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 第十七章 冰封的神湖

藏海花 第十七章 冰封的神湖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南派三叔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10日

  闷油瓶带着拉巴一路往藏人上船的地方走。湖面离岸近的地方,冰冻得非常厉害,踩上去和陆地没有什么区别,但越往湖的中心走,冰就越薄,走到最后,一脚下去,脚下立即传来让人心悸的裂冰声。

  他们只得顺着湖的边缘绕行。

  这个大湖的形状特别奇怪,其实如果不在高空俯视,很难想象它的形状。整个湖面像一把巨大的蒲扇,一部分是扇形,另一部分是由一条非常深的山谷,形成的狭长的扇柄。在这样高海拔的寒冷地区,湖面应该是无差别全部结冰,怎么这片湖面的中心是这样的情况?

  他们沿着湖边一路往前,走了起码有四五个小时,终于绕了过去,此时闷油瓶明白了为什么要用船,因为如果有船的话,走这一段距离不过十几分钟。

  绕过这扇形区城后,湖面变得狭长,两边是悬崖峭壁,都被白雪覆盖了,湖面虽然是狭长的,但实际看来相当的宽。他们继续往里走,几乎走到天黑,走到了峡谷的中段,忽然就看到前方有一些异样。

  在峡谷的尽头,竟然凌空搭建了一座庙宇,那座庙宇采用的是什么结构,对于学建筑的我来说,几乎可以立即想象出来。那一定用了很多的大型横梁架接在两边的悬崖上,中间使用立柱深入湖面打入湖底,然后在这些横梁上修建庙宇。

  那是一座典型的喇嘛庙,年代相当久远,使用喜马拉雅的黑色山石垒筑而成,最起码有七层楼那么高,而且庙宇的一层相当于普通楼房的两层半。这座喇嘛庙,就像一道水坝一样,拦截住了整个峡谷。

  走到喇嘛庙之下,闷油瓶往前望去,看到湖面继续往前延伸,看不到尽头,而喇嘛庙下的湖水中,有好多小船,有一条船结了一层新冰,有的地方还很湿润。

  闷油瓶便让拉巴在一边等着,自己一点一点往上爬去,果然在庙的底下发现了一个入口,但它被一块木板挡住了。闷油瓶推了一下,上面似乎压了什么非常重的东西,纹丝不动。

  闷油瓶并不放弃,他缩了回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用力顶住木板门,肩膀一用死力气,悄无声息地,木头门被他顶了上去。

  这里要说明一下,一个人往上用力是很难的,所以举重和提重的难度完全不同。要一个人把一个东西举起来非常困难,因为往上举的动作我们平时不常做,所以往上举的那几块肌肉得不到锻炼。

  但闷油瓶的手臂显然锻炼得十分充分,他缓缓地把木门顶了上去。从木门进去后,看到压着木门的是一块二百多斤重的石头。

  他翻身进入木门,看到了一个杂物间,一个用来制作、修理、储藏食物和原料的房间。闷油瓶看了一圈,看到了很多炭、木材、食料,还有挂在房梁上的不知道什么肉。

  这些肉都冻得像石头一样,在这里不存在阴干一说,只要有水分,挂起来没几分钟都会变成“喜马拉雅山石”。

  肉的数量非常多,闷油瓶借着从石头墙缝隙透进的光线,找到了继续往上的楼梯,都是直上直下的木梯子。他小心翼翼地往上爬,到了上一层,立即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藏香味。上一层里挂着各式各样的毛毡,在毛毡之间有很多炭炉,使得整个房间非常暖和,不知道是在烘干毛毡,还是单纯为了保持这个房间里的温度。

  闷油瓶在毛毡中寻找继续往上的楼梯,但这个地方实在太暖和了,在寒冷中行走了许多天的他,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想让身体缓和起来。

