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海1 荒沙诡影 第三十七章 钓沙鱼

  黎簇被吊在一辆卡车后斗的吊车上。这里的卡车装载着各种货物和工程机械,吊他的这一辆,后斗里装的就是一台起重吊车。吊车臂突出在外面,有三四米长,显然是吊装小型机械的。他就挂在吊车的吊臂下,离沙地只有一巴掌的距离。

  绳子把他的上肢捆住了,他的双手包括手臂全部被绑得结结实实的。他晃动自己的双脚,让自己的身体转了半圈儿,然后就看到黑眼镜趴在卡车顶上,举着一个望远镜,对着远处的沙丘。

  他愣了愣,想到之前还在考古队休息的营地时,吴邪让他去拍照片,他拍到过一个特别奇怪的、看起来像是女人的影子。他又想起了黑眼镜昨晚被识破前的装扮,心说会不会就是这个鸟人趴在沙丘上面,被他偶然间拍到了?

  他挣扎了几下,记起黑眼镜昨晚说的话,后背又起了一阵凉意。显然这人真不是在开玩笑,从昨晚到现在,他虽然一副嘻嘻哈哈不正经的样,但是做起事情来比吴邪狠绝多了。

  ”你到底想干吗?”黎簇又被绳子带着凌空转了一圈,问道。

  ”钓鱼。”黑眼镜回答,看了看表接着说道,”你睡得不错啊,刚才还在打呼噜。”

  ”老大,能别开玩笑吗?你放我下来,我给你当牛做马都行。”黎簇还抱有一丝幻想。

  ”你放心吧,我会放你下来的。”黑眼镜道,”再等十分钟就放你下来,说不定你还会求我把你吊上去。”

  黎簇看着自己的状况,就知道黑眼镜想要干什么,忍不住在心中狂骂。他在心里默默地念着:我落地之后绝对一动不动,有种你下来打我,我一定不会如你所愿,鬼才想变成你的诱饵。然后就看到黑眼镜从身边掏出一把长枪来。

  ”看看,我自己修过的。”黑眼镜见黎簇看着枪,道,”你一定觉得很奇怪吧,我视力不好,还带个墨镜,怎么还那么敏锐。我告诉你,在特别黑的情况下,我的眼睛反而看得更清楚。我现在戴着墨镜,看到的世界和你们其实都不一样。虽然生活上不是很方便,但是,至少在射击这件事情上,我的视力给我带来了很多便利。简单说,这把破枪在我手里,我完全可以想打哪儿就打哪儿。”

  ”你眼神好不好、为什么戴眼镜跟我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即便你这么说,我也不想做诱饵。”黎簇道。

  ”我说这些不是告诉你我能确保你这个诱饵安全,我是提醒你要乖乖听话,配合我行动。我放你下来后,你就必须往沙丘那边跑,否则我打烂你的屁股。”

  ”狗——”黎簇刚想骂,黑眼镜踹了一脚他脚边上的一个开关。挂住黎簇的绳子一下就松了,他从巴掌高半空中掉了下来,摔在沙地上。

  黎簇的手还是被绑着的,绳子连在卡车上。被吊着时不觉得,现在拖着才发觉格外重。他爬了起来,听到了黑眼镜拉枪栓的声音。

  ”往沙丘跑,跑到绳子拉不动再跑回来。”

  黎簇本想说”你有种杀了我”,但是一听到枪栓的声音,他的腿几乎立即就动了起来,丝毫不受他意念的控制。他听到黑眼镜在后面一直喊”跑跑跑……”,声音越来越小,他跑得越来越远。等他累得不行了,停下来回头去看,发现已经离卡车很远了,绳子也拖了很长。

  跑步比他想象的累多了,他大口喘着气,才摇晃了几下,远处一声枪响,一颗子弹就打在了他的脚下。他几乎跳了起来,立即开始继续往前跑,一口气跑到沙丘顶上,绳子没法拉动了,他才回身大骂:”我操你奶奶个腿儿!”

