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沼鬼城(中) 第十五章 重逢

  我认出声音的那一刹那,我本该有无数的反应,疑惑、愤怒、惊讶、怀疑、恐惧,等等,但是事实上我的大脑就一片空白。

  在这里听到他的声音,实在是出乎了我的意料,在我的想法中,闷油瓶现在可能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甚至不在这个世界上,但是他万万没有理由出现在这里。

  的确!他怎么会在这里?他在这里干什么?

  难道寄录像带的人,真的是他?他躲在这里?

  还是和我一样,他也是因为什么线索追查而来的?

  大脑空白之后,无数的疑问犹如潮水一般涌了上来,我一下子就无法思考了,我的脑海里同时又浮现出了他走入青铜门的情景。一股冲动顿时上来,我真想马上揪住他,掐住他的脖子问个清楚,这小子到底在搞什么鬼。

  然而现实却是他捂着我的嘴,黑暗中,我一点呻吟也发不出来,动也不能动,而且我明显感觉到他的力气一直在持续着,他根本就没打算放手,而是想一直这么制着我。这让我很不舒服,我又用力挣扎了一下,他压得更紧,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这时候我就听到,刚才被我关上的那道木门,发出了十分刺耳的吱呀一声,给什么东西顶开了。

  那东西出来了,我深吸了一口气,立即就安静了下来,屏住呼吸,不再挣扎,用力去感觉黑暗中的异动。

  一下子,整个房间安静到了极点,没有了我自己声音的干扰,我马上就听到了更多的声音,那是极度轻微的呼吸声,几乎是在我的脑袋边上。

  这是闷油瓶的呼吸声,他娘的他是活的,当时看到他走进门里去,我还以为他死定了,走进地狱里去了。

  闷油瓶大概感觉到了我的安静,按着我的手稍微松了松,但是仍旧没有放手的意思。四周很快就安静得连我自己的心跳都能听到了。

  就这样好比石膏一样,也不知道僵持了多久,我就听到了一声非常古怪的”噗噗”声,从门的方向传了过来。

  又隔了一会儿,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了,捂住我的嘴的手才完全松了开来,突然间我的眼睛一花,一只火折子被点燃了。

  我花了很长时间才适应过来,眯起眼睛一看,那张熟悉的脸孔终于清晰地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闷油瓶和他在几个月前消失的时候几乎没有区别,唯一的不同就是脸上竟然长了胡楂,我感觉到十分意外,再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不是胡楂,那些都是黏在脸上的灰尘。

  我脑子完全僵掉了,此时就傻傻看着他,之前想过的那些问题全忘记了,一时之间没话讲。而他似乎对我毫不在意,只是淡谈地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问,就小心翼翼地毛腰到了那门边,用火折子照了照门的里面,接着竟然把门关上了。

  关上门之后,他直接站了起来,举起火折子照着天花板,开始寻找什么东西。我心里火大,几次想冲出几句话来,都被他用手势阻止了。

  他那种动作的力度,十分的迅速,让我感觉时间紧迫,而他的行为又把我搞得莫名其妙,视线也跟着他的火光一路看了过去。

  火折子的光线不大,但是在这样的黑暗中,加上自己的联想很快就能明白这屋子的状况。

  进来时候没有注意地下室的顶,抬头看就发现上面全是管道,这和现在的车库一样,这些管道都涂着一层发白的漆灰,可以看得出这里翻新过好几次了,漆里还有着老漆。房顶是白浆刷的,砖外的浆面已经剥落得差不多了,露出了一段一段的砖面,看样子,那禁婆就是顺着这东西在爬。

  可是,这里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东西,这他娘的唱的是哪出啊。

  闷游瓶看了一圈,看得很仔细,但是动作很快,中途火折子就熄灭了,他又迅速点燃了一个,确实没有什么东西藏着了,接着他就回到了我的面前。

  ”没跟出来。”他看着那门轻声道。

  我所有的问题几乎要从我的嘴巴里爆炸出来了,然而没想到的是,他一转头看向我,就做了个尽量小声的动作,接着轻描淡写地问了一句:“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一下子脑子就充血了,顿时想跳起来掐死他,心说你爷爷的龟毛棒槌,你问我,老子还没问你呢!是我自己想来吗?要不是那些录像带,老子打死都不会来这里!

