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海2 沙蟒蛇巢 第三十章 等待

  篝火好不容易才点燃,拆的是汽车上可燃的东西,小小地烧了一堆,比梁湾之前的寒酸多了。

  黎簇有点奇怪,梁湾烧的是什么,那儿没有干草这些可以引火的东啊,烧的是沙子吗?

  杨好捂着自己的腮帮子,一边把自己的干粮用铁棍插起来,放到火上烤,一边喃喃道:“鸭梨救你就亲嘴,我救你就掌嘴,眼光真差。”

  梁湾冷眼看了他一眼,杨好往边上挪了挪,转过头去,表示抗议。

  梁湾叹了口气,转头看向另一边,正看到黎簇看她,两个人目光相遇,黎簇脸红了一下,但是也不胆怯,问道:“没事吧。杨子不是故意的。”

  梁湾没有搭话,点上一支烟就抽了起来,面无表情地问道:“这里就是古潼京?那些就是你之前和我说的东西?”

  黎簇点头,大概地解释了一下,这些就是他第一次来的时候遇到的情况,这里应该就是吴邪第一次说的古潼京,但是同样没有看到那块奇怪的石头。他相信,这片白色的沙漠也是古潼京的一部分,而那块吴邪给他们看的石头,可能在沙子下面,或者在这片区域附近。

  如果有办法可以在四周探索一下,也许可以看见。

  外面的声音已经全部消失了,苏万的萨克斯已经被封印到了黎簇的包里,如果不是苏万以死相逼,黎簇肯定撅了当柴火烧了。

  “现在怎么办?”苏万就问,“吴邪既然叫你来这里,附近应该有什么新的线索,你有发现吗?”

  黎簇摇头,这里是白沙漠,如果是之前的状态,他还可能找到,现在所有的车又被沙子埋了起来,就算有线索,也应该被掩埋了。

  不过,他相信以吴邪的缜密思维,不会出现线索无法衔接的情况,明天白天的时候,还是要到处走走,看看情况。

  今天晚上,什么都不要想,好好地休息一下,静静地等待。

  四个人吃着干粮,相对无言。“等待”这两个字对于他们来说太痛苦了,所有人恨不得能有直升机过来直接接他们回北京算了。

  苏万啃着饼干就问:“鸭梨,你作业做完了没有?开学就模拟考,作业算分的。”

  黎簇摇头,心说我哪有心思想作业的事情,但是他知道苏万用意,苏万是为了让梁湾别担心吧,笑了笑就故作轻松道:“靠你了,留我两天时间抄就行了。”

  苏万道:“你每次连错都抄一样,把我连累得够惨。”

  杨好显然没心思调情,“pia”小巴掌拍自己大腿,说了声“烦死了”把烟一掐就走了。梁湾也没心思吃饭,看杨好走了,就在黎簇耳边轻声道:“你今晚可不能睡得太死,我一个人睡在一个帐篷里,会害怕,你睡我帐篷口上,我有需要可以随时叫你。”说着就回了帐篷。

  篝火边,就剩下苏万和黎簇两个人了。沙海中开始起风,黎簇愣住,心说还真把自己当男朋友使唤了,有种让我进帐篷睡啊。

  也许是黎簇的表情太明显,被苏万看出来了,他指了指黎簇身后。那里有两个一样大的帐篷,梁湾睡一个,他们三个睡一个,他就揶揄道:“我也觉得这分配不合理啊,现在,三个男的挤一个帐篷有伤风化。”

  黎簇做了个鄙视的动作,看了看手表,说自己守上半夜,守完之后,看看谁睡不着,或者睡得还可以的,叫起来守下半夜。这样的话,大家都睡得安心一点。

  他不是不累,而是睡不着,他不愿意思考如何再次启程,只想在这里好好休整,但是他必须考虑的是,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

  吴邪没有教他更多应对环境的办法,回到了古潼京,等于又进入了困境,这个地方估计得困上他们十天半个月。这里不仅没有水源,连食物都可能不够。如果吴邪没有考虑到这一点,那么他们算是已经半只脚进鬼门关了。

  怪就怪自己是被动到达的,如果能清醒地漂完鬼河,找一个地方上岸,观察地形再前进,说不定他们现在扎营的地点,要自由得多。

  自己一路走来,磕磕碰碰,折腾了那么长时间,没想到会在最后的这一刻出问题,那个车嘎力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早就算计好的,还是临时起意的。

