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沼鬼城(中) 第十五章 重逢

  我认出声音的那一刹那,我本该有无数的反应,疑惑、愤怒、惊讶、怀疑、恐惧,等等,但是事实上我的大脑就一片空白。

  在这里听到他的声音,实在是出乎了我的意料,在我的想法中,闷油瓶现在可能在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甚至不在这个世界上,但是他万万没有理由出现在这里。

  的确!他怎么会在这里?他在这里干什么?

  难道寄录像带的人,真的是他?他躲在这里?

  还是和我一样,他也是因为什么线索追查而来的?

  大脑空白之后,无数的疑问犹如潮水一般涌了上来,我一下子就无法思考了,我的脑海里同时又浮现出了他走入青铜门的情景。一股冲动顿时上来,我真想马上揪住他,掐住他的脖子问个清楚,这小子到底在搞什么鬼。

  然而现实却是他捂着我的嘴,黑暗中,我一点呻吟也发不出来,动也不能动,而且我明显感觉到他的力气一直在持续着,他根本就没打算放手,而是想一直这么制着我。这让我很不舒服,我又用力挣扎了一下,他压得更紧,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这时候我就听到,刚才被我关上的那道木门,发出了十分刺耳的吱呀一声,给什么东西顶开了。

  那东西出来了,我深吸了一口气,立即就安静了下来,屏住呼吸,不再挣扎,用力去感觉黑暗中的异动。

  一下子,整个房间安静到了极点,没有了我自己声音的干扰,我马上就听到了更多的声音,那是极度轻微的呼吸声,几乎是在我的脑袋边上。

  这是闷油瓶的呼吸声,他娘的他是活的,当时看到他走进门里去,我还以为他死定了,走进地狱里去了。

  闷油瓶大概感觉到了我的安静,按着我的手稍微松了松,但是仍旧没有放手的意思。四周很快就安静得连我自己的心跳都能听到了。

  就这样好比石膏一样,也不知道僵持了多久,我就听到了一声非常古怪的”噗噗”声,从门的方向传了过来。

  又隔了一会儿,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了,捂住我的嘴的手才完全松了开来,突然间我的眼睛一花,一只火折子被点燃了。

  我花了很长时间才适应过来,眯起眼睛一看,那张熟悉的脸孔终于清晰地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闷油瓶和他在几个月前消失的时候几乎没有区别,唯一的不同就是脸上竟然长了胡楂,我感觉到十分意外,再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不是胡楂,那些都是黏在脸上的灰尘。

  我脑子完全僵掉了,此时就傻傻看着他,之前想过的那些问题全忘记了,一时之间没话讲。而他似乎对我毫不在意,只是淡谈地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问,就小心翼翼地毛腰到了那门边,用火折子照了照门的里面,接着竟然把门关上了。

  关上门之后,他直接站了起来,举起火折子照着天花板,开始寻找什么东西。我心里火大,几次想冲出几句话来,都被他用手势阻止了。

  他那种动作的力度,十分的迅速,让我感觉时间紧迫,而他的行为又把我搞得莫名其妙,视线也跟着他的火光一路看了过去。

  火折子的光线不大,但是在这样的黑暗中,加上自己的联想很快就能明白这屋子的状况。

  进来时候没有注意地下室的顶,抬头看就发现上面全是管道,这和现在的车库一样,这些管道都涂着一层发白的漆灰,可以看得出这里翻新过好几次了,漆里还有着老漆。房顶是白浆刷的,砖外的浆面已经剥落得差不多了,露出了一段一段的砖面,看样子,那禁婆就是顺着这东西在爬。

  可是,这里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东西,这他娘的唱的是哪出啊。

  闷游瓶看了一圈,看得很仔细,但是动作很快,中途火折子就熄灭了,他又迅速点燃了一个,确实没有什么东西藏着了,接着他就回到了我的面前。

  ”没跟出来。”他看着那门轻声道。

  我所有的问题几乎要从我的嘴巴里爆炸出来了,然而没想到的是,他一转头看向我,就做了个尽量小声的动作,接着轻描淡写地问了一句:“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一下子脑子就充血了,顿时想跳起来掐死他,心说你爷爷的龟毛棒槌,你问我,老子还没问你呢!是我自己想来吗?要不是那些录像带,老子打死都不会来这里!

  我咬牙很想爆粗,但是看着他的面孔,我又没法像和胖子在一起一样那么放得开,这粗话爆不出来,几乎搞得我内伤。我咬牙忍了很久,才回答道:“说来话长了,你……怎么在这里?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你你你……那个时候,不是进那个门了吗?这里他娘的是怎么回事?”

