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沼鬼城(下) 第二十二章 第二夜:盲

  我被胖子的举动给惊呆了,花了好几秒才明白他想干什么。

  闷油瓶检查了我们的脸部,但是他自己的脸部没有检查,胖子怕他玩这种心理游戏的手段,也要看看他脸上有没有带人皮面具。

  闷油瓶纹丝不动,就坐在那里,看了胖子一眼,胖子就尴尬的笑笑:“以防万一,小哥,你也是四个人之一啊,他娘的小心使得万年船。”

  闷油瓶喝了口水,也没生气,但是没理胖子,我就对胖子道:“你也不用偷袭啊。”

  胖子怒道:“什么偷袭,我这是动作稍微快了点而已。”

  我倒是习惯了胖子的这种举动,无可奈何的笑笑,胖子就坐了回去,大概是感觉挺尴尬的,转移话题道:“这下可以证明咱们四个人都是清白无辜的了,那现在看来,这个‘它’的含义,可能和字面的意思不同了,说不定不是生物。”

  “怎么说。”我问道。

  “它除了可以称呼动物外,也可以称呼物品,也许文锦逃避的,是一件东西呢?”

  胖子总是有突发奇想,不过这个好像有点不靠谱:“东西?”我就道:“你是说,她这十几年来,一直是在逃避的,可能是我们的内裤或者鼻屎吗?”

  “他娘的胖爷我说的东西当然不是指这些。”胖子道:“你们身上有什么东西,是和这件事情有关系的,都拿出来看看,说不定咱们能发现些什么。”

  我摇头心说拿什么啊,那几枚蛇眉铜鱼我都没带来,闷油瓶突然皱起了眉头,道:“不对,说起物体,我们少算了一样东西。”

  “什么?”

  “阿宁。”

  一下我就一个激灵:“你是说,尸体?”

  这倒也有可能,我们陷入了沉思,却感觉好像没有直接的证据,不过阿宁身上发生的事情相当的诡异,也许真的有这层关系。

  胖子却拍掌道:“哎呀,小吴,你还记得不记得昨晚我们在林子碰到的事情,该不是就是这样,这阿宁有问题,所以死了就变成那玩意了。”

  我张了张嘴巴,心说我怎么说呢,这东西靠猜测根本证明不了,尸体也不在了,要说诡异,这里哪件事情不透着邪劲。

  想着我就受不了了,立即摆手道:“我看咱们我们不要谈这个了。现在前提都还没有明朗,说不定文锦确实是疯了也说不定,这个时候非要在这几个人当中找出一个来,我看是不太可能的,我们还是想想实际一点的东西,怎么逮到她比较现实。”

  胖子就没兴趣了,站了起来,道:“想什么,我说了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铁定想不出来,有条狗说不定还能想想。你又没你爷爷那本事。现在实际的东西,是怎么过今天晚上,这些扯淡的事情别聊了。”说着就走去,提起他们挖来淤泥的筒子,就往潘子的帐篷去刷。

  我看了看表,已经入夜了,天空中最后一丝天光也早就消失了,为了保险,确实应该先做好防护的措施,于是叹了口气,也过去帮忙。

  我们把淤泥涂满帐篷,又在上面盖了防水布,以免晚上下雨。我去检查了一下潘子,他还在熟睡,体温正常,胖子告诉我醒过一次,神智还没恢复,就喂了几口水又睡死过去了。不过低烧压下去了,那几针还是有效果的。

  接下来是找武器,胖子是没枪不安心的人,在这些人的装备里翻了一遍,却发现营地中没有任何的火器。胖子捡了很多的石头堆在一边,说实在不行我们就学狼牙山五壮士,我说人家至少还有崖可以跳,我们丢完了石头就只能投降了。

  胖子扇起了篝火,将火焰加大,然后把在营地四周的几个火点全点了起来,以作为警戒和干燥之用。红色的火光,照的通亮。做完这一切,已经近晚上10点,我刚稍微感觉有了点安全感,四周又朦胧起来,他娘的又起雾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整个营地就没蒙入粘稠的雾气中,什么也看不清楚。

  看着四周一片迷蒙,我感觉到冷汗直冒,已经完全没有能见度了,就算是火焰,离开两三米的距离也就看不清楚了,此时要想防范或者警惕,都已经不可能。

  鼻子里满是混杂着泥土味的潮湿的味道,而且,在这里看起来,雾气的颜色和在林子里的有些不同,不知道为何雾气有些偏蓝,这让我有点不舒服。

  我想到这雾气是否有毒?昨天在雨林中,没法太在意这些事情,但是现在需要注意了,我听说雨林之中常有瘴气,到了晚上气温下降就会升起来,特别是沼泽之内,瘴气中含有大量有毒气体甚至重金属的挥发物,吸的多了,会让人慢性中毒,甚至慢慢的腐烂肺部。

