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海2 沙蟒蛇巢 第四十五章 获救

  黎簇醒了。疼痛让他没有睡沉,喉咙的干涩和嘴角的咸味让他觉得呼吸困难。他用手摸了一把,发现全是血。

  在睡梦中他又吐血了,他不知道这算是好事还是坏事,是不是这些血吐出来,体内就不会有淤堵了?

  他活动了一下手脚,那种因为剧痛而连一点力气都使不上的感觉消失了,疼痛依旧,但是似乎咬牙可以坚持。

  膝盖没有了任何感觉,只有在移动的时候,每挪动一寸,都会钻心地剧痛。他撕开自己的裤子看了,腿肿得像萝卜一样,膝盖的部分伤口已凝成了骇人的血痂。皮肤是青黑色的,当然是在绿光下的缘故,从伤口淤青到了整条腿,感觉直接切掉都不会觉得可惜。

  “我完了。再也没法踢前锋了。残运会不知道有没有足球的项目。”他心说,抬头看了看垂下的绳子和树根,感觉爬到树根部分应该不会有事。

  贝爷在纪录片里教过如何使用简单的器械缓慢地攀爬绳索,他现在倒是可以试验一下了。于是,从背包里拿出挂钩和固定器,扯看绳子,大吼一声,往上拉去,想站起来。

  身体纹丝不动。他整个人绷在那儿绷了很长时间后,一下子放松下来。

  除了浑身的疼痛之外,连一丝屁股坠下的感觉都没有,也就是说,他根本没有提升任何距离。

  他沮丧地仰面躺倒,心说难道行不通吗?没有腿部的力量,自己就没法爬高了吗?他又坐起来,继续抬头,琢磨着该怎么办。想了十几分钟,无解,他再次躺倒,又睡着了。

  这一次他睡的时间更长,醒过来之后,觉得脑袋都重了好多。胡子长了出来,指甲也变长了,他的身体在进行剧烈的新陈代谢,想修补创伤。他再次撑起来,感觉好多了。

  腿部依然没有任何好转,胸口很多地方有奇怪的感觉,呼吸非常局促。但是比起之前,还是感觉好了一些。他深呼吸了几分钟,觉得自己的脑袋也灵光了一点。

  断腿散发出了奇怪的味道,似乎是要坏死了。他用手指戳了戳肿胀的淤青,还是能感觉到剧痛的,稍微放了一些心。

  他再次尝试,用力拉绳子,用来做支撑。这一次,几下之后,他的屁股离地有了半米,他用没有受伤的腿支撑着身体,终于站了起来。

  黎簇浑身在冒冷汗,他用绳子死死缠住自己的胳膊才没有倒下。他喘了好长一会儿才缓过来,感觉到再往上爬肯定是没戏了。

  他靠在绳子上,发呆休息,很快又睡了过去。睡过去之前他曾经抵抗过这股奇怪的困意,但是他的身体实在太需要休息了。挂着他手臂的绳子慢慢松掉,他靠着绳子重新滑回到石滩上。

  当再一次醒过来时,黎簇发现自己怎么动都动不了了。他的身体完全麻痹了,他感觉不到自己的手和脚,只能感觉到从胸口传来的剧痛。呼吸好像被什么东西黏住了,扯不开胸脯。他用力呼吸,一下感觉到通畅了,同时黏稠的血从鼻子里喷了出来。

  他的脖子也动不了,只能抬头望天,看着微弱的绿光下的洞顶。他意识到自己的乱动造成了严重的后果,而自己的身体,也绝不仅仅是断腿的问题。

  想过自己是这么窝囊的死法吗?真是他妈的窝囊啊!黎簇开始流眼泪,他觉得一股莫名的悲哀涌在心头。

  之前觉得自己死了也无所谓,人生不过就是这样,但是事到临头,忽然就觉得,什么父母感情、什么自己的价值、什么对于这个世界的怨恨,都是扯淡。

  他想活着。但是他意识到,自己肯定是要死了。

  黎簇看过一篇小说,虽然他不喜欢看小说,但是这个故事却让他晃一眼之后就莫名其妙地着迷。那篇小说讲的是一个人掉进一口井里,从最开始到死亡的所有过程,包括心路历程。他用这篇小说来推导自己的死亡过程,他不知道自己最终是因为内伤导致内脏衰竭而死,还是因为饥饿或者感染而死,还是自己的大小便会失禁,死在自己的排泄物里。

  黎簇哭了一会儿,又想沉沉地睡去,他感觉自己也许不会醒过来了,想到这儿他有些不甘心,努力挣扎着不要睡过去。忽然,他发现不,感觉自己的身体开始飘了起来。

  “咦?老子终于翘辫子了?”黎簇惊了一下,感觉自己在缓缓地离地面。

  真的有灵魂的存在吗?难道自己要上天堂了?黎簇简直是又惊又喜,想不到人死了之后竟然真的有意识,那自己早应该死了,而且自己是往上飘,灵魂出窍了,那是要上天堂啊妈妈咪,早说啊,早说我还他妈在那儿迷茫高考这种破事。

