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天宫(上) 第一章 新的消息

  我昏迷了三天时间,醒过来的时候,已经给人送到了医院里面,刚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我什么都记不起来,只觉得天旋地转,止不住的恶心和头晕。

  两天后,这种情况才一点一点好转起来,但是,我的语言能力全部丧失,无论我想说什么,我发出来的声音全部都是怪叫。

  我以为自己的脑子摔坏了,影响了语言的神经,非常害怕,不过医生告诉我,这只是剧烈脑震荡的后遗症,叫我不要担心。

  我像哑巴一样用手势和别人交流,直到第四天,我才勉强开口去问医生,我现在在什么地方,他告诉我,这是西安市碑林区的红十字会医院,我是几个武警带回来的,具体怎么发现我的,他也说不清楚,只说我全身大概断了二十根骨头,应该是从高处坠崖导致的。

  我胸口和左手打着石膏,介是不知道自己伤的多重,听他一说,才知道自己命大。我又问他大概什么时候能出院,他对我笑笑,说没十天半个月,连床都下不了。

  当天晚上,送我过来的武警听说我能说话了,带了水果篮过来看我,我又问了他问医生同样的话,他也不知道如何回答我,只说有几个村民在蓝田的一条溪边找到了我,我是给放在一个竹筏上,身上的伤口已经简单处理过了,医生说道,要不是这些处理,我早就死了。

  我觉得奇怪,我最后的记忆是落进水里的那一刹那,按道理最多也是应该给水冲到河滩上,怎么给放到竹筏上去了,二来,蓝田那里离夹子沟那一带有七八里路呢,难道,我们在地下河走过的路,不知不觉已经有这么长一段距离了?

  我编了一个登山随崖的谎话,千恩万谢的送走了武警,马上给王盟打了电话。让他到西安来一趟,带一些钱和我的衣服来,第二天王盟就到了。我把医药费付清,然后重新买了手机和手提电脑。

  我问王盟最近生意怎么样?他说没什么重要事情,就是我老爸找了我很多次。我心说出来的时候没想到要这么长时间,可能担心,于是给家里报了平安,不过我老爸不在。我和老妈说了几句。顺便问了问三叔的消息,还是没有音信。

  看来一切还如我来时一样,我感叹了一声。

  接下来几天,我百无聊赖,忽然想到老痒。心里发酸,便躺在病床上,翻看我坠山时候穿的那件已经完全破烂的登山服,寻找老痒的那本日记,日记倒还在,只是给水泡得什么都看不清楚了,我免强辩认的读了一会儿。再看不出什么,又连上医院的电话,上网打发时间。

  我查了许多资料,不过网上关于古董地信息到底是不多的,我只能将我脑子青铜树的景象简略的描绘了出来,发给一些朋友去看,后来陆续收到回信,大部分也都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而且他们对我的描述也不相信,然而有几封信对我挺有启发。

  其中有一封是从美国发来的,我父亲的一个朋友,和我挺聊得来,他在E-mail里写道,这一种青铜树,叫做“柱”,因为形状像“”(古乐器),八四年的时候,攀枝花一座矿山里也发现过一根,但是远没有我说的这么大,只有一截,深入地下的那一段已经完全锈化了。

  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任何文献资料能够解释这东西是用来干什么的,不过根据山海经和一些文字记录下来的少数民族叙事诗,这东西的确和远古时期的捕“地龙(蛇)”活动有关。

  “烛九阴”应该是生活在极深地脉里一种蛇类,因为长期在陡峭的岩石缝隙中生存,它几乎没有正视的机会,所以两只眼睛像比目鱼一样变异了。古人用鲜血将其从极深的地脉中引出来,然后射杀,做成蜡烛。听起来很冤枉,但是那个时候,持久光源是极其珍贵的东西,特别是对一些晚上活动或生活在漆黑一片的岩洞里的人来说,更是如此。

  我觉得他分析的有点道理,不过还是不能解释,为什么碰到所谓的“柱”,会产生那种奇妙又恐怖的能力,我回信过去,问他历史上还有没有类似的事情发生过?