  这时候他听到,毛毡之中传来了一个人的喘息声,声音十分轻微,似乎是一个女孩儿。

  闷油瓶思索了片刻,蹑手蹑脚地循着声音走去,穿过几块毛毡,就看到在四块毛毡的中间,躺着一个东西。

  这四块毛毡挂得十分整齐,四四方方的区域似乎围出了一个房间,那个东西就在当中的地板上,正在轻微地颤动。

  那是一个女孩儿,她的四肢已经全都废了,手肘及膝盖以下只连着皮挂在身上。女孩儿的头发十分长,有着典型的藏族脸形,身上也盖着一层毛毡一样的东西。

  闷油瓶走过去,看到这个女孩儿的眼睛也是瞎的,眼里一片浑浊。他轻声蹲下,发现这个女孩儿面容非常清秀,残废之前应该是一个相当漂亮的姑娘。

  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让这个女孩儿遭受如此大的折磨。能看出她的手臂和腿是被人打断的,连着肉打断的。外表看上去没有什么异常,但那种剧痛以及不让骨头长好带来的折磨是巨大的。古代屠城的时候,为了强奸妇女,很多女人的四肢就是这么被打断了再惨遭蹂躏。

  看起来,这个女孩儿一定受了极大的酷刑。

  闷油瓶并不觉得心疼,对于人世间的各种丑恶,他看得太多了,他很明白,情绪这种东西是最没有用的。

  他转身离开,只走了几步,就听到女孩儿说了一句话。是藏语,他听不懂,回头就看到女孩儿已经把头抬了起来,朝他这里张望,虽然她看不到,但她还是靠听觉判断出了方向。

  闷油瓶站住了,就看到女孩儿痛苦地想坐起来,不停地转动头部,而且,忽然说了一句汉语: “你是谁?”

  闷油瓶停了停,没有说话,女孩儿一直在转头,他等了等,继续走了两步,女孩儿说道之 “你如果不说话,我就叫了,到时候你也跑不了。”

  闷油瓶再次站住,转过头去就看到女孩儿正对着他,脸上有一种狡黠的笑容。

  闷油瓶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脸上还会出现这样的笑容,虽然四肢残废,且看不见东西,但在这个房间里,占优势的竟然是她。

  闷油瓶知道,他可以在几秒内把这个女孩儿弄晕过去,在他面前,这种小聪明带来的优势是完全没有用的,但他意识到不对,女孩儿这样的态度,也许会对自己有用。

  “你知道我是谁?”

  女孩儿点头。

  “你知道我是汉人?”闷油瓶轻声问道。

  “我能闻出你的味道,这里只来过一个汉人,你的味道像他,但你不是他。你也是来自山下?”

  “嗯。”闷油瓶问道, “那你是谁?”

  “你是来找他的吗?那个汉人说,一定还会有人来这里。”女孩儿说道。她的汉语有一些蹩脚,但没有任何发音错误。她没有回答闷油瓶的问题,而是继续说道: “你要小心,他们不喜欢汉人。”

  “我不知道你指的是谁。”闷油瓶说道。

  女孩儿说道: “不管这些,赶快带我走,带我离开这里。”

  “为什么?”

  “既然是汉人,肯定都想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带我走,我就把一切都告诉你。”

  闷油瓶看着女孩儿,她脸上露出了期盼又急切的表情。之后闷油瓶点头说“好”,便走到女孩儿的身边,伸手一下按住她的脖子,她昏迷了过去。

  喜欢威胁人的,一定不会轻易把秘密说出来,闷油瓶心说:还是靠自己吧。

  他把女孩儿轻轻放下,正想继续前进,忽然听到另一边传来了脚步声,有人说着藏语从什么地方下来,似乎是听到他们刚才的对话查看来了。

  闷油瓶闪到一边,迅速退到几块毛毡之后,闻到了更加浓郁的藏香味。只见两个藏民抬着一个炉子,从他隐身的毛毡前经过,将东西搬到了女孩儿身边,开始将里面的东西沿着女孩儿四周摆放起来。

  藏民的态度很是恭敬,藏香越来越浓郁,闷油瓶却发现不对,他闻出了藏香中不应该有的另一种熟悉的臭味。

鼎立推荐:《民调局异闻录》 《芈月传》

    

网友对《藏海花 第十七章 冰封的神湖》的精彩评论:
  1. 天真:  2016-02-16

    小哥是汉族嘛??

     
  2. 阎魔罗:  2016-08-30

    你知道我是谁?

     
  3. 佛爷:  2016-09-14

    这么厚的冰,船停在哪?从哪里上的船?

     
  4. 佛爷:  2016-09-14

    顺着湖边滑冰要快得多,还在雪窟了走?齐腰深?

     
发表评论

称呼:

内容:

    

 
最新发布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