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 第七章 西藏油画(2)

藏海花 第七章 西藏油画(2)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南派三叔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10日

  就在五年前,他从我们的视野中消失了。当然,我了解他失踪的真相,关于他的事情,我还可以说很多。但他以前做的事情,在这里已不重要了,我看到这幅画的首要想法是:墨脱是不是他寻找中的一环?他在这里出现过,是不是意味着,他当时寻找的东西,和这里有联系?

  我问邮局的工作人员,那是一个老头,有着典型的西藏人民的面孔,我问他这幅画是谁画的。老头向我指了指对面,用生硬的汉语告诉我,这幅画的作者,叫做陈雪寒。

  我的目光向他所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一个中年人正在对面的一个锅炉房里接开水,他应该是负责看管锅炉房的人,锅炉房里有开水给附近的居民使用,三毛钱接一壶。和外面的大雪比起来,锅炉房暖和得让人发面汗,所以很多人围在锅炉边上取暖,这些人穿着都差不多,因此这一群人在一起,样貌感觉都差不多。

  藏族老人家很热情,看我分辨不清,就对着锅炉房大喊了一声:”陈雪寒!”

  这声音洪亮得好像邮局房顶上的雪都被震下了几寸,那个叫陈雪寒的人,听到了藏民老人家的叫喊,在人群中抬起头来,有些疑惑地看向我们这边。

  我立刻走过去,那个人有一张特别黝黑的脸,皮肤粗糙,看上去,竟然比远看要年轻一些。

  我用汉语说道:”你好,请问邮局里的那幅油画是你画的吗?”

  陈雪寒看了我一眼,之后点点头。我发现他的眼睛没有什么神采,那是一种过着特别平静生活的人特有的眼神。因为太过平静,他不需要经常思考很多 的问题。

  我递了烟给他,问他油画的详细情况。陈雪寒表现得有些意外,打量了我一下,把开水锅炉的闸门关了,问我道: “你问这个干什么?你认识他?”

  他的声音特别沙哑,但是吐字非常清晰。我把大概的情况讲了讲,也说了这个人大概的背景以及我和他的关系。

  陈雪寒露出了微微惊讶的表情,脱掉白色毛巾做成的手套,走出锅炉房:”你认错人了吧,这幅油画是我二十年前临摹的,你当时才几岁?而且,既然是临摹,说明还有一幅原画,那个更老。”

  我有些意外,没有想到那画的年月这么久了,虽然那画看上去确实不新鲜。对于他的问题,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真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的。好在他也并不真想知道什么,就继续说道: “这个人和我没有关系。”

  他又指了指门外,是远处的一座雪山:”我是在那里见到那幅画的,你如果想知道更多,你可以去问问那里的喇嘛。”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看到大雪蒙蒙中,隐约有隐在银白中的建筑。

  “那是什么地方?”我问道。

  “那是喇嘛庙。”陈雪寒说道,”我就是在那个喇嘛庙里临摹这幅画的。”

  “当时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吗?或者,那个喇嘛庙有什么特别的?”我问道,一般他出现的地方,总是会有奇怪的事发生。或者,那个喇嘛庙本身就很不一般。

  陈雪寒摇了摇头,想了想才道: “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唯一奇怪的是,喇嘛一定要我临摹那幅画。”

  “为什么?”

  “喇嘛能看到因果,他让我画,我就画,没有为什么。他能看到这幅画之后的一切,我又看不到。”

  陈雪寒告诉我,画中的那个年轻人,应该是喇嘛庙的上宾,油画的原版是大喇嘛在这个人离开墨脱之前三天画的,他这幅是后来临摹的。那年冬天他在寺里住了好长时间,偶然在大喇嘛房里看到了那幅油画,大喇嘛便一定要他绘画,于是他就尝试着临摹了那幅画。

  我这才明白了为什么这幅画的颜色用法那么大胆和传神,但画技却显得拙劣的原因。

  西藏很多喇嘛都有非常高的美学素养和专业知识,很多大喇嘛都有多个国外名牌大学的学位,我把这些归功于清心寡欲苦修生活背后的专注。

  想通这一层,想着当时雪山上的喇嘛庙里有可能发生过什么,就有点走神。

  “你要去吗?三百块钱,我带你去。”他说道,”那个喇嘛庙,不是当地人,没法进去。”

  也许喇嘛看到的因果,就是这三百块钱。

鼎立推荐:《民调局异闻录》 《芈月传》

    

网友对《藏海花 第七章 西藏油画(2)》的精彩评论:
  1. 天真:  2015-08-26

    小哥我来拉

     
  2. 青铜门:  2015-08-27

    还不来开我

     
  3. 最后:  2015-10-10

    他妈当年在青藏高原混的时候就不知道学点手艺呢 油画啥的 后悔了

     
  4. 专注:  2016-01-23

    清心寡欲苦修生活真他娘类

     
发表评论

称呼:

内容:

    

 
最新发布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