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沼鬼城(上) 第八章 西沙的前奏

  当时是考古潮盗墓潮兴起的时候,大量国外的探险队来到亚洲,想在这第二次考古大发现中分一杯羹。

  当时中国的海洋考古几乎是零,眼看着大批国宝给人盗捞走,中国的考古界人事哪能不急,几个老教授一起上书中央,请求采取措施,后来迫于形式的压力,在要钱没钱,要人没人的情况下,终于拼凑出几只“考察队”,其中有一只,就给派往了西沙,这就是文锦负责的那一只。

  三叔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发生在考古队成行之前,大概一个月左右的时间。

  当时三叔正在帮文锦准备一些土设备,类似于抽水机,潜水器械这些东西,这些上头都不给负责,全是三叔张罗的,那一天中午,三叔正忙着调试设备,忽然就有一个学生进来说,外面来了一个人来找他。

  三叔心里奇怪,没多少人知道自己最近窝在这里,会是谁呢?走出去一看那人,不由就一愣。

  来人姓解,叫做解连环,大概是取“怨怀无托。嗟情人断绝,信音辽邈。纵妙手能解连环”里面的字。这人是三叔的外家兄弟,也就是相当于我的远方表叔,因为一同住在长沙,所以平日里有来往,但是也不太多。

  那年头说起来往这种事情,三叔他们还可以,老一辈就只有过年过节去拜会一下,讲究的是淡如水。这样的亲戚突然来找,让三叔有点意外。

  不过亲戚来了,自然不能怠慢,也不好马上问他来干什么,三叔就停下手头的活儿,寒暄了一下,拉他到馆子里吃饭,等酒喝到一半的时候,才问他来找自己有什么事情。

  解家也是大户人家,兄弟有6个,比爷爷家还多,一般来说不会缺钱,来找三叔,必然是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来着,而且事情可能比较特殊,不然他们自己不至于摆不平。

  那解连环扭捏了很久,才对三叔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情,他就是想托三叔的关系,想在文锦的考察队里,谋一个位置,他想出海看看。

  三叔一听就感觉不对劲了,文锦娇人可爱,大家都喜欢,解家因为是亲戚多少也都见过了,但是文锦自己的度摆的非常好,见过就是见过,但是都没有深交,平日里就更不要说联系了,怎么,解连环莫名其妙的就冒出这么一个不着调的要求来,这肯定有是企图的啊。当下他就摇头,问道:“什么出海看看,你想看干什么,去杭州看不行吗?”

  解连环为难的挠头,说这他不能说,要是一定要知道,就当他有比买卖在那边。他也是受人之托。

  三叔又问他为什么不自己想办法,雇艘渔船又不是很花钱的事情。他解释说,现在中国正和越南搞军事对抗,西沙那块地方十分敏感,没有海防的允许普通船只进不去,所以才托三叔帮个忙,混在考察队里行事好方便点,且这事儿对文锦绝对没影响。

  三叔越听越怪,这土夫子和西沙搞在一起,怎么想怎么别扭,说是有买卖,西沙那里会有什么买卖?那边说实在的,只有水和沙子,再多就是沉船,你要冲着沉船去的,何必去西沙呢,宁波和渤海海了去了。而且解家在那时候也算有头有脸,几百年的老家族了,不可能突然落魄到要去掏海货的地步啊?

  那解连环看三叔的表情有点为难,就说要是不行就算了,他再去想别的办法。

  当时如果是我,他这么说我肯定就松了一口气,顺水推舟就拒绝了,但是三叔不这么想。他一听,心说不对,这事情里有蹊跷,是要是拒绝了,这小子真的会去想别的办法,这一行都不是善类,到时候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不好防备。既然已经和文锦扯上关系了,就不能让他乱来,得查查他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于是就说不是不行,他为难是因为这事情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他要先问问文锦看,这事情他是拍不了板。问解连环能不能等上一段时间。

  解连环一听,忙说谢谢,还拿出了一堆当时的紧缺洋货,托三叔送给文锦。

  两个人各怀鬼胎,又聊了会儿别的,那解连环就走了。三叔马上去找自己认识的几个地痞,给了点钱,让他们去跟着他,查查他最近到底在做什么。

  那时候的地痞是消息最灵通的一帮人,不久就有了消息,说跟了着解连环好几天了,发现他就是一个二世祖,平日里也没什么爱好,只喜欢听花鼓戏,朋友也都是三教九流一群,非常平常,要说蹊跷,就只有一个地方奇怪,就是他最近一段时间,不知道为什么和一个洋人来往密切,经常隔三岔五的去一个茶馆和一个洋人见面,谈也不谈多少时间,十分钟就走。

  三叔一听,心里奇怪,他们这一行和洋人做买卖,那是常事情,但是解连环不同,他这种人已经基本上不参与家族生意了,他在家里的工作就是花钱,怎么突然又和洋人打起交道了?

