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海1 荒沙诡影 第五章 十万

  在吃饭的过程中,黎簇一直在听梁湾和王盟聊天,王盟很有耐心,没有问黎簇任何问题,只是和梁湾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听着他们的对话,黎簇越来越疑惑。

  最初,黎簇判断这个王盟可能是精神病院的职员,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变态的同事;或者就是什么黑道里的人,黄严可能牵涉了什么黑道生意,王盟是他的同伙,现在跑来用钱堵住自己的嘴巴。但是听着听着,黎簇又发现不对,从这家伙零碎的话语里,越来越让人感觉他像一个做小买卖的。

  因为王盟谈话间频繁提到货物、铺子、老板这些琐碎的词语,感觉上像卖切糕的或者路边卖干货的小商贩。但是,黎簇认为自己还是很会看人的,虽说是做小买卖,这人的小买卖肯定和其他人不一样,因为从举手投足间,王盟的气场和普通人完全不同。

  那是一种距离感,让人感觉,这人说出来的事情,全部都是无关紧要的,真正的秘密被深深地压在他的心里,他永远也不会说出来。

  从他们的对话里,黎簇还能听出来一件事情,似乎这个王盟的老板,是一个十分厉害和重要的人物。

  ”他和一年前相比变了很多。”王盟经常用这句话来形容他的老板,除此之外便不愿透漏更多了。

  梁湾似乎对王盟的老板很有兴趣,经常有意无意地把话题绕到这个上面来,但是王盟总是能轻描淡写地挡开。梁湾确实是个极品花痴女,竟然完全没意识到这个男人一直在敷衍。

  当然,多年后黎簇想起这个场面,才明白梁湾并不是花痴,只是自己当时看人的段位还远远不够而已。

  吃完饭他们便去了对面的宾馆,这样的组合确实奇怪,一男一女带着一个高中生,高中生还穿着医院的病号服。好在这个社会只要有钱就会少遇到很多问题,所以,这奇怪的组合倒也没遇到任何麻烦。

  王盟订了一个豪华套房,黎簇走进里面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当他看到套房客厅里摆的大沙发,被惊得说不出话来。

  而梁湾则从包里掏出之前给黎簇看的那个信封,丢到沙发上,对王盟道:”你们快点啊。”

  刚说完,王盟已经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刮胡刀一样的东西,刺到了梁湾的后背上,那东西发出一连串电击的声音,梁湾惊叫一声,瘫倒在沙发上。

  ”电击枪。”王盟对黎簇解释到,蹲了下来摸了摸梁湾的脖子,梁湾还在不停地发抖。说着他就朝黎簇走了过来:”不要怕,我的同事在你背上留了一个东西,我要拿回来,这些钱就是你的,这个女人我不想让她知道的太多。”

  黎簇目瞪口呆,一摸自己的后背,上面的疤痕全部被医生缝起来了,怎么可能有什么东西,心说,狗日的,你果然是来完成你同事未完成的变态事业的。果然,这家伙说什么铺子,难道是卖人皮包子的铺子?

  不过这种情况下,作更多的猜测也没任何意义,黎簇立即后退。

  ”别害怕。”王盟继续说道,拿着电击枪一步一步地朝他靠近。黎簇知道要糟了,他在网络上看过这东西的威力。人给电上一下,估计连小便都会失禁。不过,黎簇倒也不慌,多年和他老爹在房里追打的经验足可以让他拖延一会儿。他的眼睛条件反射地四处瞄着,想找逃脱的方向。

  整个房间分为两个区域,一边是床铺所在的休息区域,一边是放着沙发和茶几的办公区域,所谓的豪华套房,就是办公区域特别大,办公区里还有一张相当舒适的三人大沙发,摆 在电视机对面最显眼的位置上。

  现在,王盟和黎簇之间只隔着那张沙发,这是黎簇唯一的优势。黎簇知道当一方在进攻的时候,另一方首先要做的,就是减缓对方的进攻速度。而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在对方的进攻路线上设置障碍物。

  现在王盟如果想要攻击黎簇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选择一个方向,绕过沙发,不过这样的话黎簇可以从容地往相反的方向跑;而另外一个就是直接从沙发上跨过来,不过如果不是身手特别好的人,想要跨过沙发会比绕过沙发花的时间更长。

  只要王盟选择了一个方向,黎簇就能得到机会,他就能冲到门口,打开门,然后在走廊上一边大喊”有变态啊”,一边冲下楼梯。

  他估计必须冲到大厅才会安全,因为王盟一定会在后面追击。其他人要是看到这样的情况,第一反应就是躲一边去,就算有人见义勇为,估计也会被王盟一电击抢放倒。但是只要到了大厅,因为人够多,王盟就算把自己电倒了,也没法把自己弄走。那样的话最多当众大小便失禁一次。

  黎簇心念如电,在半秒内,他已经做好了计划了,唯一的变数是,王盟进来的时候,有没有锁门。

  当是他没有注意,如果王盟把门锁上了的话,事情就有点麻烦,但是他的眼睛也看到了门边上的卫生间。

  卫生间的门确实是打开的,如果大门打不开,他可以立即冲进卫生间,把门锁上,里面有可以打到前台的电话。

  王盟显然也在思考如何进攻更加有把握,黎簇一动,他就跟着动,一直预测着黎簇的行动路线。他没有贸然贴近,也是以沙发为屏障运动着。而且动作十分灵敏,无论黎簇怎么做假动作,都甩不掉他。

  黎簇的冷汗流下来了,棋逢对手啊,这家伙和喝多了跌跌撞撞的老爹可完全不一样,看样子深得这种室内追逐战的精髓,也许这家伙有和他一样的童年吧。

  两个人在房间里好像跳沙滩舞一样来回折腾,黎簇渐渐有点沉不住气了,有几次他都想孤注一掷的冲出去,但是都在最后一刻忍住了。他发现,王盟总是可以在他准备孤注一掷的时候做好全力一击的准备。

  怎么办?

