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沼鬼城(中) 第十九章 再次出发

  第二天的清晨,车队再次出发。

  离开了这个叫作兰错的小村,再往戈壁的深处,就是地图上什么都没有的无人区,也就是说,连基本的被车轧出的道路也没有,车轮的底下,是几十年甚至上百年都没有人到达的土地、路况,或者说地况更加的糟糕,所谓的越野车,在这样的道路上也行驶的战战兢兢,因为你不知道戈壁的沙尘下是否会有石头或者深坑。而定主卓玛的又必须依靠风蚀的岩石和河谷才能够找到前行的标志,这使得车队不得不靠近那些山岩附近的陡坡。

  烈日当空,加上极度的颠簸,刚开始兴致很高的那些人几乎立即被打垮了,人一个接一个给太阳晒蔫,刚开始还有人飙车,后来全部都乖乖的排队。

  在所谓的探险和地质勘探活动中,沙漠戈壁中的活动其实和丛林或者海洋探险是完全不同的,海洋和丛林中都有着大量的可利用资源,也就是说,只要你有生存的技能,在这两个地方你可以存活很长的时间。但是沙漠戈壁就完全相反,在这里,有的只有沙子,纵使你有三头六臂,你也无法靠自己在沙漠中寻找到任何一点可以延续生命的东西,这就是几乎所有的戈壁沙漠都被称呼“死亡之地”的原因。而阿宁他们都是第一次进这种地方,经验不足,此时这种挫折是可以预见的。

  我也被太阳晒得发昏,看着外面滚滚的黄尘,已经萌生了退意,但是昨天定主卓玛给我和闷油瓶的口信,让我逼迫自己下定了决心。想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又感觉一股无法言明的压力。

  它就在你们当中。

  它是谁呢?

  在文锦的笔记中,好多次提到了自己这二十年来一直在逃避“它”的寻找,这个它到底是什么东西?而让我在意的是,为什么要用“它”而不是“他/她”?难道这个在我们当中的“它”,不是人?真是让人感觉不舒服的推测。

  刚进入无人区的路线,我们是顺着一条枯竭的河道走。柴达木盆地原来是河流聚集的地方,大部分的河流都发源于唐古拉和昆仑的雪峰,但是近十年来气候变化,很多大河都转入地下,更不要说小河道,我们在河床的底部开过,发现到处都是半人高的蒿草,这里估计有两三年没有水通过了,再过几年,这条河道也将会消失。

  等三天后到达河道的尽头,戈壁就会变成沙漠,不过柴达木盆地中的沙漠并不大,它们犹如一个一个的斑点,点缀在盆地的中心,一般的牧民不会进入沙漠,因为里面住着魔鬼,而且没有牛羊吃的牧草。定主卓玛说绕过那片沙漠,就是当年她和文锦的队伍分开的盐山山口,那里有一大片奇怪的石头,犹如一个巨大的城门,所以很容易找到。再往里,就是沙漠,海子,盐沼交汇的地方,这些东西互相吞食,地貌一天一变,最有经验的向导也不敢进去。

  不过阿宁他们带着GPS,这点他们倒是不担心,虽然扎西一直在提醒他们,机器是会坏掉的。特别是在昼夜温差五十多度的戈壁上。

  顺着河道开了两天后,起了大风,如果是在沙漠中,这风绝对是杀人的信风,幸好在戈壁上,它只能扬起一大团黄沙,我们车与车之间的距离不得不拉大一百米以上,能见度几乎为零,车速也满到了最低标准,又顶着风开了半天后,车和驾驶同时就到达了极限,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无线电也无法联络,已经无法再开下去了。

  高加索人并不死心,然而到了后来,我们根本无法知道车子是不是在动,或者往哪里动,他只好停了下来,转了方向侧面迎风防止沙尘进入发动机,等待大风过去。

  车被风吹的几乎在晃动,车窗被沙子打的哗啦啦作响,而我们又不知道其他车的情况,这种感觉真是让人恐惧。我看着窗外,那是涌动的黑色,你能够知道外面是浓烈的沙尘,而不是天黑了,但是毫无办法。

  在车里等了十几分钟后,风突然又大了起来,我感觉整个车子震动了起来,似乎就要飞起来一样。

  高加索人露出了恐惧的神色,他看向我说:“你以前碰到过这种事情没有?”