  三叔觉得这里面有戏,马上决定亲自去看看。

  他问清楚了解连环见那个老外的一般规律,自己选了个时间,那一天,他就换了一件不起眼的衣服,一大早蹲在解连环门口等他出来。等了有一个小时,解连环就出的门来,三叔摸了上去,远远一路跟着,跟了有半个长沙城,到了老米市那里,前面果然出现了一个茶馆,解连环警惕的看了看后面,没发现三叔,就挑帘子走了进去。

  三叔心中大喜,三步并做两步窜上去,到窗口一看,正看到解连环在一位置上坐了下来,而位置的对面,果然坐了一个老外。

  那老外一头白发,虎背熊腰,看不出是哪国人,但是气色极其好,坐在茶馆里就像一只熊一样,现在正似模似样的喝茶,还穿着拖鞋,看这自若的劲儿,肯定在中国混的长了,早就习惯了长沙的市井生活。

  三叔打量了那老外一下,发现这人看着还有点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不由就有点纳闷。

  和他做过生意的老外一只手就能数完了,绝对没有这个人,这人肯定不是他的客人,但是那个年代,在长沙见到老外的机会简直是渺茫,肯定也不是平时看到的,那这人是谁呢?

  他努力的回忆,把这几年见到老外的场合都想了一遍,突然他就打了一个激灵,他马上想了起来:这个老外,竟然是他在一年前镖子岭看到的那一群老外中的一个!那一年前的经历太过震撼,三叔记忆忧新,一扯出线头,马上就全部回忆了起来。

  三叔遍体生寒,他看着茶馆里的两个人,突然感觉自己意识到了什么,又抓不住,一种不祥的预感从他心里冒了上来。

  说到这里,我举手打断了三叔,让他停了一停,我必须想一想再听下去。

  听三叔到现在的叙述,事情已经很清楚了,毫无疑问,解连环想去西沙,是为了帮这个神秘的老外办一件事情,而且还是一件比较特殊的事情,因为一般和外国人的买卖,大家都在过,没必要搞的这么神秘。

  而这个老外,就是一年前镖子岭外想挖掘血尸墓的那一伙人中的一个,那时候三叔已经感觉十分奇怪,因为镖子岭是中国内陆的深山,不是应该出现老外的地方,而现在,这伙人显然又想托人去中国的西沙海域,这同样是老外不应该出现的地方,因为那时候正在打仗。

  当时,三叔还不知道西沙之下有一座古墓,所以很多事情只是疑惑,无从推测。但是我现在已经知道了以后发生的事情,根据这些推断,那个老外托解连环要办的事情,应该和那座明朝的海底墓有关。

  这么说来,第一个知道海底墓穴存在的人,竟然可能是那个老外,而那个老外又告诉了解连环。

  那就出现了一个无法解释的怪圈,一个匪夷所思的问题,这个老外是从哪里知道镖子岭古墓和西沙海底墓穴的存在的呢?这种两种墓穴之罕见,就算是我爷爷这种人也只能说是略有耳闻,他一个番邦人,如何能这么神通广大?

  我又想到解连环死的时候,他手上抓着的蛇眉铜鱼,这是第一条现世的蛇眉铜鱼,显然这东西应该是他从海底古墓中带出来的,那么可不可这么说,这个神秘的老外,他要解连环做的,就是在古墓中,带出这条铜鱼?

  也就是说,那老外不仅事先知道海底有古墓,甚至还知道了古墓里面有什么?这也太符合老美情报至上的原则了。

  但是为什么!他妈的为什么?他们到底是怎么知道的呢?

  就连三叔去爷爷的笔记上记载的镖子岭,也是靠寻访当地的山民,几经辛苦才找到的,西沙海底的古墓就更不用说了,我想除了汪藏海,根本就没有人会知道它的存在。

  想到这里,我突然打了一个激灵,心说不会吧,人说在没有答案的时候,最不可能的答案就是正确的答案。

  既然这些事情是不存在的,那这样说来,唯一的答案:难道三叔刚才说的,还是胡说?

  这人有过前科,我一下子就心虚了,马上看向他,看他的表情是不是不对。

  三叔见我脸色阴晴不定,不知道我想到了什么,一看我看他,就问我怎么了?

