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山古楼 第二十三章 铁块

  这块铁块比我们之前看到的小了很多,大概只有大拇指的大小,让我觉得意外的是,这块铁相对的光滑,虽然也是锈迹斑斑,但比闷油瓶的那块要干净很多,上面的花纹还清晰可辨。

  我曾经想过,闷油瓶床下的铁块那副丑陋的样子是不是因为有人用酸处理过,现在看来果然如此。这种铁块原来应该是这种样子的,而不是闷油瓶那块那样全是看上去像癞蛤蟆,而且从上面非常精美的装饰花纹来看,显然属于一件非常高超的艺术品。

  小铁块也有不规则的断面,显然并不是整体,应该是另外一件东西的碎片,这些铁块应该来自于一件或者几件大型的铁器。

  我一边踩水,一边脑子飞快转动,感觉事情在此时已经基本连成一线了。现在问题开始清晰起来,指向了大概两点。www.daomubiji.com

  我的推测是否正确,是否这里发生过考古队被调包的事件,我们还得继续去寻找那些被他们抛入湖里的设备、踪迹,我想那些尸体很可能也会在附近,这看来并不是难事了。

  再有就是湖底古寨的事情,深山中的湖泊底部怎么会淹着一个寨子呢?这些铁块来自于这个寨子,它们原本是什么东西又有什么用处?为什么考古队会知道这件事情要把它们打捞起来,他娘的这之后的猫腻可能就多了,我们现在完全无从想起。关于湖的事情只能大概的向阿贵打听,不过,我感觉他不会有太多的信息给我们。

  这两点的答案,都在水底。我叹了口气,明白接下来应该做什么,我们必须仔细观察湖底,并且把下面能找到的东西都捞上来查看。看样子,得在水里泡上很长时间。

  可惜,我们身上的草绳都已经酥了无法再用,我的体力也不足以再次潜水,否则我真想立即下去再看看。www.daomubiji.com

  我们在这片水域用尼龙绳加浮漂做了一个记号,三人先回到岸上休息,云彩看到我的样子吓坏了,急忙给我处理。我鼻子里塞了两个布条,蹲在草丛里换好衣服,感觉骨头好像从里面裂开了,疼得我一点力气都用不出来。胖子和闷油瓶把筏子从水里拽到岸上,像使用担架一样抬起筏子,连同筏子上的烂牛皮包一路抬到岸上干的地方。

  云彩他们非常好奇我们从水里捞上来了什么,因为里面没什么特别的,所以胖子也就让她去看,真看到了她就觉得恶心。

  太阳毒辣辣的,内裤甩在石头上自己就会干,我们吃了几棵野果子补充糖分,胖子一边吃一边问阿贵知道不知道淹村的事情?阿贵一头雾水,完全没有任何概念,说他从来不知道这湖下面还有一个寨子。

  刚才我在水中视线一片模糊,大多看不分明,无法说出更多的细节,但是凭借上面那种沉积物的厚度,我就知道这村子沉在湖底肯定有年头了。我让阿贵再想想,附近的寨子有没有关于这件事的传说,哪怕是很老的传说,只要搭边都行。阿贵还是摇头,发誓肯定没有,他道:“其实,我也觉得有点奇怪,我们所有人都知道这里有个湖,但是这湖到现在连名字也没有,老人也不是经常提起。”

  我和胖子面面相觑,我预料到他不会知道得太多,因为到底是传说,能不能流传下来要看运气,但是我没有想他会说得这么绝对。

  羊角山有很多的传说和怪事,因为这里自古是深山和猎区的分界线,人类的活动痕迹到这里就基本不延伸了,所以有传说是很正常的,可是羊角山中这么大一个湖泊,理应也有传说,但却像绝缘了一样,没有任何故事,让我感觉有点奇怪。

  胖子道:“这会否就是你们说的被山火烧过的老村寨,说你们的老寨子也是在羊角山被山火烧光了,其实是被淹在这湖下了?所以你们都说在地面上看不到一点痕迹了。”

  阿贵摇头:“年代太久了,就是那烧毁的老寨子的传说,也是大明皇帝的时候,两者间有什么联系,我真就没法说了。”

  我看阿贵就知道他不是在说谎,于是躺下来抽了根烟,用手指按摩自己爆痛的太阳穴,心说果然得靠自己。

  胖子遥指着湖面我估计出的湖底最深的位置道:“这湖底是怎么个德行,我看像被钉锤敲出来的一样,你说是怎么形成的?”