  想到这里,我就问胖子是否应该去摸那些帐篷的装备,想找几个防毒面具出来备用。

  胖子道:“这绝对不是瘴气,瘴气的味道很浓,而且瘴气哪有这么厉害,瘴气吸多了最多得个关节炎,肺痨什么的,西南方山区多瘴气潮湿,那边人爱吃辣子就是防这个,你不如找找这里人有没有带着辣椒,咱们呆会儿可以搞个辣椒拌饭,绝对够味。”

  我说:“别大意,这里和其他地方不一样,我看还是找几个带上的保险。”

  胖子和闷油瓶开始往身上摸泥,这肯定是极其不舒服的过程,所以他语气很差,摇头:“要带你带,这种天气再带个防毒面具,他娘的撞树上都看不见。还怎么守夜。你要有空琢磨这些,还不如快点睡觉,等会儿说不定就没的睡了。”说完立即呸了几口:“乌鸦嘴,乌鸦嘴,大吉大利。”

  我给他说的悻然,心理其实有点挺恨自己的,他们两个人守夜,潘子受了重伤,我却可以睡一个晚上,这简直和重伤员是同一个档次,这时候想是否自己来这里确实是一个累赘。

  进帐篷躺下,我心说这怎么睡着啊,脑子里乱七八糟,身上什么地方都疼,因为外面和着泥,篝火光透不进来,用一只矿灯照明,为了省电也不能常用,就关了在黑暗里逼自己睡。听着胖子在外面磨他的砍刀,听着听着,真的就迷糊了起来。

  那种状态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睡着,蒙蒙的,脑子里还有事情,但是也不清晰,一直持续了很久,就没睡死过去。在半夜的时候,就给尿憋清醒了。

  醒来听了一下外面没什么动静,心说应该没事情,就摸黑撩起帐篷口准备出去防水。

  一撩开我就惊了一下,我发现外面一片漆黑,所有的篝火都灭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立即就完全清醒了,缩回了帐篷,心说:完了,难道出事了?

  可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刚才我没有睡死啊,我自己都能知道自己是在一种半睡眠的状态中,以闷油瓶的身手,能有什么东西让他一点声音都不发出来就中招吗?

  我静下来听,外面什么声音都没有。就有点慌了,这时候不敢叫出来,立即摸回去,摸到我的矿灯,然后打开,但是拨弄了两下,发现不亮了,又摸着自己的口袋,掏出了打火机,打了几下,也没亮,甚至连一点火光都没有。

  我暗骂一声,立即深吸了几口气,告诉自己冷静,心说怎么要坏都一起坏。收起来就想去打我的手表荧光。一收我却发现打火机很烫。

  我有点奇怪,心说怎么会这么烫,刚才明明连个火星都没有,我又再次打了一下打火机,然后往我自己手心下一放,一下我的手就感觉到一股巨烫,立即缩了回来。

  我楞了一下,心说打火机是打着的。

  可是我的眼前还是一片漆黑,一点光亮都没有。

分享到:
赞(56)

