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 第九章 关于闷油瓶的关键线索

  那天晚上,闷油瓶在老喇嘛房里和老喇嘛聊完最后几句话,交代了明天就离开的想法,表达了感谢,老喇嘛便送闷油瓶回他自己的房间。

  寺庙的结构颇为复杂,一般人无人引导完全不可能找到房间,他们在寺庙里绕来绕去,在经过一个院子的时候,老喇嘛的油灯灭了。

  一片漆黑,月光下的院子特别昏暗,老喇嘛停了下来,去点油灯,这个时候,闷油瓶抬头看了看天空。

  西藏的天空,漫天星辰,美得犹如梦幻一般,这样的美景,对于老喇嘛来说,从小接触,觉得天空就是那样的,他不觉得天空中有什么奇特。

  他点上油灯,再次出发,却发现闷油瓶不动了,只是淡淡地看着天空。

  “贵客,这边走。”老喇嘛说了一声,闷油瓶才回过神来,便问他道:“上师,你们的喇嘛庙里,是不是足有一百二十七间房间?”

  老喇嘛愣了一下,确实,这个喇嘛庙有一百二十七间房,这在他刚来寺庙的时候就知道了,虽然有些房间非常小,但是总数就是一百二十七间。闷油瓶怎么会知道?

  老喇嘛点头称是.闷油瓶就道:“劳烦你,能让我去每一间房都看一看吗?”

  “贵客,为何突然有了这个想——”大喇嘛想问,但是随即被他修炼的力量克制住了,无妄想,无好奇,他不应该对这些事情产生兴趣。

  老喇嘛克制了一下,忽然觉得,闷油瓶是不是上天派来考验他修行的,于是就点了点头,道:“好的。”

  “我记得这里的星空。”闷油瓶自言自语道,“很久以前,我应该来过这里,我好像依稀记得,我在这里的某个房间里,为自己留了什么东西。”

  “愿你能找到。”老喇嘛说道,心里的好奇几乎憋得自己快吐血了。

  (我心说真不是修炼不够,闷油瓶说话确实能把佛祖都憋吐血。)

  当天晚上,他们一间一间地去看,一间一间地去找,老喇嘛也记不清楚是第几间了,只知道是两个多小时之后,他们打开了一间闲置的屋子,走进去的时候,闷油瓶的脚步迟缓了一下,不动了。

  老喇嘛也不动,但是他知道这个房间里肯定有什么东西,触动了闷油瓶。

  闷油瓶走到屋子里,屋子的中间放着一张木头桌子,上面堆满了杂物,他把杂物搬开,在这些杂物之中,露出了一具干枯的尸体。

  这具尸体趴在书桌上,完全是一具干尸了,被杂物掩盖着,又穿着僧袍,根本看不清楚原来的样子。

  老喇嘛大惊失色,他从来没有想过,在寺庙里的某个长久不用的房间里,竟然会有一具干尸。

  但是,庙里的人是齐的啊,这人是谁?难道说,这是以前庙里的喇嘛,死在这里,长久以来都没人发现?

  “这、这是谁?”老喇嘛再也无法按捺,结巴着问道。

  “这是德仁喇嘛,是我的朋友,想不到,竟然死在了这里。”

  “德仁喇嘛?”老喇嘛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闷油瓶整理了一下桌子,发现干尸手上,抓着一卷经文。他把经文摊开,就淡淡地叹了口气,对老喇嘛说道:“请你把这个房间整理一下,好好安葬德仁的尸体,我想在这里住下来。”

  老喇嘛完全没有反应,他忽然感觉到,四周的一切变得陌生起来,自己对于寺庙了解得似乎还没有闷油瓶多。闷油瓶坐了下来,看着那卷经书,就不再和老喇嘛说话了。

  闷油瓶这一住就是几个月。后来他们查了资料,发现了一个让老喇嘛更崩溃的现象:德仁喇嘛确实在庙里登记过,第一笔记录,竟然在这个寺庙初建的时候就在了,往下查,他就发现,几乎每一代喇嘛中,都有一个叫德仁的,一直到这一代,德仁这个名字才在名册中消失。

  这肯定不是同一个德仁,而是很多代德仁,并且,看名册中的记录,几乎每一个德仁,都会收一个叫德仁的徒弟。

  这算是什么,庙里的另一个传统吗?

