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 第十九章 阎王骑尸

藏海花 第十九章 阎王骑尸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南派三叔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10日

  蓝袍的藏民称自己为“康巴落人”,他们住的地方叫康巴落,是雪山里的一个河谷。

  闷油瓶和他们的交流只有短短几个小时,但其中透露的信息之多,让人目不暇接、混乱不堪。对于闷油瓶来说,康巴落人所说的东西他几乎立即就看到了,所以所有信息都可以立即接受和消化,但对于我们来说,所有信息都只有文字,无法有效了解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所在。

  如果我们从天空中俯视整个河谷,就会发现雪山中的奇湖呈现出偏宝石蓝的蓝色,就像一颗异形蓝宝石镶嵌在白色的绸缎之上。

  这个奇湖就叫康巴落湖,翻译成汉语就是“蓝色雪山”。当闷油瓶被他们带上喇嘛庙的顶层,从那里出来行走在两里的悬崖上,一路看见广阔湖面的时候,闷油瓶被眼前看到的东西惊呆了。

  说实话,能深深震撼闷油瓶的事物并不太多,他对于“冲击”的训练使得他对任何危险的第一反应是冷静和无动于衷。他受的所有训练都是为了使他在遇到任何突发情况时,能在第一时间做出最正确的反应。

  但是,所有这些都是针对危险和丑恶的东西而言,这样一来,看到再可怕、再恐怖的东西,闷油瓶内心都不可能泛起任何一丝波澜,即便是遇到最惨烈的场景,面临最大的心理负担,他也都能承受。

  但这一次,是不同的。

  因为这是美。他看到湖面的那一刹那,美,就突破了他的一切防线。

  他看到了一片碧蓝的湖面,在悬崖上端往下看和在湖边时的观感完全不同。在这里,阳光被充分折射,那片蓝色简直澄净得不像天然可以生成的,而像是蓝色的丝绸,被死死绷在雪谷中。

  这一抹诡谲的蓝色并不是所有情景的核心,最让人无法移目的地方,是湖面中倒映的巨大雪山。

  雪山当然是白色的,但倒映在湖面上后,竟然变成了一种奇异而魅惑的蓝色。湖边耸立的雪山神圣、肃穆,让人的心灵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悸动,而湖面上倒映的雪山,比白色的雪山更加神秘和宁静。

  他们在悬崖上顺着湖边一路行走,很快就发现了一条隐蔽的河谷。

  他们下到了河谷之内。下面的河面已经完全结冰了,他们走到河面上,踩着冰往前走,很快,在一公里外的地方,河谷变得有四五公里宽,在这条河上,出现了无数突出河面的石头。

  这些石头上堆满了玛尼堆,一眼看去,就像一个奇怪的石头阵。

  闷油瓶继续跟着走。经过了玛尼堆群,湖面已然变成了一片石滩,闷油瓶发现石滩以一个非常陡峭的阶梯状在下降,但其中有很隐蔽的楼梯。他们一级一级下去,进入了一个海拔在两千米左右的山谷,那是雪山中非同寻常、满是绿色的山谷。闷油瓶看到了农田、溪流,还有很多白色的石头房子。

  这就是康巴落人生活的地方,一共有一百九十多户,大部分都是藏民。蓝袍人将闷油瓶带进了最高的土司的房子,献上哈达的人告诉他,这里已经没有土司了,上一任土司离开后留下了一个命令,让他们等待下一任土司的到来,但他们一直没有等到。

  闷油瓶看到了主位的毛毡后面挂着的土司的画像,他一眼就认了出来,那是董灿的画像。

  董灿竟然是这里的土司?他有一丝意外,盯着看了很久。

  原来,在所有进出西藏的脚夫中,有很多人都来自这个隐蔽的地方,但他们并不是受不了这里的环境而离开这里,而是康巴落安排出去的。真正懂得如何跋涉无人区雪山的,只有康巴落人,因为他们知道一条雪上密道,就算是来暴风雪,这条密道也至多埋没他们的小腿。

  这些出生在康巴落的脚夫,一直在做他们的土司交代的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就是等待一个要进入雪山的汉族年轻人。

  他们的土司说,这个年轻人是他在汉地时的族人,在他离开之后,这个人的到来能帮助解决他们的灾难。

  在这个年轻人到来之前,这个汉族土司将雪山里的一个秘密封闭在了一道巨大的青铜门之内,但这道青铜门每隔一段时间必然会打开。汉族土司离开之前告诉他们,他一定活不到下一次青铜门打开的时候,即使活到了,也无法再来保护这个秘密。但好在青铜门打开之前一定会有一个年轻人到达这里,接手他的工作。

