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神树篇 第三十九章 烛九阴

  贴着鼻子的巨大舌头,满眼蠕动的鳞片,我不知道怎么来和别人说这种震撼,一下子我的心脏好像停止了跳动,浑身僵硬得犹如石头一样。

  第一次实际领略这种能力的巨大威力,让我仅有的一丝怀疑也一扫而光,可是这条巨大的黑色蟒蛇是如此的真实,每一片鳞片,空气中的气味,那种无处不在的摩擦声都毫无破绽,我实在想象不出这东西是怎么突然产生的,如果刚才亮着灯,难道会“砰”一声凭空就变出来?

  “老痒”还在外面叫着什么,我也没有心情理会他,只觉得那种爬行动物毫无感情的目光在我身上徘徊。本来我所处的岩石缝隙就小,现在突然出现了这一条黑龙一样的巨蟒,连做广播体操的空间都没了,这个时候,只要那条蟒蛇随便一张嘴巴往边上一咧,我就马上嗝儿屁着凉,什么都完蛋了。

  我心里闪电一般盘算了一下,蟒蛇的嗅觉和视觉都很灵敏,没道理看不到我,现在只有一个希望,就是它对于我这样的体形不感兴趣,蟒蛇是不会捕食体积太小的东西的,我只要坐着不动,不引起它的恐慌,它可能就会放任我不管,但是如果这一招不管用,那这一次就真的无计可施了。

  我咽了口唾沫,尽量不让自己发抖,巨大的舌头在我耳边舔过,留下极其难闻的唾液,但是,幸运的是,它只是抬起头注视了我一下,马上转头去看在石头后面的“老痒”的手电光源。

  “老痒”躲在挡住洞口的巨石后面,看到蟒蛇没攻击我,反而转头向他探了过来,马上意识到不对劲,封住通道口的巨石,相对于巨蟒只有它的脑袋一样大,根本挡不住它,我听到老痒骂了一声,忙缩回石头后面,喀嚓一声关了手电。

  四周一下子黑了下来,巨蟒两只黄色的眼睛在黑暗中发出荧光,我仍旧大气也不敢出,隐约看见巨蟒轻轻顶了两下,见石头没动静,突然缩起了脖子,做了一个攻击的姿态。

  我脑子里出现了电视里蟒蛇捕食的动作,马上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刹那间,蟒蛇缩起的脖子犹如子弹一样撞了出去,就听一声闷响,整个山洞一震,堵门的巨石像风筝一样给撞飞,我听到“老痒”一声惨叫,接着就是石头互相撞击的声音接连不断地传了过来。

  虽然知道外面不是真正的老痒,但是这一声惨叫还是让我条件反射地心里一慌。巨蟒发现了石头后面的空洞,但是它的脑袋太大了,怎么也钻不出去,它的身体在缠绕中不停地弓起来,我左躲右闪不给它卷进去,不然给它两边的蛇鳞一夹肯定骨头尽断。

  几次尝试不行,蟒蛇开始烦躁起来,甩着脑袋开始撞向那洞口边上的石壁。蟒蛇的身体盘起来看上去已经非常吓人,如今龙一样舞动起来,更是壮观得离谱。几下子那洞口就给它撞裂了一个口子,巨蟒用力一转,脑袋便钻了出去,鳞片摩擦着石壁,把整块石头都挤出了裂缝。

  巨蟒将前面挡路的石头尽数向外推去,我跟着蟒蛇出去,看到“老痒”躺在碎石头堆里,几乎全部身体给压在石头后面,气息微弱。看到我,咳嗽了几声,似乎想说什么,可是嘴巴一开,血就从嘴角流了下来。

  我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势,试着搬动了一下石头,可是一眼看下去,下半身已经全部压烂了,实在连看都不能看,我叹了口气,问他道:“你……你还有什么话说?”

  他看了我一眼,咬了咬牙,从岩石缝里扯出他从王老板那里弄来的背包,甩给我。

  我接过包,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他咳嗽了几口,吐出很多血,然后也不再说话,闭上了眼睛。

  我顿了顿,想问问他当天到底是怎么一个经过,突然“轰”的一阵巨响,整个山洞狂震,我几乎连坐也坐不稳,撞到岩壁上,顶上又是悠长的一连串石头开裂的声音。

  我吓得够戗,心说难不成外面那条巨眼蛇又开始撞了,忙猫着腰向洞外爬去。“老痒”这时候突然嘶哑地叫了一声:“老吴!”