  我心说怎么可能,看他惊慌的样子,就安慰他说放心,路虎的重量绝对能保护我们,可是才刚说完,突然“咣当”一声巨响,好像有什么东西撞到路虎上,我们的车整个震了一下,警报器都给撞响了。

  我以为有后面的车看不到路撞到我们了,忙把眼睛贴到窗户上,高加索人也凑过来看。

  外面的黑色比刚才更加的浓郁,但是因为沙尘是固体,所以刮过东西的时候会留下一个轮廓,如果有车,也可能能看到车的大灯。

  然后却外面看不到任何车的灯光,我正在奇怪,高加索人却突然怪叫了起来,抓住我往后看,我转过头,就看到我们的另一面的车窗外的沙尘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出一个奇怪的影子。

  车窗外的黑色影子模糊不清,但是显然贴的车窗很近,勉强看去,似乎是一个人影,但是这样的狂风下,怎么会有人走在外面,这不是寻死吗?

  我们还没有来得及惊讶,那影子就移动了,他似乎在摸索着车窗,想找打开的办法,但是路虎的密封性极好,他摸了半天没有找到缝隙,接着,我们就看到一张脸贴到了车窗上。车里的灯光照亮了他的风镜。

  我一下就发现,那是阿宁他们配备的那种风镜,当即松了口气,心说这王八蛋是谁,这么大的风他下车干什么?难道刚才撞我们的是他的车。

  窗外的人也看到了车里的我们,开始敲车窗,指着车门,好像是急着要我们下去,我看了看外面的天气,心说老子才不干呢!

  还没想完,突然另一边的车窗上也出现了一个带着风镜的人的影子,那个人打着灯,也在敲车窗,两边都敲的和很急促。

  我感觉到不妙,似乎是出了什么事情,也许他们是想叫我们下去帮忙,于是也找出斗篷和风镜带起来,高加索人拿出两只矿灯,拧亮了递给我。

  我们两个深吸了口气,就用力的打开车门,一瞬间一团沙尘就涌了进来。我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但是还被一头吹回了车里,用脚抵住车门才没有让门关上,第二次用尽了吃奶的力气,低着头才钻了出去,被外面的扶住拖了出来。而另一边下车的高加索人直接就给刮倒在地,他的叫骂声一下给吹到十几米外。四周全是鼓动耳膜的风声和风中灰尘摩擦的声音,这声音听来不是很响,却盖过其他所有的声音,包括我们的呼吸声。

  脚一落到外面的戈壁上,我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地面的位置怎么抬高了?用力弓着身子以防被风吹倒,我用矿灯照向自己的车,这一看我就傻眼了,我操,车的轮子一半已经不见了,车身斜成三十度,到脚蹬的部分已经没到了河床下沙子里,而且车还在缓慢往下陷,这里好像是一个流沙床。难怪车子怎么开都开不动了。

  没有车子,我们就完蛋了。我一下慌了,忙上去抬车,但是发现一踩入车子的边缘,就有一股力量拽着我的脚往下带,好像水中的旋涡一样,我赶紧跳着退开去。这时候一旁刚才敲我们窗的人就拉住我,艰难的给我做手势,说车子没办法了,我们离开这里,不然也会陷下去。

  他包的严严实实的,嘴巴裹在斗篷里,我知道他同时也在说话,但是我什么都听不见,我不知道他是谁,不过他手势表达的东西是事实。于是我点了点头,用手势问他去哪里?他指了指我们的后车盖,让我拿好东西,然后做了个两手一齐向前的动作。

  这是潜水的手语,意思是搜索,看样子在车里的很多人如果不下车,肯定还不知道车已经开进了流沙床,我们必须一路过去通知他们,不然这些路虎会变成他们价值一百多万的铁棺材。

