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神树篇 第二十八章 麒麟竭

  我正在惊讶当中,他这样问我,脑子里没什么概念,摇了摇头道:“这么大?好像没吃过,怎么说?凉师爷,你想到啥了?”

  凉师爷沾了我一点血,闻了闻,对我说道:“听你刚才说的情况,我倒想起一件事,我早先时候听一个老先生说过,有一种东西,人吃了之后,血能驱邪的,邪虫不近,是一种非常罕见的中药,你想想,有没有吃过类似的东西?”

  我啊了一声,黑色的甲片状?中药?这真把我难倒了,最近事情发生得太多,吃东西的时候大部分都很仓促,也没有生过什么病,吃了什么东西,我一向也不太在意,现在突然问起来真的一点也记不起来。

  老痒嘲笑我道:“老子只听说过黑狗血、公鸡血能驱邪,想不到啊,咱们家老吴也有这本事,这事情你可别说出去,不然人人都找你借血,几天就给你挤成人干了。”说完大笑起来。

  我骂道:“你他妈的能不能积点口德?什么狗鸡!我告诉你,人血自古都是最能驱邪的东西,特别是死囚的血,刑场上面还有人托法医蘸白布挂在门梁上呢,不懂别乱说。”

  老痒看我急了,得意地大笑起来,笑了两声突然哎哟起来,摸着后背,咧了咧嘴巴,大概是早先那里受了伤,现在给笑得牵疼起来了。

  我心说活该,不去理他,对凉师爷道:“你要不再给我形容得具体一点,光黑色的,甲片,满足条件的东西太多了,这东西有啥明显特征没有?”

  凉师爷想了想,不好意思道:“我自己没亲眼见过,只听过别人形容,时间也挺久了,特意去想,真想不起来。”

  我听了不由失望,叹了口气。

  凉师爷一笑,说道:“小哥,你也别太在意,这也不是什么坏事情,刚才要不是你,我们就完蛋了。我看着,这是命数,冥冥中自有注定,你想啊,以后您倒斗的时候,有了这资本,什么斗都不在话下啊。”

  我听了心里挺不是滋味,这一路走成这样,说明我这人命寒,以后还倒斗,估计是找死。我抬头看了看上面,对他们说:“话说回来,现在没经过化验,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是我的血在起作用,要不是倒也麻烦,趁着这个机会,咱们最好快点上去,过了这一段再说。”

  凉师爷本想再休息,可看到潜伏在四周蠢蠢欲动的蛊虫,还是同意了我的想法。我们再次动身爬了几步,老痒突然抓住我的手,让我停下来,哑声道:“等……等一下!”

  我回头一看,发现他脸色惨白,一头冷汗,表情大大的不妥当,心里咯噔了一下,问他怎么回事?

  老痒一手抓着岩石,一手摸着后背,龇着牙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一笑,背上就疼得要命,可能是刚才绳子断的时候给撞得有点伤筋了,你给我看看,怎么疼得这么厉害,力气都用不上。”

  刚才绳子断裂之后的那一下撞击着实不轻,我早就感觉到浑身疼痛,不过刚才情况危急,没时间考虑这些,现在气氛一缓和下来,这些伤口就开始发作,老痒在绳子的最下端,撞得比我们厉害得多,该不会是什么地方骨折了?

  我让他别动,撩开他的衣服,只见后背第三条肋骨的地方一片淤青,竟然有一点凹陷,我顺手按了一下,他突然就像杀猪一样地叫了起来,背一弓,几乎没把我撞下去。

  我心说不好,这伤看样子不简单,碰一下就疼成这样,难道真的骨折了?