  我道:“这不是形成的,这种落差一般只在山与山之间的峡谷河流中才会产生,这湖应该是个堰塞湖,可能是在几百年前形成的。”

  “是因为地震吗?”云彩在边上好奇道。

  我摇头:“水下的村子保持得相对完好,如果是大地震我们肯定看不到这么整齐的石头路和篱笆,说明村子被水淹没是在相对温和的情况下。”我指了指胖子刚才指的最深处,说出了我的推测,“有可能是因为地质运动,或者什么另外的原因,在几百年前我们对面的那些山体中,突然出现了一条连通着附近地下水系的暗河,因为这个村子正好地处低洼地带,所以突如其来的大水就将整个村子全部淹没了。”

  为什么说是地下水系的水,是因为我没有听阿贵说过附近有更大的湖泊,十万大山中我也没有听说过有大湖,但是这里的喀斯特地下河是很有名的。这里接近热带,降雨十分频繁,这些水肯定得有地方去。地面上走的河流水,最后也是汇入地下的大江大河。

  昨晚的虹吸潮肯定也是因为这个口子。

  胖子道:“看来我说得没错,那我们要找的东西,一定就在最深的地方,我们不可能找到了。”

  我摇头:“非也,这些木楼就好比过滤网,被虹吸潮水吸入湖底的东西,大部分都会在古村的外沿被那些篱笆和木楼卡住,所以我们只需要搜索这一圈就基本会有收获,否则,我觉得可以承认失败了。”

  这一圈的深度并不太深,我估计只有二十米多,只要有点耐心,我们肯定能发现什么。

  胖子看了看太阳,一下又来了兴致,道:“今日事今日毕,咱们这就下水。”

  我立即摇头,那是不可能的,从刚才我们潜水的经历来看,徒手潜水实在有点勉强,要想仔细从容地调查水底的古寨,肯定得用专业的潜水用具。我们绝对没法马上进行,得先回到县城里,然后通过关系把装备运过来。

  这是一个大工程,潜水器械很重,可能得雇十几个人用骡子拉进山里来,这就不符合我们低调的初衷。而且,这种东西不是那么好弄的,除了氧气瓶,我们还得准备充氧气用的氧气泵,那玩意儿可不是什么小家伙,骡子可能都拉不进来,得分解后再运输,那时间就更久了。

  我心中很急,让我要再等一段时间,我恐怕会被折磨死。

  胖子也是不愿意回去,但他比我理性,他想了想道:“这个不用想,想要完全探索我们肯定得回去带水肺过来,没什么其他选择。不过从刚才潜水的情况来看,只是潜入水底简单搜索的话也没有必要用水肺,我们可以分头办事,一个人回去置办装备,另外两个在这里先开始打捞那些沉物。这两件事情可以同时进行。”

  “那谁回去?”我问道。

  “从关系上来说,当然是你回去最合适,你的关系最多,我和小哥在这里打捞。你想你认识这么多伙计,直接找几个伙计帮你置办,可以交代完了就回来,比我们方便多了。”

  我骂了一声:“我靠,那还不是一样,我还是得憋死。”

  “一个人憋死总好过三个人一起憋死,而且你想,让小哥去肯定不可能,我的关系在北京,比你不方便很多,我去办的话你等的时间更长,在这种地方看看风景是不错,你待上一个月你也难过,所以听胖爷我的没错,你回去置办是最理想的。”胖子冠冕堂皇道。

