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海2 沙蟒蛇巢 第二十七章 生死边缘

  黎簇是被凉水冲醒的,水呛入了他的鼻腔,他痉挛着缩起身子,接着感觉到四周的炎热。他想睁开眼睛,但是强光让他用手护住了紧闭的双眼,眼前一片绚丽的红色。

  足足过了一刻多钟,他才睁开眼睛,发现四周全是白色的沙地,一望无际的沙丘。他摸了摸自己的脸,脸上没有水,只有沙子,他的嘴唇能感觉到一丝湿润,水应该是瞬间就蒸发干了。

  他站了起来,疑惑地看着四周,热浪袭来。这股炎热十分熟悉,但是比火烧风的温度差远了。转了一圈,他没有看到任何人,但是四周的白色沙丘让他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地方。

  这里是古潼京,他回来了,还是回到了吴邪带他来的那片沙漠之中。

  这是怎么回事?他努力回忆,想到了车嘎力巴这个黑向导,想到了鬼河里的暗礁。他在水里晕过去了,现在怎么在这里?中间缺失了什么。

  走动了一步,他的腿脚发软,发现了自己脚边半埋在沙子里的背包。他抢回背包之后,就死死扣在自己的皮带上,可能是这东西救了自己的命。

  他拍了拍背包,发现四周没有人,也没有任何脚印。然后摇了摇头,退到自己刚才躺着的沙丘阴影处,摸了摸嘴唇,又摸了摸自己身上,发现衣服竟然还有些潮湿。他俯身摸了摸沙子,沙子半干不干的。整片沙子,很大一块区域都是这个样子,特别是阴影的部分。

  “水没了。”他心说,看来之前他还是泡在水里,这里的水重新渗入地下去了。

  内流河都是生在沙漠中,又消失在沙漠中的。

  看衣服的干燥程度,鬼河沉入沙下也有一段时间了。

  那其他人呢?

  他爬到沙丘上,四周一望无际,全是一模一样的沙丘,除了白色的沙子,什么都没有。他喊了几声,没有人回应。翻开自己的背包,水、物、钱都不在了,但其他东西都在。

  他拿出指南针,看了看方向,接下来他应该做什么?

  他四处眺望了一下,想找到吴邪照片里的巨大岩石,但是他看不到,周围全是起伏的白色沙丘。

  去找那些卡车。这是他的第二个想法。但是,白沙漠之中会有危险,他走了几步又停住了。

  他又四下看了看,角度的变化,真让他看到了一边沙丘中露出的东西。那是卡车的一部分,他跑过去,发现就是当时看到的那种卡车。他环视四周,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沙子又重新把这些卡车埋上了,自就在卡车围绕的那个海子里。

  这些车埋得不是很深,沙子很松。他爬上卡车的顶部,用力晃动,周的沙子开始抖落,一排三辆车从沙丘的坍塌处出现。

  这时候,他听到了几声枪响。黎簇抬头,看到对面的沙丘上,有一个人一手正拿着折叠冲锋枪朝天点射,一手朝他打招呼。

  是杨好。

  黎簇心中一喜,也朝着杨好招手。不是他一个人,日子没有那么难过。他跳下车头,向杨好走去,走入了湿润的沙地,也就是之前海子的水底。

  走到大概三分之一的时候,他发现不对劲,沙子越来越软,他陷入沙子里,沙子已经没到膝盖了,而且越陷越深。

  他立即抬腿后退,才跑了十几步,脚下一松,沙子一下就没到了他脖子。

  “流沙!”他大叫,看到杨好冲过来救他,也陷了进去。

  “别,别动。”黎簇想起电影里说的,立即静止不动了,但还是沉了下去。他和杨好面面相觑,看着对方逐渐被沙子吞没。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黎簇还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就面临着自己生命即将结束。

  这也太戏剧性了,黎簇心说,在沙子没过他嘴巴的时候,他还有一些恍惚,并没有真正意识到自己所处的境地。条件反射让他仰起头,把脸向上,这样鼻子可以最大限度地到最后才被淹没。同时,他的手在湿沙中努力张开。

  完全张开是不可能的,但是他还是把肘部撑起成母鸡舞蹈的样子,加大了受力面积。最后,当他的脸几乎和沙地齐平的时候,下陷停止了。

  他的面孔正对着太阳,呼吸十分困难,一方面是来自沙子的巨大压力,一方面是他自己害怕任何震动打破他和沙子的支撑平衡——再下陷三厘米,他就会被薄薄的一层沙弄死。

  强烈的太阳光射得他睁不开眼睛,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脸上的温度瞬间上升。

  他能坚持多久?恍惚中他终于开始思考这个正经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下,他能坚持多久?