  老痒脸都扭了起来,艰难地回过头,问我怎么样?我皱着眉头,也不知道怎么对他说才好,只好说道:“光这样看也看不出来,不过你疼成这样,我们不能爬了,搞不好骨头已经断了,再做剧烈运动,可不是开玩笑的,要找个平坦的地方仔细检查一下。”

  老痒一心想早点上去,此时已经挣扎着起来,咬着牙说:“仔细检查就免了,咱们的火把和手电都没办法坚持太长时间,不能停在这个地方,到了上面再说吧。”

  凉师爷看了看他的背后,摇了摇头说道:“不,痒哥,小吴哥说得对,你这背上都变形了,一定得看看,要是真骨折了,得马上处理才行,不然骨头很容易刺进胸腔里去,那时候就完蛋了,这方面我还懂点,咱们现在也离顶上不远了,没什么不好耽搁的。”

  老痒还想和他犟两句,可能实在太疼了,话到嘴边变成了呻吟,我看到边上那些矮小的岩洞,里面似乎比较平坦,给凉师爷打了个脸色,两个人不由分说,将其架起来,扶进边上一个相对最好的岩洞里。我拿回火把,插在洞口,防止蛊虫进来。

  这个洞大概有七八米深,一米高不到,因为长年照不到阳光,空气又非常潮湿,岩壁上有一层给霉菌腐蚀的斑点,似乎有一些人类活动过的迹象,不过并不明显。进到五六米的地方,就可以看到洞穴的底部,是一块粗糙的岩面。其他再无东西。

  我查看了一下,看没有什么危险,才把枪收起来。凉师爷用拍子撩做了一个固定器,用绳子绑在老痒的背上,老痒脸色稍微缓和了一点。我心说这做师爷的就是不一样,什么都会,看来要是下次倒斗,咱们也要找个这样的人才。

  凉师爷弄妥之后,我问他情况怎么样,他压低声音对我说道:“骨头应该没断,不过肯定开裂了,我给他暂时固定了一下,应该不会那么疼了,不过小吴哥,你最好劝劝你这位朋友,他这样子,绝对不能再往上爬了。”

  我看了凉师爷一眼,知道他是话中有话,意思大概是劝我下去。一路上他暗示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话说回来,这样的冒险对于他来说真的非常的勉强,我看得出他早就萌生了退意,可惜碍于老痒的坚持,没办法提出来,现在给他找到一个借口,自然会借题发挥。

  不过这样一来,关于老痒的伤势,我就不知道该不该信他的话了。

  凉师爷看我怀疑,马上又说:“小吴哥,虽然我不是跟你们一路的,不过大家都是江湖上混的,有些事情我不会打马虎眼,你自己有个数,说实在话,你看看我们现在的样子,如果坚持上去,恐怕这一次真的会死在这里。”

  我看了一眼老痒,他正忍受着疼痛,并没有注意我们说话,于是拍了拍凉师爷的肩膀,轻声对他说:“这事还要看看情况,你也去休息,现在讲这个不是时候,就算要下去,也得休息够了才行。”

  凉师爷嘟囔了一声,靠到一边,揉起自己的大腿,不吱声了。我检查了一下剩下的东西,也坐下来,揉了揉太阳穴,开始考虑凉师爷说的话。

  本来我对李琵琶所说的事没有多少兴趣,早先要我放弃,我不会有什么意见,但是现在既然已经千辛万苦爬到这里,到这个时候才放弃,心里倒也有点不舍,有点临阵退缩的感觉,但是我心里知道,凉师爷说的话是有道理的,现在我们一个人骨折,一个人身体状况非常不稳定,而我自己也到了体力的极限,如果还要莽撞地爬上去,实在是不明智的行为。

  不过这样一来,老痒那一关就很难过,毕竟我和他才是一路的,现在联合外人来对付他,这朋友可能就做不下去了,而且凉师爷这人看上去挺窝囊的,可是到底是老江湖,这说不定就是他分化我们的一招,要是顺着他的思路走,可能会进到他的圈套里,这真是个两难的决定。

  想来想去,想不出个所以然,干脆不想了,走一步是一步。

  我转头去看他们时,凉师爷已经睡着了,他累得够戗,现在呼噜都打了起来,老痒也眯了过去,不过睡得不深,大概是背上伤口的问题。这个小洞虽然潮湿阴冷,但是比起吊在外面要舒适很多,我一看他们睡得这么香,无尽的倦意袭来,虽然心里逼着自己不能睡,但是还是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极其香甜,醒来的时候,浑身酥软,一种舒适的刺痛传遍全身,这时候火把已经非常微弱,显然我睡了比较久的时间,探出头去一看,外面的蛊虫已经不见了,只有零星几只还趴在那里。

