用屎画画,好奇特
    路人2015-09-02 21:35:00回复
  7. #58
    跪倒趴下让他们操我吧
    李媛颖2015-08-31 17:14:36回复
  8. #57
    张起灵我想你了
    吴邪小天真2015-08-29 21:55:37回复
  9. #56
    如果都和小哥一样,那我也别耍什么阴谋诡计了,跪倒投降任他们操吧。
    匿名2015-08-29 17:51:01回复
  10. #55
    35层好有哲理哦~天真问你呢!!
    致-_-有问题2015-08-28 1:38:54回复
  11. #54
    戴手套为什么还会留下指纹……莫非只有右手戴
    路人2015-08-25 8:27:03回复
  12. #53
    吴邪你背着我在外面做什么?!
    闷油瓶2015-08-24 0:11:45回复
  13. #52
    来天真脱下裤子让我操吧- -
    小哥2015-08-20 18:57:59回复
  14. #51
    我是忠实FAN
    家和万事兴2015-08-20 11:30:33回复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