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8 第二十一章 (同人作品)

注意:本章为盗墓笔记同人作品,并非三叔所写,本章作者为Diadem杉叶。不喜勿读。

  看见闷油瓶进去了,我也紧跟着钻进门缝里。

  墓门后并没有我想象的墓室或者甬道,而是一个相对比较大的空间,手电经过长时间的使用电量已经不是很足,光线照射出去都没有反光。一个伙计刚要往里走就被闷油瓶一把拉住,用手电指了指他的脚下,我才发现那伙计的脚下已经没有路了,我们站的地方似乎是一个不大的石台,再往下就净是浓郁的黑,要不是闷油瓶,刚才那伙计铁定是要掉到下面去了。

  待九个人都进来以后原本不大的石台就显得更加促狭,二叔打亮一只冷烟火向下扔去,直直坠落,很快就砸到了底,大约也就八九米近三层楼的高度,攀下去绝对不是问题,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二叔还是决定先打一颗照明弹看看周围的环境。

  随着照明弹一个亮点向外飞出,我们马上就意识到之前我们似乎太高估这里的高度和大小了。

  照明弹很快就打到了对面的墓墙上,由于速度太快几乎在撞上的同时就提前爆炸了,我听见有人骂了一声‘我草’就马上反应过来闭上眼睛把头转向一边,但是刺眼的强光几乎瞬间穿透了我的眼睑,待光不是那么强了,我就睁开眼睛看了看,觉得除了有一点眼花之外并没有影响到视力,使劲眨了眨眼就基本正常了。抬起头就看见闷油瓶正在看着我,我摆摆手表示没事就接着照明弹的光去观察整个墓室。

  这时照明弹已经掉到地上剧烈的燃烧着,趁着光我就发现这是一个八角性的墓室,长宽大约有四十米左右,在我们头顶五六米处是穹顶,似乎雕着什么,但是斜度很大根本分辨不出来。整个墓室就我们站的地方是有一个石台,其他地方全部都是直上直下的幕墙,给我的感觉就是,普通家里的一楼只剩下玄关了,其余一楼和地下室之间的地板都不翼而飞了。

  整个墓室简洁的要命,只有在墓室的最中心位置有一个白玉石台,在石台上摆着一口漆黑的棺椁。就那么看过去,我就觉得那口棺椁有些眼熟,像是在那里见过一样。

  我看向闷油瓶就发现他也盯着那棺看,似乎在思考什么。这时就听见黑眼镜吹了一声口哨嘻着一张脸走过去拍了拍闷油瓶的肩膀说道:“哑巴是不是想起什么来了?之前咱们在格尔木和吴邪一起见过的。”

  听到黑眼镜的话,我才猛然想起来当初在疗养院地下室的时候那个黑色的棺椁。当时就是黑眼镜和闷油瓶一起,在棺椁下面找到的文锦要给定主卓玛的信物的。我没有想到还会有一口几乎相同的在这里。

  闷油瓶并不理他,见照明弹逐渐暗下去就淡淡的扫一眼去准备下降的绳子了。

  这种高度对于在四川岩壁上呆了几个星期的我实在是小菜一碟,几乎不费什么力气就潇洒的攀了下去,就差一帅气的甩头了。虽然顶着三叔的脸也帅不起来。

  我并没有看后面的人,而是跟着最先下来的二叔和闷油瓶去看那个棺材。

  越走近我就越确定这个与疗养院的那具古棺几乎一模一样,无论是大小还是花纹或者是材质,都明显是出自一个地方的东西。我之前就在想疗养院地下室为什么会有那样一具古棺,不过现在看来八成是有人从这里搬过去的。

  二叔也没有多说话,直接叫后面的人快一点准备开棺。我心想二叔怎么跟胖子附身了一样的,看见棺材就想着明器去撬。就问二叔怎么就直奔着棺材了。

  二叔看了我一眼就说,他们已经找到3具这样的棺材了,里面是一具用铜链绑死的小的铁棺,再往下棺椁的底部是空心的,直接通向下一层,不过之前的到没有这么大的墓室和墓门。

  我点头也不再说什么,就凑上前去看。不看不要紧就让我发现了一个问题。“这棺材怎么是倒扣的?你们之前看到的也是?”我看向二叔。我原本二叔知道,不过看他一脸的疑惑凑过来看就知道他也是第一次发现。

  棺椁的石料摸上去即使我带着手套也觉得冰冷刺骨,上面的花纹浅而凌乱很难辨认,在棺上四分之一处有一道细纹看上去很像棺缝,但是如过再仔细看就能发现那只是一道花纹。而在离玉台不到十公分处有一道大的缝。整个棺椁就像是上下倒置了一般。

  其他人也都下来了,二叔皱了下眉头就继续吩咐伙计开棺。我退到旁边看着那几个伙计撬棺材,一想想也是,反正知道路就在棺材下面,在怎么不对也是要去开棺的。这是就是吴家人的性格么?

  几个伙计找好支点套上绳子,随着“一二三起!”的声音我就看见棺椁慢慢的升了起来。

  我们几个人连忙上去看,就听见站在旁边的二叔骂了一声靠,接着连闷油瓶的眉头也皱起来了。我也往里面望了一眼,心里直叫不好。

  按二叔的说法,里面应该是一具绑铜链的铁棺,现在铁棺是有,铜链也有,但是铜链断成了几段在一旁,而铁棺的棺盖也推在了一边,铁棺里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气氛一时间冷了下来,没有人说话,墓室里静得可怕。就在这时,在墓室里回荡起一种闷沉的响声,而且越来越大,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要来了。

  我们全部戒备起来,但是声音在墓室里回音很大,我根本分辨不出具体声源的方向。闷油瓶猛地仰起头,“上面”几乎就在闷油瓶音落的同时,墓室顶就掉下来一堆的渣子和小碎石,我仔细一看似乎全是墨绿色的玉。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看见一个黑影从上面直直的掉了下来,摔到了棺材里。我们都吓了一跳向后退去,只见那黑影猛地跳起来扑向离得最近的闷油瓶。

  “不好,是粽子!”有人叫道。

  我心说这不废话么,墓室少说也有二十米高,要是人从上面摔下来,不死也要终身瘫痪了。现在还能没事一样的攻击人,不是粽子是什么。

  我连忙向闷油瓶看去,虽然以他的身手不需要让我关心。

  只见闷油瓶在粽子扑向他的前一秒就做出了反应,一蹬地快速的向后退去一只手又紧接去摸被背身后的刀。我心里不禁为粽子道了一声可惜,你说你惹谁不好偏要去惹闷油瓶,这不是找死么。

  我刚还在为粽子感叹的时候就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闷油瓶已经都举起了刀,但是始终没有落下,粽子的攻击不等人,一爪子就下去了,闷油瓶急忙向后退,但是还是被抓到了衣服,一件东西被扫飞了出来,正好落在了我的不远处。

  见到那个东西掉了,闷油瓶扭头去找。粽子的攻击也在那一刻顿了一下。

  我看闷油瓶就都这么关心的东西就捡了起来,从袋子里掏出一看,竟然是那个鬼玺。

作者:Diadem杉叶

分享到:
赞(0)

评论9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