  康巴落人必须保证年轻人能平安到达这里,并且要保证他们所接到的就是这个年轻人。

  所以他们进行了一个计划,在等待的这些年里,被脚夫带到这里的汉族人有很多很多,但经过他们的测试,发现都不可能是董灿说的那个人。最后,闷油瓶出现了。

  之前对着闷油瓶射击的蓝袍藏民叫丹,他是这批蓝袍藏人里身手最好、最聪明的一个,他来攻击闷油瓶,是为了测试闷油瓶是否有好身手。

  听谓的蓝袍,是指这里成年男性狩猎时必须穿的冲锋衣。

  听完这些叙述,闷油瓶已经喝了四五碗酥油茶,寒冷的天气让他第一次觉得有点力不从心,只能安静地听着,没有做任何防护措施。

  他们继续说着董灿到达这里的经过,如何当上了土司,如何教他们对付雪山上的恶魔,又是如何离开的。

  闷油瓶明白,所谓的秘密,很多时候可能并不是字面的意思。董灿和其他几个人是从那个有着巨大球体的山谷出来后才来到这里的,其他几个人休整好后就离开了这里,到了外面的世界,拿着那些黄金过着富裕的生活。

  而董灿留了下来,在这里“保护秘密”。他应该在这里待了很长时间才离开,接着把这里的消息带到了张家,但他本人却再也没有出现。

  闷油瓶了解董灿,他知道董灿也是一个相当冷静的人,这样的行为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有什么东西扰动了他静如死水一般的心,使得他心灰意冷。离开康巴落之后,他只是尽责地把信息传达到了张家,自己却不想再回到那样的生活状态。

  如果单单是一个秘密,不可能是这样的结果,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康巴落人也不知道,交流进行到最后,他们就告诉闷油瓶,希望他能帮他们渡过这十年一次的灾难。

  闷油瓶就问,这秘密到底是什么?

  康巴落人说,秘密就是秘密。他们带着闷油瓶进入土司房子的后屋,闷油瓶第一次看到这个故事中最关键的一样东西——一个奇怪的黑色石头神像。

  整间屋子非常大,但什么都没有摆放,只有一个黑色的神像。

  这不是西藏的神像,闷油瓶对各种文明都非常了解,他意识到,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这种模样的神像。

  它很可能来自于一个他还不知道的文明体系。

  我们说那是神像,是因为它符合神像的所有特征,但那肯定不是人类的神,小哥在资料里说,他无法用任何语言来描述那是一个什么东西。

  是的,虽然写不出来,但小哥画出来了。

  我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个神的体系,和我们之前在长白山看到的那个长得像棒槌一样的神是一个体系的。

  神是比我们更高级的存在,但是,假设世界上有软体动物,或者是珊瑚虫修成了正果,它们变成了神,我们是否能理解它们的价值观?我看到那简单的画时,脑子里忽然出现了这么一个奇怪的念头。

  康巴落人告诉闷油瓶,他们要阻止的,就是这个东西。

  那个董灿去过的有着无数金属球的山谷就在康巴落村庄的另一面,距离他们十七公里远的地方,路途非常难走。这里很多人都去过那个山谷,看到过那些奇怪的球,还捡了些回来。

  闷油瓶觉得这样的说法有一些问题,又问:刚才那个女孩儿,又是怎么回事?

  这一次,却没有得到回答。

  在聊这些事情时,闷油瓶忽然发现,在他们所在的这个屋子里有一个极其别扭的地方,他仔细看了几眼,发现确实有一个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个屋里的东西就在这个屋子里。

  他不动声色,但心里已经明白,刚才他听到的事情,似乎和真相完全不一样。这个村子看似是一个世外桃源,一个香格里拉,然而却完全不是表面上那样。

鼎立推荐:《民调局异闻录》 《芈月传》

    

网友对《藏海花 第十九章 阎王骑尸》的精彩评论:
  1. 某没弄明白的兔子:  2015-08-28

    玛尼是什么。。。

     
  2. 无邪:  2015-09-16

    土司?吐司?小哥我被你的笔记看饿了怎么办!

     
  3. 生稻米:  2015-09-28

    土司土司土司看了三次才看懂

     
  4. 呵呵:  2016-01-16

    尼玛堆。。。。。。

     
发表评论

称呼:

内容:

    

 
最新发布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