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沼鬼城(中) 第二章 新的线索

  杭州楼外楼里,我看着阿宁吃完最后一块醋鱼,心满意足地抹了抹小嘴,露出一个很陶醉的表情,对我们道:“杭州的东西真不错,就是甜了点儿。”

  我心中的不耐烦已经到了极点,但是又不好发作,只得咧了咧嘴,算是笑了笑,就挥手埋单。

  说实话,作为一个相识,请她吃一顿饭也不是什么太过分的事,我也不是没有和陌生人吃过饭的那种人,但是一顿饭如涓涓细流,吃了两个小时,且一句话也不说,一边吃一边看着我们只是笑,真的让我无法忍受。

  同样郁闷的还有胖子,胖子对她的意见很大,原本是打算拍拍屁股就走的,但我实在不愿意和这个女人单独吃饭,所以我死拖着他进了酒店,现在他肠子都悔青了。

  我们两个人也没吃多少口,胖子就一直在那里喝闷酒,两个人都紧绷着脸。我心里琢磨她到底来找我干什么,一边想着应对的方法,甚至都想到了怎么提防那女人突然跳起来扔袖箭过来。

  服务员过来结了账,看着我们的眼神也是纳闷和警惕的。

  两个小时没有对话,脸色铁青,闷头吃喝的客人在”楼外楼”实在是少见,从她的眼神看,她可能以为我们是高利贷聚会,这个好身材的女人吃完就要被我和胖子卖到妓院去了。

  而我自己感觉,却是考试没复习的学生突然发现老师家访,也不知道是福是祸,等着老师进入正题的那种忐忑不安的感觉。总之,这是我一辈子吃的最郁闷的一顿饭。

  服务员走远之后,胖子看着桌子上的菜,冷笑了一声:“看不出你吃饭也是狠角色,怎么?你为你们公司这么拼命,你们公司连个饱饭也不给你们吃?”

  ”我们一年到头都在野外,带着金条也吃不到好东西。”阿宁扬起眉毛,”和压缩饼干比起来,什么吃的都是好东西。”

  胖子冷笑了一声,朝我看了看,使了个眼色,让我接他的话头。

  我咳了一声,也不知道怎么说,不过阿宁显然是来找我的,让胖子来帮我问,肯定是不合适,于是硬着头皮问阿宁道:“我已经请你吃过饭了,我们有话直接说吧,你这次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阿宁翘起嘴角:“干吗老问这个,没事情就不能来找你?”

  这一翘之下,倒也是风情万种,我感觉她看我的眼睛里都要流出水来了,胸口马上堵了一下,感觉要吐血,下意识地就去看胖子。胖子却假装没听见,把脸转向一边。

  我只好把头又转回来,也不知道怎么接下去问,”嗯”了一声,半天说不出话来,一下子脸都憋红了。

  阿宁看着我这个样子,一开始还很挑衅地想看我如何应付,结果等了半天我竟然不说话,她突然就笑了出来,好笑地摇头说道:“真拿你这个人没办法,也不知道你这样子是不是装的,算了,不耍你了,我找你确实有事。”

  说着她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包四四方方的东西,递给我:“这是我们公司刚收到的,和你有关系,你看看。”

  我看了一下,是一份包裹,我一掂量,心里就咯噔了一声,大概知道了那是什么东西。这样的大小,这样的形状,加上前几天的经历,实在是不难猜,于是我不由自主地,冷汗就冒了出来。

  胖子不明就里,见我呆了一下,就抢过去,展开一看,果然是两盘黑色录像带,而且和我们在吉林收到的那两盘一样,也是老旧的制式。

  我虽然猜到,但是一确认,心里还是吊了起来,心说怎么回事,难道闷油瓶不止寄了两盘?寄给我们的同时,还有另一份寄到阿宁的公司?那这两盘带子,是否和我收到的两盘内容相同?

  这小子到底想干什么?

  ”这是前几天寄到我们公司上海总部的,因为发件人比较特殊,所以很快就到了我的手上。”阿宁看着我,”我看了之后,就知道必须来找你一趟。”

  胖子听我说过录像带的事情,如今脸上已经藏不住秘密了,直向我打眼色。我又咳了一声,让他别这么激动,对阿宁道:“发件人有什么特别的?带子里是什么内容?”

  阿宁看了一眼胖子,又似笑非笑转向我,道:“发件人的确非常特别,这份快递的寄件人–“她从包里掏出了一张快递的面单,”你自己看看是谁。”

  我看她说得神秘兮兮的,心说发件人应该是张起灵啊,这个人的确十分特殊,我现在都感觉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但是阿宁又怎么知道他特殊呢?