  骂完了,黑眼镜也没理会。黎簇也实在累得够呛,一屁股坐到沙地上,心说:这么远你该没辙了吧,老子也不回去了。想着,他探头出去,看了看沙丘后面。那个地方就是他们掩埋尸体的”离人悲”所在。

  他不禁愣了一下,他看到沙丘的底部,从沙子里面,竟然伸出了很多只手。所有的手似乎都是干尸的手,手掌朝天呈爪状,整个沙丘下面全都是,密密麻麻的。

  ”这是什么情况?”他看得瞠目结舌,难道这些尸体全诈尸了?正想着,他就看到其中的几只手竟然动了一下,往沙地里面缩去。

  黎簇以为自己看错了,但是,最初那几只手缩人沙里之后,整个”手林”中又有好几只也缩了下去,就好像是海洋里的某种水蛭,受到刺激之后钻回沙子里的感觉。

  他吸了口凉气,几乎是同时,沙丘下面起了波纹,有东西在沙下开始活动了。他知道要糟糕了,立刻跳了起来。莫非抓吴邪他们进沙子的,是这些干尸吗?这些尸体都是活的?

  看着沙面的”波纹”朝自己这边涌动,他立即往回跑。身子本来就疲惫,还没缓过来就跑,根本没有刚才那么快了,踉踉跄跄地,跑几步再回头看,几乎急得黎簇跳脚。只见身后的沙丘上出现了最起码几百条”波纹”,整个沙漠真的好像活了一样,翻滚了起来,所有的”波纹”都打着螺旋朝他涌来,那情形极其壮观。

  ”沙漠活了过来。”

  他忽然想到黑眼镜的话。妈的,还真不是夸张。

  好在黎簇年轻,爆发力够足,咬牙之下力气也来了,一路狂奔到了卡车底下。他径直往卡车上爬,见到黑眼镜正笑嘻嘻地看着远处波涛汹涌的沙海,一副很爽的样子。

  ”你到底想干吗!”黎簇大骂道,”我们要死了!你还在这里看戏!”

  ”你放心吧,这些车在这里有好些年头了,在车上肯定安全,否则这些车早被掀翻了。”黑眼镜拉上枪栓,黎簇此时才看清楚,这是一把老式的步枪,应该是他在这些车里找到的。他脚下还放着六七颗子弹,都擦得锃亮。

  ”咱们得看看,沙子下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一点险还是要冒的。”黑眼镜一边端着枪左右瞄准,一边对黎簇道。

  看来昨晚自己昏迷的时候,这家伙做了不少布置。黎簇以前去靶场捡过子弹壳,知道要把氧化的子弹壳擦成这样需要花费多少力气。但是,他不知道的是,花这些力气是有必要的。对于枪械来说,放置太久的子弹,如果不擦亮检查,爆膛的概率会很大。

  黎簇爬到他身边,继续问道:”怎么个看法,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计划?”上来之后,他就有点安心了,不由得也兴奋起来。

  ”还得仰仗您。”黑眼镜朝黎簇点了点头,一本正经地说道,”等下还要麻烦您受累。”

  黎簇皱起眉头,有点无法理解他的意思。黑眼镜晃了晃头,让他看前面的沙海。只见所有的”波纹”几乎都汇集到了他们所在的这辆卡车前面,整个沙海好像被翻过了一遍。更远处的”波纹”也陆续围绕过来,一层一层,在卡车前方停了下来。

  这场面有点像街头卖艺的,吆喝几声,所有人都围了过来。只是这些围过来的,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

  黎簇看着围过来的东西越来越多,背上的白毛汗全出来了。此时他有一种在亚马孙河垂钓的感觉:河水之中,半径六七米的圈内,全是食人鱼,而自己就在一叶小舟上,一个扑腾下去什么都不会剩下。

  ”我觉得……”黎簇想和黑眼镜说,还是悠着点比较好,对方的数目实在太多了,在这车上,也没个东西可以抓手,车子一震,难保不会掉下去。但他一句话没说完,后领子就被黑眼镜揪住了。

  他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黑眼镜憋气喝了一声:”走一个!”紧接着,他整个身体被提了起来,又被甩到了空中,朝卡车前方摔了过去。

  半秒后黎簇已经摔倒在卡车前面的沙地上了,他反应真算是相当快了,没有因为被摔了个马趴而有丝毫迟疑,几乎是瞬间,他就本能地爬了起来。他的手仍旧被绑着,平衡不好把握,站起来之后又一个趔趄,半跪了下去。

  同时,从四周的沙子中,猛地伸出了无数只手,齐齐向他抓来。

  那一瞬间的感觉太诡异了,就像是一片荒芜的土地上,在四分之一秒的时间里,猛然开满了一种奇怪的干枯的花一样。这可以说是一种绽放了,而且还不是一朵花的绽放,而是整片沙漠瞬间完全炸开。

  黎簇身上十几个地方同时被”手”给抓住了,接着,他感觉到脚下的沙子突然变得无法支持他的重量似的,他整个人往沙子里沉了下去,所有被抓住的地方都出现了一股完全无法抵抗的力量。

