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沼鬼城(下) 第四十二章 第三夜:避难所

  长途跋涉,我累得筋疲力尽,看到眼前的情形,都有点反应不过来,只是条件反射地往后退了几步,心力交瘁得似乎要晕过去了。

  然而四周的人看到我的样子,却都笑了起来,接着就有人将那两具尸体扶了起来,我这才发现,那两个原来是假人,是往潜水服里不知道塞了什么东西,而那两个的脑袋是两个吹了气的黑色防水袋,上面贴了两片拍扁的口香糖,中间还粘了两粒石头当眼珠,因为防毒面具的镜片模糊,加上神经敏感,乍一看还真是那么回事。

  当下我自己也失笑,扶起假人的人就把假人移到石门处,我就问边上的人,这是干什么?

  一个人就对我道:“吓唬蛇用的,这里的蛇他娘的太精了,只要人一少就肯定出事情,所以我们不敢留人下来看营地,不过好像它们还分不清楚真人假人,把这个堵在门口,晚上能睡得踏实点。”

  听那人说话的语气,显然深受这种蛇的危害,接着有人拿出刚才的那种黄色的烟雾弹,丢进篝火里,一下子浓烟腾起,另外有人就用树枝拍打放在地上的装备。

  “这是硫黄,用来驱蛇的。”那人继续道。

  拍打了一遍,似乎没有什么动静,这些人才七倒八歪地坐了下来。

  有人从一边的装备里又拿出几个用树枝扎起简陋一点的假人,把自己的衣服脱掉,给假人披上,然后都堆到了门口,和坍塌的口子上。

  搞完之后,气氛才真正地缓和下来,黑眼镜往篝火里加了柴火,然后分出去几堆,这小小的遗迹之内的空间被照得通红通红,四周的人陆续摘掉了自己的防毒面具。有个人看我不摘,就示意我没关系,说这些蛇非常奇怪,绝对不靠近火,加上我们刚才查过了,基本上没事。

  我只好也摘掉防毒面具,戴了六七个小时,脸都快融化了,一下清爽多了,眼前的东西也清爽起来,我也得以看到三叔那些伙计的真面目。

  一打量就知道潘子说得是不错,除了两三个老面孔之外,这一次全是新鲜人,看来三叔的老伙计真的不多了。

  我们纷纷打招呼,有一个刚才给我解释的人,告诉我他叫做“拖把”,这批人都是他带来跟着三叔混的。

  我听着他的语气有点不舒服的样子,不过又听不出来哪里有问题。

  黑眼镜还是那副悠然自得的样子,乐呵呵地看看我,拿出东西在那里吃,很多人都脱了鞋烤脚,一下子整个地方全是酸脚气,我心说:他娘的就这味道,不用假人那些蛇也进不来啊。

  正想着,三叔坐到了我的边上,递给我吃的东西,我们两相对望,不由都苦笑,他道:“你笑个屁,他娘的,你要不是我侄子,老子真想抽死你。”

  我连和他扯皮的力气都没有,不过此时看三叔,却发现他一扫医院里的那种委靡,整个人神采奕奕,似乎又恢复了往日的那种枭雄的本色,不由有些释然,道:“你就是抽死我,我做鬼也会跟来。三叔,咱们明人就不说暗话了,你侄子我知道这事情儿我脱不了干系,要换是你,你能就这么算了?”

  三叔应该已经知道我跟来的来龙去脉了,点起一支烟就狠狠吸了一口,还是苦笑道:“得,你三叔我算是认栽,你他娘的和你老爹一个德行,看上去软趴趴的,内底里脾气倔得要命,我就不和你说什么了,反正你也来了,我现在也撵不回去。”

  我是粲然一笑,就问他道:“对了,你们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到我们前面去了,潘子不是说你们会在外面等信号的吗?”

  “等不了了,您三叔知道文锦在这里等他,而且只有这么点时间,怎么可能还等你们的信号。”边上的黑眼镜笑道,又拍了拍三叔的肩膀,“三爷,您老爷子太长情了,咱在长沙唱K的事情可看不出来您有这种胸怀。”

  三叔拍开他的手,瞪了他一眼,解释道:“我当时听了那老太婆和我说,文锦在前面等我们,就意识到这可能是我这辈子见文锦的最后一个机会了。我无论如何也不能错过,否则,你三叔我这辈子真的算是白活了,所以我一点险都不能冒,说实话,你三叔我只要这一次能见到文锦,就是马上让我死也愿意了。”

  我听了一激灵:“等等,听老太婆说?”一下意识到他指的是定主卓玛。心里一晕,心说“不会吧”,“这么说来,她……也……给你传口信啦?”

