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海2 沙蟒蛇巢 第九章 物流公司

  这家物流公司是从老爹工厂里的某个部门延伸出去,然后被沈琼父亲给承包下来的。这个厂里后来的很多业务,也一直都在同这家物流公司合作。这里面肯定有裙带关系的猫腻,但这个猫腻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老爹的工厂有任何比较隐秘的项目,也应该会依靠他们比较信任的物流公司。为了回报这种信任,沈琼父亲的物流公司在很多敏感的事情上面,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就是这些枪支、尸体都能毫无困难地运送到他这里的原因。

  沈琼的父母都是在这个冰棺材中被发现的,而且尸体已经被肢解了,也就是说他们运了自己老板的尸体。妈的,不知道有没有打折。

  黎簇想知道这些东西到底是从哪个方向寄过来的。既然是沈琼父亲的公司,那么也许能够通过老爹的关系,到那厂里面查一查。不过他老爹现在的情况也非常怪异,让他有点心神不宁。

  黎簇在目录里面找到了老爹以前的老部下,这个人姓荣,现在在厂里面担任技术科的科长。这是厂里面为数不多的赚钱的科室,应该还有些实权。

  黎簇赶紧拨通了电话,说明了想法。荣科长很爽快地就答应了。黎簇心想,这说明他们和沈琼父亲公司的合作还是非常活跃的。

  他在第二天早上八点左右到了厂里,荣科长让配车送他去沈琼父亲的公司。公司竟然还在照常运营,他进来之后就看到了昨天送货的那几个员工。公司其实不大,它只是在北京的一个非常小的网点,这样的网点在北京有三十几个,但这个网点应该是最大的分流中心。所有到北京的物件应该是归纳到这里进行整理和分流。

  黎簇进入快递室之后,说明了来意。

  对方看了看他说道:“你认识我们老板?”

  你老板现在就在我冰箱里躺着呢,黎簇心说。但他只点了点头:“我来找他了解一些情况。”

  话音刚落,其中一个伙计忽然放下手里的东西撒腿就跑。那速度快得,就和动画片里似的。

  黎簇愣了一下,心说你妈的,拍电影呢这是?几乎是一秒钟后,其他几个伙计也反应了过来,开始四散奔逃。

  黎簇瞬间反应过来,拔腿就追,习惯性的,他追向第一个逃跑的人。冲出快递室,外面是个仓库,那第一个伙计已经跑出了仓库到了胡同里。

  黎簇深吸一口气,以冲入对方禁区的速度,狂追了过去。

  黎簇是个高中生,按道理,体能和速度还不能和完全的成年人相比。但是黎簇是一个足球爱好者,又是一个坏学生,他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球场上。而现在的成年人普遍运动量不够。所以黎簇的速度越来越快,那个伙计的速度却越来越慢。

  一路追到胡同,前面就迎面开来一辆铃木轿车。北京的胡同基本上只能进一辆车,两车交会就非常痛苦了。那小伙子狂奔着,在车边上还有一人空隙的时候狂侧身滚了过去,接着就回头看了一眼。

  黎簇冲到车面前的时候,车已经开到了最狭窄的地方,他上去一挤,就撞到了车的左大灯上,被弹了回来,摔得七荤八素的。

  开车的是个中年人,开窗就骂:“丫碰瓷哪你?能碰得好点吗?你这也太假了。你再撞一下让你赔车啊。”

  黎簇爬起来,就看到一边的墙壁上,有一道大概突起一个巴掌的外沿,他跳上去用力一跳。

  这小铃木不大,他正好从车上头跃过,落地一个缓冲翻滚。心中那个赞,说太帅了,自己简直可以去当特技龙虎武师去了。

  刚站起来,铃木正好往后一倒把他撞了个马趴。司机还骂:“你他妈找死你,干完前面干后面。”

  黎簇知道自己理亏,摸着屁股爬起来,继续往前狂追,一路就追到了大街上。

  北京的路宽,中间有隔离带,过不了马路,那伙计还在前面跑呢,黎簇抄起路边一块板砖就冲了上去。

  这一路各种人看到便躲,黎簇跑了十几步就赶上了那货色,对着他的后背就是一板砖。那人一下趴倒在地,黎簇上去又踹了一脚,那人爬起来扶着树,忽然哇地一口就吐了出来。

  黎簇凑近一看,那人脸都青了,显然心肺功能已经到极限了。看黎簇看他,就摆手:“不跑了不跑了,别别碰我,我要吐。”