  我咬牙很想爆粗,但是看着他的面孔,我又没法像和胖子在一起一样那么放得开,这粗话爆不出来,几乎搞得我内伤。我咬牙忍了很久,才回答道:“说来话长了,你……怎么在这里?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你你你……那个时候,不是进那个门了吗?这里他娘的是怎么回事?”

  这些问题实在是很难提出来,我脑子里已经乱成一团,也不知道怎么说才能把这些问题理顺。

  ”说来话长。”闷油瓶不知道是根本不想回答,还是逃避,我问问题的时候,他的注意力投向了那只巨大的石棺椁。我看了一下,确实石棺椁的盖子被推开了,露出了一个很大的缝隙,但是里面漆黑一片,不知道有什么。

  我最怕他这个样子,记得以前所有的关键问题,我只要问出来,他几乎都是这个样子,我马上就想再问一遍。可是我嘴巴还没张,闷油瓶就对我摆了一下手,又让我不要说话,头往棺椁里看去。

  这个动作我太熟悉了,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马上就条件反射地闭上了嘴巴,也凑过去看那棺里面。因为闷油瓶把火折子伸了过去,我一下看到了里面,棺椁里竟然是空的,我看到了干干净净的一个石棺底,似乎什么都没放过,而让人奇怪的是,那棺材的底下,竟然有一个洞口。

  我正好奇,就听到了从那个洞里,传来一些轻微的声音,仔细一听,也听不出是什么。只等了一会儿,突然一只手就从洞里伸了出来,一个人犹如泥鳅一样从那个狭窄的洞口爬出来,然后一个翻身从棺材盖的缝隙中翻出,轻盈地落到我们面前。

  我被吓了一跳,只见那人落地之后,擦了一下头上的冷汗,看了一眼闷油瓶,接着扬了扬手里的东西,轻声道:“到手。”

  后者似乎就是在等这个时候,一把拍了一下我,轻声道:“我们走!”

  我跟着他们,小心翼翼地踮起脚尖,蹑手蹑脚地顺着原路上去,然而才跨上两三级阶级,就听到身后走廊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前面的那人就骂了一声,开始跑起来,我立即跟了上去,一路狂奔,连滚带爬地冲了出去,一直冲回院子翻过围墙,我们才松了口气。

  我累得气喘吁吁,可那两个人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翻出去之后,就往外跑,竟然不管我。我心说这一次可不能让你跑了,忙追了上去。

  又是没命地跑,一直跑出老城区,突然一辆依维柯从黑暗里冲了出来,车门马上打开,那两个人冲过去就跳了上去,那车根本就没打算等我,车门马上就要关,不知道是谁阻了一下,我才勉强也跳了上去。

  上气不接下气,这跑得简直是天昏地暗,上车我就瘫了,在那里闭眼吸了好几口气,才缓过来。

  立即我就四处看,一看就傻了,这车里竟然全是人,而且全部都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我。而且最让我想不到的是,很多人我都认识。我一眼就看到了几张特别熟悉的面孔。

  天,全是从天宫里幸存出来的那一批阿宁的队伍,这帮中外混合的人,我们在吉林一起混了很久。

  看到我惊讶的表情,其中几个和我混得特别熟悉的人就笑了,一个高加索人用蹩脚的中文对我道:“超级吴(SuperWu,阿宁给我起的外号),有缘千里来相见。”接着,我就看到了阿宁的脑袋从一张坐椅后面探了出来,非常惊讶地看了我一眼。

  我看着闷油瓶,又看了看刚才从石棺材里爬出来的人,那是一个带着墨镜的陌生青年,他们两个人气都没喘,也都看着我。突然我感觉到很乱,问他们道:“你们这帮驴蛋,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阿宁就道:“这该我问你才对吧,你怎么会在地下室里面?”

