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海1 荒沙诡影 第九章 吴邪的故事(一)

  事情发生在一个晴朗的午后,江南河边一个西藏风格的咖啡馆里。当时吴邪的身份并不是一个盗墓贼,而是一个叫关根的摄影师。当然,这只是一个为了能进入一些考古项目的伪装,虽然他确实为此学习了很长时间的摄影。

  这个咖啡馆的名字叫做”可可西里”,墙壁上挂满了西藏风格的挂毯和帷幔,墙上镶嵌着转经轮和几座半人高的金刚法相,墙角还有一只大的鎏金香炉,悠悠地往外冒着藏香。这家店无论是视觉上还是气味上,藏味都非常浓郁。

  然而吴邪并不是特别喜欢这里。窗外是江南河畔的运河公同,能看到一些汉式的飞檐木楼。在西藏风格的咖啡馆里看着窗外的汉代飞檐,让他十分不自在,这也可能因为他是搞摄影的,对于风格的协调有着近乎变态的奢求。

  不过,显然这次聚会的主人并不介意这种突兀。

  这是一个七人聚会,两个老评论家、一个出版商、一个女作家、吴邪,还有两个记者,算起来都是当地的社会名流。聚会的时间两个月前就定下了,主要是为那个女作家即将开始创作的一本关于沙漠的新书进行策划——这个年代,写作不再是私人埋头苦干的工作,往往在作家开始写作的同时,各方面的策划预热已经展开了,甚至,两个月前她进巴丹吉林采风,在当时也被当成一则新闻来炒作。

  聚会从早上九点开始,一直絮絮叨叨到了下午。吴邪其实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聊什么,出版商、作家、记者、摄影师,全都是不靠谱的人,聊着聊着话题就跑到一千两百英里外。

  他并没有参与多少讨论,一来,他的工作很单纯,那些策划和他的关系不大,他在这里只能算是义务旁听而已;二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的注意力都在那个女作家身上,因为这个女人有些不寻常。

  她叫蓝庭,是个自由作家,至少她给吴邪的名片上是这么写的。

  很少有作家会给自己搞一张名片,这让吴邪很奇怪。不过,这个名字他倒是挺熟悉的。近几年,这个名字老是出现在各种报纸的书讯上,好像是写那些神神道道的东西的,算是后起之秀。吴邪一直以为她的名字和兰亭序有关系,所以印象颇深。

  蓝庭长得倒是相当漂亮,长长的带着自然卷的头发,波西米亚风的衣着风格,顾盼若怜之际,有一种很少见到的空灵之美,一点也不像同桌蓬头垢面的两个老鬼。他认识的作家不少,非丑即残,但都是男性——看来女作家和作家是两种不同的东西。

  她之所以吸引吴邪的注意力,是因为她看上去有些不自在。整桌人聊得很放松,不时笑得人仰马翻,但她在其中不动声色,很少发表意见。吴邪发现她的手在下意识地不停地摆弄自己的头发。

  学摄影的要掌握相当程度的心理学,必须会用语言去控制模特的情绪,而在古董行里做生意,也需要这种察言观色的能力。这种小动作,按照吴邪的经验判断,一般是因为内心的紧张和焦虑。

  但在这种环境下,她在焦虑什么呢?应该不可能是担心书是否畅销,若是和出版商有暧昧,也不可能这么紧张。

  吴邪不禁有些好奇,于是就一直观察她。不过,她除了这种小动作,没有表现出其他什么来。

  后来吴邪就疲倦了。作家总是有些问题和怪癖的,纳博科夫只能在三英寸宽、五英寸长的卡片上写作,蒲柏只有在旁边放上一箱烂苹果的时候才能写作,宪法上也没说女作家不能无缘无故地紧张。如此他也就释然了,虽然她的焦虑有点感染到他。

