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海2 沙蟒蛇巢 第四十三章 莽撞的代价

  黎簇来到水池的边上,把冷焰火靠在墙壁上,把背包翻了出来,拿出折叠式冲锋枪。

  没有多少子弹了,他把多余的子弹集中到一个弹匣,发现能用的只有六发子弹,叹了口气,只得从里面拿出了几块肥皂。

  这是C4塑料炸药,是安全炸药,用枪打都不会爆炸,只能使用雷管引爆。他把C4揉成几个苹果大小的球,放进口袋里,然后数了一下雷管。

  玩CS的男生多少对这些枪械都知道一些,黎簇的CS是半职业级别的,讨论枪支的特性,是每天在网吧必修的功课。他没有想过在国内还可以开真枪,也没有想过现在真的在摆弄C4。有几个瞬间有不真实的感觉,但是无所谓了。

  他来到了之前的岔路口,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用枪当衣架,撑了起来,然后在枪的两端粘上两团C4,粘在了墙壁上。剩下的C4,他拿了一块大的,贴在了枪的内侧,插入了无线雷管。

  一立方米的C4可以让一艘航母回厂大修,如果从六百米高空落下,能炸出二十米深、直径三十米的弹坑,他手上的这个体积,二十个人如果站位合理,能直接炸成血沫。

  他打起荧光棒,插在自己的衣服口袋里,然后在这个地方解了个小便。火气很大,骚味非常重。这正合他意。

  他搞完这些,深深地吸了口气,对着两边的隧道大吼了起来。

  “我操你祖宗,有什么来什么!让你小爷爷见识见识!”声音此起彼伏,各种回音交织在一起,一直传往隧道的内侧。吼完之后,他开始唱大花轿,一时间,三十年没有任何动静的这些管道内,传来了极其复杂的各种回音组成的交响吼。

  唱了四五句,黎簇安静了下来,等到所有的回音落下,他就听到一边黑眼镜跑路的甬道之中,传来了另一种一连串的轻微的回音。

  轻微的回音越来越响,越来越响,逐渐可以分辨,黎簇意识到,那种木屐走路的声音又出现了。真他妈容易,黎簇咬住一个冷焰火,翻开引爆器,慢慢退入了黑暗之中。

  木屐的声音来得非常之快,黎簇几乎来不及猜那可能是个什么东西,只等着亲眼看到了。木屐声在甬道口停住,黎簇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荧光之后的黑暗,等待着里面的东西出现。

  一定是个庞然大物,他心说,脑海里出现的是巨大的蛇一样的东西从黑暗中探出脑袋,鳞片泛着幽绿的光。然而没有,在黑暗中首先出来的,是一团黑色的雾气,似乎是从远处的黑暗中分离出来的一团,涌到了有光线的岔路口。

  黑暗越来越多,黑色的雾气慢慢充斥了整个岔口的空间,接着,黎簇听到了一声清晰的木屐发出的声音,是从岔口区域管道的顶部发出的。

  不是这团黑色的雾气发出的,反而倒像是顶部有什么装置被启动了。黑色的雾气围绕着黎簇的衣服,变换着深浅和形状,挤满了整个空间。

  什么玩意儿?幽灵?还是,某种有毒的烟雾?他慢慢靠近,就听到那边传来了一些类似于共振的动静。他听到这个声音,条件反射地感觉到不舒适,随即他意识到那是什么声音。

  那是昆虫震动翅膀的声音。声音很集中,说明单个的昆虫很小。一团虫子能把黑眼镜吓成那样?他正在疑惑,忽然发现四周有些不对,他看了看他身边的墙壁,发现墙壁上的沥青,蠕动了起来。确切地说,应该是沥青上那些犹如皮肤病的突起,都开始动了起来。

  他打起冷焰火,发现他四周管道壁上的沥青,竟然全部都不是沥青,而是大量的只有衬衫纽扣大小的甲虫。

  无数的小甲虫开始挪动,整个管壁好像活了一样,黑色突起各种扭曲。前后都看不到头,似乎整条管道里全部都是这种虫子。

  “啧。”黎簇郁闷了一下,往后退了几步,按下了引爆的按钮。

  瞬间,或者说,只有四十分之一秒,C4的威力远远出乎黎簇的意料。管道形成的气压更加夸张,整个管道就像一根炮管开炮一样,黎簇在瞬间就被气压拍晕,他连爆炸的声音都没有听到,就直接像炮弹一样被射了出去。