  我愣了一下,不知道他还想说什么,回头一看,只见他对我张了张嘴巴,突然他所在的那块地方坍塌了下去,上面的石头瀑布一样翻落下来,一闪之间他就像陷入泥沼一样消失在碎石堆里。

  我心中一悸,竟然有一种撕心的感觉,但是此时也没有时间调整情绪,几个翻滚避开落石冲到洞外,正赶上一团黑影又撞了过来,我赶紧往边上一翻,黑影子撞到山体上,整块山壁都给撞得震动起来,石块纷飞,山体裂出了一条裂缝,一直从我站的位置延伸下去。

  我看到撞得如此厉害,不由得奇怪,这蛇难道不要命了?转头一看,原来不是这样,只见刚才爬出去的那条黑蛇巨蟒,已经和从青铜树中爬出的细鳞巨蛇缠绕在了一起,斗得难解难分。那细鳞巨蛇体形比蟒蛇大出不少,但是打斗起来却丝毫占不得一丝上风,加上两条都是黑色,一时间也看不出谁是谁,只见两团黑色的旋风在青铜树上不停地缠绕,尾巴乱扫,将四周的石笋石乳拍得像炮弹一样乱飞。

  我从没见过如此惊心动魄的场面,只看得呆了,突然一条尾巴直扫在我的脚边上,我站的整块石头给扫成了石粉,情急之下忙往四周一抓,却没料到边上的石头全部都已经给撞得松动了,一下子没抓牢,整个人向下面的深渊栽了下去。

  几分钟内几次经历大生大死,一下子我也反应不过来,大叫一声,忽然听到了隆隆的水声,接着浑身一凉,耳边一静,整个人竟然摔进了水里。

  他娘的,哪来的水?

  我一直刺进水里六七米才停了下来,入水的姿势根本无法调整,就听见脖子咯嗒了一声,不知道是不是断了。浑身用不上力气,人直往水里沉去。

  正在无计可施的时候,一个人影从背后游了过来,将我托住,把我往上带去。

  我回头一看,原来是一直躲在下面岩洞里的凉师爷,大概也是给不断上涨的水逼了出来,看到有人掉下来,过来拉了我一把。

  冲出水面一看,只见我们刚才爬上来的深渊不知道何时变成了一个水潭,水里有水流涌动,不知道由哪个地方涌进来,水位还在迅速地上升。

  我看着四周,心说难道他们三年前来这里的时候,这里会是一个水潭,但他娘的这样一来,岂不是回不去了。

  我的水性比凉师爷好,他将我拉上来后自己没了力气,直往下沉去,我将他拉到青铜树边上,也不想和他计较以前的事情,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凉师爷咳嗽了几声,这才说道:“外面肯定下过一场雨,这是山洪,这里这个季节经常有山洪。洪水泻进我们过来时的地下河里,那条河肯定和这里墙上的几个岩洞有连通,高海拔上的洪水冲下来,水位上升,水就倒灌进来了!山洪一过,水位马上就会降下去。”

  我心里暗骂一声,这样一来上下不着边际,也不知道该从哪里出去好了,抬头一看,只见一团巨大的黑色影子还在上面缠斗,心说乖乖,现在已经斗成这样了,待会儿要掉进水里,不真成龙潭虎穴了,我们还不给折腾死?

  还没想完,耳边呼啸一声,黑色巨蟒已经摔了下来,直摔进水里,一时间水花四溅,不大的水潭像开水一样沸腾了起来。

  紧接着细鳞巨蛇也顺着青铜树爬了下来,凉师爷看到那蛇巨大的紫色眼睛,吓得整个人往水里沉,我把他拉起来,他哆嗦着说道:“我的天!这东西是哪里来的?这……这条是烛九阴啊!”

  我听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拉着他直往青铜树后面躲,问他怎么回事。

  凉师爷咬着舌头轻声说道:“烛九阴是龙,古时候叫做烛龙,其实是一种远古时代的巨大毒蛇,帝舜时代用这种东西来炼油做烛照明,几千年前就灭绝了,怎么这里还有一条?”

  我从来不知道这些事情,当下感觉到奇怪,既然我不知道,那这不可能是我幻想出来的,那难道是真的,这青铜古树里真的有一条远古时候的巨大毒蛇?