  我朝那个人点了点头,做了个OK的手势,就打开车后盖取出了自己的装备,几乎是弓着身子,驼背一样的完成这简单的事情。此时,其实我的耳朵已经被轰麻了,四周好像没了声音,一片的寂静,这有点看默片的感觉,一部立体的默片。

  关上车盖的时候,我就看到我们的车后盖已经凹陷了下去,好像给什么庞然大物擦了一下一样,我想起了车里的震动,就用矿灯朝四周照了照,然而什么都看不到,只有高加索人催促我快走的影子。

  我收敛心神,心说也许是刮过来的石头砸的,就跟着那几个影子蜷缩着往后面走去。

  走了八十几米,我感觉中的八十几米,也许远远不止,我们就看到下一辆车的车灯。这辆车已经翘起了车头,我们上去,跳到车头上,发现里面的人已经跑了出来。我们在车后十几米的地方找到了他们,有一个人风镜掉了,满眼全是沙子,疼的大叫,我们围成风墙,用毛巾把他的眼睛包起来。

  我们扶着他起来,继续往前,很快又叫出了一辆车,车里三个家伙正在打牌,我们在车顶上跳了半天他们都没反应,最后我用石头砸裂了他们的玻璃,此时半辆车已经在河床下面了。

  把他们拖出来后,风已经大到连地上的石头都给刮了起来,子弹一样的硬块不时的从我们眼前掠过去,给打中一下就完蛋了。有一个人风镜给一块飞石打了一下,鼻梁上全是血,有人做手势说不行了,再走有危险,我们只好暂时停止搜索,伏下来躲避这一阵石头。

  几个人都从装备中拿出坚硬的东西,我拿出一只不锈钢的饭盒挡在脸上,高加索人拿出了他的圣经,但是还没摆好位置,风就卷开了书页,一下子所有的纸都碎成了纸絮卷的没影了,他手里只剩下一片黑色的封面残片。

  我对他大笑,扯起嗓子大喊:“你这本肯定是盗版的!”还没说完,一块石头就打在了我的饭盒上,火星四溅。饭盒本来就吃着风的力道,一下我就抓不住,消失得没影了。

  我吓了个半死,这要是打到脑袋上,那就是血花四溅了,只能报紧头部,用力贴近地面。

  这个时候,突然就是四周一亮,一道灼热闪光的东西就从我们的一边飞了过去,我们都给吓了一大跳,我心说我操,什么东西这么快。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前面又是三道亮光闪起,朝我们飞速过来,又是在我们身边一掠而过。接着我就闻到一股熟悉的气味,那是镁高温燃烧的气味。心里立即知道了闪光是什么东西——那是给裹进风里的信号弹。

  我不禁大怒,心说是哪个王八蛋,是哪只猪在这中天气下,在上风口放信号弹,怕风吹不死我们想烧死我们吗?时速一百六十公里以上千度高温火球,打中了恐怕会立毙。

  但是转念一想,就知道不对了,这批人都训练有数,怎么可能会乱来。在探险中,发射信号弹是一种只有在紧急的时候才会使用的通信方式,因为它的传播范围太广,弹药消耗大,一般只有在遇到巨大的危险,或者通信对象过于远的时候才会使用。现在在这么恶劣的条件,他们竟然也使用了信号弹,那应该是前面出了什么状况。

  我看一眼四周的人,他们都和我有一样的想法,我就做了个手势,让三个没受伤的人站了起来,我们要往那里去看看。如果他们需要帮忙,或者有人受伤,不至于没有帮手。

  这不是一项说做就做,或者是个人英雄主义的差事,我刚站起来就被一块石头打中肩膀,我们都把包背到前面当成盾牌,调整了指北针,往信号弹飞来的方向走去。同时提防这还有信号弹突然出现。

  走了一段时间后,我们也不知道自己的方向有没有走歪掉,不过在一百多米开外,我们看到了三辆围在一起的车,但是车的中心并没有人,已经离开了。我们在车子的周围搜索,也没有发现人,但是车里的的装备没有被拿走。