  依维柯一路飞奔,直接驶出了格尔木的市区,一下子就冲进了戈壁,而我在车内,车窗外一片黑暗,对此一无所知。

  一路上,我和阿宁进行了一次长聊,把两边的事情都说了一下。

  原来,阿宁也在录像带里发现了地址和钥匙,显然文锦的笔记上写的”三个人”中,有一个竟然是她。她发现了这个秘密之后,立即就分了两方面的工作,一方面让人到这里来寻找地址,一方面亲自到杭州来试探我。她想知道我到底知道不知道这录像带里的情况。

  然而,她没有想到的是,我其实也收到了这样的带子,而且在她来找我之后,我就最快速度出发去了格尔木,甚至几乎和他们同时找到了那鬼楼。

  (也亏得我这一次行动实在是快速和精准,没有过多的犹豫,否则,肯定我就看不到那本笔记了。想想我就后怕,不过同时我也有点开心,摸了摸在我口袋里的笔记,这是我第一次自己单独活动就取得如此大的成果,看来果然爷爷说的是对的,做事情真的是主动为好。)

  之后,我又问阿宁闷油瓶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会在一起。

  阿宁就笑道:“怎么?你三叔请得起,我们就请不起了?这两位可是明码标价的,现在,他们是我们的顾问。”

  说着那黑眼镜就咧开嘴笑,朝我摆了摆手。

  ”顾问?”说起顾问我就想起了胖子,心说阿宁这次学乖了,请了个靠谱的了,不过闷油瓶竟然会成阿宁的顾问,感觉很怪,我有点被背叛的感觉。

  这时候,一边的高加索人说道:“你别听她胡说,这两位现在是我们的合作伙伴,是我们老板直接委派下来的,宁只是个副手了。现在主要行动都是由他们负责的,我们只负责情报和接应,这比较安全,老板说了,以后专业的事情就让专业人士去做。”

  这应该是云顶死的人太多了,我想起当时的情形,就问道:“那这整件事情是怎么回事?录像带的内容,还有里面的禁婆,你们有眉目吗?”

  这几个人都摇头,而且目光都投向了闷油瓶和黑眼镜,阿宁就瞪了他们一眼,之后朝我使了个眼色,道:“具体情况我们也不清楚,应该和你知道的差不多,我们现在都是按他们说的在行动,这两位朋友很难沟通。”

  听完这些之后,我转向闷油瓶,此时已经按捺不住,我一定要找他问个清楚,让他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可是,还没等我做好准备,车里突然骚动了起来,藏族的司机叫了一声,所有人都开始拿自己的行李。

  接着车子就慢慢地停了下来,车门被猛地打开,门外已经能看到晨曦的一缕阳光了,一股戈壁滩上寒冷的风猛地刮了进来。

  我给挤下车,接着就看到了一幕让我目瞪口呆的情形,十几辆LandRover一字排开停在戈壁上,大量的物资堆积在地上,篝火一个接一个,满眼全是穿着风衣的人,还有很多人躺在睡袋里,一边立着巨大的卫星天线和照明汽灯。

  这里竟然好像是一个自驾游的车友集散地,但是仔细一看就知道不对,这里所有的车都是统一的涂装,车门上面都有一个旋转柔化的鹿角珊瑚标志,一看就知道是阿宁公司的产业。

  看到我们下来,很多人都围了过来,阿宁不知道和他们说了一句什么,很多人欢呼了起来。

  这个场面让我非常惊骇,我抓住一旁在和别人击掌庆贺的高加索人,问他这是干什么?