  似乎德仁这个名字对寺庙有着特殊的意义,寺庙里每一代喇嘛必须有一个叫德仁才行。

  变成干尸的德仁应该就是最后一任德仁,他不知道因为什么,死在了房间里,也没有徒弟,所以导致了德仁的断代。

  这是为什么,这真的是一个普通的喇嘛庙吗?老喇嘛无法压抑自己的好奇了,做僧人除了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之外,还有一点非常好,如果他发现自己修炼不够,也可以足够坦承。他发现闷油瓶和这座寺庙肯定有联系,所以,他也不需要以礼貌的原因把问题压在心里。

  他找到了闷油瓶,询问了事情的真相。

  闷油瓶就告诉了他,似乎一点隐瞒的意思都没有。

  (我听到这里几乎吐血,因为我觉得闷油瓶怎么对喇嘛就这么直白,对我就那么抠门儿呢?)

  闷油瓶说,自己有一种病,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忘记之前所有的事情,除了一些童年的往事之外,他的脑子存不住新发生的记忆。

  他确实是从雪山中出来的,并且从雪山之中带出了一个秘密,但他不久之后必然会将这个秘密忘记。

  很久之前,他在进入雪山前,和最后这一任德仁喇嘛有很特殊的关系,他们做了这个约定,十年后,他会从雪山中,带着一个巨大的秘密出来,但他出来的时候,必然已经完全忘记了约定,所以德仁喇嘛会在这个寺庙里等待他,而他会把在雪山中发生的一切,在忘记之前全部说出来,由德仁记录下来。

  老喇嘛想着他说的话,冷汗都下来了。

  那是不是说明,这个十年并不是偶然的,所有的德仁,都是为了记录雪山来客的记忆呢?当初在这里修建这个寺庙是不是因为,有人知道每隔十年就有一个身怀秘密的人从雪山中出来,把秘密带给一个叫做德仁的喇嘛呢?

  可惜,这一代德仁没有等到闷油瓶从雪山中出来就去世了,他甚至没有为自己找一个继承者。

  也许是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忘记了,闷油瓶把自己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了老喇嘛,他告诉老喇嘛自己来到雪域高原的原因是什么。

  他是来找一个人。

分享到:
赞(136)

评论60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58
    哇,有没有人?
    。。。2018-11-21 19:52:36回复
  2. #57
    感觉吴邪很适合跟着喇嘛修炼无妄想,无好奇啊哈哈
    侥幸2018-11-05 20:27:22回复
  3. #56
    (我听到这里几乎吐血,因为我觉得闷油瓶怎么对喇嘛就这么直白,对我就那么抠门儿呢?)吴邪真是可爱啊。
    胡说,我答应了云彩,如今要做正派的人,你们这么低级趣味,活该都处不到对象2018-08-06 13:06:09回复
  4. #55
    对你那么抠门什么都不告诉你也许是想保护你的天真。
    张起灵迷妹2018-06-24 23:52:14回复
  5. #54
    “愿你能找到。”老喇嘛说道,心里的好奇几乎憋得自己快吐血了。
    小三爷2017-12-12 14:57:11回复
  6. #53
    每10年出来记一次,那得有多少笔记?那秘密还没被流传出去?
    啊啊啊2017-11-30 10:42:58回复
  7. #52
    吐血了
    匿名2017-11-12 16:52:43回复
  8. #51
    嘿嘿,你们在聊什么
    小花2017-11-05 19:26:18回复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