  一桌子人从上午一直聊到傍晚,吃了晚饭之后,才算有了几个阶段性的成果。因为是比较成熟的团队,再细化一聊,策划案很快就决定了下来。

  到了最后,就是真正的闲聊,没有了心理包袱,他们也放松起来,开始不着边际地风花雪月。因为入夜,咖啡馆里的人多了起来,气氛逐渐活泼,吴邪的精神头也起来了,说着说着,就扯到了沙漠上。

  吴邪说自己是非常喜欢沙漠的,中国的几大沙漠他都去过,在2007年的年末,他有一次沙漠中游历的经验。那时候他混在国家博物馆遥感与航空摄影考古中心,在阿拉善盟有一次联合考古的活动,范围在巴丹吉林沙漠。那是一次特别有意思的旅行,沙漠虽然没有人烟,但却是摄影师的天堂。那种浑然天成的气氛使得随便什么往那里一摆都特别有味道。当时中心的负责人说了这么一句,”沙漠让男孩变成男人,让女人变成女孩”,吴邪说,他觉得这句话妙极了。

  他当时全程跟随,几乎在沙海里来回跑了一千多公里,大部分时间都是自己深一脚浅一脚踩出来的。来回走了四五个古城遗址,拍了两千多张照片,两个多月时间里,耳边没有任何喧嚣和浮欲。那种感觉,好像整个人被倒拎过来洗过一样,每个毛孔都是干净的。

  当然,这种感觉一回到城中就立即消失了,两个多月才净化完毕的身体,只用了几个小时就被重新污染,不得不说城市的凶猛。

  聊起这段经历让吴邪很开心,他滔滔不绝地说了很多。聚会一直持续到傍晚七点多,之后大家各自散去。这个时候,吴邪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当时决定如何拼车回家:出版商有辆宝马7系,可以送美女作家直接回宾馆;两个老头和记者准备去泡吧;而吴邪聊了一天有点困顿,就沿着江南河准备走回家,让冷风吹吹自己的面火。

  冬季天短,黑得早,此时江南河边上还算寂静,他安静地走了几步,忽然听到身后有人叫他。

  ”关老师。”

  回头一看,竟然是那个蓝庭。

  ”怎么,你boss的车坏了?”吴邪半诧异半开玩笑地问道。

  她迎着风很无奈地笑了笑,有点羞涩地道:”不是,我不想坐车,我想跟你一起走一段路,可以吗?”

  蓝庭个子相当高,几乎和他差不多,路灯下一袭长衣感觉有一丝单薄,颇有几分楚楚动人。吴邪抬眼看了看身后,出版商的宝马已经启动开走了。

  如果是大学时的纯真年代,吴邪大概会以为自己命犯桃花了,但是经历得多了,就知道这种小说中的情节肯定是不靠谱的。能推理出来的,大概是她确实不想坐车,同时与会的几个人中可能看他最无害,于是找他一起逛逛。

  但是事情接下来的发展,证明吴邪的想象力还是太匮乏了。

  ”听你刚才说,你在沙漠里待了很长时间?”蓝庭很主动地问起。吴邪点头道:”相对较长,有两三个月,而且比较纯粹。我们走的是无人区,不是那种旅游路线,所以感觉挺值得的。”

  她迟疑了一下,道:”你说的那个巴丹吉林,就是我采风的地方,我在那里待了三个星期,所以你说的那些事情,我听着都挺怀念的。只是,听我们导游说,那也只能算个小沙漠。”

  吴邪喑笑,想起当时他们有一队人走失之后的惊慌。四万七千平方公里,我国第三大沙漠,对于塔克拉玛干这种巨大的沙海来说,确实太小了,但是对于个人来说,已经足够大了。

  她继续问道:”你们在巴丹吉林,有没有去一个叫古潼京的地方?”