  他回信过来,还付上了一份残卷,是一本笔记体小说,里面记录了清朝乾隆年间发生的一件事情,里面提到了西安矿山挖出青白石龙纹盒,乾隆皇帝打开一看,当夜就秘招几个大臣入宫,秘谈到了音半夜,之后就有乾清宫失火。那几个大臣,除了一人有名的之外,其他几个,全部也没有善终,最后都给莫名其妙的杀了。

  我看时间,大概也就是李琵琶《河木集》写的那一件事情发生的时间,也就是应该有关联,看样子,最后挖出那只白石龙纹盒的人和了解这件事情的人,都糟到了灭口,皇帝下了这么大决心,要保守一个秘密,那这白石龙纹盒里放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会不会就是这棵青铜古树的来历呢?

  我再一次回信征求他的意见,他只回了一句话,要挖下去才知道。

  我苦笑一声,知道这是不太可能了,谁知道下面还有多深,也许当初他们铸造这东西,花了几个世纪时间,就算有人愿意挖,我绝对是看不到挖出来的时候了。

  还有几封信,是我二叔发给我的,他说,那个时候少数民族,文化传承西周时期的装饰风格,介是那个时候忆族交流有限,而且交通和通讯极度不发达,所以应该有一个时滞,也就是说,我反时间估计得太早了,按照一般规律,那个时候,中原地区应该改已经是秦后期。

  那个时候,几乎所有的活动都和秦始皇修建陵墓有关,他们捕猎烛九阴,可能是为了提炼“龙油”。进贡给皇帝炼单或者类似的活动。而且根据地质探测,秦始皇陵的最底层,也有巨大的金属物体。环绕整个陵墓,按照道理,当时的冶金技术应该无完成如浩大的工程。这一部分的修建者,应该是冶金技术特别发达的外来民族。

  二叔是秦始皇的忠实FANS,凡事都能扯到那一段去,我对他的推测不以为然。

  一个月后,我出院回到家里,整理了一下后,我开始收拾心情。从新投入生活。我整理了已经几乎撑爆的信箱,理出一些杂志和报纸后,我找到了一封没有署名的快件。

  老吴:

  猜到我是谁吗?

  对,我没死,或者说。我又活了。

  我很抱歉把你卷进这件事情来,不过毕竟你是我唯一能信任的人,我没有其他选择。

  现在整件事情已经完成了,我们的关系,也必须到此结束了,我很高兴能和你做过朋友,但是现在这一切已经不重要了。

  你是不是很想知道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三年前。我和一群辽边佬到秦岭那一带踩盘子,我们根据当地人的传说,在山顶的榕树林子找到了一个树洞,我们考虑再三准备冒险下去,过程你全部都知道了,后来我就困在了石洞里。

  当时,我已经绝望,虽然我不会这么快死,但是活着对我来说更可怕,永远生活在狭窄的,一片漆黑的大山深处,永无出头之日,那种痛苦,你应该也体会过了。

  我在黑暗中整整呆了四个月,这四个月简直就是地狱,不过,在这段时间里,我不停的思考,我知道了,这种能力在和潜意识有关,比如说,我相要在石头上开一个门,我必须让自己相信石头上本身就有一个门,否则,就算你想破了头,门也不会出现。

  人自己是无法欺骗潜意识的,所以使用这种能力,必须要引导,这非常难,我各你说过了,一旦引导失败或者出现偏差,你物质化出来的就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非常地可怕。

  我不停的做事情,逐渐掌握了一些窍门,但是,这个时候我发现,这种能力会随着时间的减退而逐渐消失。这种感觉非常明显,就好像人一点一点感觉到疲劳一样,我意识到,如果再不采取办法出去,我可能会饿死在这里。