  凉师爷继续说道:“这么大的烛九阴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你发现没有,从这里看只能看到它一只眼睛,烛九阴的眼睛是横着长的,你现在看到的这一只应该是本眼,还有一只眼睛长在这只眼睛上面,叫做阴眼。传说千年的烛九阴阴眼连着地狱,给它看一眼就会被恶鬼附身,久之就会变成人头蛇身的怪物。”

  我想起那老痒那种毒蛇一样的表情,心里一阵发寒,回头偷偷看了一眼,所幸烛九阴的注意力完全不在我们身上,我感觉到水下的水流变得极度混乱,知道黑色巨蟒还在水下,烛九阴盯着水里,恐怕是怕巨蟒突然袭击。

  水位不停地上涨,我们越来越靠近烛九阴的身体,凉师爷紧张得要命,我看了看头上,这岩洞的顶上应该有一处出口,只要水位上升得够高,我们就能爬到那上面出去,只是不知道这水位能上到多少,毕竟这里非常靠近山顶,过千棺阵的时候,棺材没有给水浸过的痕迹,水位不可能高过那一边,具体能到哪里我也不知道,只好浮一点是一点了。

  我将自己的想法轻声告诉凉师爷,他完全听不进去,这个时候,几只白色的面具从水里浮了上来,那是螭蛊的壳。我心里突然感觉到不妙,拿起一只一看,嘴巴部分的空腔是空的,里面的蛊虫不见了。

  “妈的!”我骂了一声,突然意识到为什么那条蟒蛇在水里潜了这么久都不上来了,打起手电潜进水里一照,只见无数螃蟹腿一样的虫子,有些还带着面具,有些只剩下身体,犹如蚂蟥一样附在那条黑色巨蟒的身上,白花花的一大片,黑色巨蟒肚皮朝天,还在不停地翻滚,但显然没办法甩掉这些虫子。它的身体撞在岩石上,蛊虫的面具给蹭掉,但是虫身还是牢牢地吸在蛇身上,看起来古怪异常。

  一些蛊虫无法抢到位置,在蛇身的四周游荡,行动非常的敏捷,不妙的是,一看到我手里的手电,所有的蛊虫突然都顿了一下,然后迅速从蟒蛇身上弹开,我还没反应过来,眼前一花,所有的虫子犹如海里的巨型鱼群一样向我直围过来。

  这些东西游得极快,我一看不好,已经来不及反应,情急之下,我往后一贴,狠狠地咬了自己的手心一口,这一口连我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咬得那么狠,一下子鲜血涌了出来,我把手在水里挥动,将血均匀开来。

  蛊虫忌讳我的血,一下子冲到我面前又游了开去,不敢靠近。成群的白色虫子在我面前形成一道虫墙,我甚至还隐约觉得这些虫子排列的起伏有点像人的脸。

  凉师爷吓得要命,二话不说就往青铜树上爬去,我知道在水里待着也不是办法,就探头出水,回头一看,烛九阴已经发现了我们,巨大的蛇头对着我们的方向,那只紫色的眼睛已经闭上,取而代之的是一只血红色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张了开来,怨毒地注视着我们。

分享到:
赞(69)