  车子正在下陷,我们打开了车子的后盖,心说至少应该把东西抢救出来,就在刚想爬入车子里的时候,又有信号弹闪了起来,在我们很远的地方掠了过去。这一闪,我们发现发射信号弹的地方变成了在我们的左边,离我们并不是很远。看样子我们的方向确实歪了。或者是发射的人自己在移动。

  我们背起装备,虽然非常的累,这样一来风却吹不太动我们了,我们得以稳定了步伐,向信号弹发射的地方走去。走着,走着,我们忽然就惊讶的看到,前方的滚滚沙尘中,出现了一个庞然大物的轮廓。

  狂风中,我们弓着身子,互相搀扶着透过沙雾,看着那巨大的轮廓,都十分的意外,一下子也忘了是否应该继续前进。

  边上的高加索人打着手势,问我那是什么东西。这个家伙有一个惯性思维,就是他现在在中国,那么我是中国人,在中国碰上什么东西都应该问我。

  我摇头让他别傻,我心里也没有底。

  平常来讲,毫无疑问,在我们前面的不到两百米的地方,如果不是一只中年发福的奥特曼,那应该就是一座巨大的山岩,这是谁都能马上想到的,但是我们来这里的路上是一马平川,并没有看到有这么高大的山岩。

  这山岩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难道是我们集体失神了,都没看到?我心里说,又知道不可能,首先最重要的是我们一路过来都在寻找这种山岩,因为我们需要阴凉的地方休息,这种山岩的背阴面是任何探险队必选的休息地。而平时的戈壁上,这样的孤立的山岩并不多,所以如果有我们肯定会注意。

  不过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这么大的山岩,是一个避风的好场所,那些发信号弹,也许是通知我们找到了避风的地方。

  我开始带头往山岩跑去,很快我就明显的感觉到,越靠近岩石,风就越下,力气也就越用的上,跑到一半的路程的时候,我已经看到了前面有五六盏矿灯的灯光在闪烁。

  我欣喜若狂,向灯光狂奔,迎着狂风,一脚深一脚浅的冲了过去。然而跑了很久,那灯光似乎一点也没有朝我靠近,他妈的竟然有这么远,我心里想着,一边已经精疲力竭,慢了下来,招呼边上的人等等,我感觉事情有点不对。

  可我回头一看,不由得傻了眼,我身边哪里还有人,前后左右只有滚动的狂沙和无尽的黑暗。

分享到:
赞(3)