  我走投无路,尝试着用那种能力,复制了一个自已,我没想到这会成功了,自己也吓了一跳,一下子,我突然发现我出现在了山洞的外面。

  那时候我并没有意识到我是复制出来的,我和本我的所有记忆都完全一样,所以当他叫我的时候,我完全不认同我是复制品,他开始骂我,说我想代替他存在于这个世界,说要让我消失。我很害怕,我觉得洞里的那个是怪物,所以,我不管洞里的本我如何的呼号,还是找来了炸药,将这个洞完全炸塌了。

  事实上,我的确知道自己是给复制出来的,但是我潜意识不愿意相信这件事情,所以我选择了一种受破坏的状态,我把本我杀了,然后告诉自己,我只是杀了一个替代品。

  表铜树给人的能力,时间很短,所以我取下了一根青铜枝桠,从表铜树底上的暗道出去,希望带上青铜树的一部分,能够使我的能力持久一点,这样我才有可能逃到外面去,后来证明我的想法没错,我回到外面,挖出我们到这里之前挖到的东西,又怕青铜枝桠太碍眼,将他埋了进去,然后回到西安,想找个地方把手里的东西卖了。

  可惜的是,做买卖的时候,我在古懂摊上给便衣给抓了,后来,你也知道了,我回到家里,我妈已经走了,这些事情,我没有骗你。

  还有一些事情,我也必须要告诉你,拥有这种能力,并不是没有代价的,我的记忆力非常的差,很多事情必须预先写下来,才能够记得,那就是使用能力的后遗症,我一路上,本可以很好将你安顿好,让你不知不觉的就帮我完成这一次的探险,但是遗憾的是,这三年来,我忘记了很多东西,我怎么出来的,我都记得不清楚了,所以破绽百出,我估计,再有两三年的功夫,我可能完全失去记忆的能力。

  你身上也有那种奇特的能量,我不知道对你会不会有影响,你要多保重了,按照我的计算,这种力量也许会在你身上残留好几年,但是十分微弱,几乎感觉不到。

  老痒

  我看完整封信,长出了一口气,不知道说什么好,信封里面,还有一张照片,是他和他妈妈坐在般上照的,后面是大海,应该是到国外去了,她妈妈很漂亮,很年轻,和他站在一起,反倒是像情侣,我仔细看了看,却总觉得,她妈妈的脸上,有一股妖气,一种说不出的狰狞,也许是心理作用吧。

  不知不觉冬天来临了,窝在空调房里,整个下午都庸懒的连打瞌睡都没力气,我躺在“西冷印社”内堂的躺椅上,双脚冰冰凉,不知道干什么好,正在半梦半醒之间,王盟坡走了进来,对我说:“老大,有人找。”

  我勉强反应过来,打了哈欠,心说三九天的,还有人逛古玩店,这位也算是积极了,不过再怎么说也算生意,爬起来拍了拍脸,抖擞精神走了出去。

  外面空调小,冷风一吹,人打了激灵,一看,原来是济南海叔手下那小姑娘,正冻得直打哆嗦,我心想估计是给我带支票来了,心里一热,忙叫王盟去泡茶,自己问她道:“怎么,丫头,海叔让你来的?”

  小丫头叫秦海婷,是海叔的亲戚,才十七岁,已经是古玩界的老手了,她点点头,说道:“哎呀我的妈,怎么杭州比我们北方还冷呢。”

  王盟笑道:“南方那是干冷天气,感觉刺骨一点,而且你们济南也不算太北啊。”

  我看秦海婷只打牙花子,忙拉她到内堂去,里面空调暖和,把热手的水袋递给她,问道:“你也太怕冷了,这么样,暖和点没?”