  于是我接过来,胖子又探头过来,一看,我却愣住了,面单上写的,寄出这份快递的人的名字,竟然是–吴邪–我的名字。

  ”你?”一边的胖子莫名其妙地叫了起来。

  我马上摇头,对阿宁说:“我没有寄过!这不是我寄的。”

  阿宁点头:“我们也知道,你怎么可能给我们寄东西。寄东西的人写这个名字,显然是为了确保东西到我的手里。”

  胖子的兴趣已经被勾了起来,问阿宁道:“里面拍的是啥?”

  阿宁道:“里面的东西相当古怪,我想,你们应该看一下,自己去感觉。”

  我心里的疑惑已经非常厉害,此时也忘记了防备,脱口就问阿宁道:“是不是一个女人一直在梳头?”

  阿宁显然有点莫名其妙,看了一眼我,摇头道:“不是,里面的东西,不知道算不算是人。”

分享到:
赞(1)

评论28

  • 您的称呼
  1. #28
    7楼够狠。。。。
    。。。2017-01-26 13:46:50回复
  2. #27
    等我看完就去第一章剧透完
    你们这些狗日的2017-01-20 10:30:45回复
  3. #26
    我晕了
    落萧2016-11-21 11:43:28回复
  4. #25
    这书修订过好几次,就是改过好几次。
    版本不同的原因2015-11-06 13:23:57回复
  5. #24
    我昏了
    郁闷的新人党2015-11-04 2:04:19回复
  6. #23
    说啥呢!少调拨我和云彩的感情!(在天堂)
    潘子2015-09-28 14:12:31回复
  7. #22
    阿宁,不(潘子夫人)天堂愉快,和潘子
    重温党2015-09-24 21:24:44回复
  8. #21
    哎呦我去=-=敢情阿宁看上天真了啊,喂,起灵你还不快来抓住你媳妇,别让人拐了!
    单落2015-09-12 12:32:08回复
  9. #20
    我冒出來了!!
    冷汗2015-09-11 21:01:15回复
  10. #19
    ju剧透的烦不烦 就算透也委婉些吧 直接说算啥呢
    闷油瓶我想你了2015-08-31 20:13:08回复
  11. #18
    秒懂,无邪果然与老闷有特殊关系。
    小哥,我们回家2015-08-11 9:08:01回复
  12. #17
    小哥你在哪里~
    渴望瓶邪剧情的可怜读者2015-08-02 16:28:07回复
  13. #16
    气死了,再不说我保准不把你卖到妓院{才怪}
    无邪2015-07-31 9:41:01回复
  14. #15
    寫上名字是為了確保收件人收到... 寄給阿寧的寫的是吳邪 寄給吳邪的寫的是張起靈 嗯嗯...我想我知道為什麼嘿嘿
    找到亮點2015-07-26 21:10:23回复
  15. #14
    去死吧= =
    鄙视一直剧透的重读2015-07-25 18:26:32回复
  16. #13
    下次多放点辣子!!
    糖醋鱼2015-07-25 12:48:02回复
  17. #12
    谁能告诉我齐羽是谁,忘了
    ???2015-07-24 22:29:02回复
  18. #11
    怎么不算人了,录像带里不就是齐羽吗
    重读党2015-07-23 11:51:44回复
  19. #10
    三叔说的太没意思了
    无邪2015-07-23 9:45:34回复
  20. #9
    嫌我不好吃就别吃了呗
    压缩饼干2015-07-22 17:39:40回复
  21. #8
    3楼真相!
    路人甲2015-07-20 16:55:11回复
  22. #7
    原来在这- -
    !!!2015-07-17 12:00:06回复
  23. #6
    我想 上次那张小哥竟然在吃面一边问无邪过得如何还挺奇怪的 而且应该不是很久一起拍的东西
    傻逼2015-07-13 18:46:49回复
  24. #5
    楼上真理
    楼上真理2015-07-11 17:42:43回复
  25. #4
    如果不写他们的名字就没人要我嘛?好委屈的赶脚。。
    录相带2015-07-11 15:35:09回复
  26. #3
    写天真我的名字能确保阿宁收到。 写张起灵的名字是为了确保我收到。 自己品味。
    天真2015-07-11 0:51:39回复
  27. #2
    起灵我在这
    吴邪2015-07-06 19:35:57回复
  28. #1
    哎呀,伦家好怕。
    张起灵2015-07-04 17:59:2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