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海2 沙蟒蛇巢 第三十七章 墓室藤蔓

  杨好和黎簇的枪口移到了白蛇的面前,直对着这张脸。对于人类来说,收缩颈部做恐吓状没有任何意义,反而便于瞄准。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这条巨大的白蛇,颈部张开之后,露出的竟是一张人脸。脸是由变色的鳞片形成的,其中还有少许的突起,形成了额骨、鼻子等形状。

  最让黎簇崩溃的是,这张脸,竟然看上去十分熟悉。因为光线和紧张的原因,他瞬间无法想起,这是谁的脸,但是他确定,他一定见过这张脸。

  白蛇从房顶上垂下来,呈现威胁的状态之后,并没有马上攻击,两相僵挎着。在黎簇有些恍惚的时候,白蛇的喉部忽然抖动,竟然开始发出声音。

  白蛇的叫声十分难听,它先是发出了一阵连续的类似于鸡鸣的叫声,但是频率又有点不对,黎簇脸色苍白地听着,意识到,这条蛇竟然模仿他们刚才的枪声。

  白蛇叫了几声之后,喉部再次做出奇怪的抖动,发出了一声让所有人都错愕的声音。它说了一句类似人说的话,但是这句话根本听不懂。

  黎簇愣了愣,心说:“娘子,真的是你吗?”

  黎簇咧了咧嘴巴,看到白蛇颈部的人脸开始变化,变成了另外一张脸,这张脸有点像吴邪,但是明显比吴邪老了很多。接着,白蛇又变成了一张女人的脸。

  它在试探和观察他们。黎簇看着白蛇的眼睛,忽然意识到这一点,这些蛇可以模拟人的脸部,还可以模仿人的发音。

  果然,白蛇的颈部缓缓地,形成了一张模糊的脸,张脸越来越清晰,最后变成了黎簇的样子。黎簇立即用手把自己的脸遮住,他不知道蛇的意图,但是他很不愿意被蛇模仿。

  白蛇的颈部慢慢地收拢,没有再呈现攻击的姿态,然后慢慢地缩回到了房顶上,消失在黑暗里。

  黎簇的腿都软了,他看了看杨好,发现杨好一直是闭着眼睛的。

  四周的藤蔓毫无变化,黎簇脑子里一片空白,疲倦加上高度的紧张,让他几乎要晕过去。他咬牙挺住,知道这绝对不是自己休息的地方。他呼吸调整,心跳慢慢放缓,刚才冲到脑子里的血液开始平缓地抽回到身体里。再次睁开眼睛,感觉好多了。

  拿起已经被汗水浸得湿透的面巾纸,刚想继续,“滴滴滴滴滴滴”苏万的手表突然响了。黎簇顿时就暴走了,转头大骂:“苏万,你他妈的有完没完!”

  话未说完,一只爪子就揪住了黎簇的脚脖子,把他拖入了藤蔓圈,接着无数的藤蔓盘绕了过来,把他缠得结结实实。然后往沙堆里拖去,瞬间他就被拖进了沙层下面。同时,苏万也中招了,被藤蔓缠了个结实,扯飞到另外一个方向。

