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海2 沙蟒蛇巢 第十五章 黎簇的推测

  他观看这半秒的时间累积起来可能有5个小时,从苏万家出来之后,他又坐在网吧里对着这一帧发呆。

  他曾经不止一次,想说服自己,这不是他老爹,只是夜视光影下的错觉,但是他无法欺骗自己。那人在这半秒内转身的动作,和背影走路的状态,都跟他老爹完全一致。

  他看出老爹的情况很不对,有一些紧张。他老爸从来没有在他面前紧张过。但是,从视频中的表情来看,他老爸处在极度紧张的状态。

  按照黎簇对他老爸的理解,之前拍摄到的所有东西,一定不是令他老爸紧张的理由,一场沙暴,一个山体缝隙。他老爸是北京纯爷们,不可能因为这些紧张成这样。

  看样子,第一段视频和第二段视频之间,应该还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么说来,在缝隙中的这些人,那种紧张的状态,也不是很正常,确实像是经历了某种可怕的事情之后的情绪代偿。

  如此说来,他老爹也参与了。而且看沈琼还有其他几个孩子的状态,这批人把孩子牵扯进来,似乎是一个常态。

  老爹啊老爹,难怪老妈要和你离婚,你也太不靠谱点了。

  黎簇解析了整个视频,他用相关的软件把这前后两三秒的内容全部拆成帧数,他就发现其中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点。

  摄像机的镜头一定没有动过,他对比了几个时间点的背景轮廓,完全一致,但是摄像机的时间表达式,少了9分12秒。

  这段视频是被剪辑过的,有9分12秒的内容,对方不愿意让黎簇看见。

  黎簇缩在网吧的椅子上,抽了半包廉价烟。他觉得如果自己这个时候抽烟的状态一直进行下去,估计40岁就会得肺癌死掉。

  他回忆老爹的所有细节,他发现,不仅老爹不了解自己,其实自己也不了解老爹。

  他老爹其实从他小时候起就神神秘秘的,当着工厂里一个不大不小的干部,却没有什么实权,很忙,到处跑,很少和家人吐露自己的工作情况,恐怕连自己老娘都不知道老爹具体是干什么的。

  “杂,什么事情都干,只要没人干我就得顶上。”老爹是这么总结自己的工作的。

  老爹是很久以前就参与了这样的事情,还是说最近才参加的?

  视频里沈琼应该是第一次进行这种活动,而沈琼的老爹应该不是第一次,但看状况也不是很熟练。所以,十有八九是沈琼的老爹接的活儿,撺掇他老爹一起干的。

  交友不慎啊。

  里面有物流、洗钱、鉴定的人在,老爹是干什么的呢?自己真的不知道老爹的特长是什么。他决定再回家就好好把家里翻个底朝天,所有老爹不让他碰的地方,他都要翻出来。

  沉默了很长时间,黎簇吐出一口长气,感觉自己的手都有点麻了。他明白为什么苏万把这个东西藏起来了,因为视频里出现了他老爹,他一定看过这段视频,被吓呆了,也许以为自己也有事瞒着他。

  从苏万的角度看,视频里有沈琼和其他的小孩,说明孩子参与这个事情是个惯例,而黎簇处理尸体并不崩溃,相对还比较镇定,他也许就认为这些事情黎簇都是在做戏。黎簇并不是第一次参与,其实完全知情只不过被卷入到棘手的事件里去了。

  苏万多虑了,自己如果有经验知道一切,就不会拉他们下水了。

  黎簇总结了一下:他老爹参加了一支盗墓的队伍,这支队伍去了巴丹吉林沙漠中一个叫古潼京的地方,去寻找一块奇特的岩山,而岩山之下应该有一处巨大的不知名的古代皇陵。后来,这支队伍里的人大部分都死了,只有黄严和他老爹活着回来了。不过黄严后来还是死了,而老爹下落不明。黄严死前,还把一个奇怪的图案,刻在了他的背上。

  这就是全部了。

  他父亲是这支探险队里,活着回来,并且现在看来应该还健在的唯一的人。

  如此说来,自己经历那些事情,倒也变得不算奇怪了。

  黎簇离开网吧之后,做了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就是回家,把自己家里翻了个底朝天。老爸的钱和卡在被褥下面,翻出来的东西大多都是《故事会》这样的杂志、工作文件、以前的老电话本,竟然没有一丝有用的资料。

  他父亲并不是一个太谨慎的人,这样的局面只能证明,父亲确实是才参与到这种事情当中没多久的。

  第二件事情,他回到了仓库,带了一把折叠冲锋枪、一些子弹、一些探险用的装备、帐篷、压缩饼干,并整理了身上剩余的现金。凌晨的时候,他偷偷回到了苏万家里,驾轻就熟地把苏万老爸的车开了出去。

  他要去内蒙古的那个房间,但是从现在所有的迹象来看,结果很可能会非常可怕,参与这件事情的人,死的就剩他老爹了。他现在的状况,显然也在无数人觊觎的范围内,不带枪去可能直接就埋骨他乡了。

  路他很熟悉,无证驾驶了很多年,他也算半个老司机了。他直接开上了高速,凭借着记忆和路牌,往内蒙古开去。

  刚开出北京五环的出口时,他突然意识到行不通。去内蒙古路途太远,自己没有驾照,甚至没成年,只要被查到一次就前功尽弃,不仅车会没收,还私藏枪支,那可是犯罪。黎簇只好垂头丧气又绕回了苏万家。

  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去内蒙古的呢?飞机、火车、大巴都要过安检,虽然火车和大巴的安检非常简陋,但是自己那么大的包,很难混过去的。

  他无奈地思考着。初始的冲劲也慢慢地消退,他甚至产生过步行前往的疯狂念头,但是最后理智让他都放弃了。他带着这些东西在网吧的沙发上睡着了,第二天漫无目的地在地坛公园待了一整天,然后回家了。

  一晃一周过去了,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他实在想不出有任何办法可以带着枪去内蒙古,他意识到自己可能不得不放弃武器,然后循规蹈矩地坐火车或者大巴。就在这个当口,杨好打来电话,说苏万好了,今天竟然出院了。

分享到:
赞(2)

评论6

  • 您的称呼
  1. #6
    没有我怎么上高速?
    驾驶证2015-10-01 16:45:41回复
  2. #5
    小三爷~~
    鸡冠蛇2015-08-29 22:09:55回复
  3. #4
    现在的高中生咋那么叼了
    蘑菇2015-08-04 14:03:00回复
  4. #3
    无邪之前给的驾照呢
    lect2015-08-03 12:52:37回复
  5. #2
    我去哪了,我不是猪脚么
    吴邪2015-07-24 21:32:20回复
  6. #1
    吴邪哪去了,胖子哪去了?
    匿名2015-07-24 21:31:50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