评论37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43
    劳资就这么被天真幻化出来的蛇给弄死了 早知道劳资不吓唬他了
    老痒2017-08-13 14:09:21回复
  2. #42
    老吴!.......…我喜欢你啊………
    老痒2017-07-29 15:05:47回复
  3. #41
    天真别怕
    张家起灵2017-07-23 12:48:37回复
  4. #40
    吴邪具象化的黑蛇其实是来救他的啊哈哈,帮他从洞里出去,帮他把“老痒”干掉,帮他对付烛九阴,可惜没能打过
    我是来保护天真的大黑蛇2017-07-13 14:38:27回复
  5. #39
    这个有点乱……有心里暗示
    匿名2017-06-19 22:37:50回复
  6. #38
    看我如来神掌。
    牛逼人2017-05-23 20:53:09回复
  7. #37
    这只蛇有毒!!!
    读者2017-05-19 20:56:49回复
  8. #36
    小哥快来,你媳妇危险了!
    求小哥2017-02-14 18:49:42回复
  9. #35
    哎佐助快回家!!跑人家剧场来闹什么!!吓死人家了知道吗!!
    鸣人2017-01-23 10:32:56回复
  10. #34
    哈哈哈哈哈 居然还可以这样玩?
    小宝宝2017-01-18 21:24:34回复
  11. #33
    小锅,你媳妇要屎了啦!
    可耐地草尼马2017-01-17 16:21:29回复
  12. #32
    小哥,你媳妇要死了
    吃瓜宝宝2016-11-08 22:58:34回复
  13. #31
    其实我得了红眼病
    烛九阴2016-10-28 18:14:44回复
  14. #30
    我有3只眼 也有1个是红色的 我他妈的全都是轮回眼 还有谁
    六道仙人2016-07-15 12:18:48回复
  15. #29
    前面那个佐助泥垢了Σ(っ °Д °;)っ
    重温党…2016-04-05 20:42:38回复
  16. #28
    我艹,有人不吃偏偏和我杠起来
    大蛇2016-03-06 10:07:38回复
  17. #27
    我就看看不说话-.-
    闷油瓶2016-02-15 15:15:19回复
  18. #26
    有本事看我一眼啊
    烛九阴2015-12-29 17:01:11回复
  19. #25
    无邪要是死了,我让你们陪葬!!!!
    小哥2015-10-06 9:02:35回复
  20. #24
    老夫是佐助啊 一只轮回眼 一只写轮眼
    烛九阴2015-10-02 10:02:00回复
    • 你也顶多算个佐助的通灵兽
      匿名2017-07-26 17:21:02回复
  21. #23
    血红色的,写轮眼!
    过路的2015-09-26 15:59:58回复
  22. #22
    操!!再不出场我媳妇就要被那只蛇宝宝咬死了!!!!!!
    吾王起灵2015-08-25 20:07:08回复
  23. #21
    从紫色的瞳孔变到血红色的瞳孔,难道?是阴眼?!
    小奈2015-08-21 7:20:18回复
  24. #20
    有些内容少了去宜搜 那里没的来这里看
    好人卡2015-08-19 13:14:42回复
  25. #19
    小哥,你快来救我呀
    吴邪2015-08-18 16:37:38回复
  26. #18
    楼上解释得很好啊!真的没看过另一个版本根本不清楚怎么回事,是不是蹦出 “千棺阵”真的糊里糊涂的看不懂,但是这样版本不同,修订的时候居然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搞什么,难怪有的衔接不上,看不懂
    晕乎2015-08-18 11:56:02回复
  27. #17
    怎么还没我出现啊
    干尸2015-08-12 13:34:20回复
  28. #16
    我是烛九阳
    黑色巨蟒2015-08-10 13:39:28回复
  29. #15
    这几段好可怕啊
    读者2015-08-08 17:58:05回复
  30. #14
    现在这个版本应该是南派三叔修改过定稿的,本人看过他另一版本的,故事主干一样,但许多细节都不同。10楼提的“何时过了千棺阵”,是那个修改前的版本中的情节,就是摆成奇门遁甲后来被信号弹烧掉的千尸阵。那个版本中写过许多老痒反常的举动,一路上对吴邪讲过许多的话,这个版本都给删掉了,但后面有时又提到老痒“说过什么什么”。海底墓故事也存在着类似的前后情节不衔接的地方,例如修改前的版本说吴邪刚到海南的时候,先去的医院,三叔没有失踪,在医院里面昏迷不醒着,他从医生录下的三叔昏迷时呓语的录音中听到他说“电梯”,才有的后来在水下耳殿中向张起灵提起,从而提醒到小哥想到有上下两个同样的房间。而且那个版本中吴邪是从医院出来被阿宁他们绑架到渔船上出海的,小哥在阿宁那伙人里面伪装的身份也不同。应该是作者最后修改定稿时疏忽了,两个版本的情节有些混,如果本人没有看过那个版本,有些细节也会迷惑。
    正在看2015-08-07 2:28:36回复
    • 楼上在+一
      匿名2017-02-18 16:54:16回复
  31. #13
    楼上+1,冷汗涔涔啊
    扇子2015-08-05 18:55:50回复
  32. #12
    好吓人啊喂
    读者2015-07-31 17:50:22回复
  33. #11
    紫色的眼睛 不正是吾的轮回眼吗
    六道仙人2015-07-30 21:06:42回复
  34. #10
    面具不是石头做的吗?还能浮上来?还有就是什么时候过了千棺阵?
    张起灵2015-07-30 13:57:10回复
  35. #9
    写轮眼
    烛九阴2015-07-24 2:59:24回复
  36. #8
    小哥快来救我 我答应送你好多小鸡
    吴邪2015-07-21 12:54:20回复
  37. #7
    千棺阵是哪来的
    小邪2015-07-20 20:42:40回复
  38. #6
    我要看吴邪
    血红的眼睛2015-07-16 14:21:37回复
  39. #5
    这秦岭神树篇看来是没有小哥他们的戏份了,这都要完事了,他们也没有出来。
    吴邪2015-07-10 13:31:14回复
  40. #4
    老痒啊,你临死前怎么不再幻化出一个自己呢?
    烛九阴2015-07-06 21:50:54回复
  41. #3
    紫色的眼睛,这么帅
    天真2015-07-03 8:44:16回复
  42. #2
    越看越微妙
    Q 16110199862015-06-30 15:23:50回复
  43. #1
    吴邪我来救你了
    小哥2015-06-30 13:03:45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