  第一次撞击是左边的墙壁,距离他站的地方有一百多米,他的膝盖最先撞上,铁定粉碎性骨折。然后人在墙壁上好像搓泥一样被搓了六七米,摔在地上,又弹起来,撞上另一面墙壁。

  完了,他心说,吴老板又要在手上划一刀了。在最后一次撞击之后醒了过来,开始大量吐血,血喷射性地从他鼻孔里喷出,浑身上下是见肉的擦伤。

  他耳膜嗡嗡直叫,剧烈的头晕,四周一片漆黑,接着他的眼前出现了白光。那不是外界的光,他相信,他要死了。

  太好了,在没有感觉到任何痛苦的情况下,他马上就要死了。这和打游戏还真是不一样。自己是个傻X,太莽撞了。

  他的意识逐渐模糊,白光逐渐扩张,接着,充斥了他整个视野;然后白光重新开始收缩,忽然他看到了一种速度,一种意识远去的速度,最后是一片黑暗。

  他马上就要失去知觉。

  就在那个瞬间,痛苦忽然出现了,一下就把他的意识拉了回来,他感觉到他的腿越来越痛,接着是手、背和胸口。

  他睁开眼睛,深呼吸压抑这些痛苦,压抑好久好久,然后咬牙坐了起来,往后靠到墙壁上,墙壁似乎不是特别稳固。但他没有办法横向移动,只能继续靠了上去,不承想墙壁一个翻转,竟然是往下的断口,黎簇一个倒栽葱,摔了下去。

  这是一条笔直往下的通道,黎簇摔进通道里,地下是排水道,他摔进了水里。水流非常急,他瞬间被水流卷动,毫无挣扎的力气。

  排水道里,并不是绝对的黑暗。他立刻看到了大量的骸骨,堆积在水道的四周,磷光泛起,全部是累累的白骨。

  他很快就要加入这个和谐的大家庭了。他默默地想着,突然就发现有些不对劲:这个水道,并不是水泥做的,竟然是石头雕刻而成的。

  全是黑色的石头,非常古老,氧化和腐蚀的纹路非常明显,这地方最起码有几千年的历史了。接着,他模糊地看到了这些黑色石头上的壁画。看样子,又回到了皇陵中还没有来得及加固的区域。

  他看不清楚,但是好奇心让他尝试靠岸,他要死个明白。

  他在水里挣扎,手脚都不受自己控制,水流带着他继续往前,他看到一道一道的石头门洞开始在这个奇怪的水下系统里出现。

  那是铁链悬挂的黑色石坝,上面有一些简单的雕刻,似乎是用来放下隔断水流的。如今悬挂在水流之上,黎簇不得不注意才能不让自己被这些石坝撞到。

  随着水流往这个排水道的深处漂移,这些石坝越来越大,感觉上下水道也越来越宽,聚集的白骨也越来越多。他的体温也越来越低,冰凉的水让他远离了疼痛,浑身的麻木让他不那么难受,但是他也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他的意识开始模糊,然后慢慢再次陷入了黑暗。一切都结束了,除了……除了……他忽然再次惊醒,发现水流变得平缓,自己搁浅在了一个石滩上。

  这是一个垂直的洞穴,洞穴的底部,全是细小的石块,已经全部被水流磨成了比砂砾大一些的卵石。

  整个洞穴大概有两个篮球场大小,底部的石滩,中间高四周低,四周在水面下,中间在水面上。所有小碎石头都是黑色的,冲刷得像黑色的围棋一样。

  水在这里非常平缓,能感觉到水流在往这些软石下渗透。这应该是滤水体系的一部分。水从这里被缓慢地滤入地下的暗河河道内。

  这些水是从哪儿来的?是雨水?还是本来就是这个废墟地下的水?如果是雨水的话,为何现在自己还活着。不是应该已经被腐蚀干净了吗?