  这些问题实在是很难提出来,我脑子里已经乱成一团,也不知道怎么说才能把这些问题理顺。

  ”说来话长。”闷油瓶不知道是根本不想回答,还是逃避,我问问题的时候,他的注意力投向了那只巨大的石棺椁。我看了一下,确实石棺椁的盖子被推开了,露出了一个很大的缝隙,但是里面漆黑一片,不知道有什么。

  我最怕他这个样子,记得以前所有的关键问题,我只要问出来,他几乎都是这个样子,我马上就想再问一遍。可是我嘴巴还没张,闷油瓶就对我摆了一下手,又让我不要说话,头往棺椁里看去。

  这个动作我太熟悉了,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马上就条件反射地闭上了嘴巴,也凑过去看那棺里面。因为闷油瓶把火折子伸了过去,我一下看到了里面,棺椁里竟然是空的,我看到了干干净净的一个石棺底,似乎什么都没放过,而让人奇怪的是,那棺材的底下,竟然有一个洞口。

  我正好奇,就听到了从那个洞里,传来一些轻微的声音,仔细一听,也听不出是什么。只等了一会儿,突然一只手就从洞里伸了出来,一个人犹如泥鳅一样从那个狭窄的洞口爬出来,然后一个翻身从棺材盖的缝隙中翻出,轻盈地落到我们面前。

  我被吓了一跳,只见那人落地之后,擦了一下头上的冷汗,看了一眼闷油瓶,接着扬了扬手里的东西,轻声道:“到手。”

  后者似乎就是在等这个时候,一把拍了一下我,轻声道:“我们走!”

  我跟着他们,小心翼翼地踮起脚尖,蹑手蹑脚地顺着原路上去,然而才跨上两三级阶级,就听到身后走廊的门吱呀一声开了。

  前面的那人就骂了一声,开始跑起来,我立即跟了上去,一路狂奔,连滚带爬地冲了出去,一直冲回院子翻过围墙,我们才松了口气。

  我累得气喘吁吁,可那两个人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翻出去之后,就往外跑,竟然不管我。我心说这一次可不能让你跑了,忙追了上去。

  又是没命地跑,一直跑出老城区,突然一辆依维柯从黑暗里冲了出来,车门马上打开,那两个人冲过去就跳了上去,那车根本就没打算等我,车门马上就要关,不知道是谁阻了一下,我才勉强也跳了上去。

  上气不接下气,这跑得简直是天昏地暗,上车我就瘫了,在那里闭眼吸了好几口气,才缓过来。

  立即我就四处看,一看就傻了,这车里竟然全是人,而且全部都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我。而且最让我想不到的是,很多人我都认识。我一眼就看到了几张特别熟悉的面孔。

  天,全是从天宫里幸存出来的那一批阿宁的队伍,这帮中外混合的人,我们在吉林一起混了很久。

  看到我惊讶的表情,其中几个和我混得特别熟悉的人就笑了,一个高加索人用蹩脚的中文对我道:“超级吴(SuperWu,阿宁给我起的外号),有缘千里来相见。”接着,我就看到了阿宁的脑袋从一张坐椅后面探了出来,非常惊讶地看了我一眼。

  我看着闷油瓶,又看了看刚才从石棺材里爬出来的人,那是一个带着墨镜的陌生青年,他们两个人气都没喘,也都看着我。突然我感觉到很乱,问他们道:“你们这帮驴蛋,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阿宁就道:“这该我问你才对吧,你怎么会在地下室里面?”

  依维柯一路飞奔,直接驶出了格尔木的市区,一下子就冲进了戈壁,而我在车内,车窗外一片黑暗,对此一无所知。

  一路上,我和阿宁进行了一次长聊,把两边的事情都说了一下。

  原来,阿宁也在录像带里发现了地址和钥匙,显然文锦的笔记上写的”三个人”中,有一个竟然是她。她发现了这个秘密之后,立即就分了两方面的工作,一方面让人到这里来寻找地址,一方面亲自到杭州来试探我。她想知道我到底知道不知道这录像带里的情况。

  然而,她没有想到的是,我其实也收到了这样的带子,而且在她来找我之后,我就最快速度出发去了格尔木,甚至几乎和他们同时找到了那鬼楼。

  (也亏得我这一次行动实在是快速和精准,没有过多的犹豫,否则,肯定我就看不到那本笔记了。想想我就后怕,不过同时我也有点开心,摸了摸在我口袋里的笔记,这是我第一次自己单独活动就取得如此大的成果,看来果然爷爷说的是对的,做事情真的是主动为好。)

  之后,我又问阿宁闷油瓶是怎么回事,他们怎么会在一起。

  阿宁就笑道:“怎么?你三叔请得起,我们就请不起了?这两位可是明码标价的,现在,他们是我们的顾问。”

