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海2 沙蟒蛇巢 第五十四章 闪回四

  川藏线,汽车刚刚开进休息站加水。

  吴邪已经脱掉了外衣,以一个喇嘛的状态,沐浴在藏区高穿透率的阳光之下。

  他还需要再黑一些。

  王盟在边上不停地打着电话,脸色有点变化,他转过头,对吴邪说:”那臭娘们儿不理我。”

  ”你以为自己是这个局面的掌控者,在你的语气里,你不自觉地透露出了优越感。”吴邪说道,”漂亮的女人,对这种优越感是很敏感的,因为在她们的成长过程中,很熟悉这种感觉。”

  ”老板,你说这种话,公信力不够啊,你都没有女朋友。”王盟道,”现在怎么办?”

  吴邪没说话,只是看着山下壮丽的景色,一路爬坡,不知不觉已经到了这么高的山脊。人也是一样,不知不觉,自己已经到了连自己都害怕的处境里。

  从当时蓝庭递给他那一叠照片,他翻动照片的过程中,将几张关键的照片混在其中开始,一路走到现在,一个荒诞的天罗地网,一个看似幼稚,每一步都被人轻视的计划,每一百步愚蠢的手法中隐藏的一步正途,已经积累到让自己的对手终于开始恐惧了吧。

  可惜,很多事情就如同人的血液一样,一根血管的堵塞,对于复杂到任何途径都有曲折连通的系统,却是微不足道。

  ”还有二十四小时收网。”吴邪看了看手表道,”我们到达墨脱的时候,第一阶段就结束了。”

  在很多漫漫如刀割一样的长夜里,吴邪绝望地望着窗外,孤冷的房间里不管是窗外的月光还是雨声,都不能给他任何希望。

  他觉得他的人生就是一面环形的城墙,自己被困在城墙之内,愤怒地敲击着城墙的内壁。自己的愤怒在于,他要看到城墙之外的一切,却被这道石头拦在了真相之外。而城墙之外,就是清晰的事实真相。

  于是他努力地爬了出去,当他仇恨着爬上城墙、探出头的那一刹那,他终于看到了这个世界的真实面目。最可怕的不是自己看到的任何东西,不是外沿一道又一道的城墙,继续的封闭,或者是地狱一样的熔炉。而是什么都没有,没有自己渴求的真相,是毫无意义的一片灰雾,带着无穷而无法推导的可能性。

  或许人不应该去问自己不想知道的事情。

  他绝望地恐惧着,自己正在对抗的一切,无法探究,庞大而无形。就如前沿科学里的物理学家所看到的宇宙,了解到了”了解本身的不可能”。犹如在大海中寻找一个特定的水分子。

  你只有一辈子的时间。

  他需要神明,在绝望冲击之后,他往往会需要神明。他需要一个救世主,需要独立于整个世界之外的神力来告诉他一个答案,一个坚实有力的确定的答案。

  所有的一切,都起源于这个想法,他在冥想中期望这个神明出现,而理智又让他绝望地醒悟,明白这一切是不可能的。

  这团迷雾,就是这个巨大的神明,它既然隐藏在这片迷雾之中无处不在,自然不会将其消除,只为了一个小老板的好奇心。

  但是想到这一点的时候,吴邪忽然意识到了一种可怕的方法,这种方法,也许是唯一一种,可以让迷雾散去的方法。

  对于自己的奴役者,这团迷雾永远是无所不在,他们攫取供品,平衡一切,这个世界是这种关系存在的基础。在经济学上,他们希望一切都是平衡和缺少变化的。

  只有当世界趋于不可控的情况下,隐藏的控制力才会真正干预到这个世界之中。

  所以,神话故事中,所有的恶魔从来不会直接攻击神的国度,他们会首先开始毁灭人间,战争、瘟疫、屠杀、洪水。

  他现在面临的就是同样的局面,这片控制着一切的迷雾,干预着太多太多的东西。

  对于这团迷雾来说,他们已经许久没有对手了,对手,也找不到他们的所在。

  如果找不到牧羊人,就只好攻击他们的羊。谁是他们的羊?

