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沼鬼城(上) 第二十七章 画面

  录像机是那个伙计从船营区的旧货市场淘来的一松下,我到三叔房里的时候,那伙计正在安装,我看到沙发上还摆着两只一模一样的备用,是怕万一中途坏掉耽误时间。不过幸好,那个年代的进口货,质量还不错,三只测试了都能用,我掂量了一下备用的一只,死沉死沉的,那年代的东西就是实在,不像现在的DVD,抡起来能当狗叼飞碟玩儿。

  安装录像机的这段时间里,三叔一直都没有开口,就让我坐着,自己一支接一支地抽烟,心里不知道在琢磨些什么。

  我宿醉的头疼也逐渐好转,人也有点紧张,不时有乱七八糟的猜测,猜测这带子里到底录的是些什么画面。我想到过西沙,但是他们去西沙时候,不可能带录像设备(那个时候这种设备相当珍贵,国内还是普遍用胶片摄像机,那胶片还是手动的),所以录像带里的内容肯定不是西沙那时候拍摄的东西。同样,也不可能是青铜门后的内容。排除了这两个地方,录像带中会有什么?真的是毫无头绪。

  电视机和录像机接好,电源被打开,我就挑出了其中一盒,打算放进去,不过放到录像机的口子之前,我又犹豫了,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慌了一下,看了一眼三叔。

  三叔对我摆摆手,道:“放进去啊?看我干什么,你他娘的还怕他从电视里爬出来?”

  我这才推了进去,录像机”咯嗒”开始运转,我坐回到床上,很快,屏幕上闪出了雪花。三叔停止了抽烟,把烟头扔进痰盂里,我们两个加上他的伙计都有些紧张地坐了坐正。

  雪花闪了十几秒,电视上才开始出现画面,电视机是彩色的,但是画面是黑白的,应该是录像带本身的问题,画面一开始很模糊,后来逐渐清晰起来。

  那是一间老式的木结构的房间,我们看到了木制的地板,镜头在不停地晃动,显然放置摄像机的人或者物体并不是太稳定,我们看到一扇窗户开在后面的墙上,外面很模糊,似乎是白天,有点逆光。

  三叔和我面面相觑,这好像是民居的画面,真是没想到会看到这个。难道会是自拍秀?等一下闷油瓶一边吃面一边出来,对着镜头说好久不见,你们过得如何云云。

  在窗户下面,有一张相当老式的写字桌,看着有点像革命电影里的老家具了,上面堆满了东西,文件、台灯,还有一部电话。

  电话的款式比较老旧,但不是老到掉牙的那种,这段录像拍摄的时间,应该是在20世纪90年代以后,当然现在仍旧有很多的家庭还是使用这种老样式的电话,所以到底是什么时候也不好判断,只是肯定不会比90年代更早。

  接着画面就一直保持着这房间里的情景,就好像静物描写一样,我们等了一段时间,就意识到摄像机是固定在一个位置拍摄的,类似于电影中的固定镜头,并不会移动。

  这样的话,这静止的画面就不知道会持续多久,我们也不能傻看着,三叔就按了快进。进过去大概二十分钟的时候,一下子,一个黑色的影子从房间里闪了过去。

  我和三叔都吓了一跳。

  三叔赶紧回倒慢放,原来是一个人从镜头外走进了镜头,我们还听到有开门关门的声音,应该是有人从屋外回来。仔细一看,走进来的那人,是个女人,年纪看不清楚,模糊地看看,长得倒有几分姿色,扎着个马尾。

  三叔一下子紧张起来,他走上前去,几乎贴到电视屏幕上了。

  可是那女的走得飞快,一下子就从屏幕穿了过去,跑到了另外一边,消失在屏幕外了。

  我看三叔的脸色突然不对,想问他怎么回事,他却朝我摆了摆手,让我别说话。

  时间继续推进,五分钟后,那女的又出现在了屏幕上,已经换了睡衣,接着她径直走到屏幕面前,屏幕开始晃动,显然在调整摄像机的角度。

  这样一来相当于一个特写,那女人的面目就直接贴近了电视机,我看到那女人相当年轻,长相很乖巧,眼睛很大,总体看上去有点甜的那种女孩子。

  三叔也正贴近电视,一下子就和电视里的那女孩子对上眼了,我没想到的是,一瞬间,三叔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突然浑身一抖,一声大叫就后退了十几步,几乎把电视机从柜子上踢下来。

  他的伙计赶紧扶住电视,我去扶他,只见三叔指着电视里那张脸,发着抖大叫:“是她!霍玲!是霍玲!”

  我们给三叔这突如其来的反应吓得够戗,他的伙计赶紧丢下电视去扶他,我则先摆正电视机,唯恐摔下来坏掉。

  然而他的伙计根本扶不住他,三叔一边叫一边直往后退,一下就撞到沙发上,撞得整个沙发都差点翻了,自己一滑就摔倒在地。这一下显然撞得极疼,他捂住自己的后腰,脸都白了。虽然如此,他的眼睛却还是牢牢地看着电视屏,眼珠几乎要瞪出来。

  这下我也有点惊讶。这个女人竟然是霍玲?