  我松了口气,打起手电向上照了照,从这里看上去,我们离铜树的顶部大概只有三到四个小时的路程,上面的东西,几乎说是垂手可得,现在下去,真的有点可惜。

  老痒还没有醒过来,不过神态安详,似乎好了很多,我转头去看凉师爷,想叫醒他,商量下一步怎么办,一看,却发现刚才他躺着的那个地方空了,他并不在那里。

  “嗯?”我下意识地愣了一下,用手电往山洞深处一照,也不见他的踪影,心说人哪里去了?这个时候,我忽然看到原本给老痒固定伤口的拍子撩没了,马上起了一身冷汗,一股不祥的预感袭来,一摸自己的腰间,果然,我的手枪也没了!

  “王八蛋!”我大骂一声,真是没想到,看上去这么没种的一个人,竟然会在我睡觉的时候偷走我的枪偷跑掉!可是,为什么他不把手电也一起拿走,没有照明工具,他怎么行动啊?我这时候急火攻心,也没有仔细考虑,抄起火把就想出去追他,这家伙脚程慢,如果走了不久,绝对追得上。

  刚一踩出洞穴,我还没来得及分辨他是向上去了还是向下去了,眼前就突然一晃,一团黑影子从上面荡了下来,一脚踢在我的胸口,我只觉得一股气上来,结实地倒摔回了洞里。倒地之后,我咬牙想站起来,可是下巴又给打了一下,这一下打得非常的狠,我几乎给打晕过去,迷糊间,看到一个叼着香烟的胖子正猫进洞里,手里拿着一杆短步枪,凉师爷一脸铁青地跟在他的后面。

  我只看了一眼,就认出那胖子就是两个广东老板中的一个,姓王的那个,他拿枪对着我,让我靠边去,转头对凉师爷道:“老凉,边(哪)个后生吃过麒麟竭嘛?”

分享到:
赞(78)