  我看着胖子的表情,那叫一个欠揍,但是仔细一想,他说的确实有道理,我只要给潘子打一个电话几天内事情就能搞定,还能把王盟和三叔铺子里的几个伙计都带过来帮忙。胖子这不靠谱的,他出去办事我还真不放心。我只好点头,当下一合计,也别磨蹭了,明天一早就回去,力求速战速决。

  于是和阿贵约好,明天由阿贵带我回去,云彩在这里守着胖子和闷油瓶,我一想阿贵这么来来回回也辛苦,而且现在我们还真缺他不可,得笼络一下他,于是开了个大价钱。

  接下来的时间我就瘫了,几乎就没站起来过,胖子和闷油瓶又去潜了两次,又带上来一些东西,但都已经高度破败了,都是垃圾,没什么价值。其中有一支当时的冲锋枪,烂得好比烧火棍一样,胖子爱惜枪,直叫可惜。

  胖子也看到了沉在水下的寨子,不由得吃惊竟有这么大规模,他道可惜没有潜水镜,否则可以看得更加清楚一点,也不会尽捞些垃圾。接着他就满世界找替代品,搜遍了所有的装备,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个东西,那就是手电筒的筒头,但是这玩意儿不太可能密封,胖子就作了一个非常离谱的决定,他把手电筒的筒头贴在自己的眼睛上,缝隙粘上胶布和油脂,然后用力压住,这样可以保证一只眼睛能在水下远视。胖子潜入到浅水中试验,却立即被水压压进筒里,这方法是行不通的。无奈之下他只好让我记得,阿贵和我回县城里,随便找个体育用品店先带点普通的装备过来顶顶。

  当夜无话,第二天我早上我就离开了羊角山,走的时候,天空乌云密布,似乎要下大雨,我挥手和他们告别,接着走上山路。走到山腰再次看向湖面时,看到那片乌云,我忽然有一种奇怪的预感,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

分享到:
赞(7)

