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海1 荒沙诡影 第三章 七根手指

  黎簇的那一声惨叫绝对能载入北京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史册,以至于在他出院前的那段时间里,他一直被人称呼为”惨叫君”。据说,当时连另一幢行政楼都清晰地听到了这一声惨叫,院领导还以为是什么重大的医疗事故,或者妇产科终于生出来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黎簇在大吼之后,一直想撕掉自己背上的胶布,但是显然包扎的时候,医生已经预料到了这个情况。这些胶布全部用卫生胶带从他肚子上过了好几圈,虽然他扯掉很大一部分,但是要从身上完全扯下来很难。他扯了几次都没成功,后来冲过来的护士叫了几个男护工过来,把他死死压在了床上。

  还好在发生电影里给疯子打镇定剂的情节之前,黎簇就被几个壮男压得冷静了下来。

  他被重新按坐在床上的时候,脑子还是一片混乱的,头还是不由自主地想往后背看去,手也直往后伸,好在护工犹如牛一样壮硕,把他死死钳住。

  这时候,医生也被惊动了,跑了过来,进来就问:”怎么回事?”但是一眼就看明白了。

  她身后跟着好几个其他病房的病人,医生回身把床边的帘子拉上,就去摸黎簇的额头。黎簇一看到白大褂的大夫,立即静了下来。

  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女医生,显然这是第一次见,长得不算漂亮,但是身材很窈窕。黎簇从小就特别吃女医生的套路,他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看到女医生,就会觉得很心安。

  不过这片刻的宁静并没有让他真正镇静下来,背后的疼痛一下让他重新恐惧起来。

  ”医生,我背上是什么?”他对着医生叫道,”那个王八蛋在我背上刻了什么东西?”

  医生埋怨地看了护士一眼,才皱着眉头对黎簇道:”现在不适合谈论这个话题,还是等你身体再恢复一点,和你爸爸在一起的时候,我再告诉你。”

  ”去你……”黎簇的情绪一下就炸了,想爆脏话,但是一看到穿白大褂的女医生,他硬生生把后半句话咽了下去。

  女医生显然并不想多说,便给两边的护工打眼色,黎簇立即就意识到自己的年龄在这种情况下是没有发言权的。要是被绑在床上,他就糟糕了。

  即使他自认为他甚至比他父亲更了解日子应该怎么过,其他人还是不会听他的,这大概就是孩子的悲哀。想到他老爹的嘴脸,他忽然觉得很烦。不行,绝对不能让自己混到这种境地。

  ”等一下。”他决定采取措施,至少要争取一下,”对不起,刚才我有些情绪失控了,不过我还是想知道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带着这个疑问我也休息不好。”

  大概是这种话从毛头小伙子的嘴巴里说出来,让女医生觉得很惊讶,她看了他一眼说道:”没有什么,只是一些伤疤而已。你受了很严重的刀伤,很可能留下无法消除的疤痕,所以我们不想这么早告诉你,你还是好好休息吧。”

  黎簇吸了口气,心里暗骂:你要我安心也编个好点的理由,我刚才摸到的可不是那么一回事。看女医生要走,黎簇立即道:”我不信!医生,我父母已经离婚了,我也十七岁了,我能自己负责自己的事情,请你告诉我真相。”

  这是一句真话,黎簇说得很淡定,但是也带着祈求。

  女医生愣了一下,边上的护士和护工显得很尴尬,黎簇知道有门儿,他用这句话震慑过不少大人,便继续道:”阿姨,求求你了。”

  女医生叹了口气,对边上的护工摆了摆手,护工把手松开。她对黎簇道:”好吧,你跟我来一趟办公室,只要你不再撕你的绷带,我就告诉你。”

  ”谢谢阿姨。”黎簇松了口气。

  ”不要叫阿姨,叫姐姐。”女医生头也不回地走出去,”看你少年老成,我很欣赏,叫几声好听的,等下你看到自己的后背崩溃后,我兴许还能安慰你几句。”

  黎簇跌跌撞撞地跟着女医生来到了办公室。背后的疼痛让他很不得劲。

  办公室里没有沙发,只有一张床,女医生给他使了个眼色,他只好坐了上去。这时候,他看到了女医生的名牌,挂在一边的衣架上。

  梁湾。

  ”梁姐姐。”他顺势问道,”你是什么科的大夫?”

  ”你管的着吗?”梁湾一口的北京姑娘腔,说着就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大信封来递给他,”里面是你后背的照片,慢慢抽出来,不准再叫了,多奇怪都得忍着。”

  黎簇点头,心一下提了起来,心说:有那么夸张吗?难道他背上刻着一坨大便或者是蜡笔小新的某种涂鸦纹身?如果是真的,他也不想活了。

  反正东西到手,也不用管什么仪态了。他迅速把信封打开,手往里一伸,就摸到了几张薄薄的纸,拉出来,是几张用打印纸打印的彩色照片。

  拉出来的那一刹那,他还是瞄到了信封的抬头,发现那还不是医院的,是北京市西城区公安局的信封,不由得还真的放慢了拉出的速度。

  不过,即使再慢,在看到照片的时候,黎簇还是愣住了。在那一刹那,他完全不相信那是他自己的背。但是他也没有叫出来,照片上的画面,牢牢的吸引住了他的眼光,一股寒意从他脚底升了上来。他忽然意识到,梁湾不想让他立即看是有道理的。

  这几张照片显然是在现场拍的,他的背上满是血污,那种出血量看着就让他恶心。他比较消瘦,背上几乎没什么肉,这使得那些伤口显得更加吓人,感觉骨头都已经露出来了。

  但是他知道其实伤口没那么深,如果有那么深,他现在一定不可能起身走路。

  如果要详细地描述,这些伤口还有很多可以形容的地方,但是黎簇的注意力很快被所有伤口组成的那个形状吸引了过去,其他的一切他都无视了。

  他第一眼就看到整个背上的伤口,组成了一只手的图案。而且不是普通的手,这只手,有七根手指,在手图案的内部,他看到了无数的小字,这些字他完全不认识,因为太小了,很多笔画都很简单,绝对不是汉字。

  无法想象,在他昏迷了之后,那个男人到底对他做了什么,要怎样的变态,才能在他背上刻出如此多的细小的记号。

  ”四个小时,他在你背上最起码刻了四个小时,错过了最佳的抢救时间。可以说,他是为了在你背上刻这幅图案而死的。”

  ”这人….是个变态?”黎簇喃喃道,”日他先人,干吗不干脆在我背上画清明上图!”

  ”不是,他绝对不是变态。”梁湾有点怜悯地看着他,”这个人的身份,说出来你会更害怕。”

分享到:
赞(58)

评论7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7
    老闆,我怎麼在這裡?
    王盟2015-10-07 1:10:02回复
  2. #6
    看了笔记那么久,王盟才是大boss啊
    喵了个咪的2015-09-02 20:52:32回复
  3. #5
    这都一坨什么啊!!
    523332015-08-24 0:18:50回复
  4. #4
    藏海花没写完三叔就微博宣布封笔了,这是另一个人写的
    888888882015-08-19 19:06:43回复
  5. #3
    ……不要这样好不好,王萌萌也不容易
    饮冰十年,难凉热血2015-07-30 15:14:46回复
  6. #2
    王盟!??这货不一直是打酱油的吗?
    啊拉拉2015-07-23 14:03:08回复
  7. #1
    什么鬼 王盟?
    傻逼2015-07-19 17:29:2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