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岭神树篇 第二十六章 螭蛊

  干尸的眼睛已经完全干缩,只剩下两个黑洞洞的眼眶,嘴巴不可思议地张大着,露出残缺的牙齿,整个脸部因为脱水变形,呈现出相当狰狞的表情,让人不敢正视。而从他的牙齿可以看出来,这具干尸并不是猴子,而是如假包换的人!

  老痒呆了一下,说道:“这是怎么回事,老吴,你刚才不是说是只猴子吗?这……这……摆明了是人啊。”

  我结巴道:“我……我也不知道,刚才我打裂那面具,我看到那的确是只猴子,还是只黄毛的大猴子,这……这……真把我搞糊涂了。”我说着就想探头过去,看看是不是因为光线的关系,看走眼了。

  凉师爷忽然摆了摆手,让我别碰尸体,自己小心地站直身子,将他手里的面具翻转过来,我看到面具后面嘴巴的位置,竟然有一个拳头大小犹如蜗牛壳一样的螺旋凸起,上面有一个小洞。凉师爷把面具对着自己的脸比画了一下,转头对我们道:“这面具好像得张着嘴巴才能戴。”

  老痒奇道:“张着嘴巴?那不是嘴里像塞了个呼吸器一样,多难受啊。”

  我看到干尸的样子,嘴巴张得很大,对凉师爷说:“难不成这块蜗牛壳里有什么蹊跷,你砸碎了看看,这些面具都是长到这些猴子的肉里的,嘴巴眼睛都遮住了,它们肯定有其他方式来进食和看东西。”

  凉师爷用自己的钢笔插入那个洞里,用力一撬,“蜗牛壳”就碎裂开来,露出了里面一段类似于螃蟹脚的东西。凉师爷将这东西扯出来,发现是一条从来没见过的虫子,已经变成化石状,如果稍微一用力,就会断成几段。

  “看来这面具不会是自愿戴上去的。”凉师爷皱着眉头说道,“不过这东西的确是人造的,你们看面具里面的纹路,和树上的双身蛇大致相同,肯定和铸造这棵铜树的人有关系。”

  老痒将面具接过来,饶有兴趣地看了半天,说道:“这条应该就是西周时候的老虫子,说不定现在已经绝迹了,难怪我们不认识。哎,你们看,这虫子好像只有半截。”

  说完他看了看我们,问道:“另半截到什么地方去了?”

  这条虫子蜷缩在面具嘴巴部分的突出空腔里,按照这么说,这条虫子另一半所在的地方只有一个,我想到这一点,下意识地往干尸的嘴巴里看去,果然看见,在黑洞洞的大嘴里,另有半条虫子附在舌头的位置上,干枯的虫体一直插进尸体的喉管里,不知道进入了什么器官。因为干尸萎缩的肌肉和化石般的虫体很像,所以不仔细看,会以为这条虫子是干枯的舌头。

  凉师爷看到这副情形,脸色一变,叫道:“快扔掉,快扔掉!我的老天,快扔掉!这面具可能是活的!”说完他就一掌拍了过去,将老痒手里的面具打落,面具飞速坠入黑暗之中,撞在枝桠上面,啪的一声,摔得粉碎。

  老痒给他吓了一跳,差点抓不稳摔下去,忙问他发什么神经,什么叫面具是活的?

  凉师爷咳了一声,似乎很懊悔的样子,又是挠头又是皱眉头,说道:“在下真是惭愧,怎么就这么笨呢,早先怎么就没想到,这……铜树,这祭祀方法,摆明了就不是咱们汉人的东西,哎,我真是蠢货,蠢到家了!”

  “你他妈的瞎掰什么啊?”老痒火了,“什么蠢货,和面具有什么关系?有什么话直说好不好?”

  凉师爷摆了摆手,说道:“不是,你耐心听在下说,这事情我还得从头说起,不过,怎么说好呢?那还得从刚才咱们说的血祭的事情开始……”

  原来,血祭这种祭祀方式,在西周时,主要是用在少数民族的祭祀活动中,当然那个时候的少数民族和我们现在的完全不同,这些民族大部分已经消失或者融入到汉族中来了。大规模的血祭,在汉族正史中并没有记载,但是在一些少数民族遗址中有零星发现,可惜由于语言文字的失传,没有更为详细的资料。

  而少数民族的祭祀圣地,都是非常神圣的,不仅有人把守,并且还会由祭师施下某种异术,以保护自己的神不受骚扰。在少数民族传说中,施法的过程非常的神秘,这种异术流传到现在,给神化成了小说里无所不能的蛊术。