评论50

  • 您的称呼
  1. #50
    说的就跟你没法评论似的,骂别人之前还是先检讨一下自己吧!
    回楼上2017-01-08 18:02:48回复
  2. #49
    好像你不发评论似的
    回楼上2016-12-31 11:21:17回复
  3. #48
    楼上的你不也是在发评论么?呵呵
    第一次读2016-12-26 12:05:01回复
  4. #47
    话说你不也发评论了吗
    回复3页6楼2016-12-24 17:27:49回复
  5. #46
    一群发评论的煞笔
    呵呵2016-12-11 10:34:27回复
  6. #45
    关我什么事
    乌云2016-12-01 16:00:19回复
  7. #44
    小邪的预感总是很准,又要有事发生了
    匿名2016-08-30 18:00:09回复
  8. #43
    草你把
    操你妈2016-04-06 14:33:38回复
  9. #42
    我要发生了
    什么事2015-11-30 15:27:39回复
  10. #41
    胖子留在这里为的更多是和云彩在一起吧
    真相2015-11-05 23:55:51回复
  11. #40
    没错 接下来到我出场了
    铁疙瘩2015-10-05 13:36:06回复
  12. #39
    把我甩在石头上晾干,那你们是光着么
    内裤2015-09-25 16:50:25回复
  13. #38
    我不要离开小哥!!
    吴邪2015-09-25 16:48:26回复
  14. #37
    我挥手和他们告别,接着走上山路。走到山腰再次看向湖面时,看到那片乌云,我忽然有一种奇怪的预感,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我不在的时候死胖子你给我警醒点不能让他们两个干不该干的事!
    天真2015-09-24 18:00:44回复
  15. #36
    几年前我都烂了!几百年木头还没烂
    骨头2015-09-11 1:31:53回复
  16. #35
    难道各位没发现问题吗?天真说当时有两支部队,第一支由第二支易容的。那么问题来了!有陈文锦的照片是什么鬼?(那张照片,是他们走的时候拍的)那么就有三种可能了。1、陈文锦当年便已经死了,现在的陈文锦是被易容的。2、天真,你真的天真了!3、三叔,你的构架有漏洞哦!!
    柯南2015-09-09 20:52:29回复
  17. #34
    我哪里奇怪了
    预感2015-09-01 20:13:06回复
  18. #33
    回七楼,那叫乌鸦嘴
    粽子2015-08-29 16:39:44回复
  19. #32
    怕了你的预感了,快赶上预言了!
    起灵2015-08-28 16:46:59回复
  20. #31
    叽叽,听说有人找我?
    两只小鸡2015-08-26 10:38:41回复
  21. #30
    没错我又出现啦_(:3 」∠)_
    奇怪的预感2015-08-18 20:58:10回复
  22. #29
    太阳毒辣辣的,内裤甩在石头上自己就会干… 也会自己消失
    吴邪2015-08-17 13:57:19回复
  23. #28
    死胖子我回来要是小哥少了一根毫毛我非弄死你不可。我连骂都舍不得骂。
    吴邪2015-08-16 13:58:06回复
  24. #27
    天真的预感似乎每次都很准
    槛外人2015-08-12 17:52:49回复
  25. #26
    那内裤上的两只小鸡也真是醉了
    云彩2015-08-10 18:08:55回复
  26. #25
    该来的总会来啊!
    打酱油的路人2015-08-05 14:30:50回复
  27. #24
    不要跟我抢天真!
    小哥2015-07-30 20:09:07回复
  28. #23
    给天真度口气好吗
    无邪的闷油瓶2015-07-28 22:22:15回复
  29. #22
    回来了!
    阿宁2015-07-26 19:31:36回复
  30. #21
    悶油瓶是我的
    吳邪2015-07-26 0:37:56回复
  31. #20
    我走了,记得想我
    无邪2015-07-22 12:09:04回复
  32. #19
    我真的不放心你和胖子在一起,谁知道我不在的这些日子胖子会对你做些什么。。。小哥,千万记得要想我啊
    天真2015-07-18 14:31:10回复
  33. #18
    伤心,天真,你就这么走了,就不怕彩云趁机对我那什么了吗?
    小哥2015-07-16 11:16:55回复
  34. #17
    我绝对不会告诉你们 我们捞铁块是为了驱蚊虫
    考古部队2015-07-15 23:00:59回复
  35. #16
    你们好残暴。
    内裤2015-07-15 15:28:14回复
  36. #15
    终于知道瓶邪是怎么来的了
    我嘞个去2015-07-15 10:55:43回复
  37. #14
    小哥你怎麼不要我了?
    小雞內褲2015-07-13 15:14:13回复
  38. #13
    小哥,我去去就会,云彩别打我小哥主意
    天真2015-07-13 1:04:27回复
  39. #12
    天真,你怎么能丢下小哥?!
    天真无邪的闷油瓶小哥2015-07-11 16:49:02回复
  40. #11
    哎咦呀 那群淫好变态 小哥保护我
    云彩2015-07-11 12:05:04回复
  41. #10
    我在哪
    铁皮箱子2015-07-10 11:33:03回复
  42. #9
    为什么拿硫酸泼我?我招你们惹你们了?
    铁块2015-07-09 16:07:33回复
  43. #8
    内裤甩在石头上自己就会干。什么都没穿云彩还在呢
    吴邪2015-07-08 16:18:11回复
  44. #7
    4楼你好调皮小哥是天真的
    吐槽2015-07-08 9:22:59回复
  45. #6
    为何把我和密布放在一起
    乌云2015-07-08 1:09:34回复
  46. #5
    大家好,我马上就要发生了
    什么事2015-07-05 19:52:56回复
  47. #4
    啦啦啦,天真终于走了,这会是我和胖子最开心的日子,嗯,啊,雅蠛蝶
    张起灵2015-07-04 21:53:44回复
  48. #3
    小哥,我快不行了,为什么不给我度口气
    吴邪2015-07-02 17:14:20回复
  49. #2
    小哥。。
    匿名2015-07-01 12:50:47回复
  50. #1
    大家好
    过路人y2015-06-30 12:34:07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