  想到这里,黎簇就焦虑得要死,比起之前被困在这里那种绝望中带一点无畏的状态,如今对于沙漠的可怕有了直观了解的他,深刻地明白,他们现在的处境只比他们在火烧风的风圈里好上了那么一点点。

  这时候,苏万在黎簇边上坐下,拿出了一本东西,就着火光写起来。

  黎簇觉得好笑:“日记?”今天的日记写出来,就是幻想小说了。

  苏万扬了扬本子,是《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习题册,他颇有些自豪地说道:“古有袁虎倚马千言,今有我苏万沙海做题。”

  黎簇看了看苏万边上还有几本练习题册,比了比厚度,摸了摸下巴:一个萨克斯管,几本那么厚的练习题库,包里还有其他地吗?他没力气去骂了,继续躺下,不过还是要感谢苏万,他的这个举动,让黎内心的焦虑舒缓了过来。

  连苏万都不在乎的事情,似乎真的不用太在乎。他总不能不如苏万。黎簇靠了下来,开始看天上璀璨的星空,那是在北京的童年才看到过的星空,现在中国的大多数地方都看不到了。

  他逐渐放松,他要完全放松下来,让自己得到彻底的休息。他的人生中有太多自己在当时那个年纪无法理解的东西,父母的离婚、学校里和老师的博弈、那些脾气古怪的女同学,还有,刚才的那个吻。他如果事事都去思考为什么恐怕会疯吧。

  他昏昏沉沉地进入到思绪纷乱、半梦半醒的状态,他梦到梁湾靠到了他的怀里,他闻到了她头发上的香气,感觉着她柔软没有什么肌肉的纤细身体。他听到苏万在不停地吹萨克斯,他努力想阻止苏万,不想现在这样的境遇被那破锣一样的声音破坏,但是他发不出声音。

  又梦到他老爹,他老爹说要给他办理退学手续,带他去国外,他梦到他妈妈和梁湾在说悄悄话,在妈妈家的阳台上,他看到妈妈的新老公正在浇灌犹如鬼手一样的植物。

  梦中的地面犹如沙丘一样开始滚动,他猛地睁开眼睛,打了个哆嗦。

  苏万还在做题目,已经放进了注意力,所以没有意识到黎簇的惊醒。黎簇爬起来,揉了揉眼睛,觉得浑身燥热难忍。他抓过苏万的手看了看表,自己眯瞪了半个多小时,感觉被折腾了几个月一样。

  这个时候,黎簇感觉四周的光线似乎和刚才有些不同,抬头一看,原来是月亮被云遮住了,四周一下黑了下来,黑暗中有一些奇怪的光线斥在空气中,似乎是飘浮的幻觉。他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忙站了起来,立刻看到远处火光照不到的沙丘外延的广坳沙漠,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蒙上一层异样的绿色光芒。

  那是从沙漠中蒸腾上来的犹如北极光一样的光条缎带,在沙丘之上蒸腾,好像无数穿着绿纱的幽灵在沙海上跳着规模巨大的霓裳舞曲。

  这道光带围绕着整个海子,像北极光一样扭动变化,因为月光的关系,这道光幕并不显眼。月光一被遮住,这道光幕就像幽灵一样出现了。

  黎簇跑到一个沙丘上,往下望去,看到外面整个沙海,全部都被这绿光所笼罩,如梦如幻,就像绿色的波涛一样在毫无规律地涌动着。

  “我们是在北极吗?”苏万目瞪口呆。

  “这是磷光。”黑暗中传来杨好的声音,他一早就在沙丘的边缘蹲着,应该早就看到了, “沙子下面全是死人。今天白天天气太热了,湿度非常高,全部蒸发出来了。”

  黎簇没见过这种东西,有些奇怪杨好为什么知道,却见杨好脸色很严肃,问道:“怎么了?”

  “你们仔细看看,这些光幕有些地方浓,有些地方淡,浓的地方好像线条一样连续,围绕出的这些形状,是不是一个几何图形?”

  黎簇仔细去看,吸了口凉气,他意识到杨好是对的。这些光幕颜色不一,深色的部分连成无数的线条,在沙丘上组成了一个巨大而复杂的图案。这个图案,一看就知道,应该就是沙子之下埋葬的那个巨大建筑群的各种轮廓。

分享到:
赞(101)

评论26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