  黎簇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陷入这种窘境,背上的伤口也开始痒痛起来,但就在他的脚步开始混乱的时候,哐的一声巨响,在他面前飞转腾挪的王盟突然停住了,刚才专注的眼神一下翻白,然后整个人倒在地上。他手上的电击枪也摔到了地板上,在地毯上一路打着滚,滚到了墙角边上。

  黎簇这才看到站在王盟身后的披头散发的梁湾手里拿着一个花瓶的柄,她还想再砸,却发现花瓶剩下的这个柄已经没有太大攻击力,于是扔掉,然后朝着王盟的胯下狠踹了两脚。

  王盟疼的缩起了身体,这时候,梁湾看到了角落里的电击枪,转身捡起来,对着王盟的后背刺了下去。

  顿时,一股烧焦的味道散了出来,王盟浑身乱颤,一股暖暖的液体就从他胯下漫延开来。

  ”狗日的,敢暗算老娘,亏得老娘对你一片真心。他妈的,疼死我了。”梁湾摸着被电击的部位,坐倒在沙发上,留下黎簇一个人胆战心惊地看着这场面。

  安静了一会儿,梁湾就对黎簇说道:”愣着干什么,快扶老娘起来,我们回医院。”

  ”他怎么办?”

  ”放心吧,死不了,难道还要老娘来伺候他?”梁湾道。

  ”难道不用报警吗?”黎簇问道。

  ”不能报警,你不知道他的身份,我是有一些耳闻的,报警了就是大事情了。我看我得请几天假躲躲了,要不然他们会来找我算账的。”梁湾道,”对了,你的钱呢?”

  黎簇拿出支票,梁湾就说:”这得分老娘一半,老娘今天可是白白倒了血霉。”

  ”凭什么,你背上又没给人画条儿。”黎簇争辩道。

  梁湾也寸步不让地反驳:”我背上可被电了两个大窟窿,我还以为这小子是我的真爱,没想到他是另有目的,还真下的去手。不管,如果你不分我,我就去自首,把你这钱说出来,你这是接受犯罪分子的贿赂,到时候,保管你一分钱都拿不到。”

  梁湾说的咬牙切齿,黎簇看她的样子,也不知道是背后疼的,还是真的是很生气,只得答应。梁湾抓起他的手,让他扶住自己,就道:”亲昵一点,先出酒店再说,鬼知道他是不是只有一个人。”

  梁湾是一个非常娇小的女人,黎簇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感觉很舒服,不由得抱得紧了。梁湾没有察觉,他们一路下了电梯,黎簇的病号服很显眼,但是没有任何人阻拦他们。他们一路出了酒店的大门,上了出租车,梁湾才松了口气。

  ”咱们现在去哪儿啊?”黎簇问道。

  梁湾看了看黎簇,想了想,就对黎簇道:”去我家!

分享到:
赞(38)

评论10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17
    老板我发誓这是我最后一次尿裤子!!绝对没有下次了!
    王盟12:27回复
  2. #16
    王盟好笨呀?无语。。他自己来的那吴邪呢。哎。。赔了夫人又折兵
    匿名2017-07-01 18:55:11回复
  3. #15
    后面除了小哥都会有的
    一个帅气的人2017-06-27 16:39:05回复
  4. #14
    怎么文风突变。。。。
    路人甲2017-06-26 20:49:01回复
  5. #13
    王盟这狗东西电一下就电尿了能干啥?
    神荼2017-06-12 15:14:25回复
  6. #12
    我有些看不懂
    路人甲2017-06-01 3:22:48回复
  7. #11
    吴邪呢?我才不要看什么黎簇
    雅映镜莲2017-05-27 20:11:46回复
  8. #10
    王盟都来了,吴邪呢
    匿名2017-02-21 17:59:34回复
  9. #9
    王盟帥不過一篇...
    路人丁-上帝2016-03-03 2:39:03回复
  10. #8
    这沙海;里是不打算有的戏份了?
    胖子2015-10-10 15:32:41回复
  11. #7
    老闆我需要換褲子
    王盟2015-10-07 13:50:58回复
  12. #6
    钻石王者遇见青铜狗
    天真烂漫2015-09-02 16:28:23回复
  13. #5
    可怜的王盟同志…
    2015-08-29 11:39:11回复
  14. #4
    是我智商低吗?为什么我看不懂
    沐筱柔2015-08-28 13:56:32回复
  15. #3
    这真真是太牛白的剧情。。。。
    路人2015-08-23 12:37:42回复
  16. #2
    妈的上一章还夸你独立了,原来还是这么没用
    天真同志2015-07-27 21:58:19回复
  17. #1
    我以为我这次变得霸气了,结果还是。。。
    王盟2015-07-21 17:51:1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