  凉师爷又说,蛊术自魏晋南北朝那时候起分了一分,到宋代又是一分,秦之前的蛊术非常厉害,简直和现在的超能力差不多,但是所有的蛊都是由虫而起,蛊术在那个时候就叫做皿虫术。这些戴着面具的猴子和干尸,诡秘莫名,可能就是这种远古蛊术的产物。

  他曾经听说过一种蛊术,叫做螭蛊,可以将人变得非常有攻击性,而现在藏在面具背后嘴巴位置空腔里的、那种深入喉咙的虫子,可能就是古老的螭蛊原形,这种虫子也许可以影响动物或者人的神经系统,攻击外来的陌生人。所以当我将它们的面具击碎之后,那只猴子就恢复了本性,开始本能地远离我们。

  螭蛊能够在宿主的体内繁殖,等到宿主死亡之后,它们会依附在某个地方,比如说这种面具的空腔里,等待着下一个宿主的靠近,然后通过某种方式寄生过去。

  这具干尸,说不定就是当时在这里狩猎的猎人,不走运碰到了休眠状态的螭蛊,结果中了招,被这种古老邪术给害了。

  当然,这种东西完全没有记录可寻,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过面具之中藏有虫子,且深入人喉,是不争的事实,这绝对不是一件平常的事情,要小心防备。

  听到凉师爷这么说,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其实在来之前,老爷子给我的资料里面,也提到过相似的事情,但是当时我只是草草看了看,心说这不是和美国电影的桥段一样嘛,没想到还是真的,想不到老美的科幻片还得借鉴我们老祖宗的技术,真不知道该说光荣好还是惭愧好。

  转头看去,诡异的干尸仍旧一动不动挂在那里,惨白的面具似笑非笑,似乎正在等待我们靠近。

  老痒脸色有点难看,犯了嘀咕,问凉师爷:“你说得也太恐怖了,那如果给这螭蛊附上了,马上扯下来总没事吧,不会有啥隐患吧?”

  凉师爷说:“我也没中过,螭蛊很难解,我想要是给附上了,绝没办法简单地扯下来了事。这种事情,咱们还是预防为主,这些干尸,我们尽量别靠近了。泰叔也是从这里掉下去的,他这样的老江湖,估计总不会是失足,要小心一点。”

  老痒皱了皱眉头,想说什么,又没出口。我就问他,照着现在这样子,还要爬多长时间,如果上面全是这样密集的枝桠,估计累死也到不了顶。老痒对我说,上面还会稀疏起来,当时他爬的时候,只有一只小手电,照明很差,没有注意到这些干尸,也没猴子来袭击他,所以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爬到什么地方了,不过反正自古华山一根柱,你往上爬总不会爬到其他地方去。

  我感觉此地不宜久留,就招呼他们先过了这一段再说。和凉师爷一起的还有一个胖老板,此人大有可能在我们上面,要是给他先到了顶上,就麻烦了。要是埋伏起来,我们三个说不定就会死得不明不白。

  老痒说:“说得有道理,你等一下,我打一发照明弹,看看上面有什么埋伏没。”说着拿出信号枪,对着上方,笔直地开了一枪。

  信号弹飞到顶端,并没有撞到头,我心里咯噔了一声,这种子弹最起码能打到二百多米的高度,难不成还有二百多米要爬,呵呵,那真是要命了。

  信号弹烧了起来,向上看去,果然再往上不远的地方,枝桠又稀松了起来,想不通为什么要这么设计,而且从下面看上去,二百米的范围也不是无法目极,我还是可以看到一些东西的,虽然无法说出那是什么。

  信号弹落下来,老痒注视了一段时间,说道:“看样子那胖广东老板没埋伏在上面,说不定就泰叔一个人活着进到这里来了,毕竟外面那棺材阵不是那么好……哎,那些是啥东西?”

  信号弹落到离我们还有六十几米的时候,我们看到那一段的青铜树干上,有不少凸起的东西。仔细一看,我就觉得后脑一麻,冷汗直冒到了脚底,整个足有十米的一段距离,青铜树干上,附满了一张又一张的脸,不!应该说是那种诡异的面具。

分享到:
赞(90)