  吴邪略微诧异了一下,没想到她竟然会问到这个地名。

  在巴丹吉林,他三番五次听到别人提过那个地方,那是一个在当地传得有点神神道道的地方,位于巴丹吉林的无人区内。当地人对于这地方唯一的解释,就是最好不要去,那地方和其他地方不一样。但是为何有这种说法,谁也不知道。

  这种讳莫如深并不是故弄玄虚,这应该是从古代就流传下来的一种习惯。一般,对于干考古的人来说,这种习惯是应该尊崇的。所以他们并没有去古潼京,反正那一次考察发现的东西已经足够撑起下一次考察的课题。

  吴邪摇头,苦笑道:”惭愧,当时我们的计划里没有那个地方,虽然我们中有人想去看一看,不过我们的向导并不想带我们去那里,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你们的向导拒绝了你们的要求?”

  ”是的,你知道我们走的是无人区,向导不同于一般的旅行社导游,是当地探险俱乐部的领队,在旅行过程中,他的权力是最大的,他说这地方不能去,我们无法反驳。”

  蓝庭吸了口气,看着吴邪轻声道:”你们真幸运,雇了个好向导。”

  他惊讶地看向她,听出了言外之意:”难道,你去了那个地方?”

  她点头,又顿了顿,停了脚步看着吴邪:”关老师,我听很多朋友都提起过你,说你够稳重,靠得住,而且对摄影很懂行。有件事情我一直想找个人问问,但是又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情对我很重要,我能信得过你吗?”

  吴邪有点莫名其妙,木讷地点头:”出了什么事情?”

  她迟疑了一下,才道:”我在古潼京遇到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分享到:
赞(15)