  说着那黑眼镜就咧开嘴笑,朝我摆了摆手。

  ”顾问?”说起顾问我就想起了胖子,心说阿宁这次学乖了,请了个靠谱的了,不过闷油瓶竟然会成阿宁的顾问,感觉很怪,我有点被背叛的感觉。

  这时候,一边的高加索人说道:“你别听她胡说,这两位现在是我们的合作伙伴,是我们老板直接委派下来的,宁只是个副手了。现在主要行动都是由他们负责的,我们只负责情报和接应,这比较安全,老板说了,以后专业的事情就让专业人士去做。”

  这应该是云顶死的人太多了,我想起当时的情形,就问道:“那这整件事情是怎么回事?录像带的内容,还有里面的禁婆,你们有眉目吗?”

  这几个人都摇头,而且目光都投向了闷油瓶和黑眼镜,阿宁就瞪了他们一眼,之后朝我使了个眼色,道:“具体情况我们也不清楚,应该和你知道的差不多,我们现在都是按他们说的在行动,这两位朋友很难沟通。”

  听完这些之后,我转向闷油瓶,此时已经按捺不住,我一定要找他问个清楚,让他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可是,还没等我做好准备,车里突然骚动了起来,藏族的司机叫了一声,所有人都开始拿自己的行李。

  接着车子就慢慢地停了下来,车门被猛地打开,门外已经能看到晨曦的一缕阳光了,一股戈壁滩上寒冷的风猛地刮了进来。

  我给挤下车,接着就看到了一幕让我目瞪口呆的情形,十几辆LandRover一字排开停在戈壁上,大量的物资堆积在地上,篝火一个接一个,满眼全是穿着风衣的人,还有很多人躺在睡袋里,一边立着巨大的卫星天线和照明汽灯。

  这里竟然好像是一个自驾游的车友集散地,但是仔细一看就知道不对,这里所有的车都是统一的涂装,车门上面都有一个旋转柔化的鹿角珊瑚标志,一看就知道是阿宁公司的产业。

  看到我们下来,很多人都围了过来,阿宁不知道和他们说了一句什么,很多人欢呼了起来。

  这个场面让我非常惊骇,我抓住一旁在和别人击掌庆贺的高加索人,问他这是干什么?

  高加索人拍了拍我:“朋友,我们要去’塔木陀’了。”

分享到:
赞(287)