  太快了,仍旧只是一瞬间的工夫,他已经完全没进了沙子里。等他的鼻子里开始灌进沙子、嘴巴里吃满了沙土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被黑眼镜从车上扔了下来。

  此时的他连大骂的机会都没有,只感觉身体被无数的手抓住,往沙子的深处拖去。他能感觉到自己在迅速下沉,却无法做任何事情。所有的力量必须集中地用在紧紧屏住呼吸,不让沙子灌进口鼻,但是已经灌入的沙子,还是让他万分难受。

  他不停地想扭动,但是不管怎么使劲最多只能搅动一下身边的沙子。他深刻体会到,在沙子里和水里完全不同,沙子是固体,往边上扭动,能挤过去两三厘米就已经非常吃力了,没几下他就放弃了。被往下拽了二三十秒,他所有的气都用完了。

  如果他经历过很多生死之间的状态,他那个时候也许脑子里会有”我擦,我命休矣”的句子产生。但是黎簇只是一个雏儿,在最后关头,他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所有的精力都本能地全部用在了努力让自己憋气上。

  下降在他快翻白眼的时候停住了。恍惚间,他感觉到自己身上的那根绳子忽然绷紧了,上面传来一股力量,这股力量比起把他往下拉的力量,更加不可抗拒,他被强行往上拉去。

  一开始,抓住他的”手”还试图将他拉住,但是随着绳子力量的加大,这些”手”的力道都慢慢松懈,逐渐脱开。伴随着脸被沙子狠狠摩擦,他的身体被迅速往上拔起。

  他在事后感慨:第一,幸好鼻孔是朝下的,否则在那种速度下,他肯定被灌一整个肺的沙子;第二,萝卜在被人从地里拔起来的时候,一定充满了怨念。

  差不多三十秒他就被拔了出来,冲出沙子之后,他被吊得腾空而起,双脚离地,又开始晃动起来。

  已经到了他能憋气的极限了,他猛吸了一口气,结果把鼻子附近的细沙全部吸进了鼻孔里,并开始剧烈地咳嗽。眼睛也完全被沙子迷住,不停地甩头并用力眨眼皮,才慢慢能睁开眼睛。低头一看,发现自己再度被吊在了那辆卡车上,脚离地只有一手臂的高度,下面无数的”手”从沙子里伸出来,对着他的脚不停地抓着。他赶紧缩起小腿,回头痛苦地看着黑眼镜。后者站在车头上,正用枪瞄准自己。

  ”老大,你玩得太过了!”黎簇对他叫道,心里突然特别地怀念吴邪。那家伙虽然臭屁,但是对自己真的还算不错。这黑眼镜跟他一比,他妈就是个疯子啊。

  ”别急,正主儿还没来呢。这些小喽啰,我兴趣不大。”

  ”什么他妈的正主儿?你赶紧放老子下来!”黎簇撕心裂肺地喊,刚喊完就听到轰隆一声。他扭头一看,脚下的沙地之中,所有的”枯手”全都缩回了沙地里。与此同时,沙地里有一个巨大的影子拱了起来。

分享到:
赞(0)

评论10

  • 您的称呼
  1. #10
    萝卜被拔起来的时候一定充满了怨念啊哈哈哈哈哈
    听书人2017-01-06 18:44:10回复
  2. #9
    萝卜在被人从地里拔起来的时候,一定充满了怨念。2333333333
    天真2015-08-31 14:39:07回复
  3. #8
    可怜的小黎簇~ 霸气的黑眼镜~ 这么一对比,好逗啊
    小哥小哥!2015-08-29 20:00:54回复
  4. #7
    黑眼镜是三叔
    三叔2015-08-14 18:15:42回复
  5. #6
    他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黑眼镜憋气喝了一声:”走一个!”紧接着,他整个身体被提了起来,又被甩到了空中,朝卡车前方摔了过去。 走一个。。。 一个。。。 个。。。 。。。 逗死我了。。。哈哈哈哈
    绮冢2015-08-13 22:02:09回复
  6. #5
    我是第几次出来了?
    白毛汗2015-08-11 12:01:52回复
  7. #4
    又一个小天真…
    路人2015-08-10 12:42:02回复
  8. #3
    这下你们知道我的怨念了吧,嘤嘤嘤……
    萝卜2015-08-08 20:22:36回复
  9. #2
    莫名喜欢这个标题。。
    千年稻米已成精i2015-07-30 17:34:01回复
  10. #1
    哟~小鸭梨想我啦~
    吴邪2015-07-01 21:17:4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