  高加索人拍了拍我:“朋友,我们要去’塔木陀’了。”

分享到:
赞(55)

评论88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98
    我一点呻吟也发不出来,动也不能动,而且我明显感觉到他的力气一直在持续着,他根本就没打算放手,而是想一直这么制着我。这让我很不舒服,我又用力挣扎了一下,他压得更紧,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匿名2017-08-26 18:54:22回复
  2. #97
    一点呻吟hh
    阿宁2017-08-18 10:48:36回复
  3. #96
    小哥吃醋了呢~~~哎呀我懂>3<一不小心又腐了起来了O(∩_∩)O
    全身上下都在腐的女子2017-08-09 13:44:56回复
  4. #95
    不开心,又是只有我什么都不知道!有谁能给我解释解释现在的情况?喂喂喂,那个背叛我的人,说你呢,别睡了!
    吴邪2017-08-05 20:23:06回复
  5. #94
    小哥一出来评论就多了 哦耶
    张起灵的小粽子2017-08-04 20:45:35回复
  6. #93
    瞎子终于上线啦
    禁婆2017-07-22 14:29:27回复
  7. #92
    终于抱到媳妇了,满足,hhh。
    吴邪的小起灵2017-07-01 18:42:32回复
  8. #91
      这几个人都摇头,而且目光都投向了闷油瓶和黑眼镜,阿宁就瞪了他们一眼,之后朝我使了个眼色,道:“具体情况我们也不清楚,应该和你知道的差不多,我们现在都是按他们说的在行动,这两位朋友很难沟通。”
    Y2017-06-30 13:38:51回复
  9. #90
    黑眼镜,是真正的三叔吧
    匿名2017-05-16 15:04:04回复
  10. #89
    有没有现在还在看?我第一次看,求剧透
    匿名2017-05-08 16:47:09回复
  11. #88
    “……我一点呻吟也发不出来,动也不能动,而且我明显感觉到他的力气一直在持续着,他根本就没打算放手,而是想一直这么制着我。……我又用力挣扎了一下,他压得更紧,我几乎喘不过气来。”咦?单独提出来怎么怪怪的? ?
    天真2017-04-09 20:10:07回复
    • 啊,不止你一个人注意到了
      蜜汁2017-05-18 18:41:17回复
    • ...少年,你的思想有点危险啊...
      002017-06-28 13:10:32回复
    • 看来我们是同道中人
      吃瓜群众2017-08-21 22:11:37回复
  12. #87
    张起灵是青铜门出来的
    张起灵2017-03-05 18:03:43回复
  13. #86
    我觉得我才是主角
    冷汗2017-01-28 15:44:32回复
  14. #85
    他压得更紧,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匿名2017-01-07 20:39:09回复
  15. #84
    看到最后我都不知道青铜门后面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重温党2016-12-29 13:25:46回复
    • 第二次看的都不造,我有些迷茫了
      佚名2017-07-28 14:05:55回复
  16. #83
    要来波团灭了?
    匿名2016-12-23 20:37:19回复
  17. #82
    更多据透内容请加qq1113814666 来自盗墓笔记死粉
    匿名2016-11-17 17:17:53回复
  18. #81
    终极是啥
    路人甲2016-07-12 17:51:43回复
  19. #80
    路虎唉!路虎!难道只有我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么....
    吾王起灵2016-02-22 12:26:07回复
  20. #79
    20分钟读了超过十万字……
    读书速度…2016-02-16 20:29:48回复
  21. #78
    一声非常古怪的“噗噗”声从门的方向传了过来 我操这禁婆还有放屁的
    读者2016-02-10 22:44:24回复
  22. #77
    ,黑暗中,我一点呻吟也发不出来,动也不能动,而且我明显感觉到他的力气一直在持续着,他根本就没打算放手, 哎呦呦 好害羞~\(≧▽≦)/~
    1232016-01-20 19:30:22回复
  23. #76