  他抬起自己的手,低头看了看,手苍白,出现了无数的溃烂点。他意识到不是自己没有被腐蚀,而是自己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了。

  难道自己的脖子被摔断了?他努力扭动身子,一脱离水,重力立即让他的膝盖剧痛无比。他立即惨叫起来。但是疼痛也让黎簇瞬间脱离了那种混沌的状态,他大吼了几声,爬上了干燥的石滩顶部。

  他仰卧着,看到了从洞顶上垂下的犹如瀑布一样的植物根须。洞壁上也是,大量的植物根须贴着洞壁蔓延下来,和上面不同的是,这些树根应该已经全部都枯死了。磷光从水面下透上来,整个洞穴被一种魔幻一样的绿光朦胧着。

  他看看身上的皮肤,腐蚀得非常厉害,即使治好了,估计也是一个类似于严重烧伤的人。但是自己还得庆幸走运,因为这里的水腐蚀性已经明显减弱了,可能是混合了一些地下水的缘故。否则自己应该早变成白骨了。

  黎簇脱掉自己身上所有的衣服,去查看伤口。他看了看自己的膝盖,已经完全变形,剧痛丝毫没有减弱。他忽然想到学校,想到自己在座位上写作业,看隔壁班的女生穿着白裙子从窗口走过,还有老师的吼骂声……单纯、安全的日子,那时觉得无比厌恶,现在想想,真叫人神往。

  他的眼睛逐渐适应了四周的光线,一些之前看不到的东西,在绿光中慢慢显出了轮廓。他看到在那些植物的根须中,隐藏着很多的浮雕和雕像,因为和这些藤蔓几乎已经融为一体,很难察觉。

  距离还是较远,他看不清楚细节,但是其中的雕像,体积很大,他看到了其中一座被藤蔓缠绕的雕像,动作相当熟悉。

  “哦,shit!”他意识到自己看到了什么。

  在这个地方,无论看到什么,他都不会惊讶,但是他没有想到会看到这个人的雕像。他惊呆了,有点时空错乱的感觉。

  20世纪80年代开始修建的这个沙漠地下建筑,奇怪的建筑结构,无数的信息在他脑子里胡乱蹿来蹿去。

  “原来是这么回事,原来这里所有的一切,是这么个用途。”黎簇明白了,他懂了,他觉得好笑,但是却怎么也笑不出来。随即他心里涌上一股悲哀,他只休息了一会儿,抬头从背包里取出绳子和钩爪,做了个绳套,尝试够到那些根须,把绳套绑上去。

  根须离他有三四个人的距离,他抛了几下,绕上了一条手臂粗细的树根。他挥动了一下手臂,现在无论动哪个地方,都是浑身剧痛。

  他躺倒在地,筋疲力尽,吞了口口水,就着喉咙里的血咽下去。然后他闭上了眼睛,开始睡觉。绳子的另一头还系在他的腰间,他没解开。

  他不是睡着了,事实上,他终于晕了过去。

分享到:
赞(1)

评论10

  • 您的称呼
  1. #10
    RMB上那位爷爷的雕像?233这画面好美
    诺基亚2017-02-16 21:30:40回复
  2. #9
    上世纪八十年代内蒙古一家建筑公司承接了一个国家派发的项目,在内蒙古沙漠深处古潼京附近修建一个关于共和国第一任领袖的建筑群。
    共和国档案局2016-04-28 20:56:45回复
  3. #8
    看不懂。。糟糕我又开始怀疑自己智商了
    路人2015-12-23 16:15:32回复
  4. #7
    为什么受伤的又是我
    膝盖2015-08-31 13:53:47回复
  5. #6
    都是些什么鸟?
    丶红尘灬兄弟2015-08-20 13:18:22回复
  6. #5
    我是毛某人。。。
    雕像2015-08-17 23:48:24回复
  7. #4
    整片都在胡说八道,是不是做着梦写的?
    鸭梨2015-08-14 23:02:13回复
  8. #3
    我是谁?
    雕像2015-08-02 14:56:20回复
  9. #2
    喂,到底怎么回事儿啊?不吊人胃口会死哦?
    吴邪2015-07-30 14:34:26回复
  10. #1
    这章没人评论啊
    路人2015-07-25 12:42:3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