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沼鬼城(中) 第十三章 黑暗

  这个”人”身材怪异,虽然打火机的光线很暗淡,只能照出一个灰色的轮廓,样貌看不完整,但我还是能看到它的脖子长得有点奇怪,那种感觉,说夸张点,让我觉得它不用站起来,就能把脸探到我面前来。

  它坐在我刚才坐的那张椅子上,两只细长的手臂在头侧滑动,动作诡异异常。我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它是在梳头,当即整个人就凉了,浑身的毛孔都发了起来。

  在这样一间荒废了十几年的地下室里,突然看到一个人在黑暗里梳头,这种举动,加上这种场合,普通人恐怕能当场被吓死。

  我一边冒冷汗,一边就奇怪,这是什么人?什么时候出现的?从我发现笔记本,到坐下来看,最多也只有二十分钟时间,狗日的它是什么时候坐到我对面去的?我怎么一点也没有察觉到……而且这里是一座废弃建筑隐秘的地下室,怎么可能会有其他人在这里?

  加上这诡异的动作,坐在那张椅子上,看着霍玲的那面镜子,竟然在梳头,不能让我不想,难道霍玲没和其他人一起走……这个”人”是霍玲?

  我的冷汗像瀑布一样下来,好在我的神经已经今非昔比了,虽然无法理解眼前发生的事情,我的身体还是不由自主地做出了应对反应。我条件反射地退后了好几步,眼睛盯住对方,进行全神戒备。

  如果在电视剧里,看我这样惊慌的样子,这个躲在黑暗里的人肯定会哈哈哈笑三声,然后导演给一个特写,或者掏出一把小手枪,说一句:“没想到吧,邦德邪先生。”可是这不是电视剧,随着我的后退,那人纹丝不动,还是照样做着机械的梳头动作,随着我几步的远离,摇摆不定的打火机越发暗淡了,距离也远了,那人就隐入了黑暗里,几乎看不见了。

  直退了五六步,我感觉到有了点安全感,就停住了脚步,鼓起勇气问了一声:“你是谁?”

  我到了地下室之后,几乎没有说过话,如今这话说出来,声音嘶哑,几乎都不像是我的声音,听着自己都吓了一跳,不过在这安静得连针掉在地上都听到的地下室里,这嘶哑的声音十分的通透。

  然而,我问了之后,对方没有反应,从那写字台后面没有传来任何的声音。好像我在和空气说话一样。

  狗日的,想吓唬我吗?我暗骂了一声,真的有点害怕起来,想想刚才看到那人奇怪的体态,心说这东西该不会不是人吧?

  不可能不可能,我否定自己,要说在古墓里还有可能,但是这里是现代建筑啊,不会有这种东西出来,这里又没有棺材……等等,等等,不对啊!我操,这里有棺材啊。

  我的脑子嗡的一声,心说难道这东西是那时棺材里的粽子?

  我忙摇头,努力喘了几口气,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这也是不可能的,哪有碰到棺材就出粽子的道理,要真这样,殡仪馆里的人都得去茅山考个本科回来才行。

  这时候,我脑子里就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该不是这人就是寄录像带给我的人?在这里等我?

  从刚才看到的笔记本来看,安排寄录像带的人就是文锦。但是,事实上也不能确定寄录像带的就是她本人,有可能是她安排的其他人。

  想着我就感觉到很有可能,这种地下室里不可能会有普通人知道,能进来的肯定是知情人,可能是一直在附近等我的寄信人,看我爬进来就跟我进来了。这样想着我稍微平静了一点。我鼓起勇气,心说要是活人就不怕了,于是皱起眉头,把打火机往前伸过去,看看到底是谁。

  小心翼翼地往前探了两三步,写字台对面的情形我又可以隐约看见了,可我一看,又吓了一跳。坐在那里的”人”,不见了。

  我眯起眼睛,仔细去看,确实不见了,座位上没人,我心里疑惑起来,心说难道刚才自己看错了?错觉?

  不可能,那冷汗出的,绝对不可能看错,我顿时就紧张起来,忙举高打火机,朝四周照去。

  可就在举起的时候,动作太大,打火机突地亮了一下,然后就熄灭了。

  四周立即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这里一点光线也没有,是属于绝对的黑暗,顿时我心就揪了起来,也不顾烫得要命的打火机头,忙甩了几下就再去打火。

  然而打了摇,摇了继续打,这东西就是不争气,怎么摇也打不起来,只看到火星四溅,在绝对黑暗的地下室分外的耀眼,我意识到可能没气了。

  我心说要命了,看了看四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极度不祥的预感涌了上来。我将笔记放入口袋,正准备往后退几步去摸进来的门口,突然就听到头顶上”咕叽”了一声,好像有一个女人在笑。

分享到:
赞(274)

评论221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60
    沉香亭畔这孩子好像傻了吧……我们愿意去接小哥,我们愿意记着,我们愿意等十年,我们愿意下一个十年大下个十年一直等着,你懂啥,有没有点家教了!还什么不耻下问,不耻下问你妹啊!
    吓到要哭的稻米2019-11-02 18:48:04回复
  2. #159
    感觉不如鬼吹灯写实,有些浮夸
    匿名2019-10-10 16:37:43回复
  3. #158
    些作者就是个脑残,来到一个陌生城市,孤身一人来到一个空无一人的楼房里,在漆黑的晚上连照明设备都没有就跑到一个阴森森的地下室里面,这不是脑残就是神经病
    匿名2019-10-08 15:02:14回复
  4. #157
    妈耶,大白天看的我吓得鸡皮疙瘩起一身。
    匿名2019-08-29 15:16:34回复
  5. #156
    赶紧逃吧无邪 被我抓到我可就要把你嘿嘿嘿了
    一只萌萌的禁婆2019-08-27 4:51:22回复
  6. #155
    那个什么沉香什么笑死我了你他吗的,还很自豪的说自己十岁,屁大点人口气不小?爱看不看不看你他吗就赶紧滚,人生的路还很长呢宝贝你他吗才活了多久就这么会叽歪?不要以为你傻逼你就可以瞎几把乱叫,什么玩意儿家教??火葬场打电话过来问你吗要几分熟
    沉香亭畔nmsl2019-08-25 19:06:59回复
  7. #154
    评论审核形同虚设,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我今天也算是开了个眼界
    哲空2019-08-17 14:22:15回复
  8. #153
    穷逼们没用过煤油打火机吧
    匿名2019-08-14 16:51:08回复
  9. #152
    你还小,小孩子可以无知,但你不能因为无知还自以为是,你不喜欢自然有人喜欢,你看不惯可以不看。但你不能因为自己的不喜欢去伤害别人,亵渎别人的热爱。我们所热爱的东西并没有影响到你,它带给我们的是快乐。但因为你的小孩子脾气你影响到了别人。你这样是错误的,在网络世界没有人会真正地教训到你,但如果你有胆子的话你可以在现实生活中说一说,去长白山公然地把你的观点表露出来给那些稻米们看。
    针对张谨容2019-08-07 11:12:39回复
  10. #151
    那个叫沉香停畔的十岁小屁孩 你他妈字识全了吗脏话就会说这么多了 家教怎么搞的啊 看个书逼逼这么多
    可怜弱小茫然无助的尸鳖小可爱2019-07-17 13:23:42回复
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