评论28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33
    这雾有浓到这个程度的啊
    匿名2017-08-20 9:17:32回复
  2. #32
    卧槽我瞎了?!
    吴邪2017-07-10 15:27:53回复
  3. #31
    吴邪在惊人的成长,他之前不过是个古董店的小老板,一次次危机中却能表现出惊人的智慧和勇气,实为不易了。卷入这一切,他本是不易
    吴邪放心飞,吴桐永相随2017-07-04 17:32:39回复
  4. #30
    小哥在说阿宁时,是故意误导吴邪他们的,小哥早就见到文锦了,
    齐羽2017-06-04 14:53:01回复
  5. #29
    难道我又在做梦?闷油瓶我好怕
    吴邪2017-06-02 18:47:34回复
  6. #28
    又在做梦吧?
    评论2016-10-06 12:59:38回复
  7. #27
    你们睡,我看着
    闷油瓶2016-02-01 21:01:20回复
  8. #26
    因为很多谜 我个人脑细胞不够用想不通 那么这适合在评论里来个剧透 我一下子就想清楚了 么么哒~ 哇哈哈
    我爱透剧的评论2016-01-01 7:33:08回复
  9. #25
    我想非礼你
    小哥2015-12-27 17:02:07回复
  10. #24
    其实这个“它”是一个组织,它在文锦等人身上做长生不老的实验,并把他们关在格尔木的疗养院里。后来他们逃跑了,为了躲避它的追杀又潜回了疗养院,然后为了解决长生不老的副作用,他们开始调查汪藏海,先去了云顶天宫,文锦和另外一人进入了巨大青铜门看到了终极。然后调查出了塔木陀。
    我爱剧透2015-10-05 9:17:16回复
    • 终于看到明白人了
      匿名2017-07-22 2:51:33回复
  11. #23
    楼上语气让人感觉很不爽啊!无邪只是个普通人而已啊,已经很棒了
    2015-09-16 15:08:49回复
  12. #22
    我给他说的悻然,心理其实有点挺恨自己的,他们两个人守夜,潘子受了重伤,我却可以睡一个晚上,这简直和重伤员是同一个档次,这时候想是否自己来这里确实是一个累赘。 總算知道自己沒用。
    看客2015-09-14 6:51:22回复
    • 呵呵,最后瓦解汪家的还不是吴邪
      匿名2017-07-25 12:49:18回复
  13. #21
    叫我干嘛
    2015-09-02 16:46:35回复
  14. #20
    为毛大半夜的也看呢?不含怕吗?答:因为下面有一群逗逼,看完就不害怕了,,,
    邪恋瓶'不悔守十年2015-08-31 16:42:47回复
  15. #19
    其实应该躲的是潘子
    解密党2015-08-21 23:34:20回复
  16. #18
    4楼的,你没看完吧,它不可能是无邪,你要联系大环境看,老九门、藏海花和沙海都要看,不要瞎说
    重温党2015-08-20 15:22:41回复
  17. #17
    8楼,黑飞子,但是我觉得“它”三叔最初写的时候,肯定不是要说的是黑飞子,而是某个神秘的组织,可以思考下张大佛爷当时的情况
    重温党2015-08-20 11:30:09回复
  18. #16
    胖胖的我来了
    王胖子2015-08-15 16:01:12回复
  19. #15
    不知道盗8别瞎猜!
    重温党2015-08-12 17:59:39回复
  20. #14
    胖子捏够了没有 疼死我了 !我是给无邪捏的!
    闷油瓶的脸2015-08-11 0:10:35回复
  21. #13
    卧槽死胖子!我也要捏小哥的脸!
    天真2015-08-01 22:27:37回复
  22. #12
    如果文锦躲得是齐羽,那么在定主卓玛托口信给吴邪和闷油瓶的时候,就不会叫吴邪去了!所以那个“它”不应该是吴邪,而且如果躲得是是吴邪,又何必寄录像带叫他去呢
    小哥2015-07-24 11:38:16回复
  23. #11
    吴邪就是个替代品,不是吧,越看越悬
    瓶邪2015-07-23 14:59:14回复
  24. #10
    看不见我就别赖我
    2015-07-21 10:25:37回复
  25. #9
    4楼别放屁,吴邪只是吴家按齐羽的模式培养的仿照品,他们俩除了长得一样外没任何关系。别把同人小说里的鸡巴蛋扯正版小说里来
    稻米甲2015-07-20 23:37:23回复
    • 都是汪家搞的鬼,它是黑飞子,人死后,蛇会代替骨骼像人一样活动,黑飞子在盗墓贼盗墓的时候监视盗墓,吴老狗发现了它。
      匿名2017-07-25 12:47:48回复
  26. #8
    【它】和【阿宁死后到底成了啥】都是坑啊都是坑啊都是坑啊 沙海里有提到 吴老狗练狗就是为了能抓到【它】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2015-07-19 16:10:22回复
  27. #7
    别怕是我
    2015-07-17 14:51:57回复
  28. #6
    谁知道它到底是谁.为什么文锦怕它
    剧透党出来2015-07-17 13:18:58回复
  29. #5
    齐豫?(哪来的大头葱?...........)
    路过2015-07-17 2:27:23回复
  30. #4
    我本人以我的经验“它”就是吴邪,因为无邪的身体是齐羽的,而文锦是躲齐豫
    2015-07-11 11:13:23回复
  31. #3
    文锦在躲的,会不会是齐羽?
    吴邪2015-07-08 13:31:27回复
  32. #2
    媳妇 我就是你的眼睛
    小哥2015-07-08 0:24:46回复
  33. #1
    小哥,你怎么了 没事吧 小生好怕怕
    吴邪2015-07-02 16:39:4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