  黎簇屏住呼吸,毫无还手之力,人沉入沙子的感觉,他之前经历过次。他以为这辈子再也不可能经历了,但是没想到半年不到,他再次经历了,好在这次他有了经验。

  他用力屏住呼吸,把头往下压,使沙子不容易进入鼻孔当中。

  沙子的重量朝他猛压过来,他觉得本来胸口还憋着一股气,还可以坚持一段时间,但如今胸口的压力越来越大,这股气已经憋不住了,直接往外喷。

  在沙子中拖动猎物并没有那么容易,爪子把他往下拖了三四米的样子就停了下来。三四米对黎簇来说也已经够深了,接着那些藤蔓的大部分放开了他,迅速躲进沙子里面。

  黎簇拼命地滑动手臂,想往上爬,尽快从沙子里爬出去。他发现自己被困在沙子当中动弹不得,他意识到这藤蔓并不是突然良心发现想放他一马,而是想让这边的沙子把他闷死。

  很多人都用竹竿插过沙堆,沙子最开头的部分非常松软,但是越往里插越难插,那是因为越往里插,竹竿受到的摩擦力越大,受到的沙子的压力越大。

  黎簇的身子就埋在沙丘的下面,这里的阻力已经很大,四周的沙子不再动了,而是像石膏一样固定着他的四肢。他还是努力地挣扎着,在最后窒息的关头,猛吸一口气。接着,拖动他的藤蔓再次把他往沙子的底部拖去,瞬间他的鼻孔、耳朵、嘴巴里开始毫无阻力地灌入沙砾。他肺部剧烈地痉挛,脑子一片空白,坚持了三分钟终于失去了知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黎簇慢慢地醒过来,剧烈地咳嗽着,把鼻腔里的沙子都喷了出来。他发现自己已经不在沙子里了,而是被裹在大量的植物的树根和藤蔓之中,他被死死地缠住,只有一只手可以动弹,走运的是,手电仍旧挂在他的手腕上。

  自己竟然没有死,看来他昏迷之后很快就被拖出了沙层。但是这里是哪里?他的腿疼得厉害,他想呻吟,但恢复的理智让他没有立即叫出来,他看到了四周纠缠在一起的藤蔓,四周全部都是成千上万纠缠在一起的根须。

  如果贸然发声后果可能不堪设想。他用手电小心翼翼地转边,就发现这是一条狭窄的墓道,已经被根须填满,刚一转头,他就看到在他的左边,有一张狰狞的脸,在根须之间,正冷冷地看着自己。

分享到:
赞(33)

评论14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6
    有人模仿我的脸
    小天真2017-07-17 14:59:09回复
  2. #15
    天真第一次也是跟九头蛇柏
    匿名2017-06-21 15:38:10回复
  3. #14
    黎簇,苏万,扬好。他们也是三人组,在前面多种危险中也配合得默契。但每次一想起天真,胖子,小哥,眼前想象的画面总重合不起来。是我想歪了,也许,铁角三人组,真的独一无二。看见他们,眼见就会显现天真之前的经历。小哥你快回来,天,吴邪不能少你,我还想叫他天真;铁角三人组也不能少你,你是独一无二的,三人组也是。。。。。。
    铁角三人组2017-06-04 19:51:23回复
  4. #13
    这里的该不会是正统的吧 西王母那边的蛇是逐渐丧失正统血脉的远方表亲?
    8848钛金手机多少钱2017-04-24 12:47:03回复
  5. #12
    卧槽那蛇是升级后的鸡冠蛇?
    听书人2017-01-07 15:15:42回复
    • 有可能哦
      路人乙2017-04-23 9:10:09回复
  6. #11
    估计是三叔的老脸
    清朝后期的珐琅彩盘子2016-11-20 23:39:46回复
  7. #10
    我和野雞脖子是什麼關係??
    黑毛蛇2016-03-24 20:33:57回复
  8. #9
    很像吴邪但是老了点的,是吴三省的脸吧,那个女人的该不会是阿宁的脸吧,那句听不懂的可能是长沙话,潘子常挂在嘴边的,小三爷
    路过2016-01-20 22:26:10回复
  9. #8
    是我亲戚是我亲戚
    野鸡脖子2015-09-23 17:33:16回复
    • 住嘴,叛徒
      西王母2017-05-01 17:02:36回复
  10. #7
    小哥呢,胖子呢,我呢
    吴邪2015-08-13 13:05:18回复
  11. #6
    为何主角变了?
    吴邪2015-08-10 17:43:03回复
  12. #5
    之前在北京仓库里的黑毛蛇也是这样模仿的呀!
    匿名2015-08-09 15:04:17回复
  13. #4
    这蛇是西王母那的野鸡脖子的亲戚吗
    蘑菇2015-08-04 20:09:23回复
  14. #3
    我从西藏回来就没有看错过人
    天真2015-07-31 16:49:50回复
  15. #2
    死胖子你去哪儿了?
    吴邪2015-07-30 14:14:54回复
  16. #1
    天真,要是胖爷我和小哥在,咱仨来,这几个兔崽子还不够“爪子”赛牙缝的呢
    胖子2015-07-29 14:46:5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