  我们就是他们的羊。吴邪忽然冷笑起来,不由自主地哼起了”喜羊羊”的主题歌。

  吴邪计划的第一步,他要自己创造出一个恶魔,让它来攻击自己。

  他们知道自己的弱点,所以这个恶魔,一定会大获全胜。没有任何一个人会比自己毁掉自己更有效率。

  恶魔会做下致命的陷阱,这些羊会抵抗,会用尽一切能力和这个恶魔抵抗,但是终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被引入这个陷阱。

  可惜,恶魔的陷阱对于迷雾中的注视者来说,还是幼稚而可笑的。他们可以轻而易举地摧毁这个陷阱。

  他们会摧毁吗?不会,他们的目的是那个恶魔,这一切的毁灭,都没有关系。他们要毁掉的,是那个恶魔。

  重建一个世界太容易,这些羔羊的生命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些利益的重新分配而已。

  让恶魔夺去这个世界,只要恶魔在这个世界上现身,有关恶魔的一切,会瞬间被调查清楚,恶魔会瞬间被抹掉。

  迷雾中的杀手会潜伏在陷阱之内,等待羊群走入恶魔的圈套,等待恶魔来收获战利品。

  可是恶魔同样不会出现。因为恶魔根本不存在。

  在对方的眼皮底下,一些荒诞而毫无效率的计谋、更多的细枝末节、更多的突发事件。这是第一层,是足够让对方迷惑、让对方思考和应对的一个层面。

  当然,这不是吴邪的目的。

  整个计划在缓缓地蔓延和完善,一环扣一环,吴邪忽然意识到,自己看到敌人的身影时,看似毫无反击的能力,事实上,让很多事情已经发生了变化。

  之前他的祖辈和长辈作过很多次的努力,他们的传奇性、残忍和做事的魄力远超过自己,但他们所有的战果,却只是看到了对方的真实状态。

  两代人只看到了一个影子,自己无论从任何方面,都无法企及,可是,这一代人有自己的优点。

  这一代人没有那么多的牵挂和禁忌。

  那么,如何才能创造一个足以迷惑所有人的恶魔呢?

  真正的布局者,永远不可能有同谋。

  那一晚,他开始了整个布局的第一步,彻夜未眠。夜西湖冷清、寒气逼人,他看着堤对面的宝石山,开始冷静下来。

  他时而否定自己,时而又希望逼迫自己做下去,如今他已经站在藏区某条盘山公路的山脊上。否定和退缩已经完全不可能,而自己的计划,也早已复杂得就算自己思考也需要用十分钟来整理。

  短短的时间,为何自己心里已经变得连一丝波动都没有了。果然,如果内心的东西太多,这个世界就逐渐变得和自己没有关系了。

  王盟还在担心梁湾的事情。

  吴邪朝向他行礼的藏人点头,然后招呼王盟上车。

  世界上最稳妥的方法,是一个人不管选择A还是选择B,结果都是对自己有利的。

  不定项选择题是最难的。

  ”你还是决定自己一个人进去吗?”王盟发动汽车之后问道。

  吴邪点头。

  ”可是路不是断了吗?”王盟道,”我们出来的时候,那个地方已经不成样子了。”

  ”我面前只是一段不好走的路而已,你知道其他人面前都是什么样的局面吗?”吴邪道, “这种困难,提出来都是轻视这件事情的决心。”

  吴邪心中沉寂下来的恨意忽然又涌了起来,他脑子里有大量情景闪过,他不得不深吸了一口气,把目光投向窗外的高原。

  这些恨意是来自哪里?