  她喝了几口热茶缓过劲来,还是在房里直剁脚,“稍微好了一点,人说杭州多美多美,俺叔不让我过来我还抢着来呢,谁知道这么冷,哎呀我下回再也不来了。”

  我问道:“你叔叫你来啥事情啊?怎么也没个电话通知一声啊。”

  秦海婷解下自己的围巾,从自己的皮包里掏出一封东西来,说:“当然是正事,给,现金支票,那块鱼眼石的钱。”

  我一听果然是,接过来瞄了一眼,价钱不错,当即放进口袋里,说道:“那替我谢谢他。”

  她又拿出一张请贴,递给我:“我海叔后天也来杭州,参加一个古董鉴定会,他说让你也去,有要紧事情和你谈。”

  我问道:“后天?我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啊,怎么不在电话里说,神神秘秘的?”其实我是不想去,古董鉴定,太无聊的事情,对行内人来说,说是一帮老头子在那里聊天,其实哪有这么多典故,是真是假,几秒钟就看出来了。

  秦海婷凑到我的耳朵边上,小声说道:“俺叔说,和那条青铜鱼有关系,不去自己后悔。”

分享到:
赞(439)

评论163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50
    吴邪父母没有死,电视看多了你,电视和原著根本就不一样,电视剧里,吴邪还是保护文物的呢!
    FUCK2015-08-05 4:02:21回复
  2. #49
    憋屈死了,快轮到爷出场了吧!小哥,哎,哎~~~等等我~~
    王月半2015-08-03 15:45:08回复
  3. #48
    我来也
    张起灵2015-08-01 15:47:20回复
  4. #47
    老痒为什么回去
    2015-07-31 23:36:21回复
  5. #46
    天真爹妈不是死了么
    路人2015-07-30 16:05:03回复
  6. #45
    我要闷油瓶的戏份粗来!
    吴邪2015-07-30 13:54:06回复
  7. #44
    海叔就是辣个老海啊,辣个怎么说,就是天真卖了几样斗里的东西给他,第一样是辣个什么一整套的玉的那个,然后他们店门口还放了禁婆炉的辣家店的老板
    = =2015-07-29 16:29:32回复
  8. #43
    秦岭神树都没我的戏份▼_▼
    张起灵2015-07-29 15:42:42回复
  9. #42
    我是谁
    海叔2015-07-28 13:58:28回复
  10. #41
    本宝宝可以看到小哥和天真同屏出现了么
    观众2015-07-26 20:49:33回复
  11. #40
    其实吴邪已经死了,现在的他只是自己临死前不想死而幻化出的自己而已,他自己不知道。作者已经透漏出了!
    洞庭湖2015-07-25 16:26:36回复
  12. #39
    听说这里有好多我的粉丝哦。(挑眉)
    小哥2015-07-25 13:30:33回复
  13. #38
    我要加戏!!!!!!!!
    瓶子2015-07-25 13:06:52回复
  14. #37
    还是原著好看,电视剧太狗血了,毁了原著。
    小哥2015-07-25 11:52:37回复
  15. #36
    这是吓人还是不吓人...
    小哥是我男神2015-07-24 16:16:35回复
  16. #35
    季播剧怎能和原著相提并论
    3702015-07-23 16:05:34回复
  17. #34
    没有我!那只鱼眼石还是我拿的呢!!!,!,!
    王胖子2015-07-23 9:22:59回复
  18. #33
    这里小哥要出来了哦,
    小三爷2015-07-22 15:50:29回复
  19. #32
    这里有我的戏份吗
    张起灵2015-07-20 13:26:15回复
  20. #31
    无语,5楼的剧粉不懂就不要瞎嚷嚷
    nono2015-07-19 20:47:11回复
  21. #30
    看着新来的评论有一种第一次看时谁都不知道剧情的感觉,还是说原来的稻米不在了,这些只是新人?
    稻米2015-07-19 15:16:03回复
  22. #29
    3楼的,有的
    匿名2015-07-18 22:08:16回复
  23. #28
    居然有人相信电视剧版的233333笑死我了