  按照闷油瓶的叙述,霍玲是一个干部子女,当年西沙考古的时候,同时下到海底墓穴中几个人的其中一个。关于她的资料极少,我不知道她在那张黑白合照中是哪一个,自然也认不出来。这样一个人,竟然会出现在闷油瓶子寄来的录像带中……真有点不可思议……

  而且,让我感觉到异样的是,这录像带是怎么来的?从她调整镜头来看,显然她知道录像机的存在,自拍也不是这样拍的,这应该是一种自发的监视,这无疑是监控录像。她为什么要拍这样的录像,而这带子又是怎么到闷油瓶的手上的?闷油瓶又为什么把这带子寄给我呢?

  这里面有戏了,我心里嘀咕起来,三叔说得对,看来整件事情还远远没有完。

  此时屏幕上那女人已经调整好了摄像机,屏幕已经不抖了,她也重新远离镜头,坐到了写字台边上,支起一面镜子梳头,因为是黑白的画面,加上刚才的晃动,屏幕上变得有点模糊。

  三叔逐渐冷静了下来,但是脸色已经铁青,神情和刚才已经判若两人。他手死抓着沙发的扶手,浑身轻微地发抖,显然十分的紧张。

  我为了确定,就问三叔道:“这女的就是你们一起下到海底里去的那个霍玲?”

  三叔一点反应也没有。我没有办法,和他的伙计对看了一眼,他伙计也不知道怎么说。

  录像中的霍玲不停地梳头,她的马尾解开了后,头发颇长,我都不知道她到底要梳到什么程度,大概有二十分钟,她才停下手来,重新扎起马尾。

  梳完头后,她站起来,有点迷茫地看了看窗外,然后突突突跑到了摄像机照不到的地方,接着又跑了回来,可是等她跑回来,我发现她的衣服竟然变了。

  也就是说,她到了里屋,换了一身衣服。

  接着,让我感觉到匪夷所思的画面就出现了。

  她出来之后,又跑到了摄像机前,似乎是不满意角度,又调整了镜头,屏幕开始晃动,她那白色的脸充斥着整个屏幕。

  三叔发出了一声很古怪的呻吟,似乎她的脸十分可怕。

  我以为她换衣服是要出去,或者做饭之类的,屋里肯定又会很长时间看不到人,于是拿起遥控器,准备快进,这时候,却看见她却又坐回到了写字台边上,拿起梳子,解开头绳,又开始梳头!

  ”这女的有神经病!”一边的伙计忍不住叫了起来。

  三叔马上做了个手势让他别出声,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她是背对着我们梳头,也看不到她的表情,镜子中只有一个模糊的影子,动作也几乎一致,频率都似乎一样,我看着看着,简直怀疑她的头是铁头,要是我给这么梳,脑袋早就梳成核桃了。

  这样的画面使我感觉气氛变得有点诡异,我忍耐着,又是大概二十分钟的时间,她才重新扎起头绳,站了起来,噔噔噔跑到镜头外面去了。

  我和那伙计都松了口气,心说总算完了,要再梳下去,我的头也要开始疼起来了。

  然而没等我们舒展筋骨,她又换了一身衣服跑了出来,凑到摄像机面前,第三次开始调试角度了。

  我一下就迷糊了,简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个霍玲究竟是干什么的,这也太夸张了,难道她爱好这个……或者,难道她要自杀了?所以不厌其烦地换衣服调角度,接着难道她又要去梳头了?再这样梳下去,梳子都要磨成毛刷了。

  就在这时候,突然画面一停,回头一看,原来三叔按了暂停,黑白的屏幕上,顿时定格了那张特写的面孔。

  三叔脸色铁青,嘴唇还有点发抖,他凑近仔细看了看,哑声道:“天,她也没有老!”

分享到:
赞(59)