  看着我莫名其妙的脸,黑眼镜就“咯咯咯咯”笑了,也不知道在笑什么,三叔点头,就把他和黑眼镜会合的情形和我说了一遍。

  原来,三叔的进度比我们想象的快得多,潘子带着我们刚出发不到十个小时,三叔他们已经赶到了魔鬼城并得知了情况,就在他认为事情一切顺利的时候,在当天晚上,定主卓玛竟然也找到了他,也和我与闷油瓶在当时遇到的一样,传达了文锦的口信。

  三叔不像我们那么老实,他立即追问了定主卓玛更详细的信息,定主卓玛还是在和三叔玩神秘,但是三叔岂是那么好脾气的人,加上他一听到文锦还活着的消息立即就抓狂了,立即叫人把扎西和定主卓玛的媳妇放倒,具体过程三叔没和我说,然而显然是来了狠的,威胁了那老太婆。

  道上混的做事情的方式真的和我想的很不一样,这事情我是做不出来的,虽然我不赞同三叔的做法,然而这肯定是有效果的,那定主卓玛只好透露了文锦交代他口信的情况,并且把我和闷油瓶也得到口信的事情和三叔讲了。

  “她说当年她和探险队分开之后的一个月,她在格尔木重新碰到了文锦,当时的文锦似乎经历了一场大变,整个人非常憔悴,而且似乎在躲避什么人,她把文锦带到家里住了一晚,就在当天晚上,文锦把录像带交给了她,让她代为保管。”三叔道,“之后的十几年,她们之间没有任何联系,一直到几个月前,她忽然收到了文锦的信,让她把三盘录像带分别寄到了三个地址,并告诉她,如果有收信人上门来询问,就传达那个口信。”

  知道文锦在它木托后,三叔几乎疯了,立即起程找到了这片绿洲,因为我们的车胎爆了,最后几天进展缓慢,他们就是在这个时候已经超过了我们,进入了绿洲之内,但是他们进的是和我们不同的入口。

  之后他们连夜在雨林中行进,在那片废墟上扎了营地,当晚三叔带人出去寻找文锦,回来的时候,剩下的人全不见了,三叔就知道出事了,在第二天早上他们发现了我们的信号烟,三叔就打起红烟让我们不要靠近,自己带人去四处寻找,一路就被那些蛇引诱着,最后也找到了那个泥潭,接着,他们就听到了兽口之下有人惊叫,于是立即进入救人,没想到,那些声音竟然是蛇发出来的。

  之后的事情,就不用叙述了。

  听完之后,我不禁哑然,这和我想象的情况差不多,我当初看到文锦的笔记前言,就有感觉其中肯定有三叔的份。不过证实了,却反而有点不太相信。

  如此说来,定主卓玛对更深的事情也并不知情。她被阿宁他们找到,重新雇用做向导,完全是一个意外,否则,我们听到口信的地点,应该是她的家里。

  我脑子里的线越来清楚,一些碎片已经可以拼接起来了:文锦的笔记上所说的三个人,显然应该是我、闷油瓶和三叔。我之前以为阿宁收到了带子,之前也证实是给闷油瓶的,闷油瓶这一次和三叔合作,将带子送到了阿宁的手里,是为了让阿宁他们能够找到定主卓玛,并策划这次行动。

  所有事情的矛头,就直指向裘德考这一次行动的目的了。这一次,大家全是最后一搏,几乎用尽了心机。

  想着,我忽然想到了什么,问三叔道:“三叔,既然你也收到了口信,那你不是也应该收到了一盘录像带?”

  三叔抬眼看了看我,把烟头丢进篝火里,点了点头:“对。”

  “果然!”我心道。

  “这盘录像带,应该是咱们在吉林的时候寄到杭州的,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堆了一堆的东西,混在里面,我刚回去没发现,后来整理铺子的时候,才看到。”他看着我说,“并不是我有意瞒着你。”

  我点头,这我确实相信,这时候心里一冲动,就问三叔道:“三叔,你不觉得这事情奇怪吗?寄给你,或者寄给那小哥,这都说得过去,可是,文锦姨为什么要寄给我呢?你们谈恋爱的时候,我还很小很小,我实在想不通,这事情难道和我也有关系?”

  而且,录像带中还有那样惊悚的内容,那个人真的是我吗?还是只是别人的恶作剧?