  黎簇看他讲话都有胃酸从嘴角流下来,不由退后了一步。刚一退,那人忽然暴起,又开始狂奔起来。

  黎簇大怒,心说你别怪我,这可是北京。于是,一边追一边大喊:“抓小偷啊。”

  那伙计跑出去十几步一下就被路人撂倒了,几个胡同边抽烟的青年一听有小偷,全都围了过去。黎簇立即冲过去,把准备揍人的人拦下来,说:“误会误会,是我哥是我哥,偷的是家里的钱。”这些人才罢手。

  黎簇把伙计扶起来,就看到伙计在哭:“你丫太狠了。”

  黎簇道:“你跑什么?我就问你几个问题。”

  “你不是便衣?”伙计就问。

  “我当然不是便衣,你见过我这么面嫩的便衣吗?”黎簇道,心想自己有那么老吗,虽然自己的身高不矮且体格不瘦弱,但是肯定能看出还是高中生。但他低头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他穿了老爹的外套。家里没人洗衣服,他的衣服早不能穿了,这段时间他一直穿着老爹的外衣。

  伙计捂着腰站起来,又吐了两口,问道:“问我们老板的,我们老板都让我们当心点,他很久没出现了,我以为他已经跑路了。老子可不想替他背黑锅。”

  黎簇就跟他解释自己老爹和沈琼父母的关系,伙计仔细地看了看他,看样子眼神也不太好,看清楚长相之后,才认了出来:“嘿,你不就是昨天收货的那小伙子吗?”

  “是我是我。”黎簇道,对方坐到地上大喘就道:“妈的,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找回来,运那种东西,我们也是第一次。本身打算把最近几票货送了,该月结的钱到手,我就跑路了。我和你说,这不关我的事情,这些贴了标签的货物,我们内部是不过扫描的。也不存到系统里。是老板关照的,我只是做事情。”

  黎簇就问道:“你放心,我不是来追究你责任的。昨天你们送给我的货物,没有对方的地址,我不知道这些东西是谁送来的,你能帮我查到吗?”

  这员工就说道:“这个不行,一般老板自己能查,我们没这个权力。”

  黎簇想了想应该怎么套话,但以自己现在这么一个高中生的身份,确实很难威胁他们。早知道刚才就不表明自己身份了。他想了想就说道:“你不说我可继续叫抓贼了啊,我要说你偷我老娘内裤,你命根都保不住。”

  对方喘着粗气,瞄了他一眼,想站起来,发现实在动不了了,终于放弃,就道:“你的那批货物,全部都是从内蒙古寄过来的,单车运。”

  黎簇问道:“全部吗?”

  对方回答道:“全部。我们的体系很完整,因为很多货物都是不能见光不能过安检的,所以我们所有的货物都是直接用汽车走省道运送过来。这几车应该是三天前从内蒙古出发,昨天才到的北京。我们仓库吞吐量有限,这种大宗的货物都是优先发放的,好腾出仓库空间。”

  “内蒙古很大,具体是哪儿你知道吗?”黎簇问道。

  对方摇头,想了想,说道:“沙子,我们整货的时候,到处都是沙子,你可以查查这一点。这车肯定是在沙漠里开出来的。”

分享到:
赞(1)

评论11

  • 您的称呼
  1. #11
    看的我好喘
    讀者2015-10-18 0:33:05回复
  2. #10
    这章好搞笑【2333
    天真2015-10-11 14:23:02回复
  3. #9
    同意上楼的
    盗墓笔记2015-10-05 12:55:13回复
  4. #8
    这要是另一个故事这么复杂我也就忍了,可这是盗笔后续啊,那你倒是和盗笔扯上点关系啊,越扯越远的感觉哎
    帅比2015-08-19 21:05:55回复
  5. #7
    看不懂啊!!!
    用我十年天真换你一朝无邪2015-08-18 15:45:52回复
  6. #6
    快让我出去!!
    王月半2015-08-13 9:34:50回复
  7. #5
    专业挖坑三十年
    三叔2015-08-09 19:13:22回复
  8. #4
    突然好想念天真啊 无论是以前的还是现在的 出来一下也行啊啊啊啊啊 三叔 你这个坑挖的有点深啊。。。。。
    路人2015-07-30 20:49:17回复
  9. #3
    三叔,你还记得我吗?
    小哥2015-07-28 16:59:31回复
  10. #2
    我的主角光环彻底没了。。。。。。。。
    吴邪2015-07-22 8:56:06回复
  11. #1
    好累啊。。。。
    物流公司2015-07-09 12:02:0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