  啊,上帝啊,你终于可怜了我一回了吗?我一定做个乖天使。他越飘越高,很快就到了树根缠绕的区域,一直往树根里飘去。

  我就要穿过这些树根,就像幽灵一样,一层一层地飘上去,穿过那些沙子,然后来到地面,然后飘上空中,飘进云彩,飘出大气层,飘向传说中的天堂。黎簇闭上眼睛,接受了这一切,人世间的所有,都和他没有关系了。

  他吸着气,并未发现任何异样,一直到一根树根插进了他鼻孔里。他发现自己不是幽灵,因为他感觉到树根还是非常坚硬的。他被强行拖进了树根里,然后整个人失去了平衡,头开始朝下。

  他立即意识到不是自己死了,自己也不是要飘向天堂,自己只是被人拽了起来。

  他的身体没有感觉,但是他知道自己的身体一定是以一个非常糟糕的角度扭曲着,被慢慢地扯进了树根堆里。

  是这些垂挂的树根在拖拽自己吗?这些树根和那些蛇柏一样,也能够动?

  随即他意识到不对,因为他看到在树根里面有一只手,接着他看到了三个男人,分布在树根的周围,看着他。

  这是三个完全陌生的陌生人。黎簇莫名其妙,为什么会在这么隐秘的地方,看到了陌生人。

  一个人把他提了上来,过到肩膀上,接着,他们像猴子一样在这些树根上爬着,一路往上迅速爬去。黎簇的头挂在下面,鼻子里又开始流血,他在半蒙半醒的状态下,看到这些人的手指,比常人长很多。

  “妖怪。”黎簇心说,“也好,比起死在这种地方谁也不知道,被妖怪吃掉也算是比较好的选择。”

  一路往上,瞬间他们就爬到了洞穴的顶部,三个人猫腰从顶部树根垂下来的缝隙间,爬了上去。其中一个人打破一盏风灯,用刀割破自己的手对着半空洒去。黎簇听到了大量的细小的虫子退开的声音。接着黎簇也进了顶部的洞穴,这似乎是一口井,已经被树根撑满了。

分享到:
赞(34)

评论15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20
    什么情况,这谁的血?又来杀虫了。
    匿名2017-07-17 22:04:17回复
  2. #19
    真心大愛張家人這種強大的存在!!!
    稻米.阿透((└(((º∀º;;┌)┘))))2017-06-12 3:36:15回复
  3. #18
    是說內臟破裂又有嚴重外傷可以掛在肩上像猴子一樣盪到頂端去?!
    稻米.阿透((└(((º∀º;;┌)┘))))2017-06-12 3:35:39回复
  4. #17
    張家神救援呀!!!!!!!!! 感覺各種墓穴對張家人而言都是他們張家的後花園www
    稻米.阿透((└(((º∀º;;┌)┘))))2017-06-12 3:34:02回复
  5. #16
    小哥啊
    2017-05-25 8:42:28回复
  6. #15
    卧槽小哥???
    听书人2017-01-07 15:42:14回复
  7. #14
    发丘中郎将的后人还是小哥的亲戚?
    黑金古刀2016-12-25 0:09:50回复
  8. #13
    那不就是小哥本尊、複製小哥一號、複製小哥二號嗎
    盜米非沙米2015-10-21 0:21:57回复
  9. #12
    张起灵是男主,另外他是指定继承人不是族长
    稻米2015-10-16 18:29:29回复
  10. #11
    我靠,咋回事,谁的血都可以驱蚊
    胖子2015-08-31 15:00:56回复
  11. #10
    呵呵,又是张家人
    丶红尘灬兄弟2015-08-20 13:59:53回复
  12. #9
    鐵三角來了~~
    路過2015-08-19 16:27:14回复
  13. #8
    啊啊啊啊啊啊啊激动\(≧▽≦)/ 张家人啊,亲戚啊qwq[扑上去亲一个][被揍] 有着发丘指的那些人:谁跟你是亲戚? 小哥从青铜门出来了? 不可能吧。 有发丘指,那些人80%是张家人。
    Q:2768087385 菲娅2015-08-13 12:47:55回复
  14. #7
    张家人,本族长不能出山就派几个小兵来帮助我媳妇好了,可是我媳妇现在在哪!
    张起灵2015-08-11 10:16:50回复
  15. #6
    该不会是小哥吧
    观众2015-08-04 18:59:37回复
  16. #5
    看来小哥的孤僻不是张家的特征~对梁湾无感
    匿名2015-08-03 0:00:27回复
  17. #4
    这都是谁?怎么谁的血都能驱虫?
    吴邪2015-07-30 14:47:21回复
  18. #3
    本人不能出山,只好派同族来帮你了
    小哥2015-07-19 10:04:10回复
  19. #2
    我已经从男二号变成路人甲了吗?!
    闷油瓶2015-07-12 17:03:10回复
  20. #1
    不应该没人呐,小哥亲戚粗线喽
    没人么2015-07-10 19:26:4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