评论42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45
    我以为是那个胖子
    无邪不复天真2017-08-27 7:56:21回复
  2. #44
    22楼的别找骂,小哥姓张不姓杨,张起灵就是稻米(看过电视剧就自称稻米的人别逗了啊,稻米是你们能叫的吗)眼中的传奇,杨洋是特么谁?就是因为你们这些脑残粉,才给杨洋和李易峰招黑,稻米从来没承认过杨洋可以代替张起灵,但是我们有素质,从来不会去电视剧骂杨洋和李易峰不配吧?而且还为了盗墓笔记给电视剧评的都是五颗星,劝你别找骂,想看书就闭上你的嘴巴,我脾气很不好,可能会扣字扣死你
    22楼麻烦去看你的电视剧,别恶心2017-07-01 9:44:05回复
  3. #43
    鬼吹灯的王胖子和盗笔的好像同一个人啊。。。。
    匿名2017-06-03 14:21:18回复
  4. #42
    看见姓王的胖子,我i就会想到胖子啊
    匿名2017-04-21 14:29:45回复
  5. #41
    他妈的天真你别靠近我!你个扫把星一来我就不落好!
    坟墓2017-02-04 11:18:52回复
  6. #40
    2楼你来了有什么用,得小哥来了才行
    小哥2016-12-01 22:13:40回复
  7. #39
    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是张大佛爷2016-08-04 16:13:45回复
  8. #38
    14楼的兄台刚开始我以为你很文艺,但看到最后。。。
    。。。2016-07-23 19:02:14回复
  9. #37
    别说了 我姨妈不多了
    2016-07-14 16:26:16回复
  10. #36
    听说王老板是小哥扮的,目的是为了让吴邪接受失忆
    读者2016-04-10 17:39:08回复
  11. #35
    14楼你真是没事找事干。
    呵呵2016-03-29 11:46:00回复
  12. #34
    真恨不得把麒麟竭的来由告诉吴邪,那麒麟竭就是在鲁王宫里青眼狐尸腰带中间刻着阴西宝帝四个字的东西。下章凉师爷告诉吴邪麒麟竭放的时间越长越好。其实麒麟竭就是南派三叔没填平的一个至关重要的暗坑,这也暗示了为什么三叔要在电视剧上改动原版直接说明麒麟竭的来历和好处,也就是用另一种电视剧的方式告诉麒麟竭的故事和填平他在原版未填满的坑。总的来说就是一句话:电视剧中简单粗暴直接说明麒麟竭被吴邪吃下的故事就是告诉那些看原版不注重细节的人们真相。以上的话有人看不懂没关系,多看几遍就能明白。要是再看几遍看不懂的话,那你真的可以去屎了,《盗墓笔记》你也不用看了,看了也是白搭,我以上的话都看不懂还看《盗笔》,那你就纯属没事找事干。
    稻米2016-02-05 22:16:12回复
  13. #33
    同hk人!沖着瓶邪而來的~
    一周目2016-01-30 13:34:20回复
  14. #32
    我终于揾到香港人喇T_T
    香港原著党2015-10-11 20:29:21回复
  15. #31
    你又几识讲粤语啵!
    老王2015-09-12 15:54:19回复
  16. #30
    小哥,你快粗来,你不在你媳妇成什么样了
    2015-08-30 20:17:08回复
  17. #29
    姓王的真多
    李易峰2015-08-29 16:22:57回复
  18. #28
    小哥叫张起灵
    贤正2015-08-26 9:04:17回复
  19. #27
    6楼的你看过书没,麒麟竭就是青眼狐尸腰带上的东西
    呵呵2015-08-25 13:00:46回复
  20. #26
    麒麟竭是我吃的,天真是喝了我的血
    小哥2015-08-22 17:48:07回复
  21. #25
    信我者,我必害之
    凉师爷2015-08-22 10:33:45回复
  22. #24
    啊哈哈没错,超级无敌霹雳墙头草就是我
    凉师爷2015-08-22 0:35:52回复
  23. #23
    你们敢动我媳妇,小心我灭了你们
    小哥2015-08-14 20:51:30回复
  24. #22
    我来了!
    杨洋2015-08-12 11:48:50回复
  25. #21
    咋姓王的这么多,这人敢和我王胖子一样胖。→_→是时候减肥了
    王胖子2015-08-08 22:40:38回复
  26. #20
    一会不会要放我的血出去吧!!!!!!!!!
    吴邪2015-08-05 16:06:59回复
  27. #19
    姓王的胖子還真多
    姥姥2015-08-01 17:17:19回复
  28. #18
    他奶奶的老子才不管吃了啥,总之老子现在不能死
    吴邪2015-08-01 13:14:41回复
  29. #17
    敢暗算我媳妇,胆子不小啊
    张起灵2015-07-28 17:04:23回复
  30. #16
    媳妇,等着我去救你
    小哥2015-07-27 0:13:55回复
  31. #15
    咦?????为什么这几集没我了
    张起灵2015-07-25 10:27:17回复
  32. #14
    这睡得够戗
    老痒2015-07-24 9:18:13回复
  33. #13
    天真就是我媳妇
    张起灵2015-07-19 22:53:51回复
  34. #12
    那个人吃了我????
    麒麟竭2015-07-19 19:41:19回复
  35. #11
    小哥啥时候有媳妇了???
    王尼玛2015-07-16 16:29:11回复
  36. #10
    天真我给你吃砒霜,你也不在意吗?
    ,吃了什么东西,我一向也不太在意2015-07-16 14:07:11回复
  37. #9
    不就是 那个鲁王宫内个腰带的鳞片么。 那就是黑色的甲片啊
    读者2015-07-16 8:49:58回复
  38. #8
    媳妇……
    张起灵2015-07-15 20:16:41回复
  39. #7
    放开那个边生让俺来噻
    围观2015-07-15 19:22:09回复
  40. #6
    哪个年轻人吃了俺
    麒麟竭2015-07-11 20:33:43回复
  41. #5
    妈的。这就是凉师爷的真面目,操。
    吴邪2015-07-10 9:46:11回复
  42. #4
    哦哦不会是在鲁王宫那会,和胖子打仗时落入嘴里的甲片吧!
    团员2015-07-07 11:18:26回复
  43. #3
    老婆你咋忘了你在鲁王宫吃过麒麟竭呢
    张起灵2015-07-06 20:19:22回复
  44. #2
    边个后生吃过我?
    麒麟竭2015-07-02 12:48:34回复
  45. #1
    我知道我的名字了
    黑色的东西2015-07-01 16:44:33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