    我咬牙很想爆x,但是看着他的面孔, 我又没法像和胖子在一起一样那么放得开, 这粗x爆不出来,几乎搞得我内伤。 我咬牙忍了很久
    吳邪2015-11-23 23:03:11回复
  24. #75
    吴邪的嘴被一只手紧紧的捂住,吴邪吓了一跳,开始拼命的挣扎,“是我”,吴邪一惊,顿时失去了平衡,随同闷油瓶一起倒在了石棺上,石棺的边沿硌的吴邪只咧嘴,脸上还一下一下的被某人的呼吸扑打着,一种异样的感觉使吴邪的脸只发烧,吴邪抬起身子挣扎着要站起来,嘴唇却碰到了两片冰凉的柔软,吴邪顿时大脑一片空白,好像时间被定格了一样,两个人保持着那样的姿势一动也不动,不知过了多久,石棺下面传来了敲打声,吴邪才回过神来,手忙脚乱的推开了闷油瓶,脸红红的也不敢去看闷油瓶,脸上像发烧了一样热,脑海里却还在想刚才他竟然和闷油瓶……,这时闷油瓶过来拍了他一下说“我们走”。
    详细揭秘闷油瓶救吴邪上车的原因2015-11-10 8:56:53回复
  25. #74
    小哥你终于出现了!
    小吴邪2015-10-25 0:18:58回复
  26. #73
    什么情况、我要知道结果
    吴邪2015-10-19 0:50:58回复
  27. #72
    这次小哥的出场有那卷带子多吗?
    ·刚读到这的人2015-10-04 19:30:04回复
  28. #71
    小花快看!你老公!
    腐女2015-09-19 13:38:20回复
  29. #70
    为什么 以前看的版本和这馆不一样
    大大大2015-09-17 11:11:01回复
  30. #69
    毕竟,还是有不少人是以单纯的心理来看这本小说的.
    黑嘿2015-09-05 15:16:09回复
  31. #68
    神坑正式开挖仪式开始!
    无间盗2015-09-03 4:12:38回复
  32. #67
    这都是什么品论,本粽子都还没出场呢
    粽子2015-08-29 21:34:48回复
  33. #66
    吴邪你竟敢当着小哥的面和阿宁长聊
    甲乙丙2015-08-28 10:20:35回复
  34. #65
    q w q瞎子终于出场了……
    HPLB2015-08-27 13:48:04回复
  35. #64
    我靠,黄昏进来的,一直到找到笔记,再读了二十分钟书,在被小哥救,然后去基地,一夜就这么过去了???
    蹊跷2015-08-26 9:01:47回复
  36. #63
    黑瞎子嘿!
    天真2015-08-25 12:20:56回复
  37. #62
    刚刚错了 不好意思 0 0 重新来 闷油瓶。。。。 你 。。。 尽然/// 』离婚
    无邪2015-08-23 17:59:18回复
  38. #61
    闷油瓶。。。。 你 。。。 尽然/// 』离婚
    粽子2015-08-23 17:58:32回复
  39. #60
    感觉闷油瓶暖暖哒
    紫墨2015-08-23 1:14:07回复
  40. #59
    我有这么用力吗?捂住你连呻吟都发不出 !还有你爷爷的毛棒槌啥
    大起灵2015-08-21 1:23:08回复
  41. #58
    感觉像是被背叛了一样! /(ㄒoㄒ)/~~
    无邪2015-08-18 20:15:05回复
  42. #57
    劳资吃醋了,呜呜呜,闷油瓶坏坏哒
    天真2015-08-18 17:27:56回复
  43. #56
    饱了那么久媳妇,心里好爽。
    张起灵2015-08-16 16:07:55回复
  44. #55
    不过闷油瓶竟然会成阿宁的顾问,感觉很怪,我有点被背叛的感觉。
    挨千刀的闷油瓶2015-08-15 13:07:11回复
  45. #54
    小哥小哥!【亲亲】
    塔木陀2015-08-14 11:07:38回复
  46. #53
    我是真的吴邪
    吴邪2015-08-12 10:54:15回复
  47. #52
    这一章这么暧昧居然没多少评论。
    小哥,我们回家2015-08-12 9:48:44回复
  48. #51
    然而现实却是他捂着我的嘴,黑暗中,我一点呻吟也发不出来,动也不能动,而且我明显感觉到他的力气一直在持续着,他根本就没打算放手,而是想一直这么制着我。这让我很不舒服,我又用力挣扎了一下,他压得更紧,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一下子,整个房间安静到了极点,没有了我自己声音的干扰,我马上就听到了更多的声音,那是极度轻微的呼吸声,几乎是在我的脑袋边上。
    小哥,我们回家2015-08-12 9:45:15回复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