  吴邪长长地叹了口气,如果他事先知道,那些蛇看到的东西,会连同这种仇恨一起传承给自己,他也许就不会那么激进地想去获得那些信息。等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这些甚至不是自己的仇恨,没有缘由的,其他人的仇恨侵入了自己体内,找不到根源,只是浓烈到自己无法控制的双眼血红。

  他有些时候甚至不知道,这种仇恨指向的复仇对象是否是错误的。

  自己是否真的那么恨那些藏在迷雾中的人,还是说,这么几代人所经历的痛苦,全部凝聚在他一个人身上了。

  他深呼吸,把那种躁动和内心恶魔般的想象压制下去,他想起了之前黑眼镜和他的对话。

  ”蛇的头部红黑色鳞片下的器官,就是储存费洛蒙的器官,在亚种则是头部的鸡冠部分。切下这些部分,提取之后,注射到你鼻子的中间部分,可以让信息传递得更加清晰。”黑眼镜说道,”非常疼,而且有大量的费洛蒙信息是没有意义的。你在意识中断之后,可能有几年时间都感觉自己是一条蛇。”

  ”我看到青蛙会流口水吗?”吴邪问他。

  黑眼镜穿着白大褂,对吴邪的鼻子进行消毒:”不会,不过,为了能让你感受得更加清晰,我会对你的鼻子做一个小手术。你会丧失嗅觉,我不知道能不能恢复。”

  ”失去嗅觉会有什么后果吗?”

  ”我没有相似的经验,不过在公厕打架会比别人更加冷静吧。”黑眼镜道,”我最后问你一遍,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你觉得,为什么我可以接收这些信息,难道我的祖先是蛇吗?”吴邪反问了一句。

  ”炎黄的神话里,所有人的祖先都是蛇。”黑眼镜道,”女娲不是蛇吗?我们都是蛇生出来的,盘古是从一个蛋里出生的,人在最初的神话里,很多都是卵生的。所以,你的祖先真的有可能是蛇,人类在生物进化上,也是由爬行动物到哺乳动物的过程。也就是说,如果文明是衔接的,在我们之前的世界上还存在着一个爬行动物的文明,它们的历史很可能和我们的神话相接,而它们的很多历史,会变成我们的神话史。”

  ”很惊悚的理论。”吴邪道,”那从其他方面,你是否有眉目,我为什么能接收到这种信息。”

  ”我觉得你接收费洛蒙信息之后,自然会知道,到时候你可以告诉我。”

  ”那我没有其他选择了。”吴邪闭上了眼睛。

  黑眼镜取出手术刀,这是个地下的临时诊所,平时是用来割双眼皮的,这次的手术,恐怕是这里进行的最大的手术了。

  ”我会翻起你的上嘴唇,从牙龈的根部下刀,然后翻起你的面皮,暴露你的鼻腔。然后把费洛蒙……”

  ”拜托,我不想知道这些。”吴邪道。

  ”老板!”王盟的叫声打破了吴邪的沉思,

  他坐直了身体,看到王盟有些紧张,一直不停地盯着后视镜看,

  吴邪点起一支烟,摇下窗户,看到了后面跟着四五辆大切诺基。又看了看前面,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大切诺基车队的中段了。

  ”怎么开的车?”他皱起眉头骂王盟。

  ”突然就上来包抄了我们。”

  ”在这种山路上包抄一辆车是很困难的,你现在才叫我,说明你开车时走神走到哪儿都不知道了。”吴邪几口把烟抽完,看了看GPS,”下一个急转弯是什么时候?”

  ”一公里多一点。”

  ”180码,背上降落伞,打开天窗。”

  ”真的有必要这么做吗?”王盟道。

  ”要让其他人看到我们是在用何种态度和他们PK。”吴邪道。

  当他把别人的性命放到天平上,放弃自己绝对不牵涉到任何人的信念之后,他自己的行为,也格外出格起来。

  他能理解潘子的自我毁灭倾向,他想惩罚自己,惩罚那个之前希望所有人都可以好,现在却可以在手上掂量别人生命分量的人。

  他成为自己最厌恶的那种人,而且更厌恶的是,必须成为很长一段时间。

  尤其是在切割那些尸体,将这些东西寄给一个无辜的中学生时。

分享到:
赞(23)