  我试探道:“三叔,你可不能再骗我了,都说到了这份上了,你再骗我就真不厚道了。”

  三叔看着我的表情就奇怪,问我为什么这么想?我把我的顾虑一说,他听了之后,突然皱起了眉头,也看向我。

  我一看完了,这反应似乎是被我揭穿了,不知道什么说了,心里不由就沉了下去。

  没想到他看了几眼我,忽然道:“你想的太绝对了,事情不是这样的。其实,那几个老外,当时并不知道那西沙底下到底有什么,他们只是知道,那个地方的下面,必然有什么东西而已?”

  我问道:“你从哪里知道的?”

  三叔道:“这是他们后来亲口告诉我的,其实这几个老外,就是现在阿宁所在那家公司的老板,而这家公司创始人,你知道是谁吗?”

  我摇了摇头,三叔道:“就是从你爷爷手里骗走战国帛书的,那个美国人。”

  我一听几乎下巴掉了下来,道:“是他?”

  三叔点了点头,道:“就在这一次去西沙之前,我亲眼见过他一次,他已经快不行了,现在靠机器维持生命。当时他亲口告诉了我,他几十年来投入资金在中国活动的目的。”

  “那是什么?”我问道。

  三叔道:“整个事情的起因,就是当年他骗走的那张战国帛书,当年他还是一个教会的中学教师,偶尔做一些盗卖古董的勾当,那一年,他用慈善的名义,从爷爷手里骗来的战国帛书的真本,当时这个人已经十分精通中国的文化,他为了抬高这份帛书的价值,决定破译了上面的信息。”三叔顿了顿:“但是他花了两年时间,破译出来的东西,却让他大吃了一惊。”

  我心中一动,道:“这个美国人竟然能破译出我们这么多年都没办法的战国帛书?”

  三叔点头:“就因为他是美国人,所以他破译了出来,因为这份帛书暗字的排列方式,是用一种数学的原理,我们这样的人,就算再精通,也无法从数学的角度来破解这东西。”

  “那帛书上写的是什么?”我好奇道。

  三叔道:“那帛书上记录的信息,不说出来你决定想不到是什——”

  三叔正讲到一半,突然门口就有人窍门,我心中里奇怪,难道又有人来看病,能来都来了啊,谁他娘的来打扰我听故事,转头一看,竟然是一个快递。

  他走进来,问道:“谁是吴邪先生?”

  我点了点头,“是我”

  他从包里拿出一大包包裹出来,道:“您的快件。”

  三叔也很奇怪,怎么会突然有快件寄来,问我道谁寄来的?

  我翻来来看了看,信封上写着:张起灵,顿时心里一慌,心说他怎么会给我寄快件的,一看日期,还是不久之前,难道他从地底缝隙中出来了,忙拆开来一看,信封中露出了两块黑色的东西——竟然是两盘录影带。

分享到:
赞(26)