评论27

  • 您的称呼
  1. #27
    咯不嘛懂
    硫酸亚铁林2017-03-25 18:18:17回复
  2. #26
    小邪全能!
    2016-02-17 12:50:52回复
  3. #25
    多重身份好辦事,這是另一個面具又戴上的故事(戴的太久,就再也摘不下來了)
    小米2016-01-04 20:15:05回复
  4. #24
    杭州某医院病房,一个金发矮小男子捧了一束花进来。他坐到一个胖子身边,开始滔滔不绝:“你都成这样了还更什么文知不知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看你平时不锻炼在电脑前一坐一整天肚子上一堆肥肉都高血压了你对得起你老婆孩子吗对得起江南三少吗对得起370吗不就是一个坑么那么认真干嘛人生就是用来享受的你看我一点都不放在心上blablabla……”胖子点点头:“有道理。”从此沙海再也没有更新过……
    路过2015-10-26 0:58:28回复
  5. #23
    天真不是学建筑的吗
    2015-10-18 12:16:02回复
  6. #22
    天真他不是...古董店的老板吗...咋变成摄影的了...而且我貌似记得...他是摄影专业啊...只有我一个人感觉不对吗... 不过话说回来,这是一个人写的吗,太别扭了,还是喜欢以天真的视角看
    2015-10-05 16:08:54回复
  7. #21
    看着怎么不是滋味呀
    。。。。。2015-08-18 18:20:50回复
  8. #20
    亲爱的刚看到吴邪改变的稻米们么么哒,其实啊以前那个吴邪永远在啊,他心里的那个他永远是希望所有人好的吴邪,虽然天真不再。 这真的也是一本很棒的书,希望大家能够看下去,人都是会变的,天真同志也不例外啊,他不强大,谁来保护他所珍视的人呢,看完了这本书之后才更能体会到那个希望所有人都好的吴邪,不惜改变自己那份珍贵的天真,甚至不惜伤害自己的那个吴邪,这样的强大真的让人好心痛。 看这本书真的很心疼,希望大家能一起喜欢强大起来的天真。如今8.17已过,也希望大家都继续喜欢盗笔,喜欢天真,喜欢小哥,喜欢胖子,喜欢小花,喜欢黑瞎,喜欢潘子,喜欢吴家三叔,更喜欢咱叔,谢谢叔的辛苦和努力,虽然坑是很多,但等叔更文的这段时间也想了想,没有悬念的生活对于我来说有些空落落的,就像终于等到大结局时的心情一样,感觉就这么结束了【不喜勿喷哦,纯属个人观点】,但是叔,坑还是尽量要填的喂! 最后,今后的十年,今后的8.17我们永远在030~我们还有好多好多个十年! 我们只是好久不见。你老了。小哥,欢迎回家。青山不改,绿水常流,后会有期!若有看完此番评论的稻米,在这里说谢谢啦!希望看过之后继续支持哦!么么!´·ω·ˋ【我真的只是书粉,并不脑残,只是看到评论后希望大家不要因为咱天真变了就弃文而已哦,哈哈!】
    吾邪qwq2015-08-18 2:55:07回复
  9. #19
    看不懂,我怎么脚的我变蠢了嘞
    匿名2015-08-11 22:21:10回复
  10. #18
    吴邪,还是主角的吧!?
    无邪2015-08-07 13:13:44回复
  11. #17
    那么给力的人物,太伤心啦……都哪去了。。。
    读者2015-08-06 20:36:59回复
  12. #16
    我变个小哥出来吧
    解子扬2015-08-06 13:56:35回复
  13. #15
    沙海还有漫画,但黎簇一直说吴邪是变态大叔,让我看不下去了,敢骂我的男神,阿呸
    妹纸2015-08-06 1:02:05回复
  14. #14
    天真,小哥你找到了吗?
    匿名2015-08-05 12:30:51回复
  15. #13
    我的天真、小哥去哪了,已经不是我认识的吴邪了
    .....2015-08-05 10:04:41回复
  16. #12
    艹,他娘的这主角难道就是那个背上被刻了东西的臭小子! 主角他娘的居然被换掉了,艹蛋!【抱歉爆粗了】 吴邪已经不是我认识的吴邪了,小哥在哪呢? 换了主角,这种感觉对我来说就像是失恋了一样,又 痛又绝望,其实我追盗墓笔记的目的就是为了小哥和 吴邪。 [暑假的某一天,我看了电视版的盗墓笔记,吴邪他们过尸洞 的时候遇到了千年女粽子,小哥撒血赶走了尸鳖群,还使女粽 子下跪。可是因为失血过多而软摊在船上......小声的说了一 句:快走,千万别回头。 从这一刻开始,我就迷上了小哥。 于是花了一个暑假的时间来追盗墓笔记,连初一的作业也不管 了,可是看到沙海,看到主角被换了,又想到还有一大批作业 等着我,离开学只剩短短的4天了。 但这些不重要,我觉得值,我必须在短时间内做出正确的选择。 我打算继续追下去。]
    Q:2768087385 菲娅2015-08-03 14:23:09回复
  17. #11
    关老师?
    傻逼2015-08-02 17:53:33回复
  18. #10
    他认识的作家不少,非丑即残,但都是男性——看来女作家和作家是两种不同的东西 三叔这是在说自己丑?
    傻逼2015-08-02 17:44:16回复
  19. #9
    确定这还是写的盗墓笔记,写的还是无邪吗
    匿名2015-07-30 12:57:38回复
  20. #8
    小吴啊,你这样可不行啊,不是说好了和我儿子好一辈子的吗?怎么能这样?
    小哥的父亲2015-07-27 22:10:22回复
  21. #7
    吴邪还是吴邪吗?
    匿名2015-07-27 16:14:52回复
  22. #6
    怎么感觉越来越不像我了,还是说经过太多事我长大了成熟了
    天真2015-07-23 16:03:47回复
  23. #5
    吴邪,那个女人,是谁
    张起灵2015-07-21 13:52:08回复
  24. #4
    吴邪,你不找我啦
    张起灵2015-07-20 16:13:35回复
  25. #3
    你是我的天真
    小哥2015-07-20 1:47:59回复
  26. #2
    我到底是谁
    吴邪2015-07-10 18:24:21回复
  27. #1
    我不是作家吗
    关关2015-07-09 18:56:5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