评论48

  • 您的称呼
  1. #48
    我去哪了?不是说了骨头都生锈了么?为啥不带我
    胖子2017-01-17 21:27:43回复
  2. #47
    看了两遍依然不知道青铜门后面是什么,还有这个它是什么东西
    重温党2016-12-29 22:40:09回复
  3. #46
    奥特曼老公找我有事吗:)
    怪兽2016-03-24 14:43:20回复
  4. #45
    哪里有怪兽!
    奥特曼2016-01-24 12:58:43回复
  5. #44
    我要随风飞翔
    信号弹2015-12-29 10:51:02回复
  6. #43
    他怎么知道是它,他还是她
    2015-11-09 14:58:06回复
  7. #42
    无邪知道是它而非他她是在格尔木地下文锦笔记里知道的,不是听那老太太传口信听出来的好吗。。。
    二页十八楼请认真读小说2015-09-06 17:49:02回复
  8. #41
    嗯,,,小哥去哪了?
    邪恋瓶'不悔守十年2015-08-30 21:59:19回复
  9. #40
    日记里也有它,吴邪就以为是它。录像带里的吴邪是怎么回事?
    2015-08-30 15:18:17回复
  10. #39
    终极是张家族人的高级密秘
    匿名2015-08-29 16:40:14回复
  11. #38
    你说什么?风声太大,我听不见!
    高加索人2015-08-26 22:01:45回复
  12. #37
    我靠,无邪听口音就能分辨出它他她了,整部小说都是大神
    2015-08-26 10:09:25回复
  13. #36
    它指的是一个组织,是张家,掌管着长身不老的秘密。
    匿名2015-08-23 17:09:27回复
  14. #35
    重温党的也不知道"它"是谁么?
    匿名2015-08-23 13:45:50回复
  15. #34
    听说我发福了 !
    奥特曼2015-08-23 13:45:35回复
  16. #33
    终极是什么??
    路人甲2015-08-20 2:14:29回复
  17. #32
    飘过
    尼玛2015-08-19 20:55:19回复
  18. #31
    车震动了起来 欧某 我好像想到了。。。。小哥 你要是震 回家和你媳妇 慢慢震 现在这么多人。。。。
    吐槽2015-08-16 14:07:25回复
  19. #30
    我觉的它应该是个组织,就是把考古队囚禁到疗养院的dang 的高层之类的,目的是长生不老的秘密类似于玉佣的能力。 不喜勿喷
    我也是重温党2015-08-12 14:17:18回复
  20. #29
    我觉的它应该是个组织,就是把考古队囚禁到疗养院的党的高层之类的,目的是长生不老的秘密类似于玉佣的能力。 不喜勿喷
    我也是重温党2015-08-12 14:13:36回复
  21. #28
    找我干嘛〜
    2015-08-11 11:23:43回复
  22. #27
    小哥吴邪
    ·2015-08-02 14:02:20回复
  23. #26
    好晕
    匿名2015-07-31 9:53:41回复
  24. #25
    关我啥事
    奥特曼2015-07-30 17:04:13回复
  25. #24
    小邪呀,你怎么老是迷路呢
    路人2015-07-22 22:23:12回复
  26. #23
    它,也许是只某种奇怪的东西,比如以前的吴邪或霍玲
    读者2015-07-21 1:38:05回复
  27. #22
    我怎么飞了?
    饭盆2015-07-20 23:31:05回复
  28. #21
    【它】好像是【黑飞子】?
    重温党2015-07-18 18:08:15回复
  29. #20
    我也要入戏
    苍井空2015-07-15 12:55:37回复
  30. #19
    来我这,来我这!【我是陷阱】
    山岩2015-07-14 14:03:06回复
  31. #18
    傻眼了吧 叫你乱跑
    傻逼2015-07-13 23:14:00回复
  32. #17
    它 或许是第十一个人
    傻逼2015-07-13 22:50:45回复
  33. #16
    怪我咯
    发福的奥特曼2015-07-10 20:35:09回复
  34. #15
    谁特么老诅咒我要坏?
    机器2015-07-06 5:00:10回复
  35. #14
    没有我这个正常人的存在你们搞基就没有一点的限制了,车震吧警报器搞搞响了 我们的车整个震了一下,警报器都给撞响了。
    王胖子2015-07-05 19:14:25回复
  36. #13
    不过阿宁他们带着GPS,这点他们倒是不担心,虽然扎西一直在提醒他们,机器是会坏掉的。【机器是会坏掉的】
    。。。2015-07-05 17:24:43回复
  37. #12
    吴邪...【皱眉】
    张起灵2015-07-04 12:59:06回复
  38. #11
    还是这里哥霸气,电视剧里给哥整的发型整个一傻比
    小哥2015-07-03 15:36:31回复
  39. #10
    小哥救我
    天真无邪2015-07-01 21:27:54回复
  40. #9
    前面的黑眼镜是不是黑瞎子
    过客2015-06-30 17:04:26回复
  41. #8
    别怕,我来啦
    张起灵2015-06-30 16:12:57回复
  42. #7
    小哥快来
    天真2015-06-30 11:16:37回复
  43. #6
    在原地等我,我会找到你,相信我!
    小哥2015-06-29 22:13:52回复
  44. #5
    吾邪,不管你在哪里,我一定会找到你
    小哥2015-06-29 12:19:44回复
  45. #4
    小哥你在哪 我迷路了
    吴邪2015-06-28 17:46:23回复
  46. #3
    楼上文艺了…
    三遍党宋兵乙2015-06-27 7:49:49回复
  47. #2
    小哥,你在哪里?
    天真2015-06-27 7:24:38回复
  48. #1
    透过文字我仿佛能感到狂风在耳边呼啸,大大小小的沙石使人无法躲避着。
    我爱你2015-06-26 18:01:3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