评论48

  • 您的称呼
  1. #48
    可以可以
    切切2017-02-25 12:12:33回复
  2. #47
    看过我的人都爽的不行
    录影带2017-01-16 18:03:31回复
  3. #46
    当初第一遍看的时候被录像带吓着了…………
    路人2016-07-12 11:13:57回复
  4. #45
    老公的东西应该给我嘛【哼】
    起灵的小娇妻2016-06-07 10:06:50回复
  5. #44
    难道把我们的合影做成PPT发过来了?讨厌啦小哥三叔在这里让人家怎么解释
    吴邪2015-12-28 13:23:54回复
  6. #43
    教授房中术的带子来了,各位看官稍等片刻
    三叔2015-09-29 14:34:32回复
  7. #42
    这是我的自拍 吴邪记得收好 \\\\\\\\
    张起灵2015-09-19 16:55:38回复
  8. #41
    這是我們愛的影片 啾咪<3
    小哥2015-09-09 22:14:45回复
  9. #40
    我爱吴邪
    阿宁2015-09-08 16:14:55回复
  10. #39
    那么多剧透,又管不了眼睛,要死了!
    路人甲2015-08-30 0:27:49回复
  11. #38
    说好的纯爱小清新,怎么变成纯性爱小青楼啦!!!
    邪恋瓶'不悔守十年2015-08-29 22:38:05回复
  12. #37
    有点迷惑,三叔是他自己吗
    2015-08-25 13:49:00回复
  13. #36
    我說侄子啊,人家小哥都寄求婚影帶了,甭考慮,直接嫁了吧。 吳邪:我又沒說我不嫁。
    吳三省2015-08-24 21:06:06回复
  14. #35
    加我QQ看吴邪湿身照
    张起灵2015-08-23 14:55:41回复
  15. #34
    我是禁婆,我是禁婆,长生不死了,好开心啊
    霍玲2015-08-22 20:29:25回复
  16. #33
    解连环,花鼓戏——瞬间就想到花儿爷啊QAQ下一个瞬间就想到花儿爷的不易QAQ简直泪奔啊呜啊啊啊啊。・゜・(ノД`)・゜・。 还有啊解连环你就装吧你就装吧你慢慢装,你就这样骗吴邪还不如把事实说清楚,就算吴邪接受不了他后面也不会下那么多墓了啊,这样的话他也不会天真不复变成沙海邪帝了呀◡ ヽ(`Д´)ノ ┻━┻
    重温 原著党2015-08-20 15:50:42回复
  17. #32
    矮油小哥干嘛这么浪漫Y(^o^)Y~你说我就会嫁给你的嘛~
    天真2015-08-10 12:24:18回复
  18. #31
    那人不是德国人吗
    美国人2015-08-06 17:26:14回复
  19. #30
    陈文锦委托定主卓玛寄得!
    1234567892015-08-03 10:31:29回复
  20. #29
    他娘的我正听到关键的地方(/=д=)/┻━┻
    吴邪2015-07-31 13:31:42回复
  21. #28
    终于看到主角名字了
    吴邪2015-07-31 13:09:15回复
  22. #27
    解连环别装了,不就是喜欢文锦吗,我不生气,我真的不生气
    三叔2015-07-30 17:09:44回复
  23. #26
    瞎说什么,那录像带不是小哥寄的,是陈文锦
    重读党2015-07-23 10:56:30回复
  24. #25
    羞羞的视频剪好了么么哒
    张起灵2015-07-23 2:15:06回复
  25. #24
    快看我看我看我,我是起灵的大尺度写真
    录影带2015-07-22 16:02:26回复
  26. #23
    (*@ο@*) 哇~好黄好暴力
    吴邪2015-07-22 13:32:24回复
  27. #22
    天真這是我的求婚影帶,嫁我
    悶油瓶2015-07-21 17:22:04回复
  28. #21
    我喜欢听花鼓戏
    解连环2015-07-19 19:50:14回复
  29. #20
    楼上16楼,你的存在有必要性么
    张起灵2015-07-18 21:37:19回复
  30. #19
    那是十周年的礼物
    小哥2015-07-18 15:51:18回复
  31. #18
    评论各种调皮啊o_O
    路人2015-07-17 19:58:03回复
  32. #17
    楼上早死了好吗
    天真2015-07-16 21:06:57回复
  33. #16
    难道就没人在意我的死活?
    顺子2015-07-13 18:42:22回复
  34. #15
    没错 我就是小哥
    快递员2015-07-13 15:06:29回复
  35. #14
    小哥竟然出来了 还知道无邪在哪 说明小哥有去过他那或者通过什么方式找到了无邪
    傻逼2015-07-13 14:42:21回复
  36. #13
    是不是AV?
    丹药2015-07-11 16:12:20回复
  37. #12
    秀恩爱死的快!
    三叔2015-07-11 13:49:46回复
  38. #11
    不是我寄的。
    张起灵2015-07-11 12:41:02回复
  39. #10
    看我你怕了吗
    录像带2015-07-11 6:10:04回复
  40. #9
    哥的全裸写真,收好~
    闷油瓶2015-07-11 0:01:59回复
  41. #8
    天真,嫁给我吧
    录影带2015-07-10 15:43:07回复
  42. #7
    结婚十周年快乐,老婆
    录像带2015-07-08 12:54:44回复
  43. #6
    我被小哥寄给了天真~\(≧▽≦)/~
    录像带2015-07-08 9:35:47回复
  44. #5
    哦呵呵呵呵!吴邪、快来被我英雄救美啊啊啊~
    小哥2015-07-07 14:15:15回复
  45. #4
    哈哈哈!!!我出来了!!!哈哈哈!!!!
    闷油瓶2015-07-06 10:10:04回复
  46. #3
    呵!该我这个恐怖但是不是闷油瓶寄来的东西出场了!
    录像带2015-07-04 19:55:23回复
  47. #2
    我来了
    张起灵2015-07-04 18:28:30回复
  48. #1
    小哥,你寄了什么?
    吴邪2015-07-04 14:53:4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