评论20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27
    “ 尤其是在切割那些尸体,将这些东西寄给一个无辜的中学生时。”好心疼吴邪。
    西湖小天真2017-08-26 19:32:16回复
  2. #26
    看完我呆了
    规划2017-07-30 13:02:18回复
  3. #25
    看到吴邪这样好难过,三叔他们都在保护吴邪,但吴邪还是卷入这件事当中,并为此改变了很多,支持吴邪,同时也敬佩吴邪,曾经,吴邪是需要三叔,小哥,胖子等人保护的人,他犹豫,天真,现在,他成为了这个计划的策划者,如此果断坚强,加油吴邪!
    饭老几2017-06-29 21:32:15回复
  4. #24
    心疼吴邪
    匿名2017-06-28 13:50:19回复
  5. #23
    看到这样的吴邪突然好心疼,一会还是要去前面怀念下最开始的天真
    匿名2017-06-22 0:12:33回复
  6. #22
    好心疼无邪,好悲壮。为什么我看了想哭
    一只两只2017-05-17 22:18:34回复
  7. #21
    看不懂,尼玛傻B
    匿名2017-05-08 19:30:17回复
  8. #20
    吴邪有小哥就够了,还要其他人干嘛
    路人乙2017-04-27 23:40:35回复
  9. #19
    心疼无邪,
    闷油瓶2017-04-23 14:32:17回复
  10. #18
    看得好累,多点剧情,少点旁白
    尊月-七妖2017-04-17 21:00:04回复
  11. #17
    心疼天真
    诺夕2017-02-01 22:49:01回复
  12. #16
    吴邪当然没有女朋友,因为他是别人的女朋友
    听书人2017-01-07 17:27:53回复
  13. #15
    无邪的手术好恐怖,还不是专业人来做,会不会残啊啊啊~褔尔摩斯你在哪儿,快把华生给我丢过来啊啊啊~
    2016-12-04 14:18:54回复
  14. #14
    这么几代人所经历的痛苦,全部凝聚在他一个人身上了。
    清朝后期的珐琅彩盘子2016-11-21 1:27:40回复
    • 最终会结束的吧
      天真2017-08-03 11:53:46回复
  15. #13
    像古龙的写法。但是我看不懂
    路过2015-09-05 19:35:14回复
  16. #12
    像古龙的写法。但是我看不懂
    匿名2015-09-05 19:34:37回复
  17. #11
    毕竟我能和小哥平手= =三胖子给我家戏份
    蓝袍人2015-08-24 21:44:08回复
  18. #10
    虽然我没有女朋友,但是我有男朋友啊,你说是不是啊小哥
    无邪2015-08-18 9:38:11回复
  19. #9
    QAQ我苦命的大邪帝啊
    小同2015-08-14 14:29:31回复
  20. #8
    都没有女朋友呢
    稻小米2015-08-13 18:31:59回复
  21. #7
    我觉得这不是三叔写的 太装逼了吧
    2015-08-12 14:23:03回复
  22. #6
    越看越乱
    周静静2015-08-04 13:12:46回复
  23. #5
    希望天真可以和小哥像很多同人里写的那样开心的生活在一起 每天打打闹闹和胖子说说笑话 天真照顾小哥 一起在店里躺在摇椅上看天 天真偶尔下一次斗小哥在家看着门口等天真回家 要是不用对付敌人小哥不用守青铜门多好
    小路人2015-08-04 0:52:08回复
  24. #4
    居然是我家无邪切的
    张起灵2015-07-29 1:28:32回复
  25. #3
    我也是够苦逼的
    王盟2015-07-25 9:11:34回复
  26. #2
    what,沙漠变雪山
    路人2015-07-11 14:44:09回复
  27. #1
    青铜门后面到底是什么呀?
    匿名2015-07-09 7:52:06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