  三叔看我表情变化,叹了一口气道:“不,其实,你文锦姨把东西寄给你,是有她的理由的。”

分享到:
赞(51)

评论32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36
    越来越悬了,我看这干脆酱油都别打了,看小说和透剧的你们去吧!
    路过的打酱油的2017-07-24 7:15:55回复
  2. #35
    蛇者荣耀
    西王母2017-07-01 14:25:56回复
  3. #34
    我到底是谁
    吴邪2017-06-02 20:55:01回复
  4. #33
    天真好可怜。
    路人2017-05-14 15:26:04回复
  5. #32
    重温党剧透下
    新迷2017-01-30 19:07:38回复
  6. #31
    其实解连环没有杀吴三省,他们两个只是演了一出戏,在吴邪身边的有时是解连环有时是吴三省,在三叔下水道里的的那个人就是吴三省。他们两个联起手来解开最终的谜团。
    解密党2017-01-30 16:13:32回复
  7. #30
    楼上的,你有可能再去城市的路上就被晒死了你造吗?
    稻米2017-01-23 11:44:34回复
  8. #29
    好久没出现啦,闷死我了
    尸鳖王2016-11-21 19:28:49回复
  9. #28
    5楼剧粉够了
    咳咳2016-11-01 13:17:56回复
  10. #27
    楼上别把杨洋和小哥混为一谈
    原著粉2016-02-17 16:27:19回复
  11. #26
    你们是忘了我吗。。。
    小哥2016-02-08 12:24:20回复
  12. #25
    闷油瓶么么哒~爱你~杨洋最帅!
    羊毛.爱杨洋2015-10-19 21:22:45回复
    • 别逼我喷你
      路人2332017-08-18 23:31:06回复
  13. #24
    哪里是!
    重温党2015-10-08 12:50:20回复
  14. #23
    你们这些剧透党的目的是不是想直接把结局说出来,让大家不用再看小说了呢?
    胖子2015-09-22 7:42:37回复
  15. #22
    我是你叔叔吗
    闷油瓶2015-09-21 21:13:27回复
  16. #21
    我就是解连环,解连环就是我
    三叔2015-09-20 8:32:39回复
  17. #20
    裘德考是不要找長生術啊?有錢有勢的老頭子還會想要甚麼?
    看客2015-09-14 20:03:18回复
  18. #19
    妈呀!悬念越扯越多
    读者2015-09-11 20:04:04回复
  19. #18
    越看越惊悚
    初读者2015-09-11 14:54:53回复
  20. #17
    三叔在其他番外里说过,齐羽和吴邪是两个人,而且齐羽也知道吴邪的存在,他还喝过吴邪的满月酒,当年的第十一个人其实是三叔,照片里的三叔是解连环
    沐筱柔2015-09-10 18:13:14回复
  21. #16
    闷油瓶他的话越来越多了,在前几章。
    你大爷2015-08-28 19:42:47回复
  22. #15
    寄给你是因为你就是当年的第十一个人—齐羽,嫁接了吴邪的记忆,真吴邪已病死
    文锦2015-08-21 23:13:29回复
  23. #14
    谁能告诉我齐羽是谁
    初读者2015-08-21 16:20:47回复
  24. #13
    吴邪你太天真了,寄给你当然有我的目的啊呵呵呵
    文锦2015-08-20 15:15:43回复
  25. #12
    我出现的次数好多
    咯咯咯咯2015-08-11 15:18:37回复
  26. #11
    闷油瓶将录像寄给阿宁署了我的名字!
    吴邪2015-08-02 22:23:02回复
  27. #10
    闷油瓶将带子寄给阿宁署了我的名字!
    吴邪2015-08-02 22:21:48回复
  28. #9
    求真相,闷油瓶怎么还不出来
    吴邪2015-07-31 21:13:59回复
  29. #8
    现在的吴邪其实是齐羽 吴邪十几岁就死了 三叔把他的记忆植入了那张照片里的第十一个人——齐羽里!
    读者2015-07-31 17:54:27回复
  30. #7
    楼上请别爆粗口,听着不舒服
    读者2015-07-27 3:52:51回复
  31. #6
    真他妈扯淡
    愿风裁尘2015-07-20 18:34:00回复
  32. #5
    请问:楼上的3个“小闷”哪一个是真的?
    读者2015-07-18 12:20:55回复
  33. #4
    就是 我什么时候告诉你录像带是我寄给阿宁的
    闷油瓶2015-07-12 21:12:38回复
  34. #3
    就是 我什么时候告诉你录像带是我寄给阿宁的了
    闷油瓶2015-07-12 21:12:09回复
  35. #2
    你在哪证实了给阿宁手里的的录像带是寄给闷油瓶的
    闷油瓶2015-07-10 17:14:11回复
  36. #1
    快来干了我
    文锦2015-07-09 12:42:2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