    2页5楼的真逗2015-07-18 20:48:11回复
  24. #27
    改了吧 别把那电视剧和小说相提并论
    天真2015-07-17 23:28:50回复
  25. #26
    海叔什么时候知道青铜鱼的存在了?
    奇怪2015-07-17 17:34:28回复
  26. #25
    不对啊吴邪的父母不是已经归西了吗 盗墓笔记电视剧里三叔说过的啊
    电视剧和小说版不一样2015-07-17 15:56:46回复
    • 先有小说才有电视剧的懂不?这才是原著,电视剧都是改了的!
      匿名2019-06-22 17:27:46回复
  27. #24
    怎么扯到我身上了
    青铜鱼2015-07-17 12:26:28回复
  28. #23
    接下来有木有小哥出现啊????希望有说一句:欧耶\(^o^)/!!!觉得木有:5。。555。。。5。。。。
    读者2015-07-15 15:40:53回复
  29. #22
    voco闪充是我的秘密武器,充电五分钟通话两小时,不要告诉别人哦。[抛媚眼]
    李易峰2015-07-15 14:41:50回复
  30. #21
    一楼新疆的吧.
    楼兰2015-07-15 1:51:05回复
  31. #20
    我呢。。。
    阿宁2015-07-14 16:30:53回复
  32. #19
    不是說要用我做記號的嗎?
    紅牛2015-07-12 19:45:38回复
  33. #18
    我也想要VIP
    2015-07-12 13:52:02回复
  34. #17
    媳妇 不要又被骗了乱跑啊
    小哥2015-07-12 1:08:01回复
  35. #16
    真是忒牛逼了
    吴邪2015-07-09 17:33:45回复
  36. #15
    三部以来……我出现次数十指可数……在这……我只想弱弱的怒吼一声:三叔你妹啊
    王盟2015-07-09 11:51:12回复
  37. #14
    我也是来复习的
    路人丙2015-07-08 23:46:54回复
  38. #13
    谁有爱奇艺VIP,借我啊
    2015-07-08 19:59:40回复
  39. #12
    哎呀妈呀,我看到5L的真捉急,你再看看第一部的前几章,那断了胳膊的是他爷爷的二哥行不行?那次下血尸墓是吴邪他爷爷,他爷爷的二哥,他爷爷的爹,他爷爷的爷爷!明白了?跟吴邪他三叔那一辈的人木有任何关系!
    忍不住剧透2015-07-08 11:34:23回复
  40. #11
    那是无邪的爷爷吴老狗的二哥断了胳膊,不是无邪的二叔,同学,看书要仔细啊,你这都没搞明白,后面我怕你会看晕过去。
    解惑2015-07-07 22:41:38回复
  41. #10
    楼上的,反正我是。。
    路人乙2015-07-07 19:24:49回复
  42. #9
    我想知道有多少人是为了不被护宝笔记洗脑而回来复习的_(:з」∠)_
    路人甲2015-07-06 18:34:40回复
  43. #8
    我有一百个副本,万事不求人。。。
    老痒2015-07-06 17:24:43回复
  44. #7
    主角100条命也不够死啊,也就讲到老痒比较刺激,什么两条大蛇,两条虫子吧
    1232015-07-04 13:12:59回复
  45. #6
    老痒还活着么
    路人2015-07-03 15:08:40回复
  46. #5
    吴邪二叔年轻的时候不是断了胳膊就失踪了吗?怎么跑出来的?啥情况???
    吴邪的二叔2015-07-02 23:35:35回复
  47. #4
    充电5分钟,通话2小时,我是李易峰与你相约 盗墓笔记
    李易峰2015-07-02 23:11:15回复
  48. #3
    是快到我了吗?
    起灵2015-07-01 16:48:13回复
  49. #2
    我想到一部电视剧,穿越时空的爱恋,当我读到无邪你识破老痒并拿着身份证面对面的时候,一身的鸡皮疙瘩哇
    南派三叔2015-07-01 2:13:52回复
  50. #1
    我快要来了,哦吼!
    小哥2015-06-30 17:53:43回复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