  脸上的面积不大,沙子还很湿润,湿气侵入体内,中暑和休克的概率很高。如果他能撑下来,那么到了晚上,水分蒸发之后,沙子表面会变轻变干,他也许可以想办法出去。而且气温变凉,他也能恢复体力。

  只晒一张脸,到今晚应该是晒不死他的。不过,就算脸不会被晒烂,等他从里面出来,也会变成京剧里的李逵。

  另外,还有种获救的可能,那就是杨好超能力爆发,从沙堆里爬出来救他。

  不过,杨好那种智商发生这种变异的可能性太低了。黎簇想着,忽热眼前刺眼的太阳光被遮住了,他睁眼就看到苏万站在他面前,说道:“哎呀,真是个小便的好地方。”

  黎簇没法说话,他一张嘴巴,沙子就会往嘴巴里灌。苏万看着好笑,探手进沙子里,抓住他的衣领子往上拉。黎簇同时也用力扑腾,几下就被扯了上来。

  他看到苏万穿着一双奇怪的大鞋,鞋底好像两个网球拍一样,奇怪道:“你哪儿来的沙地装备?”

  “这是小爷给你们买的扇子。不是怕热嘛。”苏万道,“你也是,不是来过这儿嘛,咋还不如我这个新手谨慎?”

  一问才知道,他是和杨好一起醒过来的,只是杨好跑得太快,黎簇看到杨好的时候,苏万还在后头爬沙丘呢。

  他们之前的经历差不多,杨好坚持到了最后才晕过去,都是撞晕的,杨好说肋骨有一根可能断了,不能按,按了会痛晕过去。

  杨好也被提了上来,就不见梁湾。苏万递了根烟给黎簇,说道:“咱们是穿越了吗?怎么一下就到了这儿?”

  苏万的烟都是用保鲜膜包好的,所以一路碰水都没有湿。黎簇忽然有些感触,他说不出是什么感觉,苏万确实是一个极端细心的人,以前觉得他特别矫情,北京话就是事儿逼。如今这根烟却让黎簇觉得牛X。

  “咱们晕了多久?”黎簇抽了一口烟问道。

  苏万扬了扬自己的手表:“从我们被抛入水里,到现在已经过了七个小时。”黎簇抢过苏万的手看表,果然如他所说。

  黎簇惊讶道:“才七个小时吗?”算上路途,这个是差不多。但是七个小时的话,天应该黑了啊,为什么太阳那么大。黎簇看了看影子,影子很长,太阳已经西下,却远没到天黑的程度。

  苏万一边托着黎簇往岸边缓缓挪去,一边道:“千真万确。”

  “你确定你的表没坏,或者没被人调过?”

  “这只表6888块钱,叫松拓,是GPS手表,可以通过卫星矫正时间。当然,现在这里找不到卫星信号,不然我连经纬度都能知道。而且这只手表我设置了密码,这点时间不可能破解我的密码。何况,我昨晚还更新过一次密码。”苏万道。

  黎簇回忆了一下,他迷迷蒙蒙的,在水里的记忆完全没了,摸了摸腹部,内脏肯定在那一下撞击的时候受伤了,按肝部非常疼,浑身其他地方都有痛楚,肯定在水里被撞了不少地方。

  “我还有一个证据可以证明,咱们最多昏迷了七个小时。”苏万道,他从包里掏出一盒东西来,那是保温盒,里面是吃剩下的生鱼片。

  “还剩三片,一人一个。”苏万拿出来递给黎簇和杨好,三个人在沙漠中一起仰头,把冰凉的鱼生吞入肚子中。

  鱼很新鲜,黎簇长出一口气,看到那盒子是保温盒,他明白苏万是什么意思了。如果不是七个小时,那么要有这么大的太阳,必然要经过一个晚上,保温盒无法保温那么长时间。

  这就奇怪了,这太阳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这片沙漠中的时间,和外面是不一样的吗?

  苏万就道:“别纠结这个了,也许我们起得太早都没发觉,赶快四处走走,看看有什么线索,顺便把你的妞找出来,千万别出事,我觉得这妞挺好的,适合你。”

分享到:
赞(80)

评论33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