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海花 第五章 轮回的开端(2)

  我们尝试着在这些首饰里找出一些跟普通藏族首饰完全不同的东西。大部分首饰基本上都像是最最普通的那种,但是其中有一点,让我有些在意,在所有的绳穿的珠链当中,都有一颗红色的奇怪珠子镶嵌其中。

  我们都知道,大部分的藏族首饰都是用红色天珠、红色玛瑙、红色松香石还有红色的珊瑚制作的,但是这颗,却不是这些材料的任何一种。

  我问小花: “能不能找人弄清楚这是什么石头?”

  解家对于珠宝的鉴赏能力是想当高的,但是显然小花对这方面并不是特别熟悉,他从小就生活在一个特别恶劣的环境当中,他的主要精力不在学习如何分辨古董,这方面的事情家族中有专门的人负责,所以小花把这些东西递给了秀秀,问秀秀道:”你看看这是什么?”

  我没有想到秀秀对宝石十分懂行,果然,女人就是完全不一样,她看着那些珠子道:”这颗珠子所用的材料非常罕见,这是一种有机宝石。”

  我愣了一下,秀秀就道:”这是一种含有金属成分的混合矿物,这东西在市面上还没有被确定名字,但很多人称之为月光石。”

  我听了之后就脑子一炸,我想起了张家古楼的地宫中大量使用了这种石头。

  秀秀接着说:”这种石头有很多奇怪的特性,其中有一种特性就是它特别适合微雕。很多人会把特别特别隐秘的信息刻在这上面,因为它本身的韧度使微缩雕刻可以十分清晰。”

  我从秀秀手里接过这颗珠子,仔细看了一下,道:”这上面似乎没有什么东西。”

  秀秀指着珠子的穿孔处,道:”为了隐藏信息,这个信息会被刻在穿孔处周围。你看,这穿孔处是不是十分粗糙?你现在这样看,好像它只是被磨损了而已,其实上面可能雕刻了很多细小的花纹。”

  说着,秀秀拿出了她的手机,启动了里面的一个什么应用程序,用镜头对准这颗珠子上的孔,小孔被放大了好几倍,果然能看到小孔周围是一圈非常非常有规则的微雕图形。

  是什么呢?我吸了口冷气,仔细去看,一边让秀秀继续放大一些。

  秀秀摇头: “再放大就需要专业的仪器了,但是我觉得你这样看已经可以看得非常清楚了。这上面雕刻着一只首尾相接的蝎子。”

  蝎子!我仔细看秀秀的手机,发现确实如此,真的是一只蝎子!

  为什么是只蝎子?如果是一只麒麟我还觉得有理由,但是是一只蝎子,难道小哥是天蝎座的?

  确实是的,蝎子在中国古代的传统图案里面有着很多很多隐含意义:蝎子在西藏的文化里面有很多意思,因为在那个高原环境里,藏蝎是一种让人生畏的生物。但是这只蝎子看上去不是藏蝎,更像汉族的图案,这应该是汉族文化和藏族文化融合的结果。

  这个图案是我们对于这些首饰研究的全部结果。小花似乎并不意外,我觉得他甚至认为,有这么一个线索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针对这个图案,我先找了几个专家询问,得到了一大堆模棱两可的资料。关于蝎子图案,不是没东西说,而是可说的东西太多了。半夜自己细想之后,发现没有一点是有价值的。

  小花说,也许这图案只是一个巧合,尸体自己都不知道这个图案的存在。

  在张家这种有着收藏家习性的家族里,这种事情是很可能发生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应该是一个突破口。为了表示对我的支持,小花找了几个朋友,把这上面的图案完全放大,进行第一轮登报、网络和托朋友的咨询工作。

  他开出高价,希望有对这个蝎子图案有任何了解或者是能找到相关信息的人能够来找我们。

  这些事情做完以后,剩下的就只有等待。我认为在短期内不会有什么结果,也没抱太大希望,所以先回到杭州,继续处理生意。

  时间一天天过去,各种各样的气氛掠过。现在这样的生活虽然有些忙碌,但收入也日渐丰厚,不过之前那种萧索的感觉还是会时不时地涌上心头。

  我大部分时间还是待在自己的铺子里,我的铺子的财政情况是与三叔的铺子分开的,经营状况仍旧惨淡,偶尔还得挪用一些三叔的资金回来救济一下自已的水电费。如果不是我无能的话,我开始怀疑我这个店面是不是风水不好。

  坚持要分开账面,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内心还在期望三叔回来。他能否回来,我不知道,但是如果他回来了,我很乐意把这一切都还给他。

  对于我自己,我还是喜欢待在我的铺子里,躺在一张躺椅上面,听听收音机,扇着老蒲扇,琢磨琢磨事情。我觉得只有在这个地方我才是吴邪,而当我走出这间屋子,我就变成另外一个人,这个人的身上有潘子、有三叔、有各种各样的人的影子,他完全不是我。虽然在承载他们灵魂的时候,我能够不去思念他们,不去怀念过去的一些经历,但是我明确地知道,这些灵魂为我带来的生活,并不是我想要的。

  但即使不是想要的,命运里来的,也终究会来。

分享到:
赞(5)

评论51

  • 您的称呼
  1. #51
    我还有红色的同胞啊?
    月光石2017-03-03 17:40:32回复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