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 贺岁篇 窥探

  当时的我没有多少的经历,看到那影子,又是在那种环境下突然看见,我整个人就毛了,不受控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大叫了起来。

  叫了两声二叔就下来了,他已经穿好了衣服准备去打太极,冲到我房里,问我干嘛。我指着那窗户嘴巴都结巴了,“影——影子!”

  二叔看了一眼也吓了一跳,不过他反应比我快,立即就冲了过去,一下打开窗,往外看去,叫道:“谁!”

  我也穿好衣服冲了过去,一看,却发现窗外什么都没有,外面是晒谷子的大院子,青色的路灯照出一大片去,但是绝对没有人。

  二叔把着窗沿看了看四周,有点莫名其妙,因为就算是有人跑了,也至少会有点动静。这时候,他嗯了一声,缩回来忽然就看了看自己的手,我就看到他的手湿了。

  再看窗沿上,竟然也全是水,我忽然就有股不详的预感,立即把窗拉回来半扇,一看,我操,窗户外面的玻璃上,竟然爬满了黑白斑斓的螺蛳!

  再看另外一面,竟然也全部都是。

  我吸了长长的一口凉气,立即就跑到外面去,把窗户关上,就看到那些泥螺竟然比早上看到的数量更多,密密麻麻,聚在一起,那几段诡异的形状,活拖拖就是一个人趴在我的窗上,在往里窥探。

  我浑身发凉,只觉得一股极度的悚然由头到脚过了一遍。二叔也是脸色煞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腿肚子只打哆嗦,深吸了好几口气才能说话,问他道:“二叔,这到底是什么?”

  二叔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我不知道。”

  “那我们该怎么办?”

  二叔没回答我,而是拿出了手机,打了一个电话。我脑子一片空白,一点也没听清楚他说的是什么,只知道他是打给了我三叔。

  不一会儿,三叔就从外面跑了回来。原来他半夜和伙计一起去溪边蹲点了,晚上洒药之后半天都没有一只螺蛳浮起来,他怕溪水太活,农药没用,那些泥螺可能会在晚上聚起来的,就在溪边巡视。

  他带着几个伙计,跑到我们边上什么也问,直接就往窗上看去。一看之下,他立即就脸色惨白起来。

  他边上一个伙计道:“我操,这些他娘的是从哪里爬出来的?”

  三叔不回答他,而是立即拿起一边耙谷子的耙子,把螺蛳从我窗上耙了下来。

  泥螺的数量之多,让我瞠目结舌,拨弄到地上完全就是一堆,一坨一坨,我以前吃螺蛳的时候,怎么就没距地这东西这么恶心。

  全部弄下来后,三叔在地上拨弄了几下,“湿的,出水的时间不长。你们去找找附近有没有水源。”

  他的伙计马上散开到四周去看,才走了没几步。二叔就道:“不用找了,是从那里。”

  我们转向他指的地方,就发现我的墙根下是一个下水槽,一直通到阴沟里去。

  农村里的下水系统非常简陋,和农田的灌溉系统是差不多的,而所有的生活污水都是就进进溪流里去的,所以这条阴沟是和溪相通的。事实上,这些所有人的下水道,都是和溪相通的。二叔道:“你看没下雨,这下水槽都是湿的,肯定是从阴沟里爬上来的。”

  “他娘的,难怪老子一只毒死的螺蛳都看不到,原来都躲到下水道里去了。”三叔骂了一声。

  “怎么处理?”一个伙计问。

  “全部弄死!”三叔立即道,说着就拿起耙子往地上的泥螺群里砸,他的伙计马上帮忙,拿什么的都有,二叔立即就把他们阻止了。

  “你干什么?”三叔问道。

  二叔就道:“你这么干是没用的。”说着翻开了阴沟的盖子,我们一看,只见整个阴沟里面全是泥螺。

分享到:
赞(0)

评论5

  • 您的称呼
  1. #5
    这次不是虫子了。哈哈
    匿名2017-02-04 13:31:06回复
  2. #4
    干嘛啊。。。我睡觉啊
    千年螺蛳2016-04-05 11:40:30回复
  3. #3
    我的内心其实是拒绝的。。。
    窗沿2016-03-12 13:21:30回复
  4. #2
    怎么会有那么多?差点把我吓个半死。
    吴邪2016-02-08 21:42:55回复
  5. #1
    你们不能这么对我!
    泥螺2015-09-04 16:58:13回复