评论84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 您的称呼
  1. #92
    哈哈开心消消乐,可以说是十分生动形象了
    三余2017-08-01 23:59:40回复
  2. #91
    有小哥在撒都不怕
    匿名2017-07-11 22:05:16回复
  3. #90
    小哥呢?
    匿名2017-07-05 11:57:02回复
  4. #89
    导演,我该出现了吧,我家小天真遇到危险了哦
    张起灵2017-07-01 8:00:50回复
  5. #88
    这种事情怎么会少我胖爷!
    胖子2017-06-18 13:29:56回复
  6. #87
    JoJo 我不做人啦!
    Dio Brando2017-05-29 4:47:58回复
  7. #86
    上次来不是挖坑了没进来过吗,怎么现在又说进来爬过了
    ZOE2017-05-20 23:48:02回复
  8. #85
    小哥我在这里呢
    天真2017-05-01 18:30:49回复
  9. #84
    快放我出来。我要去找我家小天真!
    小哥2017-04-28 10:36:50回复
  10. #83
    看到这棵树⋯我忽然想起了开心消消乐⋯
    小哥2017-03-29 23:51:54回复
  11. #82
    看到这棵树⋯我忽然想起了开心消消乐⋯
    匿名2017-03-29 23:51:54回复
  12. #81
    没有小哥整个人都不好了……
    小稻米2017-03-25 7:47:42回复
  13. #80
    小哥什么时候出现啊
    大佛爷﹣﹣启山2017-02-19 21:33:33回复
  14. #79
    瓶邪 cp就这样了哈
    天真2017-02-19 21:32:31回复
  15. #78
    下次倒斗一定带我 猪头了
    闷油瓶2017-02-19 21:31:35回复
  16. #77
    佛爷路过
    大佛爷——启山2017-02-19 21:30:27回复
  17. #76
    我去哪儿了。。。
    小哥2016-12-22 23:13:57回复
  18. #75
    放开那面具,让我来
    小稻米2016-11-20 9:45:05回复
  19. #74
    唉,天真,担心你啊
    小哥2016-11-18 20:30:24回复
  20. #73
    boss,一笔大买卖!
    阿宁2016-09-05 14:24:52回复
  21. #72
    三叔你不要我了吗
    潘子2016-08-25 15:37:59回复
  22. #71
    小哥用一个词来说:傲娇
    无名氏2016-08-10 18:25:51回复
  23. #70
    我去-_-||
    张文锦2016-03-10 20:01:54回复
  24. #69
    好多我啊
    面具2016-03-10 10:49:39回复
  25. #68
    海底是水猴子,现在是大猴子
    路人2016-02-20 0:41:21回复
  26. #67
    同ID
    1楼是猪2016-02-01 20:52:24回复
  27. #66
    小哥,我害怕
    吴邪2016-02-01 18:29:04回复
  28. #65
    健健康康他他有据了解千里冰封的将韩国人国际化计划急功近利将公司令官脊髓的呵呵公检察官的几次个高级工程师将在家两个经济改革国家吖的加工厂的将不过关基本上基础上基础高不过关基本过不过高度决不会公吖吖吖吖吖吖吖吖吖吖吖吖吖吖吖吖吖吖吖啊呵呵的基础上吖阿尔卡特基本就是他决不会公吖吖芭蕾焦点就基础上基本计算基础上海基础建设银行基本建设投资的基本里拉基础建设银行基础上基础上基础上基础上基础上慷慨基础上看看的劳动你的您的您的您的您的的基础没地儿您的唱反调基本基础上基本看到基本八九不离十饿吖吖不难看出劳动节基础上基础上基础
    干扁猴2015-11-17 19:48:13回复
  29. #64
    这次要遭
    吴邪2015-11-08 10:42:41回复
  30. #63
    日了他爷爷的,这趟买卖要命
    老痒2015-09-30 16:20:49回复
  31. #62
    小哥 没我你也不行
    三叔2015-09-27 20:30:43回复
  32. #61
    天真,下次没我不要下斗
    张起灵2015-08-27 15:40:40回复
  33. #60
    这小说,,怎么变得语无伦次了??说到面具,,人家还在吃东西呢
    无语2015-08-26 11:23:24回复
  34. #59
    泰叔就是小哥,已经死了,对,已经死了
    围观群众2015-08-25 16:04:03回复
  35. #58
    我牛吧哈哈哈哈哈哈
    猴子2015-08-24 15:11:19回复
  36. #57
    路过……
    路人甲#^O^2015-08-23 21:48:39回复
  37. #56
    没有我你看你们吓成啥样了
    张起灵2015-08-22 10:21:25回复
  38. #55
    和我以前看的不一样,以前看的是棺材阵,还有就是老痒在这没说过他下来过啊!怎么就冒出一句他以前就拿个小手电?
    匿名2015-08-17 23:03:23回复
  39. #54
    我是萌萌哒的蛊
    2015-08-17 13:47:52回复
  40. #53
    我曾经来这里逛过一圈
    江户川柯南2015-08-17 11:30:40回复
  41. #52
    小哥我爱你
    啊哈哈2015-08-14 21:26:23回复
  42. #51
    出现了
    你们的爸爸2015-08-12 12:25:26回复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