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季 引子 第七章 影子传说

  夏天的山风吹过挂在房前的灯,灯泡和四周大量的虫子一起晃动,光影斑驳,我以开始以为自己看错了,但是风过后,那影子还是在哪里。

  我看这,刚开始几眼还没有什么感觉,后来越看,背就凉了起来,难道阿贵家里有人上吊了?

  于是强忍住恍惚的感觉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仔细去看。

  再一看,那影子却消失了,窗子后面一片漆黑,什么也没有。

  是错觉?我用力皱了皱眉头,就问阿贵:那个房间后面住着什么人?

  阿贵看了看道:“是我的儿子。”

  哦,我脑子里闪了一下,但是什么也没闪起来,只觉得又晕起来,心说那肯定是他儿子在看这边,我喝多了,看的东西不正常起来。

  天色也晚了,阿贵看了看自己的房子,就说要回去休息。

  胖子付了千字三十的消息费,我们和他打了招呼,也进了屋子,进屋子胖子就郁闷:“我靠,就这么一两句话的事,这龟儿子竟然能讲掉我三百块钱,劳动人民的智慧真是无穷的。”

  我说谁叫你充大款,在穷乡僻壤露富是最没流儿的行为,你他娘还后悔,没流儿中的没流儿。

  胖子嘀咕了几句,说我假道学,伪君子,我也没精神理他。普通人进广西晚上没那么容易睡着,我们前几晚就睡的不踏实,不过今天晚上喝了酒,人相当迷糊,很快就睡着了。,这一觉相安无事,一直睡到了第二天十一点多才起床。吃了阿贵给我们做的中饭,我们就跟着他女儿往楚哥给我们的地址走,走了不到十分钟就到了。

  那是一栋很老的高脚木楼,黑瓦黄泥墙,只一层,比起其他的木楼看上去小一点——说起来这里的房子好像都是这个样子的——看上去似乎没有住人,混在寨子的其他房子里,十分的不起眼。

  阿贵的女儿很奇怪我们到这里干什么,我们假装拍照,胖子给了她点钱把她支开,看四周没什么人,我们就尝试着爬进去。

  木楼建在山坡上,后面贴着山,窗户全破了,门锁得很牢,上面贴着褪了色的门神画,推了两把连门缝也推不出来。

  对这木楼有印象吗?我问闷油瓶。

  他摸着这些木头的柱子和门,摇头,我叹了口气,这时候胖子已经把一边的窗户翘了开来,对我们招手:“快,这里可以进去。”

  “这么熟练,你他娘的以前是不是也干过?”我骂道。

  “你胖爷我是什么人物,触类旁通你懂不?盗墓和盗窃就一个字的区别。”胖子一边说,一边催我们。

  我们一人望风,偷偷从窗里爬进去,然后把窗关好。进去之后我的心竟然狂跳,感觉极端的刺激,连裤子被钩住了,差点就光腚,心说这偷活人就比偷死人心理压力大多了。

  木楼里面有点暗,不过结构很简单,我先是看到了一个像阿贵一样的吃饭的大房间,和灶台连在一起,墙上挂着很多工具,都锈了。

  “小哥,真看不出来你原来是个种地的。”胖子拿起一边的锄头道:“锄禾日当午,我是锄禾,你是当午。”

  我们没理他,看到一边有木墙隔着,木墙后应该就是楚哥说的他找到的房间。这种木楼只有一间房间,肯定没错。

  没有门,只有一块相当旧的帘子,上面的灰尘都起了花,闷油瓶皱着眉头,看了一圈四周,似乎有点犹豫,不过只过了几秒,他就撩起了帘子走了进去。我也有点紧张,这个似乎漂浮在虚空中的人,终于找到了一个自己的落脚点,却一点也不记得,也不知道老天爷是不是在玩他,不过没时间细想,胖子就把我推了进去。

  一进房间,就是一股霉味,里面非常暗,什么也看不清楚,勉强看着胖子想去开窗,却发现这房间竟然没窗。

  没想到会有这种情况,没人带手电,我们只能把帘子打了一节,让外面的光照进来。在暗淡的光下,可以看到房间很局促,一圈架子靠墙放着,我们想事看到了一些书和一些盒子,架子上空空荡荡,地上散落着泥巴,除了这些东西,就剩下一边的一张板床和一张木头桌子。桌子是老旧的学生课桌。所有的东西上都有一层薄尘。

  这山中的空气非常干净,所以灰积的不多,如果是在大城市里,恐怕这里的灰可以铲去种地了。这也说明这里确定很久没有人进来过了。

  “这就是你的房间?”我有点吃惊,看着这个房间,感觉有点太普通了,这就是闷油瓶住的地方?像他这种人,房间不是应该更加古怪一点吗?