评论44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46
    我希望我能看完不害怕
    雨帅大人2017-07-13 17:57:42回复
  2. #45
    每次看这里都觉得好经典
    匿名2017-06-01 21:20:48回复
  3. #44
    大家好,这一段是格尔木疗养院。
    稻米2017-04-10 10:32:36回复
  4. #43
    天真小心 我爬出来了啊
    闷油瓶2017-03-14 14:15:45回复
  5. #42
    大家好,mc油瓶!给大家带来一首《刀山火海》希望大家喜欢!
    mc 油瓶2017-01-21 21:43:55回复
  6. #41
    别他妈剧透了
    剧透死全家2017-01-20 19:54:52回复
  7. #40
    如果吴邪也是当年考古队中一员,不说别人,难道他妈妈连自己儿子都不认识么
    无语2016-11-26 23:26:55回复
  8. #39
    谁说霍玲跟小哥有一腿的
    纳尼~2016-11-25 3:12:47回复
  9. #38
    16楼,那不是小哥的屋子
    源夫人2016-08-12 18:47:49回复
  10. #37
    重读还是觉得有点瘆的慌,一个是两次录像带,一个是疗养院…………当初看就被吓着了
    路人2016-07-12 22:40:58回复
  11. #36
    霍玲居然在小哥的木屋里换衣服...小哥呢,也在屋子里吗??
    无语...2016-02-29 18:35:06回复
  12. #35
    三叔你和我有仇吗,差点撞翻我就算了,尼玛还用手死死抓住我,你这是非礼呀
    沙发2016-02-10 21:59:52回复
    • 这么软 ,让我摸一下都可以吗。
      解连环2017-07-26 21:32:43回复
  13. #34
    老娘不就吃了尸蹩丹没老么,老三你害怕啥。
    霍玲2016-01-31 14:35:52回复
  14. #33
    那时候的照相机好像不能延迟拍摄吧。相片里的是十个人,誰给他们拍的照?
    十个人?2015-11-06 13:15:56回复
  15. #32
    电话的款式比较老旧,但不是老到掉牙的那种,这段录像拍摄的时间,应该是在20世纪90年代以后,当然现在仍旧有很多的家庭还是使用这种老样式的电话,所以到底是什么时候也不好判断,只是肯定不会比90年代更早。 天真到底活在什么时代啊 90后 还老
    问题宝宝2015-09-16 1:03:54回复
  16. #31
    张启灵他同乡
    粽子2015-08-28 20:58:03回复
  17. #30
    我静静的吃面看着你们
    张起灵2015-08-24 20:05:00回复
  18. #29
    闷油瓶一边吃面一边出来,对着镜头说好久不见,你们过得如何。
    录像2015-08-24 16:33:51回复
  19. #28
    人家老是被梳 不要了啦
    头发2015-08-21 12:43:01回复
  20. #27
    不在海底墓的时候,我还是有一定戏份的,嘿嘿
    2015-08-21 10:48:03回复
  21. #26
    我来委婉地剧透一下, 嘿 待约定日一到 嘿 从门出来可好 默默等你忘了笑 你也千万别忘了我呀 不怕辜负青春年少 只想陪你一起到老 我为了你 剃了头发 成为新任德仁喇嘛
    致瓶邪2015-08-19 8:59:47回复
  22. #25
    剧透一下,剧透一下
    呵呵2015-08-18 10:50:35回复
  23. #24
    三叔,不要踢我
    电视机2015-08-13 16:14:27回复
  24. #23
    期望重读党剧透
    一个刚刚看的人2015-08-13 11:41:47回复
  25. #22
    剧透剧透
    刚读到这的人2015-08-06 20:03:04回复
  26. #21
    顶十六楼 十四楼不要老剧透 虽然我也看过 但我没剧透啊 你们剧透了后面就没悬念了
    顶十六楼2015-08-04 8:51:56回复
  27. #20
    天真, 我下面给你吃..
    民居小哥2015-08-02 11:59:05回复
  28. #19
    被换了好几次,真是够了
    衣服2015-08-01 14:37:59回复
  29. #18
    猛力一踢:草,还以为是陈老湿的新作呢
    三叔2015-07-28 1:27:41回复
  30. #17
    我變成毛刷了
    梳子2015-07-26 16:20:23回复
  31. #16
    同为重温党的我劝一句那个重读党,别老剧透好吧,你要那些没看过盗墓笔记的人还怎么有兴趣看下去=。=
    回14楼2015-07-25 18:12:23回复
  32. #15
    准备好了,后面越来越恐怖了,再次看,发现还是蛮恐怖的
    小三爷2015-07-25 10:49:31回复
  33. #14
    12楼你是对的,霍玲变成禁婆了,摄像头是文锦他们装的,霍玲的反应最厉害,齐羽文锦也快变了,阿宁的录像带里是齐羽,吴邪被吸引去了格里姆疗养院,遇到小哥噢耶,期待吧,小哥会出来的,
    重读党2015-07-23 11:42:05回复
  34. #13
    人家就喜欢梳头换装(๑•ั็ω•็ั๑)
    霍玲2015-07-22 13:16:06回复
  35. #12
    好像霍玲最后变成禁婆了,是用来监视自己是否变种的?忘了。。。差不多这个样子
    吐槽2015-07-21 19:54:23回复
  36. #11
    好~大家导得不错。休息下
    导演2015-07-18 16:18:49回复
  37. #10
    啊啊啊我是无辜的
    镜头2015-07-14 16:49:44回复
  38. #9
    天阿张起灵吃我了~
    2015-07-13 16:44:54回复
  39. #8
    原来是有两个老不死的。。
    吴邪2015-07-12 17:32:24回复
  40. #7
    好不容易营造的恐怖气氛,都被你们搅没了。
    南派三叔2015-07-12 15:52:54回复
  41. #6
    不要叫我霍玲,要叫我女王大人。
    霍玲2015-07-11 13:33:24回复
  42. #5
    我不想成為毛刷阿阿阿
    梳子2015-07-10 13:09:54回复
  43. #4
    我快断了。。。
    梳子2015-07-10 12:47:27回复
  44. #3
    啊哈哈哈哈,我美吗?
    霍玲2015-07-07 12:59:54回复
  45. #2
    无邪,我要从录像机里爬出来啦啊
    小哥2015-07-02 20:48:30回复
  46. #1
    拿我看贞子就算了,还差点摔烂我,你们是什么心态。
    电视机2015-07-02 12:30:3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