评论110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42
     然而现实却是他捂着我的嘴,黑暗中,我一点呻吟也发不出来,动也不能动,而且我明显感觉到他的力气一直在持续着,他根本就没打算放手,而是想一直这么制着我。这让我很不舒服,我又用力挣扎了一下,他压得更紧,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匿名2019-10-13 21:46:24回复
  2. #141
    75楼真的优秀
    禁婆2019-08-20 21:15:00回复
  3. #140
    我敢打赌,我们天真无邪同志他掐死闷油瓶的心不但有还爆表了
    瓶邪大旗我来扛2019-08-17 20:26:07回复
  4. #139
    有点难受
    匿名2019-08-12 23:59:12回复
  5. #138
    然而现实却是他捂着我的嘴,黑暗中,我一点呻吟也发不出来,动也不能动,而且我明显感觉到他的力气一直在持续着,他根本就没打算放手,而是想一直这么制着我。这让我很不舒服,我又用力挣扎了一下,他压得更紧,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捂脸(//∇//)
    可怜弱小茫然无助的尸鳖小可爱2019-07-17 13:32:36回复
  6. #137
    老公,你误会人家了
    吴邪2019-07-12 14:30:35回复
  7. #136
    谁有我们炫酷?
    LandRover2019-07-11 11:34:34回复
  8. #135
    瞎子啊啊啊啊
    老阿姨2019-07-07 23:47:17回复
  9. #134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superwu”,“你们这帮驴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ps:唉……稻米里面腐女好多)
    匿名2019-07-02 15:20:42回复
  10. #133
    隐隐约约的基情啊哇擦 我好激动!
    小哥快来2019-06-27 22:43:07回复
  11. #132
    腐女太恶心了
    老粉2019-06-26 13:38:05回复
  12. #131
    戴眼镜的是黑爷吧,终于出场了
    路人2019-05-29 18:01:09回复
  13. #130
    我拦的,总得带上老婆去吧
    张起灵2019-05-19 16:29:56回复
  14. #129
    自古评论区出人才,是在下输了。
    行杀2019-02-01 21:21:51回复
  15. #128
    你们这群人才
    吃瓜群众2018-12-26 12:13:20回复
  16. #127
    鲨叼
    闷油瓶2018-12-18 11:08:25回复
  17. #126
    不过闷油瓶竟然会成阿宁的顾问,感觉很怪,我有点被背叛的感觉。老公,你也太不体谅人家的心情了!
    吴邪2018-10-28 10:10:32回复
  18. #125
    我心说这一次可不能让你跑了,忙追了上去。老公,你别想甩掉我
    吴邪2018-10-28 10:04:37回复
  19. #124
    他一转头看向我,就做了个尽量小声的动作,接着轻描淡写地问了一句:“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一下子脑子就充血了,顿时想跳起来掐死他, 如果不是为了他这个挨千刀的冤家,我干嘛受这份罪?!
    吴邪2018-10-28 10:01:07回复
  20. #123
    而他似乎对我毫不在意,只是淡谈地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问 这个挨千刀的, 人家想死你了,你心里到底有没有人家啊?!
    吴邪2018-10-28 9:55:22回复
  21. #122
    那张熟悉的脸孔终于清晰地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闷油瓶和他在几个月前消失的时候几乎没有区别,唯一的不同就是脸上竟然长了胡楂,我感觉到十分意外,再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不是胡楂,那些都是黏在脸上的灰尘。   我脑子完全僵掉了,此时就傻傻看着他 好久不见,日思夜想,容我花痴一会儿
    吴邪2018-10-28 9:52:36回复
    • 呃...可怕,鸡皮都起来了。
      9962019-01-10 16:36:52回复
  22. #121
    我认出声音的那一刹那,我本该有无数的反应,疑惑、愤怒、惊讶、怀疑、恐惧,等等,但是事实上我的大脑就一片空白。 被爱情冲昏头脑了!
    吴邪2018-10-28 9:47:48回复
  23. #120
    然而现实却是他捂着我的嘴,黑暗中,我一点呻吟也发不出来,动也不能动,而且我明显感觉到他的力气一直在持续着,他根本就没打算放手,而是想一直这么制着我。这让我很不舒服,我又用力挣扎了一下,他压得更紧,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老公, 你真是神一样的强攻啊
    吴邪2018-10-28 9:45:33回复
  24. #119
    老公, 你真是神一样的强攻啊
    吴邪2018-10-28 9:43:38回复
  25. #118
    我一下子脑子就充血了,顿时想跳起来掐死他,心说你爷爷的龟毛棒槌,你问我,老子还没问你呢!是我自己想来吗?要不是那些录像带,老子打死都不会来这里 看到这里原来我很不厚道的笑了
    白哥带我飞2018-09-12 15:29:53回复
  26. #117
    我拦了一下。去蛇沼当然得带上我家天真,总不能把我天真丢在这儿吧
    张起灵2018-08-31 9:08:42回复
  27. #116
    那老女鬼不管了吗?
    2018-08-28 14:10:58回复
  28. #115
    奶思!瞎子!
    许诺2018-08-12 18:55:14回复
  29. #114
    75楼 你棒死了,以后麻烦多写点这种文
    匿名2018-08-03 21:07:27回复
  30. #113
    哈哈
    路人2018-07-31 14:32:20回复
  31. #112
    我的龟毛棒槌呢 无邪还我
    小哥的爷爷2018-07-16 15:34:23回复
  32. #111
    啊啊啊啊啊我要旋转爆炸上天啊啊啊
    瓶邪本命腐妹2018-06-19 19:14:35回复
  33. #110
    在怀里不要乱动!会忍不住的!
    吴邪小哥2018-06-18 15:37:31回复
  34. #109
    别丢下我
    吴邪2018-06-18 14:42:00回复
  35. #108
    瞎子出场!这下盗笔里的主要人物是不是就差小花和秀秀没到了?
    第三遍2018-04-28 18:30:09回复
  36. #107
    压?呻吟??
    闷油瓶2018-04-27 1:06:44回复
  37. #106
    天真你...被小哥压着还一点呻吟也发不出来...o(*////////*)q
    温琼林2018-04-18 13:35:28回复
  38. #105
    黑瞎子也出来了
    是阿言啊2018-04-05 10:22:16回复
  39. #104
    我擦98楼的!你…你…写的不错啊(鼻血ing)
    小鬼2018-02-25 19:07:48回复
  40. #103
    瞎瞎瞎瞎子!翻遍了所有目录,终于又再次见到你啦「▼︶▼」
    黑瞎的小迷妹2018-02-02 20:14:18回复
  41. #102
    请给我一打去污粉
    路过的吃瓜娃子2018-01-29 22:33:21回复
  42. #101
    黑瞎子登场
    黑瞎子2018-01-24 23:11:41回复
    • H反应
      匿名2018-05-01 16:59:04回复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