  但是一想,似乎具体的古怪法我也想不出来,他到底也是一个人,人总是睡床,总不会是睡棺材。线索也不能写在墙壁上,应该是在这些摆设里。

  我们走进去,胖子走近那些柜子,发现基本上没有什么东西,自言自语道:“看不出你还是一个非常穷苦的种地的。”

  房间里的东西虽然不多,但是看上去相当乱,那些盒子和书放的并不整齐,可能是楚哥来的时候被翻过了。我随手拿起一本书,发现书潮的厉害,是一本老版本的线装书,我翻了翻,里面都有点发霉了。心中奇怪,怎么会有这种书?

  唯一看上去像点样子的,就是床和桌子,我想到这个,就立即朝那只写字桌走去,去找楚哥说的那些照片。

  走到桌子旁边,我就看到了桌子上蒙着灰尘的玻璃,下面依稀能看到很多的照片,看样子楚哥没有骗我。

分享到:
赞(72)

评论68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75
    锄禾日当午,我是锄禾,你是当午。想歪了
    天真2017-08-23 14:02:08回复
  2. #74
    好恐怖!胖子要日我!无邪快救我啊!
    小哥2017-08-22 21:46:46回复
  3. #73
    如果说青铜树只是有致幻和令人失忆的功能,那么二叔是怎么恢复年轻的呢
    二叔2017-08-20 18:19:44回复
  4. #72
    死胖子我才是当午
    天真2017-08-03 14:01:51回复
  5. #71
    锄禾日当午!!
    柒『』2017-06-24 14:36:10回复
  6. #70
    “锄禾日当午,我是锄禾,你是当午。”😂
    胖子2017-06-03 20:16:20回复
  7. #69
    胖子你嘴放干净点儿,张起灵是你能日的么?那是我日的!(话音未落,吴邪就被张起灵日了)
    吴邪2017-06-02 22:27:01回复
  8. #68
    我已经没法直视“锄禾日当午”这句古诗了
    吃瓜群众2017-05-14 14:42:15回复
  9. #67
    我...我是种地的...三叔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张起灵2017-03-17 20:04:53回复
    • 不关我的事,是胖子乱想,要打找胖子去
      三叔2017-04-23 19:13:07回复
  10. #66
      “小哥,真看不出来你原来是个种地的。”胖子拿起一边的锄头道:“锄禾日当午,我是锄禾,你是当午。”吴邪气愤ing。
    小邪2017-02-06 15:23:36回复
  11. #65
    也没出现我啊
    影子2017-02-05 21:44:12回复
  12. #64
    我怎么感觉不是原著了。。。
    过路人2016-12-22 9:19:41回复
  13. #63
    呵呵
    呵呵2016-11-28 20:29:12回复
  14. #62
    我是天真的真,无邪的吴,小哥是我的,谁也不许抢~
    天真无邪2016-11-06 23:44:48回复
  15. #61
    “小哥,真看不出来你原来是个种地的。”胖子拿起一边的锄头道:“锄禾日当午,我是锄禾,你是当午。” 窝草。。。
    咳咳2016-11-02 13:25:50回复
  16. #60
    哈哈哈,我才明白锄禾和当午的关系。
    挺瓶邪2016-08-03 14:31:13回复
  17. #59
    胖子拿起一边的锄头道:“锄禾日当午,我是锄禾,你是当午。” 这话难道不应该吴邪说么?胖子抢台词
    2016-07-21 15:03:04回复
  18. #58
    为毛天真是个男人,要是个女人多好
    我爱小哥2016-06-15 9:47:37回复
  19. #57
    ......只有我可以日吴邪。
    小哥2016-02-28 18:53:48回复
  20. #56
    吴邪别和那胖子生气了,锄禾日当午,有点智商的都知 道我是锄禾你是当午。
    小哥2015-12-23 17:13:04回复
  21. #55
    王胖子是大傻逼
    电视剧爱很简单2015-11-04 15:40:47回复
  22. #54
    王胖子,你敢日我们家当午,不想活了是吧
    锄禾2015-10-08 17:23:31回复
  23. #53
    看了一遍再回头看 线索没找到 就是有些坑 没有结果 即使如此。希望三叔能给他们好的结局
    挺瓶邪丫2015-09-18 19:08:54回复
  24. #52
    "一直睡到了第二天十一点多才起床。吃了阿贵给我们做的中饭,我们就跟着他女儿往楚哥给我们的地址走,走了不到十分钟就到了"
    漏洞2015-09-11 16:11:56回复
  25. #51
    你敢日我的小哥?胖子,我们来聊聊人参吧!(茶已沏好)
    小哥的小邪邪2015-08-30 20:59:01回复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